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间宋

十六文钱

  • 历史

    类型
  • 2019.12.02上架
  • 32.30

    连载(字)

788位书友共同开启《间宋》的历史之旅

弟子freeman007 学徒无尘本人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官人去哪了

间宋 十六文钱 3814 2019.12.02 17:44

  建隆元年正月,距离陈桥兵变已过去了三天,汴梁城内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朱雀门外,龙津桥底下,摆了一排小摊,行人如织,热闹非凡。

  其中一个小摊与众不同,摊位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是在后头的树杈上,用一面破烂的布写着一行工整的大字“官人去哪了”。

  地上垫了两块砖,上面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的短褐虽然打满了补丁,脚上的草鞋也已破烂不堪,但是长得唇红齿白,剑眉朗目,仪表不俗,浑身上下干干净净,透着股子精神劲。

  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清泉一般澄澈,灵动非凡。

  摊位前,是一个面色幽怨的妇人,穿着一件红色夹袄,满头珠翠,一副贵妇打扮。她捏着衣角,嘴里恨恨道:“宁哥儿,你都查清楚了吗?那老不死的,真的在...养了两个狐狸精?”

  少年双目一瞪,拍着胸脯道:“瞧您说的,整个汴京城内,就没有什么风吹草动能瞒得过我晏宁的眼睛!是真是假,你去了便知。”

  妇人听了,眼圈一红,呜咽哭泣起来:“那个杀千刀的!老娘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容易吗?竟然背着老娘养外室,天呐!男人没一个有良心的......”

  妇人的哭喊,惊动了周围的摊主,大家扭头看了一会,又把头转开了。对于这一幕,大家这几日已经见的多了,每天要是不来上这么一两出,那才叫稀奇了。

  晏宁忙安慰起妇人:“大姐,你也别太难过,谁没有点伤心事呢?那啥,之前咱们说好的,事成之后给我一百文铜钱。”

  妇人哭闹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两串铜钱,想了一想,又把一串铜钱收了起来。

  瞧见晏宁投来疑惑的目光,妇人扭扭捏捏,面色赧然道:“我先给你一半,等我察看过后,再给你另一半。”

  说完,妇人丢下铜钱,迈着小碎步,一阵风似的走远了。

  晏宁目瞪口呆,古人欺我啊!

  无奈叹息一声,晏宁只得将铜钱收好,总比没有强吧,起码能填饱肚子。

  也不知倒了几辈子霉,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三流私家侦探,竟然一觉醒来穿越回了古代。

  人家穿越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娇滴滴的小娘子,就是俏生生的小丫鬟。可晏宁呢,入目所及,是一片瓦蓝瓦蓝的天空,脑袋下面,还枕着一块砖头......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一个汴梁城内的小痞子,做琴师的母亲去世后,就由母亲的好友——听香阁的几个嬷嬷抚养长大,活脱脱一个宋朝韦小宝。

  从小在勾栏里长大的晏宁,除了一身在女人堆里打滚的本事,什么也不会。等到他长大成人,被听香阁扫地出门,只得露宿破庙,平时在街面上混口饭吃。

  元日那一天,“晏宁”饥寒交迫之下,一命呜呼,就此结束了悲惨的一生。

  晏宁前世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庸人,年轻时心比天高,大二辍学创业,半年后赔光家产。之后花了五年穷游全国,总觉得自己时运不济,大志难酬,抑郁不得志。

  眼看着快奔三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也没一份像样的工作。

  晏宁这时才蓦然惊觉,父母的鬓角的白发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于是凭着这几年学到的一些东西,做了一名私人侦探,勉强维持生计。

  屈指算来,穿越过来已经十天了,这段时间里,晏宁就凭着帮人抓小三维持生计。

  哦,不对,不能叫小三,应该叫外室。在这个时代,纳妾是合法的,私养在外面才算不合礼法。

  正沉思间,隔壁摊位的王半仙笑呵呵端了一碗香气扑鼻的粉羹递到晏宁跟前,“想啥呢?趁热,刚刚出锅!”

  同是在龙津桥下混饭吃,而且都是属于没有“实业”那一伙的。平时虽然喜欢拌嘴吵架,但两人的关系相当不错。

  粉羹由米糊熬制而成,其中放上黄豆、木耳、萝卜等时令鲜疏,汤是味道纯正的老鸡汤,通常需要在火炉上熬煮半天时间。

  出锅之后,滴上些许香油,色泽鲜艳的汤汁上再撒上一把嫩绿的葱花,让人看了舌底生津,一碗只需十文钱。

  晏宁也不客气,忙活了大半天,肚子早已饿的底朝天。接过来就喝了一大口,顿时一股暖流从腹中升起,从骨子里透着舒坦。

  当时的人们一日两食,朝食和晚食。但像晏宁这样的苦哈哈,这一碗汤就是一天的口粮。

  紧了紧身上的单衣,阳光照在他身上暖洋洋的,晏宁眯缝着眼睛,享受着一天之中难得的幸福时光。

  就在这时,沿着蔡河边,一个人影缩着脑袋,像一只黄鼠狼似的脚下生风,一双眼睛四处乱瞄,瞅见晏宁的招牌后,眼睛一亮,“噌”的一下就过来了。

  此人四十岁上下,穿一身交领棉袍,眼睛躲躲闪闪,脸色白里透青,嘴唇翳动了一下,站立良久,却是一句话没说出来。

  晏宁一看他这副模样,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抬手把布片往后一翻,露出反面来,上面赫然写着“娘子去哪了”。

  中年人支支吾吾道:“我有一个朋友,他家的娘子经常外出做针线,一去就是大半天,回来后脸色红润......”

