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老婆超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武学真意

我老婆超凶 儿童团团员 2079 2020.07.29 16:50

  “你报的是六段段位赛,把你最擅长的招式使出来,向我攻击。”赵九段站在苏牧遥对面,一脸平淡地道。

  学校除了对参赛选手进行统一段位测试外。

  赵九段还一一对学生的实力进行摸底排查。

  段位并不完全代表实力,所以才会有相同的段位高低之分。

  头脑,反应速度,武学招式等等,综合在一起才是一个人的真实实力,而不只是单单一个段位就能衡量一个人的强弱。

  “可以使用兵器吗?”苏牧遥问。

  “当然,段位赛并没有限制兵器,所以,你自然也可以。”赵九段说。

  当然段位赛不限制的是冷兵器,要不然弄一把加特林上台,还不把对手全突突了。

  热武器对前期武者来说,伤害还是挺大的。

  当然等到八段这个分水岭的段位,普通枪械已经很难对他们造成伤害,打不打得中还另说。

  苏牧遥随手在旁边兵器架上抽出一把刀来,他并没有选择最擅长的剑。

  实际上他虽然才六段,但因为元宗的记忆,武学意识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任何兵器在他手中已经没有区别。

  所有招式在他手中已经融为一炉。

  当今社会,只有武科博士才能达到这一层次。

  即使强如赵九段也没能达到。

  苏牧遥随手挥舞着手中大刀,没有什么招式。

  刀和剑不同,剑是君子,刀是霸者。

  霸,字从雨、从“革肉”,雨和革肉联系在一起,就是暴雨如注如同鞭子抽打身体,人只能用皮革抵挡。

  所以用刀者从来都不是翩翩君子,心中充满视死如归、勇往直前的气势,才是一名合格的刀客。

  但是这勇往直前,不是说无脑莽,也要讲究技巧。

  比如苏牧遥的招式,虽然只是随手一刀,但是角度完美,气势雄浑,有着劈海破浪之势。

  赵九段很显然被苏牧遥的招式给惊到了。

  他没想到一个六段武者,随手一刀,竟然能劈出这样的气势。

  武学中通常所说的势,指的是精气神和胸中气势聚为一体,然后再通过招式传达出去,这就是武学真意。

  苏牧遥这一刀的真意就是开海,他相信自己这一刀下去,能开海分浪。

  所以他这一刀下去,气势雄浑,万物皆不可挡。

  赵九段虽然实力很强,但在苏牧遥的真意之下,竟然产生了不可硬撼的想法,身体往后稍稍后移了一些。

  但是接下来却是迎来了如同暴风骤雨般的急攻。

  无数刀影在空中连绵不绝,因为刀面大,所以在空中留下无数半圆。

  如同翻涌的银色海浪,不停往前推进,虽然很美,但是暗藏凶机。

  只要沾上任何一朵浪花,都会非死即残。

  刀锋划过空中形成的“刷刷”声如同海浪的哗哗声。

  在此真意之下,赵九段竟然真的感觉到一道细长的海浪,连绵不绝向他奔涌而来。

  赵九段有点后悔方才退了半步,以至于自己气势衰竭。

  不过他毕竟是九段武者,肉身强大。

  直接伸手分浪,刀影撞在对方的掌心和手背之上,如同敲在牛皮上,直接被弹开。

  而赵九段毫发无伤,这就是九段武者的强大之处,重塑肉身之后,实际上他们已经算是进化到了另外一种生命层次,肉身强大无比。

  赵九段这是在力量上胜了苏牧遥,而不是在技巧上。

  他有些惊异地看着苏牧遥,然后感慨地道:“好功夫,好功法,同段之中你已无敌,此次比赛,六段冠军已经毫无悬念。”

  他没问苏牧遥用的是什么功夫,这是一件忌讳的事,除非对方主动说。

  “谢谢赵老师指点。”苏牧遥客气了一句。

  “在武学招式上,我已经没什么好指点你的了,不过你去学考古,有些可惜了。”赵九段笑着说。

  然后不等苏牧遥说话,转头对旁边一直看着这边的罗鹤兮道:“之前我听说你找了一位学考古的男友,我还有些诧异,现在我懂了。”

  罗鹤兮在武学界非常有名,如此年纪就能达到八段,在整个武学历史上都非常少见的。

  每一位都是惊艳才绝之辈。

  如果说九段是博士的预备役,那么八段的罗鹤兮,就是九段预备役。

  这是未来必定站在武学界顶尖的人物,自然会被赵九段归类为同层次之人,态度上自然好了很多。

  “赵老师,我没想那么多啦。”罗鹤兮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赵九段也不知道信了没有,只是笑了笑。

  然后道:“你们先出去吧,把下一位同学叫进来,今天争取把大家都过一遍。”

  “好的,赵老师。”

  罗鹤兮招呼苏牧遥一起离开。

  为了避免打扰,一对一的摸底指点都是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

  苏牧遥本来也是一个人进来的。

  罗鹤兮却跟了进来,赵九段也没说什么,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身份,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她是古武社社长,她有这个权利。

  这次参加比赛的,大部分都是古武社成员。

  当然也有合武社成员,但只是一小部分,实际上大赛对合武社成员的规定和要求,也格外地严格。

  比赛的宗旨是为了发扬学武精神,挑战自我、突破极限,追求的是一种更高的精神层次。

  而合武是武学和科技的结合,本身就有违背赛事精神,有的甚至都已经半人半机械,这种还怎么能代表比赛精神?

  又不是科技大赛。

  等罗鹤兮和苏牧遥一起出来,就见王子鸣等人已经在门口等他们了。

  因为今天晚上,他们要去看温柔的演唱会。

  “你不是说你不去的吗?怎么忽然又改变主意了?”苏牧遥对罗鹤兮问道。

  “我不去,你是不是就不去?”罗鹤兮气哼哼地道。

  “对啊,你不去,我去干嘛?我又不喜欢温柔,主要是项清他们是温柔的粉丝。”苏牧遥说。

  很显然罗鹤兮对他的回答很满意。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为什么不去?我又没做错什么事,干嘛不去?再说了,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大家相识一场,我去捧捧场也是应该的。”罗鹤兮说。

  现在这话说得好听,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但是她具体怎么想的,苏牧遥就不知道了。

  PS: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