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5章 王就是王(求收藏!求推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70 2019.12.28 12:00

  张鲸怕李太后,怕万历皇帝,也怕潞王,但害怕的程度与侧重点肯定不一样。

  最怕李太后,其次是潞王,然后是万历皇帝。

  李太后不仅是后宫的主人,还是大明的掌舵人,想裁撤谁就裁撤谁,张鲸当然怕。

  万历皇帝虽然尚未亲政,但大事小事都得问他一声,平常国家事是做不得主,但收拾近侍、内侍还是不在话下。

  按理说张鲸不用怕潞王,或者这样说:不用怕留在京城尚未之国就藩的任何一个大明亲王。

  因为亲王在京城的地位十分尴尬,受到诸多掣肘。

  而且留下来的亲王都是尚未成亲,年纪很小的。

  只要一等到结婚的年龄,就需要议婚、就藩的事宜。

  以潞王现在的年纪,马上就要议婚然后离开京师了,怕什么?

  可这只是理论上的。

  潞王是明朝近三百位王爷中非常奇葩的一个。

  别的亲王在京城都得夹着尾巴做人,要牛批耍流氓也得等到就藩之后,去地方没人管。

  只要别活腻了想造反活成一头狮王,老老实实活成一头猪,想往哪儿拱就往哪儿拱。

  拱金钱,拱土地,拱美女……大可随便,别拱大明江山皇帝老儿的位子就行。

  但潞王不一样,他在京城就很牛批,经常耍流氓。

  第一没人敢告他,第二告了也没卵子用,李太后和万历皇帝根本懒得搭理。

  最多李太后罚他跪,骂他几句甚至抽他一顿。

  要不然怎么着?难道让李太后将儿子掐死不成?

  所以,仗着李太后和万历皇帝的宠信,潞王飞扬跋扈,除了不敢杀人,什么侮辱人、惩罚人、想找谁的茬儿……简直无往不胜。

  这样一个存在,粘上谁谁只能认栽,张鲸焉能不怕?

  朱翊镠对他诡谲一笑,他就感觉心里发怵恐怕要倒霉了。

  这会儿越听越不得劲儿,好像潞王处处针对他似的。

  竟还说什么要收他为徒?我的娘诶,可别啊!

  以人格做担保,切,潞王有人格吗?以人头做担保,那不是屁话吗?谁敢要潞王的人头?

  所以,张鲸心里有一万万个拒绝,只是不敢说。

  他只好,也只能将目光投向万历皇帝,本还带着侥幸的心理想请求帮助,然并卵……

  在万历皇帝的心目中,谁能撼动他那个弟弟的地位?

  真个是怕什么来什么。

  只听万历皇帝没心没肺欢喜地说道:“那就让张公公叫皇弟一声师父呗。”

  压根儿不考虑张鲸的意见和感受。

  朱翊镠笑了,很开心。

  张鲸想哭,如丧考妣,磕磕巴巴地说道:“万岁爷,这,这,这个不大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朱翊镠鼻孔朝天,“你是太监,我是王爷,收你为徒,赚的不是你吗?你还不愿意?这是给你脸你不要吗?皇兄都答应了,你居然敢反驳,是不是不想在紫荆城呆了?”

  “潞王爷,奴婢……”

  “就这么定了吧。皇兄需要私房钱,你需要补脑子,刚好呢,本王有这个闲情逸致。”

  朱翊镠忽然又变了一副面孔,优哉游哉地说道。

  只是,无论鼻孔朝天,还是优哉游哉,在张鲸听来,都是一样的刺耳、烧心、倒霉……

  但也无奈,谁让万历皇帝是个宠弟狂魔呢?

  可让张鲸想不明白的是,潞王为何忽然盯上他了?

  朱翊镠笑得依然灿烂:“皇兄,那就这样说定了哈,让张公公明儿早来慈宁宫偏殿拜师,我得好好给他补补脑子。”

  “嗯。”万历皇帝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提醒道,“小心娘亲知道了,又罚你跪。”

  “皇兄放心,这些天我可老实听话了,不会的。”

  万历皇帝冲朱翊镠招了招手。

  朱翊镠走过去。

  万历皇帝附在他耳边,小声问道:“皇弟说的那个比马吊牌更好玩的麻将、扑克牌,啥时候给皇兄送过来?”

  “快了快了,正吩咐人做呢,慢工出细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年前后一定给你送到。”

  “鳌山灯会前,行吗?”

  “没问题。”

  鳌山灯会是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赏灯会,到那个时候肯定制作出来了。

  见那哥儿俩如此亲密,张鲸心里更是没底,总感觉朱翊镠是在故意整他。

  可任凭万历皇帝有多么宠信他这个秉笔,只要潞王一出现,他立马变成了渣渣儿。

  现实就是这么骨感。

  朱翊镠冲张鲸摆了摆手,笑呵呵地道:“张公公,明日在慈宁宫偏殿等你来拜师哈。”

  “记得早点儿来!”朱翊镠走到张鲸身边又交代一句。

  然后哼着小调跑了。

  回到慈宁宫偏殿,发现赵灵素正在搓衣服。

  而阳康和白小胖两个在不亦乐乎地玩着跳房子游戏。

  付大海或许自视甚高,旁边坐着闭目养神,不与他俩一起玩儿。

  娘的!朱翊镠当即发火,大喝一声:“你们三个都给我滚过来。”

  “潞王爷!”

  “潞王爷!”

  “潞王爷!”

  付大海、阳康、白小胖都是一激灵,连忙凑拢过去。

  朱翊镠又迅速变了个脸,笑着冲赵灵素招手,喊道:“素素,你也过来吧。”

  赵灵素忙放下手中的活儿。

  朱翊镠开始训话:“本王说得很清楚,在慈宁宫偏殿本王最大,其次是素素。你们将本王的话当作耳边风了吗?”

  “潞王爷,没有啊!”付大海慌忙辩道。

  “还说没有?你们明知素素患有体寒症,还让她洗衣服,而你们玩的玩睡的睡,是不是皮痒痒了想找抽啊?”

  “潞王爷,一直都是赵姑娘洗衣服的。”付大海嘴上回道,心想洗衣不是女孩子该干的活儿吗?总不至让男人洗衣服吧?

  “付大海,从今儿个起,素素不洗衣服,这活儿你们三个干,一人一天,轮流来。”朱翊镠疾言厉色。

  付大海想狠狠地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乌鸦嘴!

  “听到了没?”

  还没等付大海几个回复,赵灵素抢道:“潞王爷,还是我来,让他们男人洗衣服……”

  “他们又不是真男人!”朱翊镠脱口而出。但随即发现不妥,又补充道,“小胖没说你。”

  付大海:“……”

  阳康:“……”

  朱翊镠接着道:“再说了,让男人洗衣服怎地?男人力气大,搓得还干净。就这么定了。付大海,阳康,你们有意见吗?”

  付大海正想张嘴问,赵灵素的衣服是不是也他们洗?

  朱翊镠自问自答似的道:“你们有意见也没关系,保留,这里本王说了算。”

  然后,握着赵灵素的手,百般怜惜地道:“看看,手冻得通红,进屋暖和暖和去。”

  赵灵素一阵感动,泪花连连。

  付大海三个一阵嫉妒,潞王爷重色轻,轻,我呸,谁愿意与他做朋友?还不如乖乖洗衣服去呢。

  ……

  新人新书,裸奔不易!跪求各路支持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