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你是了解我的

间宋 十六文钱 3159 2019.12.25 17:45

  王九郎是宰相王溥府上的家生子,今年只有十七岁,是个干杂活的奴仆。平时扫扫地,擦擦桌子,每个月还有五百钱的月钱,日子过的还算清闲。

  他从小在王家这一方天地中长大,对他来说,老爷王溥就是天一样说一不二的存在,任何人不能违逆。

  随着年纪渐长,王九郎也懂得了男女之情,周围比他年长的人都各自成家,他心中也有了主意。

  王九郎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小草,同样的,小草也是家生子,是七夫人身边的女婢。

  王九郎觉得自己很幸运,相比于其他人娶的那些歪瓜裂枣,小草清纯可爱,简直是仙女了。

  家生子没有自由,一切都属于主人,就连婚姻大事也是由主人分配完成。

  王九郎比其他人聪明那么一点,他每天都故意在王溥经过的时候,出现在工作岗位。并且每次都殷勤的给老爷问好,渐渐地,王溥对他也有了印象,有时会和他说几句话。

  就在他准备去跟老爷提这件事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使得他不得不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昨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王九郎哼着小曲准备去打扫庭院,这时,他看见了小草。

  小草变了,变得不再亲切,也变得漂亮了。

  她穿着罗裙绣鞋,身姿摇曳,妇人发式,神情得意而踌躇。

  小草走路似乎有些不方便,由两个妇人一左一右搀扶着她,口中称呼小夫人。

  小草看见了王九郎,没有像以前一样,扑上来拉住他的手,亲热的叫一声九哥。而是像看见一个木桩子一样,美丽的眼睛里不带丝毫感情色彩,一扫而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王九郎的心碎了。

  他浑浑噩噩地开始打扫庭院,很快,王溥经过这里,脚步有些缓慢,神情疲惫而满足。

  “老爷早上好。”

  “你是那个谁吧,我记得你,下个月把厨房的石榴许配给你,不要感谢我,这是你多年辛苦应得的。”王溥不再看他一眼,急匆匆出门去了。

  王九郎如遭雷劈,浑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门,脸色通红,不知情的人可能还以为他很高兴。

  王九郎咬碎了口中牙,那个石榴他见过,二十多的老姑娘了,长得那叫一个磕碜!那副强壮的身板就算是男人都望而生畏,因为她力气大,所以负责烧火劈柴。

  一种绝望攫取了他的内心,王九郎想到了死,他扔下扫帚,匆匆跑出府去。

  这个时候,他只想逃离这里,逃离这座监狱。

  因为王九郎平时也经常出府溜达,所以其他人也不以为意。

  出了府,王九郎站在道路中央,天地茫茫,哪里是他的归处?他苦从心来,忍不住潸然泪下。

  就在这时,恰好一辆马车经过他身边,停了下来。

  车帘掀起,一个白白胖胖的年轻人探出脑袋来:“小兄弟,你知道杀猪巷怎么走吗?我是外地来的,不认得路。”

  王九郎擦了擦眼泪:“你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左拐,然后右拐,然后再左拐......”

  年轻人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随手一抓,扔下一串铜钱:“上车,你给我带路,到地方再给你加钱。”

  王九郎掂了掂分量,至少有一百钱,出手好大方啊!估计是外地来的豪客,有钱不赚王八蛋。

  “好,我带你去。”

  马车并没有驶向它该去的地方,而是不停的在汴梁城里兜圈子,车厢里隐隐传出慷慨激昂的尖嗓子声音。

  一个时辰后,马车再次回到了宰相府邸前,王九郎下了马车。

  他的人变了,不再颓废、沮丧,而是充满了希望、斗志。

  从这一刻开始,王九郎有了一个新的身份。

  对方并没有告诉他具体的身份,王九郎也不在乎,谁让人家每个月给他一贯铜钱的补贴呢?

  最关键的是,人家说的对,再这样下去,他的人生将毫无希望。对方承诺,如果他能立下功劳,就可以帮他脱离王府,过上自由的生活。

  凭什么有权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人生来都是两手两脚,谁也不比谁差?为什么有的人凌驾于他人之上?

  从这一天开始,相府的人就发现王九郎变了,变得不爱说话。干活起来特别卖力,脏活累活都抢着干。

  同样的事情,在汴梁城各处地方上演着,春雨的第一项任务顺利展开了。

  其中尤其以夏飞进展最快,短短十天的时间,他策反人员无数,已经爬到了百户的位置。晏宁非常看好他天生的敏锐嗅觉,安排他担任情报处副处长,负责审查各府邸搜集到的情报。

  ......

