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王剑儿

间宋 十六文钱 2833 2019.12.26 11:45

  垂拱殿的一处偏殿内,晏宁陪着赵匡胤和王彦升饮酒。

  酒是贡酒,叫做九酿春酒。人们把正月里酿造的酒叫做春酒,而这种贡酒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以特殊方法,分多次把米饭投入曲液中,使得发酵更为充分,滋味纯正,回味无穷。

  当时的酒分为大酒和小酒,小酒经过蒸馏提纯之后成为大酒,只供给有大酒专卖权的酒肆经营。相比于小酒,大酒的酒精度数已经提高了许多,但当时的技术落后,酒精浓度依然不高。

  每个酒坊都有自己独有的蒸馏技术,所生产出来的酒各不相同。水浒中,武松喝的“三碗不过岗”,就是用特有的蒸馏技术做出来的。

  晏宁平时跟呼延赞他们喝酒,经常是用大碗,几人一顿能喝两升至三升。

  没有分席,三人在一张桌案上喝酒。

  王彦升很奇怪一个小军官为什么能和官家一起吃饭,而且看样子,一点也不怯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晏宁注意到,这位王将军似乎对桌案上的美食并不感兴趣,只顾闷头喝酒,很少吃菜。

  “王巡检,可是这些菜肴不符你的口味?”

  王彦升嘿嘿一笑:“小兄弟看出来了?某家喜欢吃生食,不喜欢煮熟的东西。”

  晏宁暗自咂舌,想不到在宋朝,就有如此奇特的饮食观。

  “朕知道你的癖好,刚才已经让人去准备了鱼脍。”

  赵匡胤拍了拍手,两名内侍抬着一个巨大的金盘亦步亦趋的过来,金盘中盛放着一块冷气升腾的冰块,足有脸盆大小。

  鱼脍就是古代的生鱼片,早在汉朝就是民间普遍的食品,通常用新鲜的鱼贝制成,可以使人品尝到食物本身的鲜美。

  冷气散开,呈现在冰面上的,是薄如蝉翼,通透晶莹的雪白肉片。每一片的大小形状都一般无二,整齐的码放在同样晶莹的冰上,沿着金盘排成一圈,精美异常。

  一朵含苞待放的红梅点缀在金盘中间,梅香混合着鲜香,沁人心脾。

  内侍在一旁说道:“这是官家特意吩咐,刚刚从汴河里捞上来的鲤鱼,重四斤二两。”

  汴河鲤鱼肉质细腻,口感鲜美,十分有名。

  王彦升十分感动,举起酒杯:“官家,费心了,末将感激不尽。”

  内侍送上蘸料,此时辣椒还没有传入中国,小碟中是醋、姜、蒜等调料。

  晏宁夹起一片,鱼片很自然的弯曲成一个柔软的弧度,白里透红,蘸了些醋,放入嘴里慢慢咀嚼。

  再看王彦升,把袖子一卷,毛乎乎的大手伸进了金盘......

  真是牛嚼牡丹,大煞风景。晏宁苦笑一声,放下筷子,他没有食欲了。

  “你们怎么不吃?真是美味啊!可惜味道不够重。”王彦升打了个饱嗝,看向坐在那儿不动的赵匡胤和晏宁。

  赵匡胤详装发怒:“王剑儿,你真是个粗人,晏宁,你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晏宁心中一动,脱口道:“王将军是用剑高手?”

  “哈哈,没错,他是蜀人,自幼拜高人为师。后来迁居洛阳,十三岁时打遍洛阳无敌手,名噪一时,若论武艺,王彦升可以排进天下前十。”

  王彦升傲然一笑:“末将惭愧,官家谬赞了,只是天下间,能胜我的人,的确不多。”

  赵匡胤又一指晏宁:“你可知,晏宁是何人之徒?”

  王彦升的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难道这少年的师父大有名堂?

  晏宁抱拳道:“家师姓高,名讳上怀下德。”

  王彦升恍然大悟,原来是高怀德的弟子,难怪官家对他另眼相待。他却不知,晏宁拜师高怀德也是赵匡胤的安排。

  两人都明白了官家的意思,当下起身,走到空地站稳。

  王彦升微笑道:“你是小辈,我若胜你也没什么意思,你我切磋武艺即可,高家枪法我早就见识过了。”

  “你跟我师父比试过?”

