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溶洞瀑布

间宋 十六文钱 2574 2019.12.20 11:24

  瀑布如一条巨龙冲下,瞬间把晏宁从头到脚淋得湿透,泉水冰冷透骨,几乎把人的血液都冻结了。

  晏宁刚说了一句话,泉水就钻进了他的口鼻,把他呛的连连咳嗽。

  更为可怕的是水流的冲击力,冲刷着晏宁的脑袋、脖子、后背,永不止息,像是要把他拍成一摊肉泥一样。

  几乎是一瞬间,晏宁重重的跪倒在石台上,膝盖骨几乎要断裂。水流的冲击下,他抑制不住的身体前倾,慢慢向地面倾倒。

  就在这时,隔着厚重的水帘,轰隆的水声,他听到了高怀德的咆哮。

  “站起来,你跪着干什么?你是在给我下跪吗?”

  “懦夫!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住,你还能做什么大事?”

  “我告诉你,如果你连第一关都过不去的话,赶紧回家抱孩子去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晏宁保持着扎马步的姿势,默默承受着瀑布的冲击。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不倒的,身体中的每一丝力气在一点一滴的剥离。晏宁感到身体一点点的虚弱,似乎正在一点点的陷入泥沼,无法自拔。

  半个时辰后,晏宁忽然感觉到了一个临界点,身体的力量完全被消耗掉,可是他还没有倒下。

  他清晰的感到,有一丝一毫的力量正从他的每一根骨头,每一丝肌肉中迸发出来。不断填充之前空缺的力量间隙,和水流的冲击作对抗。

  一个时辰后,一只大手从外面伸了进来,将晏宁提到了外面。

  “轰隆”一声巨响,身后的瀑布猛然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气势,水汽四溢,弥漫了整个溶洞。看着架势,要比刚才的瀑布大上十倍。

  刚才还能抵御洪流的晏宁,落回地面,双腿一软,摔倒在地。

  高怀德笑着又把扶起来,拍拍晏宁的肩膀:“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强,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可是我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

  高怀德一边背起晏宁大步向外走去,一边说道:“瀑布把你的力气都消耗光了,你当然像软脚虾一样。”

  晏宁有几分明白了,自身的力气消耗光了,就会激发出人体的潜能。这跟人在面临绝境时往往能发挥出巨大的力量,是一样的道理。

  高怀德见他若有所思,知道他明白了,于是不再多说。

  出了假山洞口,走了没多远,就见一座小木屋,袅袅炊烟飘起。

  里面有两个兵卒在烧一口大锅,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味,锅中黑亮的水面“咕咚咕咚”翻滚,表面漂浮着不知名的草药。

  一边煮,两个兵卒脸上现出惋惜之色,目光不时从那些药材上飘过。那可是上百贯的名贵药材,真不知高帅要拿它们做什么?

  “加凉水!”高怀德命令道。

  很快,两个兵卒合力倒下去一桶清水,大锅中的药液不再沸腾,液面上升了少许。

  “扑通”

  高怀德把晏宁扔了进去,见水面刚好淹没他的脖子,点了点头,又吩咐两个兵卒:“一会水凉了记得烧火,注意一点,别把他煮熟了,他没有感觉的。”

  两个兵卒不禁咂舌,原来这药液是用来给这人洗澡的,奇怪,明明很烫,这人怎么感觉不到?

  晏宁全身都泡在药液中,暖洋洋的,十分舒服。药力伴随着热力从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渗入,力量在一点点的恢复。

  晏宁想到那古怪的瀑布,不禁一阵阵后怕,要是再晚一步,他焉有小命在?

  “师父,刚才那瀑布是怎么回事?”

