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负大明不负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9章 总得有第一次(求收藏!求推荐!)

不负大明不负卿 十光 2447 2019.12.20 12:00

  “老爷,来,我扶你下床走动走动吧。”游七谨记朱翊镠的嘱咐。

  他也是那样做的。

  反正不管别人怎么看,游七这两天对朱翊镠的表现是由衷的刮目相看。

  本来,这个世界好人与坏人就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在游七的搀扶下,张居正挪动身子下了床。

  “老爷,潞王爷教给咱的提肛运动,我也问了太医院的郎中,他们都说依据医理是不错的方法,因为那样能保持大便口通风。”

  “嗯,”张居正点了点头,“那扶我做几个,活动活动。”

  “好嘞!”见老爷配合,游七当然高兴。

  盼望张居正死的人汗牛充栋,游七也会祈祷老爷长命百岁的。

  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老爷一死,他这个管家狗屁不是。

  只不过运动了几下,张居正已是累得喘气连连。

  游七又扶他坐下。

  张居正叹了口气:“哎,感觉我这肠子快要掉下来了。”

  游七忙抚慰道:“老爷放心,只要你别再操劳国事,按照潞王爷和太医院郎中们的嘱咐好生调养,病情一定会有好转的。”

  张居正又叹一声:“哎,虽说十男九痔,痔疮是一种常见的病,可一旦成形,它也不会自动消除,日后休想安生啊。”

  “老爷,可我总感觉潞王爷有办法,他对痔疮好像很有研究。”

  “潞王爷这几天是很奇怪!居然跟我说什么君子之交……”张居正脸上浮现出玩味儿的表情。

  “那老爷问过他没有?”游七心里依然惦记着那事儿。

  “问什么?”

  “就是为什么对老爷忽然那么好啊?”

  “问了,他说佩服我,也是为了他娘,为了皇上。”

  张居正刻意加了一条,朱翊镠可没说为了万历皇帝。

  在府里,张居正平常也就与游七说的话最多。

  因为他不苟言笑,在家也是一样,所以总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与孩子们的交流也少。

  游七喃喃地道:“哦,只要他不是为了,为了,那就好。”

  张居正斥道:“别胡思乱想,这是对潞王爷的不尊重。”

  “对对对。”游七连连点头,“咱不能冤枉了潞王爷的一片好心。”

  ……

  朱翊镠出了张大学士府,见胡诚仍是一副死了娘的表情。

  笑道:“胡庸医,咋滴了?开心点嘛。我交给你一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你不应该感谢我吗?”

  我感谢你个锤子?胡诚恨不得破口大骂。要我半年治好一个油尽灯枯的人,我特么还感谢你?感谢你十八代祖宗!

  反正是心里面,胡诚也不管朱翊镠祖宗是谁,能不能骂。

  朱翊镠接着又笑呵呵地道:“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嘛。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说完,还举起拳头做了一个加油打气的动作。

  胡诚实在受不了了,壮胆儿没好气地回怼了一句:“潞王爷,卑职只是一名庸医。”

  朱翊镠笑得更开心:“你终于承认自己是庸医了?”

  胡诚不说话,心里哼了一声,你是潞王爷,你大,你牛逼,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朱翊镠笑道:“要不你拜我为师吧,我让你成为一名牛医。”

  我呸!胡诚心里鄙夷地啐了一口,嘴上回道:“潞王爷,卑职只医人,不医牛。”

  明知胡诚这是故意曲解,朱翊镠也不生气,“你现在不拜师,以后可别后悔哈!”

  谁后悔谁是孙子、王八蛋!胡诚心里面回答。

  朱翊镠一摆手道:“走,咱找个地方聊聊,医学上还有几个问题没有请教胡庸医呢?”

  胡诚心里又哼了一声,你不是厚着脸皮要当师父的吗?还用得着请教我这个庸医?

  “胡庸医想去哪儿?去太医院还是去慈宁宫?”

  “太医院。”胡诚连忙答道。他可不敢再去慈宁宫,折腾他一回就够了,还敢去!

  “好!走。”朱翊镠无所谓,反正去那儿,他都是“王”。

  这样,两人原路返回太医院。

  那帮郎中见了,一个个表情和心理活动丰富得很。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为胡诚默哀。

  胡诚身为左院判,太医院二把手,当然有自己的值房。

  朱翊镠大摇大摆进去了。

  进去也不拿自己当外人,一屁股坐到胡诚的主位子上。

  胡诚只好站在对面。

  这情景,活像秘书向老板汇报工作。差别只在于,这秘书的性别是男的,不合适。

  “胡庸医,半年治好张先生,你有几分信心?”

  朱翊镠直截了当地问。

  胡诚摇头。刚才在张居正面前不让摇头,现在还不让吗?

  啪!

  朱翊镠猛地一拍桌子,“你特么给我振作点。”

  胡诚如丧考妣:“潞王爷,卑职真的没信心治好首辅大人。”

  “娘的。”朱翊镠斥道,“你在我娘亲面前不是信誓旦旦地说,只要张先生放下肩上的重担,你就能治好他吗?现在照你说的做了,特么地你又装死说没信心。”

  胡诚带着哭腔:“潞王爷,你讲点儿道理好不好?卑职只说过首辅大人会有好转,什么时候信誓旦旦地说能治好他?”

  朱翊镠一摆手:“我不管。连痔疮都治不好,还说自己不是庸医?”

  “潞王爷,首辅大人的痔疮已经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痔核脱出很难还纳,还纳后很快又脱出了,药效不佳,消肿速度几乎谈不上,首辅大人的痛苦状,潞王爷你也亲眼目睹了呀。”

  “既然痔核脱出很难还纳,那就将它切除掉。”

  “……”胡诚一怔愣,“潞王爷,你说啥子?”

  “给张先生动手术,由你主刀,切掉痔核。”朱翊镠一本正经,一字一顿。

  胡诚吓得两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哆哆嗦嗦地道:“潞王爷,卑职哪敢在首付大人身上动刀啊?再说,卑职也毫无经验啊!”

  “总得有第一次。”朱翊镠目光坚定如刀。

  “可第一次也不能用在首辅大人的身上啊!”胡诚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了。

  确实,别说古代,就是现在,在这个西洋手术刀光耀四方的时代,人们好像也已经忘却了中国外科刀具的历史。

  提及中医,似乎人们脑海中浮现的只有《黄帝内经》、《千金方》、《本草纲目》等典籍。

  而对中医外科,更多人只是停留在华佗要为曹操做开颅手术,未成,被杀。

  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医外科在历史上不但留下自己的名字,还曾宏大瑰丽造福苍生。

  无论是《山海经》,还是《素问》,都表明了中医外科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

  那时就已经产生了用石片制成的医疗器具——砭石(包括石针、石努、石镰等)。

  至青铜器时代,已经开始使用金属制造的刀、锯、锉和许多其它外科手术器械。

  其中“青铜砭镰”极具代表,它如同刀片一般,可以精细削割人体器官,是中国最早的青铜手术刀。

  种种史料文献说明,中医外科手术的概念在上古时期就有了,只是没有明确提出来。

  中医外科手术的器械与水平也一直在不断地更新发展着,唐以后更是达到了一定水准。

  唐代出土的文物中已经有了镊子、剪刀等常见的外科手术器械,宋代有了玛瑙刀,明代更是有了铁质柳叶刀、平刃刀、牛角柄铁质圆针等常用工具。

  但令人痛心的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