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山道上的女子

间宋 十六文钱 2068 2020.01.09 11:55

  天井关,位于丹径的最北面,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它是中原军队进入河东的最后一道关卡,也是守卫河东的最后一道防卫。

  与之前的大小口隘一样,天井关也是依托陡峭的山势而建,居高临下面对来敌。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两边崖壁宛如刀削斧劈,飞鸟难渡,方圆十几里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静,非常安静。

  风吹过崖壁,挂落下细小的石子。

  石子跳跃着,一路磕磕碰碰,掉下崖底。

  城头上,几个守卒正凑在一起打赌。

  “我猜,这次一共掉下三十三颗石子。”

  “不对,要少一些,二十七颗。”

  “我看得很清楚,一共是三十颗,不多不少。”

  围在中间的队头中等身材,看起来沉默寡言,很不好相处。

  但他也被长时间的静默折磨的无聊至极,与几个士卒开起了无聊的玩笑。

  一名守卒飞奔过去,弯下腰,在崖壁边的地上,一颗一颗的捡石子。

  他很认真,眼睛瞪的大大的,一颗也没有放过。

  其他人紧张的看着他回到跟前,紧紧盯着他攥紧的手,好笑的问:“多少颗?”

  “三十一颗,你们一个都没猜对。”

  守卒紧绷的脸,顿时绽开了笑容。

  “不信,你小子肯定藏了两颗。”

  “见鬼了,我看得很清楚,明明是三十颗,你肯定多捡了一颗。”

  围在中间的队头,沉默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咳嗽一声道:“按照赌注,差的最远的那个人,学女人唱一支歌!”

  “王二牛,就是你!”

  “赶紧的,别抵赖!”

  “愿赌服输!”

  众人一番起哄之下,一个面色涨的通红的小伙子走了出来。

  他的样子很年轻,十七八岁,看起来当兵的时间不长,脸上还保留着农民的淳朴。

  他只唱了一句,所以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停!二牛,你这叫学女人唱歌吗?”

  “学驴叫还差不多!”

  “啊呀,晚上要做噩梦了!”

  王二牛涨红着脸,底下了头,小声辩解道:“俺没见过女人,咋知道女人是咋说话的?本来眼瞅着就要娶媳妇了,结果被抓来当兵。”

  听了这话,周围的士卒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队头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劝慰道:“你放心,等我们打进汴梁,拥护节度使做了皇帝,到时候,就算是皇宫里的妃子,也尽我们享用。”

  “皇帝的女人,那得多好看啊?会不会跟天上的仙女一样?”

  “不能再想了,我想媳妇了,去年这个时候,我还躺在媳妇被窝里呢。”

  “诶,我现在看母猪都像貂蝉,咱们这儿,连蚊子都没有一只是母的。”

  队头笑骂道:“一群骚猪,放心吧,用不了太久的,我们很快就能打进汴梁。”

  众士卒都不吭声了,打进汴梁是有可能的,但到时候他们还有没有命就不好说了。

  好处都是上官的,他们这些小兵能喝点汤就不错了。

  就在这时,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咯咯咯......咯咯咯”

  声音顺着风飘来,听不真切,但每一个士卒都停止了说话,仔细聆听着。

  这里位于山野深处,民间常有山鬼狐怪之类的传说。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头浮起。

  “不会是女鬼吧?”有士卒壮着胆子说道。

  “咱们这么多大老爷们,怕啥?当兵的身上天生就有股子杀气,专克妖魔鬼怪。”

  “来女鬼还不正好,给二牛开开眼!”

  士卒们笑谈几句,也就不再当回事了,但是每个人都四下张望,想看看到底是从哪来传出的声音。

  很快的,山道尽头来了一支队伍,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打头的,是数十名穿着单薄的少女,蛮腰款款,莲步轻移。虽然薄纱覆面,但给城头上的士兵无限的遐想,这些少女的面容是何等姣好。

  她们统一穿着素白衣衫,齐齐站成三排纵列,蔚为壮观。

  “吧嗒”“吧嗒”

  队头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王二牛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巴张大久久不能合拢,一滴滴口水顺着嘴角流到地上。

  再看看其他的士卒,也都差不多一个德行,城头上顿时撑起了一个个小军帐。

  “一群废物,还不赶紧鸣钟示警,这些人来历不明,很有可能是敌军!”

  “头儿,我也觉得这么女人非常可疑,不如把她们抓进城来,好好审问,怎么样?”

  “有道理,审问的活就交给我了,我擅长这个。”

  “那啥,还是不要告诉其他人了吧,这么点小娘们,咱们还搞不定吗?”

  队头也有些意动,心里头也有些火焰在缓缓蔓延,不过他是负责值守的负责人,必须要考虑周全。

  过了一会,几十名少女来到了城下,一双双明媚的大眼睛偷偷向城头望来,清澈透亮,天真无邪。

  少女们看着城头上士卒呆傻傻的样子,忍不住咯咯娇笑,交头接耳,叽叽喳喳。

  “你们是什么人?从哪来?到哪去?”

  随着队头的问话,从队伍后面来了一个同样身穿昭义军的士卒。

  这人是个面目清秀的少年,可是神情倨傲,一副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的模样。

  “你就是天井关的守将?”

  “不,我只是一名队头。”

  “你没资格跟我说话,去叫你们守将来。”

  “你!”队头心头火气,这是哪来的货色?“你又是何人?今日是我当值,一切事情我自可料理。”

  少年士卒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淡淡吩咐道:“把城门打开,让我们过去。”

  “抱歉,我们不能放无关人等过关,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范青将军的亲兵,这里有密函一封,专门负责送这些女子交给节度副使。”

  队头这才恍然,原来是范青的人,难怪这么嚣张,不过这些女子的来历......

  队头眼睛一眯,双手抱肩,不客气问:“那好,你可以过去,但这些女子要留下。”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扣留小将军的东西,小心我叫你扒了这身皮!”少年士卒上前一步,勃然大怒。

  “嘿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强抢民女可是要杀头的,你解释一下,这些女子的来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