  高怀德让两个兵卒站远了些,小声说道:“那瀑布十分奇特,一天十二个时辰中的大小并不相同,是我当年负责挖掘金明池的时候发现的。”

  “我不会每天都陪你去,你今后自己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只有在寅时的一个时辰内,瀑布的水流才是最小的,你才不会有生命危险。”

  实际上真正的练武方法讲究循序渐进,瀑布练武是高怀德的一次尝试。晏宁已经十五岁,按照正常的方法,他几乎没有成材的希望,必须速成。

  失败的后果,高怀德也想过,那就是变成废人,终生不能练武。不过在他看来,成为武艺低微的三流武将,跟废人没什么两样。

  晏宁点了点头:“师父,我什么时候能学枪法?”

  高怀德把晏宁的脑袋按进药液里,让他一连喝了好几口苦涩的药液,“臭小子,还没学会走路,就想跑步吗?”

  “给我喝,多喝一点!这锅汤耗费了上百贯呢!”

  晏宁一连被灌了十几口,肚子里都是药液,一股火辣辣的灼烧感从小腹升腾而起。

  晏宁心中暗暗吃惊,一次药浴就要消耗百贯,长此下去,那得需要多少钱?难怪都说穷文富武,也只有富豪之家才能承担得起练武的费用。

  高怀德微微一笑:“你不用替师父我担心,我家里累世巨富,一个徒弟还是供得起的。”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了,晏宁重新换上一件军服,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好似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在激发潜能之后,药浴的作用就是帮人体迅速恢复,并且稳固下来。

  接下来的五天,晏宁已经逐渐适应了训练的强度。除了当值,他的其他时间都用来读书,连组建探子小队的任务都快忘了。

  第六天,和往常一样,晏宁骑马在校场奔跑三圈。训练的效果显现出来,每天在瀑布下扎马步,使得他的下盘稳固,裆力异常强劲,骑术突飞猛进。

  高怀德取来一副弓箭和一个扳指递给他,说道:“这是军中制式七斗骑弓,从今天开始,每天下午练习两个时辰骑射。”

  与讲究射程的步弓不同,骑弓的弓臂要更短,它所需要的是骑手的瞬间爆发力,讲究准确性。

  晏宁按照师父的讲述,戴上扳指,左手握住弓臂,右手扣住弓弦拉成半圆。放开弓弦,发出嗡嗡的鸣响。

  以他现在的力量,拉开这张弓还有些吃力。不过晏宁已经养成了听从命令的习惯,纵马飞奔了出去。

  晏宁骑马沿着一条用石灰化成的白线,三十步外是一排穿着契丹服饰的稻草人。他忽然抽出一支丽锥箭,张弓搭箭,拉弓如满月。

  一箭射出,黎明的黯淡光线里闪过一道黑影,正中一个稻草人胸口的位置,晏宁洋洋得意。

  高怀德摇了摇头,从自己马上摘下一张两石五斗的大弓,左手拉弓,连发三箭。接着换作右手拉弓,又是快若闪电的三箭。

  六枝箭依次射在晏宁刚才射中那个稻草人的旁边一个胸口,依次排列形成一个梅花形状,晏宁看得目瞪口呆。

  “师父,这就是所谓的连珠箭、左右开弓么?”晏宁紧接着试了几次,果然无法再射中,第一箭果然是运气。

  他的目光从高怀德马上挂着的大弓上掠过,弓臂足有六尺长,几乎跟他的身高相仿,黝黑的弓身上似乎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高怀德语重心长道:“你要记住,左右开弓是大将的基本功,千万不能骄傲自满。射箭其实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练多了之后,你自然会找到感觉。”

  “师父,你箭术如此高明,应该是军中第一人了吧?”

  高怀德笑着在晏宁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为师最多排进前五,公认的天下第一箭是魏王符彦卿。据说他年轻时用一把四石弓,能一弓三箭。”

  晏宁目瞪口呆,四石弓,那还是人吗?

  他不由想起了符芷凝,她是符府中人,不知和符彦卿是什么关系?

  “时间不早了,走,去溶洞,今天我教你两式枪法。”

  晏宁精神一振,终于要学天下闻名的高家枪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