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发现敌踪

间宋 十六文钱 3082 2019.12.29 12:02

  凌晨,晏宁从睡梦中醒来,掰开三条挂在身上的大腿,不禁皱了皱眉。

  昨晚七八个人睡一个帐篷,再加上昨晚的吃的狗獾香味,帐篷里的气味可想而知。

  见高处恭和其他人睡得正香,晏宁没有打扰他,悄悄来到外面,对守了半夜的钱小二说:“你去睡会吧,我来守。”

  在野外过夜,当然不能所有人一起沉睡,出了帐篷外的钱小二,百丈外的一颗大树上,还有一个负责瞭望的李斛。

  钱小二的眼眶微红,谢了一声,正要进帐篷,忽然停住了。他眼见四下无人,悄悄把一个包裹交给晏宁。

  “这是?”晏宁有些疑惑。

  “头儿,这是惯例了,每次出战前,士兵们都会准备好自己的后事,将遗物交给长官。”钱小二小声说道。

  “那怎么他们没有给我?”

  “这事情毕竟不吉利,表面上大家都不说什么,要给也是私下里给,头儿你以后就知道了。”

  钱小二低下了头:“这里面是我这些年的积蓄,如果我不幸阵亡,请头儿帮我把他们寄给我郑州老家的妻子。我妻子叫小翠,还有一个六岁大的儿子,请头儿再帮我写封信,就说孩子大了,需要读书了,得找一个靠谱的先生。”

  晏宁默然的点了点头,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这些东西你可以自己带回去给妻子,不用假手于人。”

  钱小二苦笑道:“这些人里,我的武艺最差,我只是个养鸽子的,诶。”

  “相信我,越是不怕死,才越不会死。”

  钱小二进了帐篷,不一会,姚宝出来了,他走到晏宁身边坐下。

  晏宁若有所思:“你也是来——?”

  姚宝点了点头,把一个包裹递了过来:“如果我阵亡了,请把这个包裹转交给我娘子,就在汴梁。我临走前,娘子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这是我给未来孩儿取的名字。”说着又递给晏宁一个小木牌。

  木牌长约三寸,表面很光滑,想来是经常拿在手中把玩所制。正中间是用刀刻的一个名字,晏宁轻轻念了出来:“姚兕,好名字。”

  姚宝笑了,锅底似的冷酷脸庞,居然有了一丝温情之意:“头儿说好,那就是真的好。”

  “你练过武?我看得出来,你的身上有武者的气质。”

  “我九岁那年,当小校的父亲去世,母亲带着我改嫁给了一个沙陀部族酋长做小妾。我整天都在劳作,又没有练武的资源,因此长大后只突破了一半。”姚宝神情缅怀,缓缓说道。

  “那他们呢?”

  姚宝面色一冷,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死了。”

  晏宁没有再问下去,拍拍姚宝的肩膀:“若是连你都战死了,我也没机会活下去,你还没有见到你儿子出世,大家都要好好的,听到没有?”

  姚宝微微一笑:“好了,我进去了。”

  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给晏宁说了自己的后事。当然,这其中不包括高处恭,他压根就没想过这种事。

  天色大亮,李斛眯着眼睛,伸着懒腰走到帐篷口,小声说道:“那帮家伙肯定已经把东西给你了,趁着他们不在,头儿,这个东西你帮我收起来。”

  晏宁伸手接过,见是一对翡翠手镯,不禁问道:“给你娘子吗?”

  “老子还没成家,哪来的娘子?如果我死了,头儿回到汴梁,请去一趟杀猪巷,交给两个小姐,她们都是我的老相好。”

  晏宁笑骂了一声,把手镯还给他:“这可不行,这种关系是不被认可的,她们不属于你的家属,你还是自己活着回到汴梁交给她们吧!”

  李斛一咧嘴:“多谢头儿吉言,到时候我请你。”

  ......

  他们一行沿着济水北上,三天后,到达王屋山。

  远峰层叠、峭壁险峻的丘陵山地间,飞瀑走泉处处可见,如琵琶遮面,雄伟中又不失几分朦胧与神秘。

  山林间灌木丛生,路途崎岖,有些地方需要下马步行才能通过。

  绕过济水,又行了两天,晏宁他们进入了太行山脉,此时他们距离目标天井关已经不足一天的路程,

  “头儿,有情况!”李斛一脸严肃的低喝道。

  晏宁随着他来到一处宛若一线天般的峭壁缝隙内,长约三十丈,宽约两丈,刚好够两人并肩而骑。

  在一侧峭壁下,天然形成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所在。

  这是一个类似地下宫殿的洞穴,洞口不深,大约只有十丈。但是非常宽阔,足可以容纳数百人。

  前几天刚下了一场小雨,湿润的泥土上留下一连串杂沓的马蹄印。晏宁走到洞穴深处,地上散落着几堆熄灭的篝火,还有一堆兽类的骨头。

  晏宁弯腰低下头,摸了摸还未燃烧完全的柴火,还有一丝温度。

  “最多离开了两个时辰,现在快到正午了,他们昨天在这里过夜,清晨离开的。”

