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奇怪的态度

间宋 十六文钱 2518 2019.12.19 11:25

  来人正是晏宁的老师窦仪,他负责替赵匡胤草拟诏书,刚才得到内侍传唤,不慌不忙整理好着装之后,才来面见皇帝。

  他看见门口的晏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不是在城门口当守卫吗?几时守到官家身边来了?

  不过眼下不是问及此事的时候,赵匡胤已经迎了出来。自从赵匡胤登基之后,窦仪就发现,官家对读书人非常尊重。到了他这里,就体现在,每次召他觐见,总是会亲自到门口迎接,以示尊崇。

  不过这一回,窦仪微微皱眉,脚步停住,侧过头去,直接无视了赵匡胤的存在。

  一旁的小宦官都傻眼了,连晏宁都为老师捏了一把汗,他向赵匡胤看去,隐约猜到了几分。

  御书房内暖气正足,赵匡胤仅穿着一身便服,抹额摘了,鞋子也脱了。按照帝王穿戴礼仪,赵匡胤接待臣子的时候应该是一身正装,这样做的确是有失体统。

  晏宁咳嗽一声,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甲胄,又一指赵匡胤的额头。

  赵匡胤见到晏宁的暗示,才恍然大悟。命人拿来自己的衣服冠袍,当场穿戴整齐之后,才邀请窦仪进入。

  到了正午时分,眼看着晏宁今天的工作就要到此结束,他的心里松了口气。俗话说伴君如伴虎,果然不假,身体疲惫,心更累,他现在就想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这时,赵匡胤伸着懒腰,缓缓走了出来,晏宁和另一名守卫赶紧行了一礼。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除了面对父母师尊,一般情况下,不需要对皇帝行跪拜礼,揖礼即可。

  赵匡胤笑吟吟看着晏宁道:“你叫晏宁吧?上次你随郑恩来见过朕,我刚刚还看了你写的奏疏,非常不错。”

  晏宁心中一跳,他总觉得皇帝对自己的态度有些怪怪的,忙道:“官家好记性,我就是晏宁,都是郑司曹教导有方。”

  “朕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到外面呆半个时辰,走一走,休息一下。”

  晏宁明白他的意思:“微臣愿陪官家散步。”

  赵匡胤没有让其他人跟随,二人出了垂拱殿,在廊下慢慢踱着步子。

  “你认为,什么才是真正的探子?”

  晏宁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窃取重要情报,刺杀关键人物,这些都是对探子的要求。我认为,探子首要任务是要隐藏自己,只有藏得够深,才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藏得够深”一词让赵匡胤不禁莞尔:“你在侦破盗图一案中的表现朕很清楚,堪称完美。本来打算让你再过一段时间才给予重任,既然现在你有了如此完整的计划,朕也很想知道,真正的探子是什么样的。”

  晏宁心中大喜:“多谢官家栽培。”

  “现在升你为队头,负责成立一支五十人的探子部队,人、钱你去找郑恩要,朕要尽快看到成果。”

  “微臣明白。”

  这时他们经过一个三面围墙拦着的小广场,靠墙放置着兵器架子和箭靶,看得出来经常有人在此练武。

  赵匡胤忽然跳下场去,向晏宁招手:“听说你武艺不错,过来跟朕练两手。”

  “微臣武艺稀松平常,使出来怕陛下笑话。”晏宁知道赵匡胤就是太祖长拳的发明者,武艺高强,他肯定不是对手。

  “这是军令!”

