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9章 幸福一定要追求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309 2020.01.04 12:00

  虽然已经很晚了,可朱翊镠回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尽是永宁公主……

  一个个与之相关的字符,以及字符所代表的含义,在他脑海里不停地翻滚跳跃。

  梁邦瑞,痨病,不治之症,结婚一个月后吐血而死……

  永宁公主,高贵漂亮,没看清自己驸马的脸,守寡十二年后寂寞死去,死时仍是一个处女……

  多么悲催!多么凄凉!多么心酸!多么让人气愤!

  那可是自己姐姐啊!

  “不行,现在就要去见姐姐,与她好好谈谈。”

  朱翊镠翻身而起。

  正准备喊赵灵素,又想起她患有体寒症,此刻实在也太晚了,还是不要打扰她吧。

  继而又矛盾地躺下,强迫自己数羊睡觉。想着也不差这一晚,待早上醒来再去见姐姐。

  可只要一闭上眼睛,他脑子仍像刚才一样活跃,越想内心越是平静不下来:得痨病将死的驸马、姐姐守寡十二年后寂寞地死去、终生不识男女事……

  直到寅卯之交,朱翊镠才强迫自己眯了一小会儿。

  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准确地说不叫奇怪,是只有畜生才会做的梦。

  “潞王爷,潞王爷……”

  朱翊镠听见耳边传开赵灵素的催促声后醒来。

  醒来时满身大汗。

  “潞王爷,你怎么了?”

  赵灵素又担心他像上次一样发烧昏迷不醒,所以伸手关切地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现还好。

  “没事儿,做了个大噩梦。”朱翊镠坐起来。

  啪!

  他为自己做的畜生梦给了自己一巴掌。

  瞧得赵灵素一怔愣,忙道:“潞王爷,你……”

  “备水,我要沐浴。”

  “哦。”赵灵素一脸疑虑,一步一回头地去了。

  快速洗完澡,也没吃早餐,朱翊镠便冲向他姐朱尧媖的居室。

  大明的公主一般都是出嫁前才受封的,所以这个时候朱尧媖还没有自己的封号“永宁”。

  她只是一名公主,不像弟弟朱翊镠那么有福气,那家伙两岁时就他被老爹封为“潞王”。

  在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朱尧媖的地位也没朱翊镠高,那家伙在慈宁宫可是拥有自己的偏殿。

  朱尧媖随母亲李太后住在慈宁宫,不过只占用正殿一间厢房。

  要说公主就是基因好,长得贼漂亮了。

  以朱翊镠二十一世纪无比挑剔的目光,都找不出瑕疵。

  朱尧媖颜若朝华,薄薄的嘴唇犹似玫瑰花瓣,肌肤如牛奶般吹弹可破,娇艳欲滴。

  如画的柳眉下是一双含烟带俏忽闪忽闪的亮丽眸子。

  尤其是她那张鹅蛋般的脸,如同白玉般皎洁,看着很想跳过去轻轻地抚摸几把。

  她的嘴角微微上翘。

  这一类女孩儿都是表面看着柔弱,其实内心无比的坚定。

  正合朱翊镠之意。

  他还真怕姐姐朱尧媖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柔弱女子。

  不过到底是强是弱,仅凭眼睛观看肯定也不准。

  朱尧媖正在丫鬟的伺候下起床更衣,见了朱翊镠,秀眉一扬,惊诧中带着几分责斥:

  “弟弟又胡闹,一大清早的,你冲进姐姐房间作甚?”

  “……”日,怎么说得像个采花大盗似的?

  朱翊镠也懒得解释,迫不及待地道:“姐,找你有事商量。”

  朱尧媖一噘嘴,随即莞尔一笑道:“弟弟肯定没好事儿。”

  哎!从一个坏人变成一个好人真难啊!

  “姐,真的有事,而且与你的终生幸福有关。”

  瞧朱翊镠一副认真的样儿,朱尧媖将信将疑,拉他坐下:“弟弟说吧,什么事儿?”

  此时的朱尧媖已经梳妆打扮完毕,精神气儿特足,浑身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赏心悦目仪态万方,真个叫人不敢逼视。

  如此旷世盛颜,朱翊镠更是觉得一定要救这位姐姐,怎么能让她嫁给一个将死的痨鬼呢?那不是暴殄天物吗?

  朱翊镠刻意将自己的情绪压了压,努力保持镇定,心平气和地问道:“姐,娘说马上要为你挑选驸马了,不知姐想找一位什么样的驸马呢?”

  朱尧媖睫毛一闪,带着几分诧异问道:“弟弟一大早来,就是为了这事儿吗?”

  “对呀!难道不重要?”

  “重要当然重要,可这事儿你问姐有什么用?姐想找什么样的驸马,也不是姐说了算。”

  “姐,幸福是要争取的!”朱翊镠紧握拳头。

  朱尧媖摇头莞尔:“弟弟是男儿身,当然可以这样说,可姐姐……”

  “姐姐一样可以啊!”朱翊镠直接抢断。

  “你说得容易,皇室的规矩要不要?姐深居后宫,长这么大没见过几个男人,哪知道什么样的男人适合姐?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叫好男人。”

  也是,皇宫里就没有几个真男人,或许朱尧媖对现实中男人的认识仅仅停留在父亲隆庆帝身上。

  但隆庆帝……真的不算一个好男人,他喜欢尝鲜,痴迷于酒色,最后英年早逝,死时才三十六岁。

  朱翊镠想了想说:“姐,好男人的标准其实简单,两点而已:一对你好,二能够给你幸福。就像汉光武帝待他的妻子阴丽华一样,或是宋苏轼对他的发妻那样。”

  朱尧媖深深叹了口气:“姐可不敢奢求哦!若以弟弟刚说的好男人标准,那本朝有几位公主找到心仪的驸马爷了?”

  确实,明朝的驸马是个特例。

  自断前程不说,还断了一族人的前程,娶了公主,便意味着自己受憋屈,家人族人都跟着憋屈……

  试问有志气的男子,有几个愿意当明朝的驸马?

  歪门邪道的角色居多,就这样哪能轻易找到心仪的驸马?

  所以,朱尧媖这样想也在情理之中,事实本就如此。

  选驸马由司礼监负责,肯定会交给礼部去民间挑选,然后上报司礼监,选驸马过程中公主都没机会看驸马一眼。

  这样想挑选心仪的驸马,如同彩票中五百万一样难吧?

  但无论如何,朱翊镠肯定不会放弃,坚决不能让姐姐嫁给梁邦瑞那个痨病鬼。

  朱翊镠忽然突发奇想地道:“姐姐,我帮你挑选驸马如何?”

  “弟弟你?”

  “对呀,我可以帮姐姐把关。”

  “这种事儿你如何插手?”

  朱翊镠信心十足,且目光如炬地回道:“我是堂堂潞王爷,只要我想插手,谁敢阻挡?”

  “好吧,但你不要胡闹,又惹娘亲生气。”朱尧媖虽然不看好,可见朱翊镠盛意拳拳情真意切,也不好打击他,怎么说也是亲弟弟啊!

  “知道了,姐,最近这些天我惹娘亲生气了没有?”

  朱翊镠挽着他姐姐的手,接着说道:“姐那么漂亮,温柔,我一定要为姐找一个如意郎君,必须配得上姐才行。”

  “弟弟有心,姐多谢了!”

  “但是姐,你得听我的哦。”朱翊镠一本正经地道。

  “好好好,姐听你的。”

  找完姐姐,朱翊镠依然没顾得上吃早饭,他又跑去找冯保。

  ……

  票子、收藏、评论……也一定要追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