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到达碗子城

间宋 十六文钱 2082 2020.01.05 12:54

  天亮了,停驻在济水北岸的二万五千大军缓缓开拔,向北而去。

  队伍中多是骑兵,行军速度很快。

  半天后,到达了丹径的入口,碗子城。

  碗子城依山崖而建,规模不大,通体由青石筑成。因为他的形状类似一中倒扣的圆碗,因此得名。

  它是由唐代大将郭子仪修建,是历代镇守天井关的驻兵要地。

  朝廷平叛大军的到来,给碗子城的守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两万五千大军铺展开来,无边无际,黑压压,一眼看不到头。

  更何况,旗帜上写着主帅的名字。

  高怀德和石守信威震天下,有他们两个在,碗子城守得住吗?

  尽管他们已经准备了很多天,尽管碗子城的防御已经固若金汤,但昭义军依然觉得心里没底。

  不是实力上的差距,而是大义名分。

  他们是叛逆,朝廷兴讨逆之师,天经地义。

  碗子城的守将名叫范青,今年约三十余岁,身材魁梧,颇有智谋。

  他是昭义军节度副使范守图的侄子,家传渊源,学得一身好武艺。

  范青是昭义军中的后起之秀,颇受李筠重视,命他负责守卫丹径要道。

  瞥了一眼在城头上瑟瑟发抖的士卒,范青冷哼一声,这帮家伙,真是没种!

  “不就是朝廷的大军吗?有什么好怕的?等咱们打进汴梁,咱们就是正统,他们才是叛逆!”

  “我们脚下的这座城,就算有十倍的兵力也不一定能攻克。”

  “更何况,我刚刚已经派人回去报信了,很快,大小口隘和横望隘的弟兄就会来增援我们。”

  范青“仓啷”一声,猛地拔出腰刀,向前一挥:“你们要记住,我们不是孤军奋战,胜利属于我们!”

  “咚咚咚”

  激烈的鼓点声雨点般响起。

  城头上的士卒们的心也跟着热了起来,一副副美好的画面在眼前展开。

  数万朝廷大军被他们击败,落荒而逃,丢盔弃甲。汴梁城门大开,他们涌进城去,无数的财宝美人享之不尽......

  高怀德立在大旗下,银盔铁甲,掌中一杆八十斤重的镔铁钩镰枪,胯下一匹河西宝马。

  高怀德瞥了一眼城头上的情景,凑近石守信:“守将颇有勇略,刚才见他一番言谈,竟然调动了城上守军的士气。”

  “只是若要攻城,首先要通过统一段窄小的山道,宽不过三丈,我怕摆不下多少人马。”

  石守信打眼望去,皱眉思索起来。

  看着山道两边的石壁风化严重,斑驳陈旧,似乎只要稍家碰撞,就会掉落下来的样子。

  石守信想到了一个主意:“既然如此,我们可以拓宽山道。可以敲击石壁,让石块脱离。”

  “石块掉下来,不也一样堵塞了山道,如何把它们运走呢?”高怀德面露疑惑之色。

  石守信笑而不语,一指骑着的马。

  高怀德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你看我,骑马找马!”

  “真是后生可畏。”石守信神色感慨,看向远方。“晏宁已经在凌晨攻克了横望隘,只要我们在正面对敌军施加足够的压力,晏宁他们就能在背后发起突袭。”

  有一个问题,盘桓在他心里已经很久了,晏宁到底是什么来历?能让官家和高怀德如此看重。

  难道他是功臣后代?不像啊,没听说有哪个姓晏的。

  石守信想了又想,把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还是没有问出来。

  这就是他的性格,谨慎,小心。

  晏宁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与官家有关的隐秘,如果官家想让人知道,那他一定会公开。

  很明显,官家不想让人知道,高怀德也许同样不知情。

  命令经过传令兵传达了下去,过了半刻钟左右,一支千人骑兵从左翼,划出一道弧度,越众而出。

  蹄声如雷,敲击在人的心里。黄尘滚滚,未知中隐藏着杀机。

  禁军中的骑兵都是经过多年拼杀的老兵,马术精湛,完成这种任务不过是小菜一碟。

  他们两骑并行,放缓马速,陆续进入山道。

  随后,骑兵们纷纷拿出准备好的铁棍敲击石壁,“咔嚓”“咔嚓”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石壁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年,风吹雨淋,阳光暴晒,早已虚弱不堪。平时有人走过,也都特意留心,不会去触碰,免得伤人。

  一部分骑兵继续在石壁上敲击,把山道的边缘向两边拓宽,另一部分则将堆积在地上的石块清理。

  他们随时携带了两只大麻袋,装满之后,挂上马背,由战马驮负,运出山道。

  城头上,范青看着着一幕,气得咬牙切齿,几次想要下令出城进攻。

  可他不敢,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碗子城的坚固,如果出城,鬼知道有什么意外?

  “将军,可用床弩射之!”一名亲兵凑近提醒。

  床弩!

  范青的眼睛亮了,骑兵距离城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普通弓弩的射程,但是床弩不一样!

  一声令下,七八人合力把一架床弩抬上了城头。

  从外表来看,这是一架复合型,巨大版军弩,长约六尺,宽二尺。

  床弩的末端,是一根连轴,需要用人力挽动,完成上弦。

  三十个军汉,站成一排,用足了吃奶的力气,眼睛直勾勾盯着。

  “吱吱嘎嘎”

  弓弦慢慢被拉开,三支长长的铁箭被架到了床弩上,蓄势待发。

  范青看着远处了骑兵,露出了一丝狞笑,手中的铁锤砸在扳机上。

  “嗡”“嗡”“嗡”

  巨大的惯性作用,床弩猛然倒退,在地上划出一道白印。

  弓弦仍然在颤抖,铁箭化为三道虚影飞了出去。

  四百步外,一名骑兵正站在那儿敲击石壁,胸膛忽然爆发出一股血雾。他慢慢的低下头,看到胸膛上的血洞,呆了一下。

  铁箭一连穿透了数人数马,余势未消,最后钉在地上,不住颤抖。

  三支铁箭一共造成了十七人的伤亡,顿时让骑兵们都有些恐慌。

  这时,三十名辎重兵,急急忙忙跑来,他们手中拿着几面巨大的盾牌。

  高五尺,宽三尺,是由上百年的柏木,经过油泡,晾晒,阴干等步骤,耗时三年制成,坚韧无比。

  靠近木盾的底下,有一个小支架,可以支撑在地上。

  三十面盾牌,一字排开,顿时将山道堵塞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