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7章 需要第一 能力其次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445 2019.12.14 12:00

  早就看出来了,李太后只相信张居正一人,乃至于对朝中其他大臣都缺乏信心。

  不仅仅针对申时行,这时候提出任何人,相信她都会质疑。

  以历史的角度看,申时行还算是一个会做事且有担当的人。

  至少他是张居正提拔上去的心腹,至少在万历皇帝抄了张居正的家后,他是敢呈请皇帝对张居正的老母额外加恩的两个大臣之一(另一个是治河专家潘季训)。

  由申时行暂时代理首辅,应该是眼下最合适的选择。

  其实张居正在弥留之际,为物色首辅的接班人伤透了脑筋。

  从与张居正的谈话中看,感觉他像李太后一样,对内阁另外两位阁臣都不是很满意。

  事实上他确实也没有将首辅的位子交给两位阁臣中的任何一位。

  既没有交给张四维,也没有交给申时行,而是想交给已经致仕闲居在家的潘晟,同时提拔许国、余有丁两位入阁。

  尽管历史证明张居正没有提拔申时行接任他。

  但站在后世的角度,朱翊镠认为张居正的想法与李太后的想法肯定不一样。

  李太后是不相信申时行,但张居正应该是时局的考虑。

  首先,张居正肯定不希望将首辅的位子交给张四维,否则也不用大费周章,直接给他就是了。

  毕竟张四维是最有资格接任首辅的人。

  但如果越过次辅张四维,交给申时行的话,又不利于内阁或时局的稳定,张四维整天处处怄气找茬也特么不叫事儿。

  所以,为了平衡内阁的紧张局势,张居正另起炉灶。

  显然潘晟也不是张居正理想的首辅人选,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让张居正在张四维、申时行、许国、余有丁、潘晟、包括随后入阁的王锡爵六人中选出一个担任首辅,不考虑时局的话,相信张居正会选申时行。

  当然,历史不能假设。

  真实的历史是,潘晟在来京的路上,张居正就死了。

  结果潘晟没机会,首辅的位子自然而然落到张四维的头上。

  现在,朱翊镠参与进来这段历史,肯定会竭力阻止张四维上台。

  因为张四维那家伙一上台,就企图通过否定、推翻张居正的政治主张来巩固他自己首辅的位子。

  且不说张四维能力大小,到底能不能治理好这个国家,就他那短见的目光和打击别人抬高自己的做法,也不能让他得逞。

  但此时,张四维身为次辅,无论地位还是资格都比申时行高,这是不可争议的事实。

  李太后不相信申时行,同时也考虑到了申时行在内阁中确实不如张四维的现实处境。

  对此,朱翊镠没有急着去辩解,而是冲付大海笑了笑说:“付公公,你先在外头候着,一会儿再喊你,本王会给你一个大惊喜哈。”

  别别别呀……付大海心里一万个拒绝,潞王爷的惊喜还能有什么好事儿?再大的惊喜也不敢要啊!

  朱翊镠笑得越是友善,付大海越是感觉心虚。

  身子都开始哆嗦起来了。

  可在李太后面前,他也只能装孙子,乖乖地转身出去。

  朱翊镠又笑着提醒道:“付公公,这次可别再偷听哈!偷听我说话,懒得与你计较;可若偷听我娘说话,看我不收拾你。”

  “不敢。”付大海回了一句,心想怎么没计较?潞王爷你就使劲儿作吧,在娘娘面前说得那么动听,明明踹了我两脚,还欠着十脚呢。

  付大海出去了。

  朱翊镠重新拉回刚才的话题:“娘,原来观音菩萨指点的真有其人哈,孩儿还怕记错了呢。”

  李太后紧锁眉头:“可这事儿操作起来很难啊!”

  朱翊镠怂恿道:“娘,张先生还在,有何难处?只要娘或皇兄一句话就行了。申时行阁老临时代理首辅,张先生仍是首辅,张四维阁老是次辅。”

  “不知你皇兄的意思……”

  “娘,皇兄肯定没意见。”这个朱翊镠太有信心了,他那位仁兄这时候巴不得有人顶替张居正呢。

  虽然张居正和申时行都是万历皇帝的老师,但张居正一向过于严苛,而申时行温文雅尔。

  单论心灵上的距离,万历皇帝与申时行无疑更近。

  这从申时行随后担任八年首辅的生涯中可略见一斑。

  李太后沉吟道:“事关重大,容娘再想想,再想想……”

  “娘可要尽快做出决定哦,耽误一天是一天,张先生的病拖不得。”

  “镠儿为何忽然如此热衷?”李太后突兀地问道。

  朱翊镠不假思索:“娘,一来受观音菩萨点化嘱咐,孩儿总不敢怠慢吧;二来见张先生那般模样,孩儿也心疼啊;再者,张先生病倒不起,娘担忧死了,孩儿当然要为娘出主意分忧是不是?”

  李太后点点头,依然是一副纠结的神情,继而又喃喃地道:“不知张先生是何意?”

  “娘,张先生现在病成那样,他想什么也没用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当务之急是要减压养病。”

  朱翊镠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接着说道:

  “况且,娘你不妨试想一下,如果让张先生从阁臣中选出一位暂时代理首辅,他会选谁?”

  见李太后依然沉吟不语,朱翊镠又提醒道:“娘,你刚才担心申阁老过于温和谦让,可那不正是张先生需要的吗?”

  “张先生病重,这时候若找一位强势的大臣暂代首辅之职,张先生恐怕才叫担心呢!娘还记得当初张先生为何破格提拔和事佬张瀚担任吏部尚书吗?”

  李太后何曾不知?吏部尚书乃六部之首,被称之为“天官”,当初张居正破格提拔张瀚,就是为了好驾驭。

  她与张居正一路经历过来的人,当然明白张居正的用心。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让申时行暂时代理首辅还是合适的。

  张居正需要“听话”的人。

  她作为张居正的幕后推手,也需要那样的人。眼下,需要第一,能力其次。

  见李太后神情虽然看似有所缓和,但依然在犹豫。朱翊镠感觉也不能逼得太急。

  他笑呵呵地道:“娘,要不你先放松一会儿,将付大海赏赐给孩儿吧?”

  李太后“嗯”了一声。

  朱翊镠拊髀雀跃地拉开书房的门,热情地招呼道:“付公公,本王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你可以进来了。”

  正在书房对面等待的付大海一见朱翊镠的头伸出来,还冲他招手,浑身一激灵,娘诶!

  他的心跳陡然间加快,感觉随时要跳离自己身体一样。两脚也像注了铅似的,迈得十分吃力。

  待付大海走到门前,朱翊镠笑道:“高兴点,本王说送你一个大惊喜,难不成还骗你不成?”

  付大海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进了屋,朱翊镠道:“娘,你来说。”

  李太后也不转弯抹角,直言道:“付公公,从即日起,你便跟随潞王吧。”

  付大海脸色大变,如五雷轰顶,颤声问道:“娘,娘娘,您这话是何意?”

  朱翊镠抢道:“你这管事牌子是怎么当的?咋还听不懂话呢?就是说从今往后,你付大海是我潞王的人,我到哪儿你到哪儿,明白吗?”

  付大海顿时两腿一软,只觉两眼一黑,噗通一声,栽倒在地,竟晕过去了。

  朱翊镠摇头叹气,这抗压能力……真他娘的差啊!以后可得好好调教调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