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2章 心中无钱乃挣钱之最高境界!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64 2019.12.31 18:03

  张鲸硬着头皮,倒是也想听听朱翊镠到底能胡诌出什么来。

  最多不就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玷污自己的耳朵吗?反正来都已经来了,不妨听听。

  付大海和阳康俩也是竖起耳朵像个好奇宝宝,心想潞王爷莫非还真知道挣钱的最高境界?

  看看,他脸色一点儿不红。瞧他那样儿,心跳肯定也很匀和。前面说的那句话,什么天赋啊、勤奋刻苦啊……貌似有点道理诶。

  只听朱翊镠悠悠言道:“剑术的最高境界,叫作`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却能杀人于无形`,对吧?其实这境界同样适合用到挣钱上,就是说,有一种挣钱的境界叫作`心中无钱`。挣钱的最高境界,也正是这四个字:心中无钱。”

  “……”张鲸听了一头黑线,潞王爷果然能胡诌啊!

  付大海和阳康面面相觑,表示听不懂,什么鬼逻辑?

  心中无钱是挣钱的最高境界……要这样推理的话,那心中没有女人却正是想女人的最高境界吗?

  忽然,朱翊镠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就知道以你们三个的智商,压根儿听不懂。”

  张鲸觍着脸道:“潞王爷,徒儿是真的没听懂。”

  “好!关于挣钱,那师父给你两条建议:第一,去为他人解决一个难题;第二,将全部的精力集中在自己知道的、能做到的和拥有的东西上。做到这两点,你就不愁挣不到钱了。”

  张鲸很想骂人,心里头其实也早已经骂开了。

  漂亮的话谁特么不会说呀?关键是落实啊!

  就算说说无妨,可与昨天带他去护城河边钓鱼有什么狗屁关系?直接告诉他这两条建议不就完了?害他冻得半死,又掉进河里,小命儿都快没了。

  想来想去,没别的解释,就是故意折磨他。

  张鲸越想越气愤,心中的烈焰熊熊燃烧。

  “现在明白了吗?”朱翊镠优哉游哉地问道。

  付大海和阳康两个都摇头。

  张鲸如是般回道:“潞王爷,您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这样笼统地说,徒儿实在不明。”

  “例子嘛,那简直太多了,就比如增设全国矿山一事。”朱翊镠看似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神情。

  张鲸却不由得一激灵,咋又突然跳到矿山一事上?

  “你们看,开矿山能为当地解决许多居民甚至流民的就业问题,同时还能增加财政收入对吧?这就是在解决他人的难题。”

  “对对对。”张鲸当即附和,虽然他尚不明白朱翊镠说这话的意图到底何在,但就是喜欢,因为他要为下一句话做好铺垫。

  张鲸话锋一转:“只可惜张先生决意让万岁爷裁撤关停了全国许多处矿山。”

  “哦?是吗?为什么呢?”朱翊镠故作惊讶。

  给张鲸设好一个套儿,等着他往里面钻。

  张鲸回道:“当地刁民总有闹事的,张先生害怕引发民变。”

  朱翊镠道:“能为他们提供一条谋生的活路,为什么要闹事呢?”

  “矿山上的工作很辛苦,那些刁民又总是抱怨分配不均,没有纪律可言,很不好管理。”

  “哦,小鲸还知道挺多的哈。”

  “徒儿总负责这事嘛。”

  “矿山挣钱吗?”

  “……”张鲸微微一滞,感觉好像哪儿不对劲。

  他只能回道:“一般般吧,也不是很挣钱。”

  朱翊镠掷地有声地道:“那师父告诉你,这世上除了开银行,就没有比开矿更能挣钱的。”

  事实的确如此。

  除了“我家开银行”,还有什么比“我家有矿”更牛逼的?

  “开,开啥?”显然张鲸不懂“银行”二字的涵义。

  听都没听说呢。

  朱翊镠道:“银行,现在说了以你的脑子也反应不过来,以后慢慢教你运作,先说矿的事儿。”

  “哦。”

  “回到师父刚才说的第二点:将全部精力集中在自己知道的、能做到的和拥有的东西上。师父问你:关于开矿,你知道什么?你能做到什么?你又拥有什么?”

  “……”张鲸摇头。

  “那你听好了,知道什么?知道矿山能挣钱啊;能做到什么?能做到监督与宏观控制,也只能做到这些,因为开采、运输、销售等你全都不懂;拥有什么?拥有权利,当然也拥有权力。”

  张鲸点了点头,好像有点儿明白,好像也不明白,毕竟不知道朱翊镠到底想说什么。

  但有一点,他不再像刚才那么急躁,似乎朱翊镠说的这一套他还能听得进去,慢慢进入状态了。

  包括旁边的付大海和阳康,没想到潞王爷居然还能诌出这些!

  先不说有没有道理,但至少能侃侃而谈肚子里有货啊!

  不然怎么诌?

  就像水壶倒水,先得有水才行啊!

  朱翊镠质问:“再来想想,除了监督,你们都做了些什么?”

  张鲸有点慌了,感觉不妙:“潞王爷,也没,没做什么。”

  “凌虐地方官员,鱼肉当地百姓,又贪污受贿,以权谋私,这都不是你能做到的,也超出了你的权力范围,知道吗?”

  张鲸浑身一颤,咯噔一下,双腿有些乏软无力。

  朱翊镠微微一笑:“小鲸啊,你也不用害怕,不是已经拿出来了十万两银票吗?就当是你的罚金,如今我是你师父,不会去我娘和皇兄面前告你的状。即便他们知道,师父也会替你求情的。”

  张鲸杵在原地,吓出一身臭汗……敢情,绕来绕去,就是要揭露他的罪行吗?

  可此时此刻,点头或是感谢也不行啊!那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吗?

  张鲸唯有沉默。

  朱翊镠接着说道:“回到问题的初衷,开矿山肯定能挣钱,但你们都钻到钱眼儿里去了。”

  开矿不就是为了挣钱吗?张鲸和付大海、阳康都在想。

  “做大事者,要心中无钱。首先,想到要为他人解决问题;其次,将全部精力集中在自己知道的、能做到的和拥有的东西上,而不是眼里只有钱。”

  至此,张鲸、付大海、阳康才似有所悟似的,好像能领会到一部分要旨。

  朱翊镠又道:“再说回昨日的钓鱼,鱼就像钱,钓鱼时我们心中不能老想着鱼儿上钩,我们只要将精力集中在自己知道的、能做到的和拥有的东西上,鱼儿自然会上钩。”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说的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心要诚,不要乱插手,挣钱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张鲸终于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哦,徒儿明白了,潞王爷原来是教授徒儿挣钱的心态!不知徒儿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比喻来形容是否恰当呢?”

  朱翊镠投之一笑:“孺子可教也!小鲸啊,你还没笨到家,不枉为师这番口舌!”

  ……

  求。

  各种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