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扬州探子

间宋 十六文钱 3125 2019.12.22 17:54

  垂拱殿,前面是主殿,后面是御书房。主殿用来接待大臣,御书房用来处理公务。

  像比较亲近的大臣,像范质、窦仪、赵普等,赵匡胤都在自己办公的地方接待,以示亲近。

  主殿更多的是象征一种威仪,一种朝廷的礼节,晏宁还从来没见过主殿启用过。

  虽然每天都有内侍打扫,但长时间不开启,殿内还是有一股子霉味。内侍先用清水擦了一遍地板,再燃上熏香,忙活了半个时辰,总算把味道冲淡了些。

  赵匡胤在一队队宫娥、宦官的簇拥下高居龙椅,金瓜武士和内殿直分列左右。

  内侍在门口宣道:“李守节觐见!”

  这就是所谓的唱名,古代人有名、有字、有号,直呼别人名字是很无礼的行为。李守节也有官职,但是内侍却没有喊,很明显是受了嘱咐。

  在偏殿苦等了半个时辰的李守节冻得手麻脚冷,晃着两条腿走进殿来。他听见内侍的唱名,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看来晏宁没有说错,此行九死一生。

  空荡荡的,足可容纳上千人的殿宇,此刻灯火明亮。站在丹墀下,李守节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他想知道皇帝此刻的神情。

  离得太远,看不清面容,只觉得那有些幽暗的上方,一双充满威严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李守节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想好的措辞一下子忘了,楞在那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太子,你来干什么?”皇帝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好似惊雷一声在殿上炸开,震得李守节耳膜嗡嗡直响。

  李守节一下子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官家,我父亲绝无反意,这必定是有奸人从中挑拨!请官家明察!”

  “何以见得?”

  李守节发疯似得从怀里掏出蜡丸,呈递上去:“这是北汉刘均给我父亲的密信,我父亲让我将它呈递给官家,以证明他的心迹!”

  内侍用金盘盛了,将密信交给赵匡胤。看罢之后,皇帝不置可否的将其放在一边,微微叹息道:“李守节,你父亲真无反意的话,他为什么不亲自来见朕?”

  李守节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李筠让你来,不是送密信来的,而是给我朕送上一颗亲子的人头。既然他缺一个起兵的借口,那么朕又何妨成全他?”

  李守节如遭雷击,父亲居然是这样的想法,虎毒不食子啊!

  “恪守孝道,方能保住一命。”关键时刻,晏宁的话重现在他的脑海,李守节闭上眼睛,神情复杂。

  “那请官家杀了我吧,父亲养育我二十年,我没有什么好报答的。如果我的人头可以帮助父亲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么也没有什么值得惋惜的!”

  听了这番话,赵匡胤眼底的杀机逐渐淡去,李守节倒不失为一个孝子,杀之未免可惜。

  殿宇内安静了一会,李守节内心煎熬着,好似过了一个世纪,终于他听到了想听的回答。

  “朕不杀你,你回去告诉你父亲。之前世宗做皇帝的时候,随他怎么骄纵都可以,现在是朕做皇帝,他还不知道要礼让吗?”

  李守节磕头拜谢而去。

  出了宫门,李守节才感觉后背冷飕飕的,原来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

  他这才感到晏宁的话颇不简单,如果没有对时局和皇帝的了如指掌,是说不出这样的救命之言的。李守节也不走了,在御街上找了家茶肆,坐下刚好能看见宫门的位置,等晏宁出来。

  到了中午时分,果然见到那个俊秀英挺的少年穿着常服出宫门。李守节放下手中茶杯,摞下一串铜板,急匆匆出了茶肆迎了上去。

  “你还没走?”晏宁有点奇怪,李守节才从鬼门关出来,还不赶紧跑路?

  李守节看看四周无人注意,郑重向晏宁行了一揖,说道:“家父的事情虽然紧急,但我却不能忘了报答救命恩人。”

  这人倒不错,知道报恩。晏宁拿出那枚美玉,拍了拍他的肩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跟你没有交情,如果你在宫门口不给我这个玉佩,我不会帮你。”

  听了这话,李守节暗自庆幸,他料想晏宁一定是公卿大臣子弟。以后肯定有用的上他的地方,见其要走,赶紧追了上去。

  “救命大恩,岂是这区区一块玉石能报答的,小哥,我这里还有几块美玉,请你一定要收下!”李守节强按着一个绣金绸袋硬要塞给晏宁。

  晏宁却不肯收,他有自己的原则,虽然他很穷,但不会见钱眼开。

  李守节作势要把绸袋摔在地上,诚恳道:“我这次来汴梁,带这些玉石,本就是为了打点开销。如今我马上就要返回,这些玉石就用不上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小哥若是不收,我就把它们摔了。”

  晏宁见他如此坚决,再不收就伤人情面了,只好收下。

  “小哥,那我走了,后会有期。”

  “也许,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晏宁一语双关。

  李守节眼角微微一跳。

  ......

