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间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上党枭将

间宋 十六文钱 3107 2019.12.20 17:53

  潞州州冶上党县,昭义军节度使军府,节堂内,数十名中级将领正在苦口婆心的劝说李筠接受朝廷的加封。

  李筠今年五十余岁,身高八尺三,虎背熊腰。两道像铁刷一样的浓眉下,是一双充满了暴躁和杀戮的牛眼。

  李筠也是一员有万夫不当之勇的猛将,早年间跟随后唐李从荣南征北战。刘知远建立后汉,李筠率部投奔,并且归属在郭威麾下。后来随郭威攻破汴梁建立后周的过程中,立下了赫赫战功,被拜为昭义军节度使至今已近十年。

  昭义军下辖潞、邢、洺、磁四州,冶潞州。上党县位于太行山之巅,地形与天为党而得名,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它是由群山包围起来的一座高地,东部依太行山与华北平原为界,西部依太岳山和中条山与河东南部接壤。

  上党是中原北上河北的咽喉要地,著名的太行八径就位于其东面的太行山脉,是河东、河北来往的必经之路。

  赵匡胤派来的加封李筠为中书令的使节此时就在外面会客厅里,已经等了半天了。可李筠只是称病不出,把众将急得团团乱转。

  “将军,使节都等半天了,你赶快去接旨吧!”

  “就是,那可是中书令啊,姓赵的够给你面子了,咱也不能不识趣!”

  “将军,你给个话,到底该咋整?”

  李筠紧抿着厚嘴唇,一句话也不说,良久才说道:“我跟郭太祖是生死之交,跟世宗也是交情莫逆,世受大周恩德,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孤儿寡母被人窃取了江山!”

  接着他站起身大吼道:“老子当节度使的时候,赵匡胤还是个吃奶的娃,他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对我李筠指手画脚!”

  众将吓了一跳,这话可不能被使节听见,七手八脚劝李筠坐下,又给他沏壶茶消消火。

  这是,中军官走到门口小声禀报道:“将军,闾丘先生回来了!”

  李筠一听这话,“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目一亮:“快请!”

  众将们听到此人回来,神情为之一松,纷纷告辞走了出去。

  不久后,一个穿着白色常服,满面风尘的中年儒生,脚步匆匆走了进来。李筠亲自扶他坐下,并且给他倒了一杯茶。

  中年儒生复姓闾丘,名仲卿,出身商贾之家,空有满腹才华却屡试不第。后来做了李筠军中文书,凭借着过人的头脑,成为了昭义军的军师。

  见李筠满怀期待的望着自己,闾丘仲卿轻轻摇了摇头,李筠脸上露出失望之色:“符老四不肯起兵吗?”

  符彦卿任天雄军节度使,驻地就在河北大名府,同样实力雄厚。李筠刚才在手下面前只是装装样子,其实他早在半年前柴荣去世后就开始布局,包括汴梁城内策划的盗图事件。

  符彦卿的两个女儿先后为柴荣的皇后,与后周的关系很深,是一个值得拉拢的同盟。如果能够和他联合起兵,河东河北连成一线,必定能够震动天下。

  闾丘仲卿叹了口气:“符老四病了,不见任何人。”

  “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他在等,形势没有明朗之前,符老四的病是不会好了。如果各地节镇能够打进汴梁的话,他也会跟着起兵,恢复柴宗训的帝位。如果赵匡胤能够镇住各地节度使,那么他就会是宋朝的忠臣。

  李筠重重一拳打在桌案上,茶壶翻了,鲜亮的茶叶随着茶水流淌到地上,“这个老狐狸!”

  闾丘仲卿暗暗摇了摇头,李筠一把年纪,还是这么冲动,真不是人主所为。可是没办法,李筠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也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其实我们早该想到的,符老四的小女儿嫁给了赵光义,他和赵匡胤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起兵的。”

  “不光是他,其实有很多人都在观望,谁也不敢做这个出头鸟。”

  听了军师的话,李筠嘿嘿冷笑道:“我还不知道他们,一个个都是野心勃勃之辈,只要有人挑头,必定群起响应。我李筠就敢为天下先,试试赵匡胤有几斤几两?”

  见李筠一意要率先起兵,闾丘仲卿知道,这是因为之前从汴梁城内偷出了河东路兵马分布图,李筠信心膨胀了。

  闾丘仲卿看着李筠的眼睛认真问道:“使君,你是否下定决心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李筠黑脸涨红,有些激动道:“我李筠英雄一世,绝不甘屈居一洛阳小儿之下!更何况,就算我去了汴梁,也不过一守户之犬。猛虎离开山林,困在笼子里,那还是猛虎吗?连狗都不如!想要吃肉还得看主人的心情!”