  还朋友?不就是说他自己吗?晏宁毫不同情的揭穿了谎言:“像你这样的情况,十个人里九个人都托词说是自己的朋友。”

  中年人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一直从头红到了脚底,低着头不说话。

  晏宁沉吟片刻,目光灼灼:“大哥,这根本不是你的错,你又何必自责?错的是这个世道,总是拿别人的难处当笑话,缺乏对当事人最基本的尊重。”

  中年人还在犹豫。

  晏宁加了一把劲:“大哥,你再不跟我说实话,难道你就不想抬起头,堂堂正正做人吗?”

  中年人左看看,右看看,见不少人都向他这边望来,不禁缩了缩脖子,低头看脚尖,嗫嚅道:“隔墙有耳,小哥,能否跟我去一个僻静的所在。我......实在是难以启齿。”

  “行,就依你。”

  晏宁非常理解这类人的心理,敏感而又自卑,非常害怕他人异样的目光,同时又渴望倾诉满腔苦楚。

  两人沿着蔡河往北走了不到一里,就来到了一处极热闹的街市,此处已属于御街的范畴,酒肆、商铺、瓦舍因有尽有。

  “这边请。”中年人将晏宁领到了一间“三味居”的食肆前。

  底楼摆着十来张桌案,大都坐着客人,或三五成群,或一人独酌。

  上了二楼,来到一间装饰华丽的厢房,晏宁当仁不让,率先推开门走了进去。等他进去之后,身后的中年人脸色忽然一肃,“砰”的一声将门带上。

  晏宁心头就是一沉,眼前的景象着实出人意料。

  房间里摆了一张占据小半个房间的圆桌,一个人坐在上首,端着一只饭碗狼吞虎咽,那姿态,好似饿死鬼投胎。

  走近一看,桌上并没有山珍海味,只有两道菜。一碟炒青菜,一碗豆腐汤。

  那人抬起头来,晏宁只觉得一道冰冷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掠过,激得他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此人相貌平凡,属于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出的那类人,看上去三十岁出头,穿一身白色燕居常服,极有气势。

  “晏宁,十五岁,无父无母,由听香阁的三个嬷嬷抚养长大。”

  声音冷静的几乎没有一丝感情波动,却使得晏宁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男子的语气依旧没有变化:“我还知道,你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是听香阁的清倌人,下个月就要梳拢。要给她赎身,至少要三百贯,所以你最近正为了钱的事情发愁。”

  “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这些问题我帮你解决。”

  “我叫郑恩,是探事司的司曹。”

  晏宁慢慢冷静下来了,精准的情报来源,隐蔽的行事风格,像极了传说中的特务机构。

  “慢着,这位司曹,我只是一个一无所长的破落户。你们要做的事,肯定都是军机大事,我做不来的。”

  郑恩嘿嘿笑了起来,盯着晏宁看了好一会才说道:“你太自谦了,自从你给人找外室以来,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就凭这份隐匿追踪的本事,哪怕是在我探事司,也少有人能及。”

  这话一说,晏宁明白了,敢情人家早就盯上自己了。

  此刻既然人家已经把他引到了这里,想必是不会放过他了,除非他不想在宋朝混了,否则这事他非做不可。

  再说,他继承了原主人的肉身,连感情记忆也一并继承了。那个叫温柔的丫头对原主来说是从小相濡以沫的存在,晏宁既然以人家的名义活着,总要完成人家的夙愿。

  以他如今的收入水平,想替温柔赎身,那是天方夜谭。

  晏宁还在沉思,郑恩自顾自道:“探事司直接听命于官家,负责查探情报,震慑宵小。你只要点一点头,从此就是天子亲军的一员了。”

  晏宁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如果我说不呢?”

  郑恩的目中寒光一闪,眼睛一眯:“你现在已经涉及到了一件天大的隐秘,如果你不加入,就休想活着离开!”

  透过门缝,隐隐露出铁青色的颜色,影影幢幢,不知潜藏了多少甲士。

  晏宁脸色肃然,义正辞严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又怎么会拒绝呢?我一定会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不辜负生我养我的大宋王朝!”

  “扑哧”男子刚吃进去一口饭,这下子全喷了出来,撒的满桌都是。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出自一个街头痞子之口,着实把男子震撼的不轻。这小子,能说出这种话,不简单啊!

  幽幽的瞥了晏宁一眼,郑恩缓缓道:“说得好,你能说出这种话可见你也是个知大义的好男儿,我果然没有找错人,那件关乎社稷安危的大事就交到你手上了。”

  “昨天,枢密院的书令史张明德被人发现溺亡在汴河分道中。与此同时,北面房中的河东路兵马分布图不翼而飞。”

  “这张图非常重要,官家刚刚坐上皇位,还没有来得及部署军队。要是此图落在心怀叵测之人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晏宁心头一凛,他知道赵匡胤登基之后,很快就发生了“二李之乱”,难道与此事有关?

  郑恩脸上如同涂上一层寒霜:“更关键的是,这件事决不可声张。到现在为止,全天下知道这件事的人不超过十个。”

  “这事儿,基本落在张明德的身上,他的死非常蹊跷,我怀疑是有人要杀人灭口。”

  晏宁的脸颊抽搐了一下,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张明德在相州老家有一个儿子叫张宁,年纪与你相仿,上个月接到父亲来信准备进京读书。今天刚到汴京就被我拿住,谁料他竟受不得惊吓,稀里糊涂的就丧了性命。”

  郑恩说着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晏宁:“正巧,你与那张宁年纪相仿,细皮嫩肉的,倒也像个读书人。由你假扮张宁,混进张家打探情报是再合适不过了。”

  晏宁很奇怪:“难道张家人都是瞎子?”

  “咳......当然不是,张明德在汴京的家中只有一个妾室,两年前才嫁入张家,她并没有见过张宁本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