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内殿直

间宋 十六文钱 3014 2019.12.18 17:42

  天阴沉沉的,云层厚叠,蒸笼似的,天地之间水汽浓郁。

  自从半个月前得到王半仙提醒,晏宁就经常做噩梦,梦中一个白裙飘飘、姿容秀丽的妇人常常无声的看着他,那目光,既怜惜,又不舍。

  晏宁猜测,那就是这具身体的生母,一个叫玉琼的女人。

  那天题诗之后,晏宁、呼延赞和王承衍三人经常一起喝酒聚会,这两个人也成为晏宁交际圈中的重要人物。

  晏宁的诗依然留在那儿,过路的民众识字的不多,就是知道这回事的,也只会发出一声惊叹:“原来断案城卫也会作诗。”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虽然晏宁在普通民众中有了些知名度,但很明显并不为大人物们所看重。

  这些天回到家中,晏宁开始写一份计划书,开篇论述了间谍在战争中的重要性。接着有以古人的口吻,从人员培训,间谍用途等方面详细论述了一些要点。

  计划书吸取了后世锦衣卫、粘竿处的一些经验,包括间谍的选取,语言培训、跟踪训练和记忆训练等后世为人所知的必备技能。

  用两个字来形容,专业。

  其实在与探事司同僚的共处中,发现他们很多人并不合格。当然,探事司刚刚成立,这些人也都是从禁军中抽调,还没有完全适应新的岗位。

  晏宁想用这份计划书展现自身价值,让郑恩知道自己的优势,甚至,他想自己建立掌握一支间谍部队。这样,他的才能才有发挥之处。

  计划书就快写完了,过两天就去见郑恩。晏宁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把竹篮抱了抱,竹篮里放着香、纸钱、贡品。本来温柔也想来的,晏宁看着天色不太好,就没让她跟着。

  乡间的土路崎岖蜿蜒,空气里弥漫着土腥和谷香。

  裹着头巾、穿着夹袄的老农眯着眼睛,枯树皮似的手轻轻一抖,鞭梢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熟练的弧度,轻轻落在牛背上。“哞哞”老黄牛拉着犁,在黑黢黢的土地上挖出一道道豁口。

  田间地头,斜斜倒着几具散开的稻草人,“叽叽喳喳”一群灰雀洪流似的自桦树林里掠起,从头顶飞过。

  玉琼的坟就位于开封县小林村,晏宁小时候来过几次,因此还有些印象。桦树林紧挨着一座五六亩的小丘,远远可以看见孤零零几座坟茔。

  走近了,晏宁看见其中一座坟茔格外破败,杂草丛生,半人高的荒草遮蔽了半块墓碑。只是隐约可以看见,上面写着“汴梁人赵玉琼之墓”的字样。

  一股血脉亲情在晏宁的血管里流淌,他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死死揪住一样,发酸,发涨。

  这就是他的母亲,孤独的躺在地下,她肯定希望她的儿子经常来看她,可他没有。

  晏宁默默地清除掉杂物,跪在坟头,望着墓碑上写着“姐妹青文立”的字样。一阵愧疚涌上心头,如今他长大成人,也有能力为母亲重新立碑。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整齐的马蹄声,晏宁看见,有二十余骑士由远及近而来。看方向,正是朝他所在的小丘而来。虽然人数不多,马速也并不快,可那种气势就好像千军万马似的。

  祭拜完毕,晏宁正准备离去,就见其中一骑停在了小丘之下,马上骑士滚鞍下马,爬上小丘:“请等一等,我有话问你。”

  两人一对面,顿时都是一呆,眼前的骑士居然是郑恩。

  郑恩心中也是吃惊非小,急忙问道:“晏宁,你在这儿做什么?”

  晏宁一指坟茔:“我母亲的坟就在这里,许久不曾扫墓,今日特来拜祭。”

  见到墓碑上的字样,郑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不动声色说道:“巧了,我一位过世好友的坟茔也在这里,特意约了军中袍泽一起来扫墓。”

  “失陪了。”晏宁知道这种场合不适合自己多呆,他从小丘另一边沿着缓坡,快速的离去了。

  二十余骑骑士分散开来,将小丘团团包围,警惕的目光在附近逡巡着。

  就在玉琼的坟前,此时站了一个晏宁怎么也想不到的人。宋帝赵匡胤一身便服,头上戴着顶遮阳斗笠,眼睛死死的盯住墓碑。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那钢浇铁铸似的身躯此刻却在微微发着抖。

  郑恩恭恭敬敬站在赵匡胤身后,面上神情似缅怀、似惆怅、似后悔。

  两个男人站在一个女人的坟前,好似两个雕塑,一动也不动。

  一个时辰后,“咔嚓”天穹里响起了一道闷雷,蓝色电弧一闪,整个大地都亮了一下。

  “二哥,回吧。”

  “嗯。”赵匡胤轻轻回应了一声。

  郑恩犹豫一下问道:“需要我把坟重新修葺吗?”