  闾丘仲卿点了点头,缓缓道:“其实我早就考虑过,将军若起兵,我有上中下三策。”

  李筠精神一振:“愿闻其详。”

  “下策是固守上党,等待天下之变。太行山险要,将军又是河东本地人,地利、人和具有,天下没人能奈何得了你。”

  李筠知道军师还是劝他再等等,他摆了摆手,“先生,我还是想挑这个头。”

  闾丘仲卿无奈,只好又说道:“中策是倾巢出兵,打出恢复后周的旗号,直接南下度过黄河进军汴梁。将军在军中素有威望,人脉深厚,禁军中多将军旧识,又有河东路兵马分布图在手,成功的希望还是有的。”

  “若事成,将军可先立柴氏幼儿为帝,自领中书令兼天下兵马大元帅,两年后再废帝自立。”

  李筠听得一阵心潮澎湃,他仿佛看见了自己身披黄袍,高居龙座、指点江山的场面,忍不住有些走神。

  “将军,请听我上策。”闾丘仲卿有些好笑的提醒。

  “哦哦,先生请讲。”

  闾丘仲卿正色道:“中策一旦成功,受益无穷,但风险太大,稍有差池,粉身碎骨。河东面临契丹威胁,并非割据良地。将军可引一军南下怀、孟,占据虎牢关,把赵匡胤的禁军主力挡在外面,再挥师西进,占据关中。这样,足可以与宋抗衡。”

  “可是我听说关中民生凋敝,关北又有党项威胁。”李筠皱起了眉头。

  “将军,争天下可不是过家家,形势本来就不利于我们,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等将军占据关中之后,可以南下灭蜀,关陇蜀连为一体,只要用心经营二十年,何愁大事不成?”

  李筠沉默了,面对闾丘仲卿期待的目光,他指了指自己的头顶,那里已经生出了许多白发,他苦笑一声:“先生,我还有二十年可活吗?”

  当时人们普遍短寿,闾丘仲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李筠的儿子李守节是一个无胆草包,不堪大任。

  “既然如此,那么就取中策。策略定下,我们再来讲讲外交,将军认为各路节镇当中,哪个人心里最慌?”

  李筠不假思索回答:“当然是李重进,先生之前与我分析过,小皇帝坐不稳皇位,李重进和赵匡胤两人之中必有一人篡位。可谁也没想到实力更强的李重进居然被赵匡胤使手段调走了,他前脚刚走,后脚皇帝就换了人。”

  闾丘仲卿捋须一笑:“没错,李重进一定会起兵,天下节镇就他一人没得选。因为就算他到汴梁负荆请罪,赵匡胤也不会放过他。”

  李筠有些明白了:“先生劝我再等等,是想等李重进先反?不过我觉得不用招呼他,我们俩人之间心照不宣,我先起兵还可以抢占大义名分。”

  见他如此固执,闾丘仲卿也不好再劝,他小心翼翼从怀里掏出一个蜡丸。约有拇指大小,色泽油亮,里面包裹着一张纸团。

  “我本来十天前就可以回到上党,在回来之前,我去了一趟太原,这是北汉皇帝刘均给将军的密函。”

  李筠一下子愣住了,他跟北汉契丹交手多年,现在要结盟了吗?

  他捏碎蜡丸,打开纸团一看。刘均愿意倾国出兵,助他一臂之力。如果李筠愿意归降北汉的话,可以封他为西平王。

  李筠很讨厌契丹人扶持的北汉,脸阴沉下来:“一定要这样吗?”

  闾丘仲卿苦笑一声:“将军,北汉本身的兵力也不过三万,联合北汉起兵主要有两点原因。其一,解除后顾之忧,如果打不过赵匡胤,咱们至少还有退路。其二,将军以一支孤军争夺天下,非常需要北汉在政治上的声援。”

  “那好吧。”李筠非常不痛快的答应了。

  “将军,咱们需要至少两个月的时间准备。我知道有很多军官都反对起兵,这需要清洗。各地的粮草军械也还没有集结,这也需要时间。另外,我建议将军再招募一万精壮,扩军到五万。”

  闾丘仲卿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建议用缓兵之计,将军现在就出去接受使节加封,态度要恭谨,你要让赵匡胤相信你不会反。假如朝廷召将军进京,那不妨学一学符老四,能拖多久是多久。”

  李筠最受不得窝囊气,他把钢牙咬得嘎嘎响,忍着气道:“就依先生,事不宜迟,就麻烦先生去各州县征召粮草。”

  “好,我这就去。”闾丘仲卿见李筠同意他的建议,心满意足的走了,他做梦也想不到接下来发生的闹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