  “不,我跟高怀德的父亲高行周较量过,我们大战了五十个回合,我惜败在他枪下。”

  晏宁心中一动,王彦升能和高行周一较高下,他的武艺的确了得。

  赵匡胤一挥手,有内侍取来两柄木剑交给二人。

  木剑是用橡木制成,长约三尺,削成真剑的形状。剑柄略长,缠了一圈细麻,可以双手握剑。

  王彦升一皱眉:“官家,何不给他一把木枪,臣怕胜之不武。”

  赵匡胤微微一笑:“他才练武两个月,怎么能比得上你?你只管使出你的本事,指点他一二。”

  一听这话,王彦升明白了,对晏宁说:“高家枪法你学了几式?”

  晏宁这个月又多学了三式,说道:“五式。”

  “会使剑吗?”

  晏宁苦笑:“没学过。”

  “我告诉你,天下任何武学,殊途同归。我虽然擅长用剑,但我用枪也是一样的。”

  晏宁隐隐有些明白了,枪法和剑法都是一种武技,也一样可以用其他兵刃施展。

  王彦升双脚微微分开,单手握剑,木剑自然下垂,整个人呈现一种很放松的姿态。

  “你把你学到的五式高家枪法,对我使一遍。”

  晏宁深吸一口气,尽量忽略手中的剑,把高家枪法的本质留在心间。

  一盏茶的功夫,尽管晏宁的剑如狂风暴雨般激烈凶猛,但王彦升就像风雨中的一叶扁舟,始终牢牢固定在风浪之巅。

  晏宁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王彦升可以排进天下前十。他的剑法已经脱离了招式的范畴,如羚羊挂角,天马行空,无法捉摸。

  “晚辈甘拜下风。”晏宁输的心服口服。

  王彦升把剑交还给内侍,笑着说道:“你也很不错,这么短时间就能悟透其中的关键,我给你的建议是,既然你的力量不足,那就在招式上寻求突破。我回头把我的剑术精要交给你,你好好研究,要在枪法上形成自己的风格。”

  晏宁大喜:“多谢王将军。”

  ......

  日暮时分,晏宁回到了家中,温柔已经做了一桌子好菜等他回来。

  宋人乡土观念很重,讲究安家落户,这已经成了汴梁城半数以上人的奋斗目标。

  无论在哪个时代,买房安家,都是头等大事。邀请亲眷好友,摆上三五桌酒席,称作上梁。

  昨天他已经和陈洪交接了房产手续,将那袋子价值千贯的玉块交给对方,然后,这处房子就完全属于他了。

  尽管晏宁现在口袋里的钱已经所剩不多,但他依然很高兴。他已经问过了,这处房宅的市价已经超过了万贯,这笔买卖做得很值。

  既是庆祝,岂能无酒,温柔特意沽了一壶好酒。

  看着温柔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忙前忙后,晏宁的心忽然像是陷入了一个黑洞,一直沉,一直沉。

  晏宁觉得,如果温柔就此离开他的身边,一定会很不习惯。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和温柔一起吃饭、睡觉,习惯了每天醒来给她压被角,习惯了每天给她讲一个故事。

  温柔痴痴道:“官人,我好怕这是一场梦。周庄梦蝶,不知道我是活在自己的梦里,还是活在别人的梦里。”

  “好好的说什么傻话?”晏宁笑着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官人,你知道吗?很多男子都不拿女子当人看,更别说是给妻子夹菜了。”温柔幽幽说道:“你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好?我出身低贱,官人对我好一分,我心里就多一分愧疚。”

  晏宁认真说道:“其他女子就算死一万个,我也不会放在心上。但小柔你是我喜欢的女子,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在我心里就跟亲人一样。我对你好,是因为你也待我很好,这么说吧,是你让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像现在这样,和官人一起。”温柔喜极而泣。

  吃完饭后,二人洗漱休息。

  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天气渐渐转暖,晏宁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平时也不觉得,今天和温柔告白之后,他怎么也欺骗不了自己的内心,一旁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

  黑暗里,只听温柔轻轻说道:“官人,你喜不喜欢小孩子?”

  晏宁侧过身来,直接说道:“小柔,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跟你圆房,是吗?”

  温柔不说话了。

  “这里就咱们俩人,你不必害羞,官人实话跟你说了吧。你的年纪太小,身子骨还没长成,我下不了手。等再过两年,风风光光置办一次酒席,咱们再做真正的夫妻。”

  “官人说怎样,就怎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