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过三关

间宋 十六文钱 2522 2020.01.04 11:46

  横望隘是羊肠坂尽头的一处要塞,地势高绝,山路崎岖,可以说比之前大小口隘还要险要。

  要想攻城,只能通过一条不到一丈宽的小道。

  不仅摆不下大的攻城器械,就连人都无法超过三人并行。

  城塞依托两边山崖修建,高两丈五尺,通体由山石造就,坚固异常。

  据观察,城内至少有守军六百人,一旦遭到攻击,可以随时向八里外的碗子城求援。

  横望隘也是晏宁此行的最后一道关卡,只要攻下,就可以直接打通一条通往碗子城背后的道路。

  两面夹击之下,以最快的速度拿下碗子城,直袭天井关。

  此城,只可智取。

  天蒙蒙亮,乳白色的晨雾弥漫在山道上,远近山峦看去似一道道铁青色的苍龙卧伏。

  羊肠小道上传来一些响动,引起了横望隘守卒的注意,纷纷探出脑袋,向远处张望。

  与之前大小口隘的守卒类似,位于险道,夹在前后两个关隘之间的横望隘,守卒们压根不信有敌军能从背后偷袭。

  从南面过来倒有可能,不过那就意味着碗子城失守了,可那里并没有战事发生。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送粮草辎重的队伍。

  虽然十天前才送来一批,但战时不同以往,需要在关隘储备粮食。

  果然,晨风拂过,露出了小道上的一支车队。

  车是太平车,也就是独轮车,由一名军士负责推动。

  两辆车并排而行,一眼望去,看不见队伍尽头。

  队伍来到了城下,停了下来,领头的一个矮粗壮汉慢悠悠走到城下。

  横望隘的守卒见他神态傲慢,心中有气,于是说道:“你们是哪来的?上头有令,还有一个时辰,天大亮了才能开城,在外面等着吧。”

  矮粗汉子闻言置若罔闻,不屑一笑,往回走去。

  “我们是来攻城的敌军,你们不开门是对的,等下我们就回去。”

  守卒乐了:“滚蛋!你要是敌军,爷们就从这儿跳下去!”

  李斛眼中精光一闪,大手一挥,招呼属下:“儿郎们,都饿了吧,开饭!”

  这句话一出口,原来无精打采的军汉们立马变得生龙活虎,一个个都欢呼起来。

  守卒们见了,纷纷笑骂这帮人是饿死鬼托生,半辈子没吃过饱饭。

  军汉们不屑一顾,他们从独轮车上卸下一袋袋口袋,故意把口袋开给城上的守卒看见。

  里面不是别的,是一块块风干的肉脯,红里透亮,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

  守卒们有些坐不住了,纷纷叫骂道:“你们给老子放下,那是我们的粮食!”

  不过骂归骂,却没有人提出要开城出去,因为这帮人吃也吃不了多少,这都算正常损耗。

  不过,随后发生的一幕却让他们都坐不住了。

  只见城下的军汉推出十几辆用油布包裹的独轮车,动作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把里面的东西弄坏了。

  这里面会是什么?可惜包裹的太严实,众人无法看见。

  军汉们揭开油布的刹那,几乎所有的守卒都瞪大了眼珠,目光死死的盯住了那些坛子。

  坛子里的,难道是酒吗?

  军汉们大声谈笑着,取出几坛子酒,伸手拍开泥封。用木瓢掏了一些,一边吃肉,一边喝酒。

  酒气蒸腾,飘扬到了城头上,把一众守卒馋的直流口水。

  守卒们都爱喝酒,不过自从驻守关隘开始,禁止饮酒。

  很多人已经多日不曾问道酒味,此时见了底下军汉们喝酒,就仿佛猫儿见了鱼一样。

  “哪来的酒?不是不准饮酒吗?”

  “你们已经违反禁令了知不知道?”

  “快快放下,这是我们的!”

  面对城头上守卒的吵嚷,李斛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

  李斛“呸”了一声,反驳道:“这哪里是酒?这是马尿!是水!是我们买了在路上解渴的!”

  “就是!这些是我们私有,不是给你们的粮食!”

  “想好事呢?给你们喝酒,可能吗?”

  守卒们知道他们没有撒谎,上头不可能给他们送酒来当粮食。

  不过放着这么一个大好的一饱口福的机会,他们也不会放过。

  “跟你们打个商量,这么多酒,你们也喝不完,把剩下的留给我们吧?”

  李斛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们私自饮酒,本来就犯了军规。再把酒给你们,非得杀头不可,你们要喝自己买去!”

  “你这人缺心眼啊!我们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里能够脱身?”

  任凭横望隘的守卒如何威逼利诱,李斛始终不为所动,直把城头上的守卒气得七窍生烟。

  看看时机成熟,李斛假装有些为难,两手一摊。

  “要给你们也不是不行,只是这都是我们凑钱买的,那啥——”

  守卒们恍然大悟,原来闹了半天,他们忘了最关键的东西。

  “嗨!早说嘛,爷们还会少了你的银两不成?”

  “爷们别的没有,银两管够,保证让你满意!”

  “就是,我们困在这儿,有钱也花不出去,你等着!”

  不消片刻,守卒们凑足了三十贯,用一个布包裹了,从城头上抛了下去。

  李斛捡起来,掂量了一下,露出满足的笑容,一招手。

  “兄弟们,走,东西给他们留下。”

  在守卒的注视下,李斛和军汉们,沿着原路返回。

  过了一会,看着空无一人,塞满了独轮车的小道,众守卒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飞快的下了城墙,打开城门,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期盼。

  越过装载粮食的车辆,他们一窝蜂似的来到了包裹严密的车辆前。

  他们以为,里面装的是酒,却怎么也想不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十几辆车子上的皮布被撕开,里面露出了全副武装的宋军,每个人的手中,都端着一把军弩,锋利的箭尖对准了他们。

  万箭齐发,将靠近的守卒们射成了马蜂窝,守卒们四散奔逃。

  姚宝从其中一辆车上跳下来,大吼一声,一刀把一个守卒砍成两段。

  “给我杀!控制住城门,速战速决!”

  负责守卫北面城墙的守卒几乎都下来抢酒了,城门守卫虚弱,留下的几个人拼命的想要关闭城门。

  却怎么也来不及了,宋军冲进了城门,迅速控制住局面。

  紧接着,晏宁带领剩下的大部队从山道上冲杀出来。

  横望隘的士卒此刻大多仍然在睡梦之中,更何况,天明前的一刻是人睡得最沉的一刻。

  他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敌军会从北面杀来,难道后方失守了吗?

  一个时辰后,横望隘最后一股负隅顽抗的守卒被歼灭,宣告着此城塞的失守。

  晏宁在一夜之间连下三关,完成了预定的计划。

  “抓紧时间休息,我知道大家都很累了,不过很快又要出发。”晏宁走在宋军们中间,“两个时辰的时间,赶紧吃饭睡觉,听到没有?”

  感受到周围士卒们崇敬和信任的目光,晏宁身体的疲惫被冲散了不少。

  “头儿,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这一晚,总计伤亡了四十三人。”姚宝跟着走在身边。

  晏宁微微叹息,这个伤亡比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他们是偷袭,占了很大的便宜。

  “好好安抚那些受伤的弟兄,让他们安心留下来养伤,我们的大军很快就能杀进来。”

  说着话,晏宁随意找了块羊皮披在身上,倒头便睡。

  他也已经很疲惫了,连续两天没怎么休息,不休息好,没有办法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拿下碗子城,才意味着成功完成战略部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