  李斛也认可了晏宁的判断,他指着一堆马蹄印说道:“可惜马蹄印太杂,无法知晓具体的人数。”

  晏宁忽然笑了:“马蹄印不可以,但是骨头可以,你去叫姚宝。”

  李斛不明所以,但他还是照办了。他们九人分散前进,遇到情况后,都停在了原地。

  很快,姚宝随着李斛走了进来。

  晏宁一指那堆兽骨,说道:“你有没有办法分清那是什么动物的骨骸,又有多重?”

  姚宝自幼在山林间打猎补贴家用,他对林间走兽了如指掌。

  姚宝在地上翻找一阵,不时拿起一根骨头闻了闻,有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查看了半晌,姚宝肯定的回答:“这是一大一小两只狗獾和一只斑羚。”

  “它们有多重?”

  “按照属下的经验判断,小一点的狗獾大概十多斤种,大一点的三十斤上下,那只斑羚比较大,最起码有七十斤重。”

  晏宁迅速思索了一番,得出了结论:“对方是一个斥候大队,总共五十人上下。”

  李斛和姚宝嘴唇动了动,想问什么,但是没问,如何决定打仗是上官的事,他们只需服从。

  “拿地图来。”

  李斛迅速从随身携带的油纸袋里取出一份地图,交给晏宁,这是一张简略的军事地图,用几根线条勾勒着山川地脉。

  晏宁在地图上找到了自己所属的位置,他紧皱眉头,已经距离天井关很近了,怪不得防御那么严密。

  如果再呆下去,随时有暴露的危险,就这么撤走,又不甘心。

  “把所有人都找过来,我有事情要说。”

  片刻后,所有人都集中到了山洞中,围聚在晏宁身边。他们已经预感到了事情不妙,现场留下这么多的痕迹,很明显的确认敌军斥候的存在。

  所有人都显得有些忐忑不安,头儿阴沉的表情仿佛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现在,我们处在危险之中,在这一片范围内,有一支五十人的斥候大队。这里就是他们昨晚露宿的地方,再往前走,就随时可能会被他们发现。他们的人数是我们的五倍,一旦遭遇,我们这次任务也就结束了。”

  晏宁镇定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使得接触到的人都感到一种强烈的依靠和自信感。

  “当然,我们可以马上后撤,回到咱们的大部队去。”

  此话一处,钱小二在内的几个人都露出了庆幸的神情,谁料晏宁话锋一转:“但是,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到达天井关。高帅亲口说过,谁要是临阵退缩,杀无赦!”

  高处恭很疑惑,父亲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师兄怎么瞎说呢?但他看到晏宁悄悄给他使了个眼色,马上就捂住了嘴巴。

  钱小二苦笑:“头儿,这可怎么办?进又进不得,退又不能退!”

  李斛缓缓道:“还是前进吧,就算战死,也好歹是个光荣,朝廷自有抚恤照顾妻小。”

  姚宝冷着脸,言简意赅:“前进。”

  晏宁缓缓站了起来,冷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既然前进是死,那我就不前进了,把敌军引到这儿来,我要全歼他们。”

  “这里离天井关已经很近了,出现第二支斥候的可能不大。只要能全歼他们,就可以继续前进,得到第一手的情报。”

  出于对晏宁的信任,大家都没有出言反对,耐心等待他的部署。

  “你们不信?”晏宁一指这处一线天峡谷,“这样的地形,岂不是天然的伏击地点?”

  “可是怎么把他们引过来呢?咱们都能看明白的事情,敌军肯定也知道。”高处恭神情疑惑的问。

  “很简单,只要放一把火,放烟雾在峡谷上方升腾起来。敌军离开不久,肯定能看得到,李斛,我问你,假如你是敌军斥候,你会怎么想?”

  李斛有些明白了:“属下会想,肯定是之前留下了火种又燃了,为了不引起注意,属下会返回,把火灭掉。”

  晏宁笑了起来:“这伙人才刚刚离开过,当然不会吃饱了撑的再把周围检查一遍。而且我发现,这些人的胆子很小,这么多人,完全可以分开行动,但是他们没有。

  高处恭接口道:“所有他们极有可能一起返回,反正也不是很远。”

  “下面,我布置一下任务,钱小二,你去树林里收集一些松脂树叶,越多越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