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章 八卦论病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73 2019.12.03 18:00

  见李太后和冯保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朱翊镠忽然觉得这个时候是不是装死更安全一些?

  原来那颗灵魂太混蛋,忽然表现那么优秀,会不会一说完李太后就让那个庸医来给他扎针啊!

  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朱翊镠看李太后的眼神有几分闪躲,说话的声音自然有所降低。

  在脑袋儿上扎针……操,想想就特么感到恐怖。

  “娘,还有一处孩儿觉得不妥,不能像伴伴说的那样,堵住所有给张先生看病的郎中的嘴。”

  “潞王爷,此话怎讲?”冯保连忙问道。

  听出来了,他有点不服气。

  朱翊镠刚才第一处不妥说出来时,冯保还觉得有些道理。

  那四句谚语在京师的确流行甚广,太医院那帮郎中水平着实不敢恭维。

  可第二处不妥,冯保深不以为然,张居正的病情绝不能让人散播出去,否则朝廷会乱套。

  至少会觉得缺乏主心骨。

  而一旦缺乏主心骨,必定导致人心惶惶,不利于朝局的稳定。

  “伴伴,你能堵住我的嘴吗?”

  “……”冯保一愣,讪讪地道,“那自然不行。”

  心想潞王爷的嘴……这世上只有一人可以堵住,那就是李太后。

  可即便如此,李太后也只能堵住一时,一旦脱离潞王爷的视线,潞王爷还不是像跳蚤一样蹦哒?

  “既然伴伴堵不住我的嘴,又如何能堵住众人悠悠之口呢?”

  “潞王爷,那自然不一样。”

  “有甚不一样?”

  “那些人岂能与潞王爷相比?”

  “他们也是人啊,一颗脑袋,一双眼睛,两个鼻孔,两只耳朵,一张嘴,两只手,两条腿,伴伴你就说吧,有哪儿不一样?”

  “……”冯保又被噎了一下,“潞王爷,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潞王爷的身份多尊贵!”

  “可散布消息与身份尊贵与否有何关系?恰恰相反,越是身份低微的人,他们越喜欢搬弄是非。伴伴你看,娘什么时候搬弄过是非?”

  “……”冯保三度被噎,竟摆出李太后?靠!今儿个潞王咋滴了?是要上天吗?还是哪儿得罪他了?真没有啊!谁没事儿吃饱撑着得罪他这个胡搅蛮缠极不好惹的家伙!

  朱翊镠接着道:“所以,与其堵,不如疏。越是堵,让人越是怀疑。张先生得的本就不是什么重病,伴伴你一堵,搞得像是要命似的,岂不加重外人的猜忌之心?”

  冯保几次被呛,心里头自然有些不爽。

  可李太后就坐在旁边,他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在李太后心目中的分量比潞王还要高。

  所以,不爽也得忍着,况且跟潞王爷这种人较什么真?皇宫里头谁不知道他的性子?

  与潞王爷较真儿……就好比是与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啊!

  冯保问:“潞王爷,你莫非知道张先生得的什么病?”

  这个还真问对人了!朱翊镠心想,张居正得的不就是痔疮吗?有那么吓唬人吗?

  夺走张居正命的其实根本不是痔疮这病,而是另一种病:积劳成疾。

  痔疮不过加速张居正死亡的步伐。与其说他病入膏肓而死,倒不如说他累入膏肓而死。

  张居正真是累死的。

  大明江山有一千斤重的担子,张居正一人扛了八百斤。

  他能不累吗?

  但为了不让自己表现太过优秀,朱翊镠保守地说道:

  “伴伴,虽然我不知道张先生得的什么病,但也能猜出个一二,张先生就是太累了。”

  “潞王爷这话说得对。”任冯保再不服气,这一点他也认。

  “咱打个比方,人通常只把八卦对应于山川万物,但其实,人本身就是一个八卦。”

  朱翊镠这个观点算不上有多新奇,但对于李太后、冯保,肯定是闻所未闻,所以两个人都是一副渴望听下去的神情。

  “人的头圆圆的,象征乾天,双足方方的,象征坤地,古人都说天圆地方,人又何尝不是?”

  “头足之间,人的身体像艮山,津液像兑泽,声音像震雷,呼吸像巽风,血荣像坎水,气力像离火。”

  “还有,人的耳、目、鼻,皆是两孔,口、小便、与大便口,皆是单窍。双为阴,单为阳,一阴一阳谓之道。”

  “所以,要看一个人的身体病情,首先要看鼻下、口上之人中。对应六十四卦,这人中穴就是泰卦。”

  “张先生命中属木,人中穴本当应是亮青之色,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张先生却为赤红之色……”

  “对对对!”冯保迫不及待地打断,“潞王爷说得对,张先生人中穴的确显赤红之色,前两天老奴探望时见过。”

  朱翊镠小有几分得意,也不管表现是不是太好,接着说道:

  “这就是张先生的病因,赤红属火,木生火,说明张先生身上元气消耗太多。说白了就是太累,心力交瘁所致。”

  “所以,根据张先生的命数以及人中穴的颜色,加上张先生任务繁重久坐不动,我推断张先生右眼已经看不大清东西了……”

  “潞王爷是去看过张先生吗?”冯保无比的震惊,“张先生右眼确实恍惚不如左眼,前两天老奴见他时,他就只用左眼票拟,右眼几乎看不清东西。”

  “伴伴,我只是推测,右眼不明是肾气不足、阴虚严重的表象。阴上阳下,水既不能克火,火便燥热下行,是这个理儿吧?”

  “嗯。”冯保越听越带劲了。

  “火一旦燥热下行,至大便处就淤结发虐,故而皮干渗血,大便处的水分也被邪火烤干,板结成块儿难以排泄。”

  朱翊镠虽然没有明言,张居正得的就是痔疮,但他说的正是痔疮的病症表现。

  只不过显得很牛逼的样子,拿出一套八卦论来。

  这一波逼装得……真是够可以的。

  竟让大公公冯保听得痴了,“那依潞王爷之见,张先生的病该当如何调理呢?”

  朱翊镠摇头:“晚了,恐怕已经很难调理。”

  “潞王爷何意?”

  “张先生身体几乎被掏空,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胡说!”李太后本来听得很入神,听到这句话,她霍然站起,“来人,请胡太医。”

  朱翊镠顿时急眼了:“娘,你要作甚?”

  “胡说八道,让胡太医来给你扎几针,让你清醒清醒!”

  说完,拂袖而去。

  一边走还一边道:“冯公公,去正殿暖阁,别听他胡说八道。”

  朱翊镠:“……”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还有一处不妥没说完呢,这就走了?

  李太后走到门口处,还不忘交代一句:“让胡太医速来。”

  果然是忠言逆耳啊!咱说的可都是大实话。

  这还是悠着点儿说的呢。

  要是全部照实,那不得挫骨扬灰,就不是扎针那么简单吧?

  原来,李太后偏心啊!对儿子没有对张居正好。

  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