  “队头,我有九成的把握判断,那人是淮南节度使李重进的人。”探事司一间民宅内,夏飞穿着一身破旧短褐,站在晏宁面前。

  果然不出晏宁预料,他就猜到是这样,李重进可是郭威的亲外甥,他应该比李筠更有理由造反。

  那么李重进的人,会和什么人接头呢?

  “你是怎么和那人接触的?你没暴露吧?”

  夏飞摇了摇头:“他每天都来吃我做的蛋炒饭,言谈之间倒是透露过这方面的意思,但都被我云山雾绕的糊弄过去了。听了我那些似是而非的话,他反而更加相信我了。”

  晏宁沉思了一会,吩咐道:“从今晚开始,你要隐晦的透露出,你跟金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夏飞一惊,金陵?那是不就是南唐,难道李重进要勾结外国造反?他不敢怠慢,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晏宁靠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手扶着额头,认真思索着手中的几条线索:李筠预谋造反,李重进探子进京,李守节送密函,疑似南唐探子现身......

  一个时辰后,晏宁出现在了垂拱殿御书房,内侍、侍卫全部退下,只有三个人站在地图前。

  赵匡胤看着晏宁:“到底有什么紧急大事,要如此隐秘?”

  “官家,郑司曹,我探查到李重进的探子出现在了汴梁城内,并且试图和南唐探子接头。”

  这句话一出口,御书房内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郑恩低头沉思,赵匡胤眯起了眼睛,三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晏宁的话内容丰富,李重进探子进京意味着他可能对汴梁不太放心。试图和南唐探子接头,这可能是误判,也可能是李重进已经和南唐达成了某种协议。

  李筠必反无疑,他有四万军队,再加上北汉的协助,实力强大。好在契丹正值内乱,自顾不暇,否则事情就真的严重了。

  李重进的实力要弱一些,再加上他在扬州呆了不到几个月,还没办法完全掌控局势。但若是南唐李璟率兵北上的话,情况就完全不同。南唐虽失江北之地,退守江南,但实力仍在,至少有十五万水军。

  这两人一南一北遥相呼应,若是同时举兵......刚建立的宋王朝就像压在浮冰之上,随时有倾覆的危险。

  赵匡胤皱起了眉头,他现在指望不上暗含鬼胎的各地节镇,此时他手中能掌控只有禁军,三衙加起来一共十二万。

  “若是让这两个人南北同时呼应,会很麻烦。”郑恩言简意赅。

  赵匡胤眉头一挑,看向晏宁:“朕想听听你的意见。”

  “上次咱们给李筠送了一份假地图,这次,不妨给李重进送一份真情报。”

  赵匡胤瞬间明白了:“李守节送来的密信?”

  晏宁道:“官家明见,宋朝建立已经两个月了,这两个人却还没有起兵,说明他们心存疑虑,都在等着谁第一个跳出来,好浑水摸鱼。”

  赵匡胤微微一笑:“我了解李重进,眼高手低,遇事多疑,不够果决。”

  “我们可以用南唐探子的名义,给李重进的探子送一份情报,让李重进知道,李筠派儿子进京服软了。那么他就会疑虑,不敢仓促起兵。”

  郑恩赞道:“好计,官家,我这个探事司司曹应该让贤了!”

  晏宁赶忙道:“不敢,我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靠官家和司曹的栽培,焉能不竭尽所能。”

  两日后,州桥夜市,扬州口音的中年人站在夏飞面前,和往常一样,光顾这个整晚都几乎没人光顾的摊位。

  “老规矩,给我一碗蛋炒饭。我就喜欢这个味道,一天不吃上一碗,我就睡不着觉。”说这话的同时,中年人眼睛里泛起了泪花,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他想家了。

  夏飞颇为感动,大家都说他做得菜难吃,只有眼前这个人一直在默默支持着他。可惜,今天是最后一次了。

  “今天不一样,我给你加一点料,保准跟宫里的御厨一个水准。”

  当着那人的面,夏飞脱下鞋子,抠出一团小包裹,放在碗中,又盖上一勺蛋炒饭,递了过去:“记住,回家吃,别噎着。”

  中年人端着饭碗,走到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毫不犹豫的把米饭倒了个精光,把小包裹收了起来。

  中年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混入人群,不见了踪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