  晏宁也很想见识一下真正的长拳,眼底闪过一丝雀跃:“那好,请恕臣无礼。”

  几个宦官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拿了两件白色箭袖武士服,上前给两人换上。

  晏宁注意到,其中一人居然是王继恩,两人偷偷对了一下眼色。

  换好衣服,宦官们退下,两人对立站在场中。

  就这简简单单一个站姿,晏宁就感受到了赵匡胤的不凡之处。他的样子看似随意,全身到处都是破绽,其实浑身每一丝筋肉都处在了最佳发力状态,随时能够释放出巨大的力量。

  赵匡胤站在庭院里,好似整个人与地面融为了一体。气势浑然,好像一只高居山巅,俯瞰众生的万兽之王。

  如果任由对方蓄势的话,晏宁几乎毫无胜算。他忽然踏前一步,全身的力量积蓄在一右拳,直击对方胸口。

  “来的好!”赵匡胤一侧身躲开这一拳,矮身横臂扫向晏宁的肩胛骨。

  晏宁撤拳,左掌成刀,斜切对方小臂。刚一接触,就觉得一股大力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震得他掌缘生痛,手臂发麻。

  晏宁倒退几步,拱手道:“官家拳法高明,微臣认输。”

  赵匡胤似笑非笑道:“你的拳法同样不俗,只是输在气力不足。你嘴上说认输,恐怕心里是不服的。”

  “微臣不敢。”

  “这样吧,朕给你找个名师,待你艺成之后再来挑战,如何?”赵匡胤看似平常的一句话,却让晏宁沉默许久。

  晏宁有一种感觉,官家从让自己陪他散步开始,到切磋武艺,就是为了说出这句话,只是为了给自己介绍名师找个借口。

  如此用心良苦,到底是为了什么?晏宁百思不得其解。

  他还停留在现代思维,对皇权的敬畏不足,换了别人可不会犹豫,立马就谢恩了。

  想了又想,估计老赵看我是个可造之材,想要培养我吧。

  晏宁行了一礼:“多谢官家。”

  回到垂拱殿,过了没一会,赵匡胤又开始进食。这回,却有个年长的宦官凑到他跟前说:“官家念你刚才辛劳,让你进去陪他用膳。”

  旁边那个青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谁啊?跟官家是什么关系?又是陪散步,又是陪吃饭。

  晏宁已经对皇帝的古怪态度有所预料,也就见怪不怪了。

  晏宁走到里面,正见赵匡胤坐在一张桌案后吃饭,他吃得很快,狼吞虎咽似的,这姿态依稀有些眼熟。

  窦思俨正要安排另一张桌案,赵匡胤摆了摆手:“再拿张椅子,一双碗筷。”

  宋朝时期,分餐制还是主流,这不仅是因为礼仪,还因为卫生。尤其是在上流社会,通常稍有条件的人家都会分餐,当然也有例外。如果关系特别亲厚,也不介意在一张桌上吃饭,比如晏宁和温柔。

  相传,“烛影斧声”那一晚,赵氏兄弟就是同桌饮酒、赏雪。

  皇帝邀请大臣一桌吃饭,是表示荣宠的一种方式。晏宁不是大臣,他只是个无名小卒,却被皇帝邀请一桌吃饭......

  窦思俨历经数朝,见得皇帝多了。这时,他忽然想到,这个晏宁也许不是一般的臣子。

  晏宁来自现代,一张桌子吃饭在寻常不过,他反而被赵匡胤的吃饭动作吸引。

  “你在看什么?”赵匡胤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有些好笑。

  晏宁实话实说:“微臣觉得,官家跟郑司曹吃饭的方式十分相似。”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和他都是经历过饥荒的人。如果你也挨过饿,你就会知道,人饿极的时候,就算有一口刀即将落在你的脖子上,你也会把嘴里的米饭咽下去。”

  “我也挨过饿,饿惨的时候,把自己吃了的念头都有。”晏宁想起原主被饿死的经历还是心有余悸。

  赵匡胤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之色,竟然亲自给晏宁夹了一筷菜,放进他的碗里。

  这个动作让晏宁愣住了,他想起了前世的父亲,也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仔细,缓慢,用心。

  窦思俨站在一旁瞧得分明,官家竟然给晏宁夹菜,这是连大皇子赵德昭都没有的待遇啊!

  他悄悄使了个手势,几个宦官都退下后,窦思俨也跟着悄悄退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