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3章 历经三朝的女人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289 2019.12.07 12:00

  被李太后这么一逼问,付大海发现进退维谷,进一步是刀山,退一步是火海。

  本打算夸赞朱翊镠一番,儿子优秀做娘的自然高兴。这样,待朱翊镠回来就不会找他算账了。

  想得是很好。

  可李太后压根儿不信。

  那总不能反过头来再说谎,数落朱翊镠一通吧?

  人家可是潞王爷。

  皇宫里谁个不知,别看李太后平时对潞王爷又是骂又是打,那只是爱之深责之切的体现,心里头不知有多疼爱呢。

  要数落也只能由李太后自己数落,旁人谁敢?

  除非不想在紫禁城里混了。

  况且为了能向李太后交差,不是忤逆了朱翊镠吗?

  哪还敢再火上添油数落他?李太后又不能每天盯着儿子。

  付大海跪在李太后面前不知如何是好,一副死了娘的表情。

  偏偏李太后还着急。

  本来张居正病重卧床不起,她就心慌。又怕朱翊镠去说胡话,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事来。

  所以她急着知道。

  可付大海说潞王爷今儿个表现超好,她又不信……

  “你倒是说话呀!”

  李太后身上素有一股子泼辣劲儿,她脸色阴沉的时候,别说付大海,就是万历皇帝都瑟瑟发抖。

  这时候装死不说话肯定不行。

  可该怎么说呢?

  付大海只能拼了老命地回忆,看能不能记起朱翊镠的一些话。

  不夸。

  但也不贬。

  至于最后哪一头高兴哪一头不高兴,付大海暂时也管不着了,只知道两边都得罪不起。

  “娘娘,潞王爷在张先生面前真没说什么胡话,他去只是剖析了张先生的病情。”

  “他是怎么说的?”因为生气着急,李太后也没让付大海起来。

  付大海依然跪着,他战战兢兢地回道:“娘娘,潞王爷好像说张先生那病是阴虚,右眼已经看不清楚东西,最近解不出大便……”

  李太后微微一滞,这话好像大早上小儿说过。

  “潞王爷还说,人的身体像什么八卦,具体怎么说,奴婢也记不起来了,反正张先生和张府大管家都觉得有理。”

  一提起“八卦”,李太后又是不由得一滞。

  这个,她印象尤为深刻。

  看来,付大海在她面前没有说谎。

  “潞王爷还说,让张先生不要再吃什么补药了,要像张先生担任首辅之初处理国事那样振衰起隳,不是补,而是泄。”

  付大海说完,唯唯诺诺地望着李太后,但他像个做了错事正等待受罚的孩子,也不敢正视李太后的眼眸。

  李太后心情稍舒,但依然没有让付大海起来。

  因为从大清早与小儿朱翊镠的谈话中看,让她着急的并不出在分析张居正的病情上,而出在对张居正身体状况的判断上。

  她一想到小儿说“张先生身体几乎被掏空,怕是支撑不了多久”的话时,一阵阵恐慌便袭上心头。

  这种感觉,就犹如是她自己即将倒下去一样,甚至强烈到她宁愿自己支撑不了多久。

  她都不敢想象没有张居正辅助大儿万历皇帝的情景。

  在她心目中,大儿还远远没有亲政的能力。

  她曾说过这样的话,而且也已经在朝野上下传开了,万历皇帝不到三十岁休想亲政。

  但要说这是完全不相信自己大儿子的能力,似乎也不准确。

  准确地说,应该说是她知道执政的不易。

  别看她是个女人,而且只有三十几岁,可历经三朝。每一朝都是风风雨雨。

  她做朱载垕的女人时,那时朱载垕还只是裕王。

  因为嘉靖皇帝信道,整日想着炼丹成仙,深信“二龙不能相见”的鬼话(他两个儿子早死,让他更迷信这个魔咒)。

  所以第三子朱载垕按继承顺序来说应该册立为太子,结果却一直尴尬的以裕王身份熬到嘉靖皇帝驾崩以后才得以继位,成为明朝一个极其特别的个例。

  以致于她大儿朱翊钧出生,做爷爷的嘉靖皇帝看都不看一眼,也不给孙子取名字。

  朱翊钧直到五岁时才有了自己的名字。这个中的辛酸,怕是只有李太后才能体会。

  接着,她丈夫登基为帝,隆庆朝六年算是太平的,可隆庆帝朱载垕迷恋酒色,又懒惰至极,当了六年皇帝就只上过两次早朝……

  身为精明如斯的皇贵妃,她有多么心疼,有几人知道?

  也正因如此,她对大儿皇太子朱翊钧要求极其严厉,生怕将来走他爷爷、父亲的老路。

  待儿子登基为帝时才十岁冲龄,又正值内阁阁臣相互斗争的糟糕局面,她真是日日夜夜担惊受怕睡不着觉。

  外人只知道她喜欢读经诵佛,称誉她为“观音娘娘”、“九莲菩萨”。

  可有几个懂得她只是借用佛经来净化自己的内心世界,甚至只是用来打发煎熬的时光呢?

  直到她联合陈太后将高拱赶出京师提拔张居正为首辅之后,才让她看到希望看到光明。

  可以说,无论是她做裕王妃的日子,还是做皇贵妃的日子,又或是做皇太后的日子。

  这三朝,每一天她都是在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中度过的。

  好不容易迎来万历中兴的大盛世,她岂能不知得之不易?

  所以她担心大儿不能将盛世的局面维持下去。

  这才有了那一番话:不允许万历皇帝三十岁之前执政。

  可如今,张居正病倒在床,朱翊镠又说出支撑不了多久的话,让她的心一下子全乱了。

  那绝不是怕小儿朱翊镠去张大学士府说胡话这么简单!

  她是真怕张居正一病不起啊!

  大儿虽然已经长大成婚,但经验不足。

  尤其是发生醉酒调戏侮辱宫女那样的事情后,她对大儿子更加不放心了。

  而以她识人的超级慧眼,眼下朝中找不到一人能够担当首辅的重任。非张居正不可。

  见付大海不再说下去,李太后问道:“潞王就说了这些吗?”

  “是,是的,娘娘。”付大海底气不是很足。

  毕竟他像兔子一样逃回来,后面的事不知道,按路程时间看,这时候该回来了才对。

  “他有没有对张先生的病情做出判断?”李太后这一问委婉。

  “没有。”付大海摇头。反正他是没有没听到。

  然而,话音刚一落,只听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

  然后,付大海听到了想死的声音。

  “好你个付大海哈,在娘亲面前你竟敢说谎,连太后你都骗,怎么没有?”

  正是朱翊镠。

  他阔步而入,进来后亲切而顽皮地喊道:“娘,我回来了!”

  李太后冷着脸:“为什么现在才回来?没有与付公公一起?”

  “娘,说起这付公公,孩儿就来气,他去张先生家,居然不进去看望张先生,恨不得张先生早死似的。孩儿进去后,他又在外面偷听,被孩儿发现,他一溜烟地跑回来,害得孩儿在后头追,摔了一大跤。娘你看,好端端的衣服都摔破了,手还流着血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