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2章 真敢想!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33 2020.01.10 12:00

  朱翊镠将钢鞭收起来,笑盈盈地走到张鲸身边。

  张鲸心惊胆战,还在想着张四维那家伙居然出卖他!

  朱翊镠伸手,语笑嫣然,十分友好地说道:“小鲸,跪累了吧?师父扶你起来,来。”

  他这一阴一阳的姿态,一会儿怒一会儿笑,撩得张鲸的心七上八下,都分辨不清哪是真哪是假。

  “潞王爷,徒儿自己能起来。”

  张鲸不敢触碰朱翊镠的手,害怕挨揍,也害怕沾染晦气。

  “来,把棉袄穿好,别感冒受凉了。”朱翊镠这会儿倒是热情。

  张鲸忍痛将棉袄穿起来,却不敢拿正眼看朱翊镠,垂头丧气地伫立在边儿上。

  “小鲸啊!别怪师父狠心,师父也是为你好。俗话说得好呀,打是亲骂是爱,师父若非为你好,才懒得教育你呢?是不是?”

  “我呸呸呸……臭不要脸!”张鲸心里痛骂,嘴上还得老实回道:“潞王爷,徒儿明白。”

  “明白就好啊!”朱翊镠感慨地道,“也不枉师父一片苦心!别哭丧着脸嘛,笑一笑,十年少,来,真诚地笑一个。”

  张鲸努力挤出两分皮笑肉不笑还不如不笑的笑容。

  朱翊镠又让阳康搬个凳子来请张鲸坐下。

  张鲸不敢不坐。

  朱翊镠接着优哉游哉地道:“说吧,做人要厚道哈!现在你还只是想想,没有付诸行动,师父也不会要你的命。从这个意义上,你应该感谢张阁老才对,不然你会跳进火坑里,只有死路一条!”

  张鲸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尽管屁股底下有凳子,可听了这话,他又战战兢兢地跪下,然后狠狠地抽自己耳光,一边抽,一边说:“潞王爷,徒儿该死,想了许多办法与您作对。”

  靠!娘的,还真是!

  朱翊镠不动声色,慢悠悠地道:“都想了什么法儿啊?不妨说来大伙儿听听。但师父得提醒你,若与张阁老说得不一致,那后果很严重的哈。”

  张鲸心如死灰,心想再好的朋友也不能信啊!表面上或许会听你唠叨,甚至安慰你几句,转个身就告诉别人了,娘的!

  但这时候沉默肯定不行。

  张鲸磕磕巴巴地道:“潞王爷,徒儿想,想联合司礼监、钦天监、礼部尽快为您完婚。”

  “就是好让师父离京就藩不再祸害你们了呗!放心,不用你催,师父也知道,而且向你保证今年一定完婚。”

  朱翊镠一本正经信誓旦旦,谁不想找个伴侣暖被褥?

  继而抬手道:“这一条算你还实诚,没撒谎,接着说。”

  “徒儿还想怂恿张阁老指示六科廊言官那些人弹劾潞王爷。”

  “弹劾什么?说清楚。”

  “潞王爷最近与首辅走得近,又迫使太医院胡诚为首辅动刀子,又暗中干预临时代理首辅一事,这都有悖王爷的职责范围。”

  朱翊镠点点头,喃喃地道:“没看出来,你消息还挺灵通的哈!”

  “徒儿该死!”

  “该不该死先不说,你弹劾师父对你有什么好处?再者说了,就凭你也想与师父作对?你的智商是不是已欠费……哦,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是,请潞王爷恕罪!”

  还没等朱翊镠回话,付大海便迫不及待地说道:“张公公,这件事你的觉悟很不够啊!在太后娘娘和陛下面前,你十个张公公也比不过一个潞王爷啊!”

  “是是是……”张鲸点头如捣蒜,这时候说什么都是泪啊!

  朱翊镠道:“幸好你只是想想,还没付诸行动。”

  张鲸弱弱地道:“潞王爷,已经行动了。”

  “靠,你指使谁?”

  “潞王爷,其实只想借此约束一下您的行为,并没想把您怎么样。”

  “都有谁?”朱翊镠语气一沉。

  “有六科廊的言官,有都察院的御史,也有翰林院的词臣。待徒儿回去,立即让他们撤回本子。”

  朱翊镠一抬手:“不必了。”

  他早有一种预感,而且也想见识见识那帮所谓的文官集团,到底牛叉到什么程度。

  “你接着说。”

  “潞王爷,没,没了,就这些,徒儿本想连同张阁老一道,可无奈他致仕的心意已决。”

  “是吗?真的没了吗?可师父听到的不止这些啊!”

  “潞王爷!您饶了徒儿吧。”忽然张鲸匍匐在地,涕泪纵横,嗷嗷大哭,“徒儿被猪油蒙了心,还想着在鳌山灯会上制造一起事故,但也只是想想。”

  靠!

  这可超出了朱翊镠的预想!还想在鳌山灯会上害他吗?

  听得旁边的付大海、阳康都张大嘴巴。

  朱翊镠斥道:“后来为何又不动手?”

  “那帮人害怕,且当晚徒儿一直跟在潞王爷身边。”

  朱翊镠倒抽一口冷气:“就是说如果当晚我没有喊你跟在身边,他们很有可能找机会制造混乱,对我动手是吗?”

  “不是不是,我们只是想想,没敢付出行动。”

  “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蓄意谋害本王可是死罪?”

  张鲸磕头如小鸡啄米:“潞王爷饶命啊!只是想想,没有付诸任何行动,不构成犯罪啊!”

  付大海惊恐地道:“张公公,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真敢想啊!”

  “我也是一时糊涂!就当我是狗急跳墙之举吧!潞王爷,请您饶命啊,潞王爷!”张鲸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功相当不错。

  朱翊镠还真没料到,张鲸居然有此等胆大妄为的想法。

  真是小看宫中大珰了啊!

  冯保竟敢背着李太后给永宁公主找个痨病鬼驸马,张鲸竟敢想谋害他这个潞王……都特么是人才!

  但另一方面也表明,朱明王朝的王爷和公主地位确实不高。

  朱翊镠若非仗着李太后和万历皇帝宠他,估计也嚣张不起来,那些大珰或许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接着说。”朱翊镠大喝一声。

  “没,没,真没,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潞王爷!”

  正这时,李太后门外喊了一声:“镠儿。”

  此时此刻,朱翊镠倒不担心,最害怕的是张鲸。

  朱翊镠冲阳康一抬手,让他开门,“娘,来了。”

  同时冲张鲸投递一个眼色,示意他赶紧起身。

  张鲸紧张兮兮地爬起来。

  李太后进来门,瞅了瞅几个人,问:“你们在干嘛?”

  “娘,没干嘛。”

  “不许胡闹。”忽然,李太后将目光定在张鲸身上,“张公公,你眼睛怎么了?”

  “……”张鲸局促难安,感觉自己要完蛋的节奏,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朱翊镠接道:“娘,小鲸他眼睛疼,在鳌山灯会上不小心被炮竹熏了。”

  “是的,娘娘。”张鲸连忙捂住自己双眼附和。

  李太后看了一眼便离开。

  朱翊镠冲张鲸挤了挤眼,小声道:“师父待你不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