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0章 不一样的潞王(求收藏!推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62 2019.12.05 18:00

  或许是难得一见朱翊镠如此认真,也或许是人之将死其心也善吧,张居正枯涩的眼窝里竟有泪花在打转。

  但朱翊镠相信,张居正此时此刻的心情绝非这么简单!

  改革虽然取得巨大的成就,开创出了万历中兴的大盛世。

  可并非安枕无忧,并不等于往后就可以坐享其成了。

  相信以张居正那超前、卓越的眼光,他不会认为自己死后,大明王朝会一帆风顺。

  至少,假如他即刻死去,首辅的位子该由谁来继承?谁可以像他那样力挽狂澜、拥有“虽万箭攒体亦不足畏”的大气魄?

  只这一个问题,就会让张居正头疼不已,更何况大明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

  本来对朱翊镠的印象很差,但此刻见他一副忧戚戚的神情,游七既诧异又感动。

  游七说道:“陛下有心,太医院每日都有两名郎中在这里当值,须臾不得离开。”

  一说起太医院的郎中,朱翊镠就来气,立即想起给他扎针的院判胡诚,他皱起眉头道:

  “太医院那帮人信不得,他们连张先生得的什么病都不敢确认,还能指望他们的药方汤头?”

  这话一出,张居正和游七都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因为……朱翊镠说的怕是事实。

  这病可不是昨晚突然才兴起,得有好一阵子了,药是吃了不少,但效果……没特么效果。

  主仆二人着实没想到,一向不靠谱的潞王爷居然说出这番靠谱的话来,所以心情极度复杂。

  游七更是抱着几分期许问道:“那依潞王爷之见呢?”

  “刚刚我还与娘亲、伴伴探讨过张先生的病情呢,张先生这病名为阳燥,实为阴虚。”

  “何以见得?”游七追问。

  “张先生右眼已然迷糊,怕是看不清东西了吧?”

  “对,就是这样。”张居正微微点了一下头。

  “还有,张先生最近解不出大便来,大便口感觉有东西往下沉,而且常常带血。对吗?”

  张居正眼珠子一转,微微颔首道:“是的。”

  游七站在旁边,忽然对朱翊镠的印象竟有几分改观,心想难道宫中那些传言都是假的?

  确实,游七虽然被很多人称之为“七爷”,可在真正的“潞王爷”面前,他就是个小虾米。

  人家才是真正的“爷”!

  平常哪有机会与潞王爷面对面地交流攀谈?

  游七好奇地道:“潞王爷,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朱翊镠再次摆出他那可以往脸上贴金又可以装逼的“八卦论”。

  以八卦论病,便犹如马列主义一样可以震慑群雄。

  但装逼归装逼,关键是,确实将病情剖析得准确。

  装逼需要真材实料,否则容易被打脸。

  张居正和游七听完,都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

  这时候他们也不想为什么朱翊镠说得头头是道,只想知道该如何调养治理。

  游七迫不及待地道:“潞王爷,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朱翊镠稍一犹豫,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这一两年,张先生是不是吃了不少补药?”

  其实,朱翊镠这话说得极其委婉,这“补药”应该换成“壮阳药”才对头。

  历史上的张居正功劳自然是不必说,绝对堪称“力挽狂澜”、“功高震主”。

  可他的生活作风一向被时人所诟病。

  对,必须强调是“时人”,被当时的人所诟病。

  如果站在朱翊镠那个二十一世纪灵魂的角度,张居正的所作所为根本不算啥。

  不就是生活奢侈了一点吗?可钱都是他自己挣来的呀!他为大明挣的钱粮可供大明未来十年开销用度。

  不就是找几个美女尝个鲜儿逗个乐儿吗?日理万机身心俱疲,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让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儿给他温枕解乏,有什么大不了的?

  别说那是一个三妻四妾男尊女卑的年代,就是朱翊镠灵魂所处的年代,不也是二奶、三奶、四奶乃至N多奶的包吗?

  男人越有钱,越容易变坏。

  这是人性的劣根性,自古至今都特么一样。

  扯远了。

  必须承认,张居正的病是由于久坐太累加上压力太大引起的,基本上都认为他是劳瘁而死。

  但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压力大就越想放松缓解。

  张居正也是人,而且是个正常的男人,只是年纪大了力不从心,需要借助药物而已。

  如此一来,他的身体更是被掏空了。

  工作本就将他掏得差不多,再加上生活……他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如何吃得消?

  尽管朱翊镠问得十分委婉,可张居正也不好回答。

  朱翊镠抱着极大的热情与诚意说道:“张先生,请听我一言,不要再吃任何补药了。”

  张居正沉默不语,但看得出来满眼都是感激与震撼。

  朱翊镠接着说道:“当年,张先生辅佐皇兄开创万历新政,第一步就是振衰起隳,整饬吏治,惩抑豪强,整顿驰驿,清查田庄,对于朝廷来说,无一不是泻药。”

  张居正微微颔首,感觉眼前的潞王爷,好像,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潞王爷了。

  他眼中的潞王爷,像所有人眼中的一样:不着调。

  可此刻,居然论起医来头头是道,论起证来也有模有样。

  怪哉!

  朱翊镠继续:“正因为先生振衰起隳,因此,几年下来大见功效。如今,张先生的身体,便如同国事一样,唯一能做的不是补,而是泻。”

  张居正觉得今日之朱翊镠的话很是中听,他点头道:“潞王爷说得好,臣一定按你说的做。”

  朱翊镠本想多坐会儿,感觉还有许多掏心掏肺的话要对这位任劳任怨的首辅说。

  但瞧着张居正一副憔悴不堪的模样,知道他体力很难坚持,只不过是在强撑。

  所以起身意欲告辞,想着还有些话直接交代大管家游七算了。

  于是说道:“张先生,你先好好休息,待明儿个我再来看你。”

  “多谢潞王爷关心,臣……”说着张居正就要起身。

  “躺下,躺下,张先生不必起来相送,我怎么来的怎么去,付大海还在外头等……”

  忽然,朱翊镠听到一阵逃跑的脚步声。

  靠,这孙子,好你个付大海,居然敢偷听!看回去怎么收拾你!

  朱翊镠压住心头的火,冲游七道:“你随我出来,有些话需要跟你好好交代一番。”

  “好好好!”经过刚才的交谈,游七对朱翊镠早已另眼相看,深信宫中传言不实,对潞王爷肯定是误会了。

  所以游七都不看老爷一眼,便连忙答应,跟随朱翊镠出了卧室。

  刚一出来,他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潞王爷,对小人有何吩咐?”

  朱翊镠一本正经地道:“首先,记住,别人以后叫你七爷,别答应,骂回去。”

  游七一愣:“啥?骂,骂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