  四月的第一天,一份厚厚的情报送上了赵匡胤的御案。

  “官家,经过我们的努力,在许多大臣府邸都埋下了钉子。只是时间太短,那些钉子的地位太低,只能得到一些浅薄的情报。”

  赵匡胤满意的翻看着分门别类,写着大臣名字的纸张,每一页上都详细记述了他们每日的生活细节,包括在哪房妻妾过夜,和那位同僚走动。

  一种掌控全局的权力感油然而生,皇帝自唐末以来一直就是一种危险性极高的职业,赵匡胤一直想要有一双眼睛,帮他盯着底下臣子的异动。现在,他找到了这双眼睛,而且,他对这个人绝对信任。

  “已经很不错了,能够想到用这种办法来发展春雨。很好,不愧是朕看重的人,缺什么少什么尽管跟朕说?”

  晏宁迟疑了一下,说道:“官家,春雨刚刚建立,很多地方都需要钱,你能不能再给我拨一万贯?”

  赵匡胤一楞:“这么多?”

  晏宁苦笑,领导都一个样,只喜欢看成果,而不喜欢付出。他拱手道:“实在是没办法,人员少,我得招募啊!来历不明的人不敢用,只好用赎买的方式招募一些奴隶。这么多人要吃,要喝,还要付月俸......”

  赵匡胤连连摆手:“行了,你别说了,只要能帮朕把事情办好,钱不是问题。”

  “谢官家,只是还有一事,微臣不知当不当做?”晏宁咬了咬牙问道。

  这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那就是皇帝最信任的两个人,赵光义和赵普,要不要安排人监视?

  晏宁十分期待赵匡胤的回答,这也是他的一次试探,试探赵匡胤心底对这两人的真实看法。

  赵匡胤似笑非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这样可不行啊!朕上次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晏宁你没有理解朕的意图啊!”

  上次他说的是,监视五品以上大臣府邸,赵光义和赵普当然包含在内。

  晏宁不觉后背冒出一股凉气,汗毛倒竖,他不敢抬头:“微臣明白。”

  这时,内侍前来禀报:“官家,王巡检来了。”

  王巡检即刚刚担任京城巡检的王彦升,他还兼任着铁骑左厢都指挥使,是禁军中的高级将领。

  赵匡胤脸色一沉:“让他进来!”

  不大一会,一个四十开外的赳赳武夫大步流星走了进来,跪倒在地,嚎哭道:“官家,我之所以杀掉韩通,是因为他拼命抵抗影响了我们进城。至于杀掉他全家,我承认是我看上了人家的美妾。如果官家认为臣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那就把臣杀死吧!”

  朝廷宣布韩通为忠臣之后,王彦升整个人都不好了。韩通是他杀的,韩通是忠臣,那他王彦升是什么?

  刚巧,皇帝召他进宫。王彦升想到,自古狡兔死,走狗烹,官家很可能会用他的脑袋来显示大公无私。

  “你看看你,朕还一句话没说,你就说这么多,你的嘴皮子都快赶上你的剑了!”

  王彦升稍稍缓和了一下情绪:“那官家叫臣来,有什么事?”

  “朕早就有言在先,进城后不许伤害大臣和他们的亲属,也不许掠夺财物。虽然韩通认不清形势,拼命抵抗,你杀他也情有可原。不过,有件事你确实做得过分了,灭门影响太恶劣,朕总要挽回一点影响吧?”

  王彦升含泪说:“那官家就把我杀了吧。”

  赵匡胤瞪眼道:“你怎么说话呢?你是朕的兄弟,我能杀自己的兄弟吗?明天早朝的时候,朕会将你罚俸三年作为处罚结果,今天叫你来,就是提前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王彦升心中感动,知道皇帝只是做一个姿态,磕头道:“官家尽管罚,就是打我三十军棍,我也认了。”

  赵匡胤话锋一转,又说道:“还有一事,王溥今天来向朕告状了,说你昨天晚上到他家去拜访,席间想要勒索他。”

  其实这件事赵匡胤已经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因为晏宁给他的情报中提到了这件事,可能是王彦升言语过激,双方起了争执。

  王彦升苦笑:“官家,你是了解我的,我从来不干勒索的事。如果我真的出手,王溥绝对不能活着到你面前告状。”

  一旁的晏宁差点笑出声,这位将军,有个性啊!

  “那是怎么回事呢?”赵匡胤耐心问道。

  王彦升嘴唇蠕动两下,小声说道:“我听说王溥他们几个宰相在朝堂上不太配合官家,毕竟当初也是拿刀逼着他们就范的。所以,我就去恐吓他一下,让他明白形势。”

  赵匡胤的眼中出现了暖意:“今天别走了,陪二哥喝两杯。”

  今天这一幕,晏宁把赵匡胤的面部细节都记在脑中,皇帝的御下手段算是给他上了一课,让他明白了何为宋太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