  赵匡胤苦笑一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她改名换姓,就是在躲着我。我想,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她的儿子能够成材。要给她修葺坟茔的不是我,而是晏宁。”

  过了一会,郑恩才缓缓道:“我明白了。”

  ......

  第二天,晏宁莫名其妙地被叫到了探事司。昨天的偶遇他当时也想过是巧合,可一些细节却经不起推敲。

  比如,郑恩第一个上小丘,很明显是来探路的,一般这种事情是由地位低下的人做的。郑恩是特务头子,皇帝的心腹,那么能够驱使他的人,身份肯定不低。

  郑恩一开始并没有认出自己,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陌生人,很明显是想问一些事情。可是见到是自己之后,却没有再提起。

  不过这些事情,晏宁不想深究。领导也有隐私,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进了郑恩的官房,晏宁行了一个军礼:“司曹,你找我?”

  郑恩的目光在晏宁脸上打转,弄得他很不自在,“晏宁,我听说你在城门守卫干得不错。只是,你只顾着捞油水,却忘了你是去抓奸细的。”

  这是要问责吗?晏宁没有申辩,他知道郑恩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城门守卫你是不能再干了,我把你调去内殿直,负责保护皇帝的安全。”

  晏宁忍不住道:“司曹,我不想离开探事司,城门守卫......”

  郑恩一句话让他闭嘴:“调过去之后,你还是探事司的人,领两份正俸。”

  双薪啊!晏宁想想就激动,“谢司曹栽培!”

  “马上就有人带你过去,记住,宫内不比其他地方,你自己万事小心。”

  晏宁忽然从袖中取出一份文书,上前递给郑恩:“司曹,这是我对于探事司规划的一些心得,请您过目。”

  郑恩有些好奇,晏宁是一个优秀的探子,他能写出什么东西来?

  一页页看过之后,郑恩表情郑重起来,他提笔写了一封奏疏,连同晏宁的文书一起装进了一个牛皮纸袋。

  最近他也在为如何发展探事司的事情头疼,晏宁这一份计划新颖独特,仿佛打开了一扇窗户。

  “这份文书,我会转交给官家阅览。你的思路独特,见解异于常人,我想官家会感兴趣的。”

  ......

  “晏宁,从辰时到午时,三个时辰,你必须呆在官家左右,不离半步,你明白吗?”

  内殿直隶属于禁军三衙之一侍卫亲军步军司,负责守卫宫城。总共有两千五百人,由禁军精锐和勋贵子弟组成。

  而晏宁负责的,是给皇帝站岗的工作。可不要小看这活,一般人还真干不了,光是对仪表的要求就可以淘汰掉九成的士兵。

  作为皇帝的门面,也可以说是大宋的门面,每天面对的是朝廷大臣,外邦使节。首先要求身材高大,仪表不俗,双目有神。其次祖上三代无劣迹,比如说像石敬塘这样的,他的子孙就不能胜任。

  优先考虑的是勋贵子弟,特别是那些节度使的子嗣,他们往往还承担着人质的角色。

  和一般的甲胄不同,晏宁穿着讲究仪表,抱肚甲,护臂、护腿林林总总一套装备加起来起码有二十多斤重。穿上之后,还真有一种威风凛凛,天神下凡的感觉。

  “我明白了。”

  晏宁心里却是叫苦不迭,穿着这身,连续一动不动站一上午,可真够受的。

  加上内殿直的正俸,他现在的月薪为八贯多,还不如守城门呢。

  又过了一天办好手续,晏宁开始了他的新工作,早朝在辰时之前就结束了。上午的时间,皇帝通常都在垂拱殿内办公,据说一直要忙到深夜。

  这里晏宁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不过没有见到赵匡胤露面。晏宁和另一个全副武装的青年,一左一右,像两尊门神似的站着。

  大概每半个时辰,就会有两个内侍省的宦官低着头,小心翼翼捧着一堆从中书省呈递的文书经过。

  最令晏宁难受的是,赵匡胤一上午吃了两次饭。一盘盘可口美味的点心菜肴从面前经过,香气钻进鼻孔,把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晏宁馋的不行。

  眼看着快到正午,远远的来了一个头发花白的官员,目不斜视,健步如飞。

  一名小宦官领着到了门口,喊道:“窦翰林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