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明瑜景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剑气近

明瑜景华 陂堂柳 3116 2020.06.30 14:14

  回首秦川日远,惊心客路云横。

  趁着朝晖离了陕州地界,秦王杨绍瑜与一干精兵解押着两名人证,人轻马快,转眼间便走出二十余里。

  眼下已到了晋州之地,前方陡然出现一座林木密植的山岗,人烟稀少,想到如今的世道虽然仍是太平岁月,但是穷苦偏僻地方却从未缺过盗贼,他们或是响马,或是镗匠,聚在一起便成了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而眼前的山岗林木茂密,荒草丛生,且没有一丝鹰鸟啼鸣,这不免让人心生疑窦。

  于是杨绍瑜便命周牧率领几名甲兵在前方探路,自己又解下一直挎着的一柄青铜色的古朴长刀持在手中,和其余的甲兵护着两驾囚车中的人证向那山岗行去。

  这一路风平浪静,那尾随着秦王到横山寺的杀手始终不曾出现,或是因为秦王做事周密,或是因为出了其它事故,但愈是如此,秦王一行人愈是不敢掉以轻心。

  秦王与沈青梧、众甲兵护着囚车,行得缓,慢带马,前后左右,不敢轻离。唯有周牧赶着四名甲兵先行一步,他们与后面众人的距离左右不过一二里,几人又驱马向前走出几十步,上了岗,走入林子里来。

  若是没有周牧等人先来,秦王就率众甲兵一齐进到林子内,一来要顾行李,护人证,二来陌生于此处地理形势,便少不得要全部中了埋伏。

  随从周牧先走,待几人完全进了林子,树后断然一声大喊,只听刀剑出鞘,人呼马嘶,转眼间从两边密林中涌出百余人来,周牧他们不及勒转马头便被围在了其中。

  这伙人全是粗灰布缠头,脸上涂着花花绿绿的粉墨,虽然看上去并无章法,但是他们人强马壮,人数竟然比身后自家人马还要多,这伙人各自手持大刀长矛,胡乱吆喝。周牧心中暗道:“不曾想遇到这么多的响马镗匠,真真危矣!”

  那为首之人乃是个魁梧汉子,一双虎目精光灼灼,声若震雷,若非脸上涂着粉墨遮掩,那再配上一副紫红色的堂面,真正是好似黑铁塔一样的好汉。

  那魁梧汉子将一柄金环大刀挥舞的叮当乱响,吆喝道:“那伙儿行路客须得拿些买路钱来!”

  周牧身边立刻就有一手持秦字王旗的甲兵怒喝道:“是根针还长了个眼睛嘞,你们这些杀人放火的贼匪,难道不识得黑底银龙王旗上的这个“秦”字么,敢来阻截道路!”

  那汉子放声大笑道:“自然认得,不过爷爷我不管你是什么秦王汉王赵王,入了黄土岗就得按规矩来!”说罢,打马上来,攒齐力气挥刀便砍。

  这边周牧出自御林,自然也是武艺高强的猛士,他自持勇力架起长刀,两两交兵,火花嘣出,周牧顿觉虎口一阵酸麻,手中长刀险些飞脱出去,心中惊道:“这厮好大力气!咱家定不是他对手!”

  于是周牧在此持刀一晃,耍了个刀花,趁那大汉不注意勒马便要走,可那壮汉怎会由得他去,呼哨一声,其余匪徒一拥而上,顿时战作一团。

  秦王杨绍瑜见前方林中烟尘四起,人鸣马嘶,交兵之声不绝于耳,当即暗道一声,“糟糕!”,又回过头止住车队,大喊,“甲兵者,分一半随我前去接应,另一半与青梧女侠护着囚车退往后方有人烟处驻扎!”自己除去冠冕,换了扎巾,脱去锦红袍,换了连带有箭袖的薄袄,带弓插箭,提了一柄凛凛威风的长刀,催动枣红马,率领数十精兵也赶进林子里来。早望见百余强盗各执刀兵,围着周牧他们厮杀。

  周牧等人虽然勇武,但抵不过对方势大,早有一名甲兵伏尸于地,被乱蹄踏做肉泥。

  秦王打马前来,本欲开弓射箭,但又恐伤了自己人,便大喝一声道:“何处响马不知死活,敢来阻截我大祁亲王!”他这一声暴喝,那些强人也吃了一惊,便不自知的分开两侧,竟被周牧带人冲了出来。

  那些强人见后方有接应,初时也疑心不定,后定了定心神,见来人不过数十,便欺他人少,又拍马杀了过去。

  当前的事已经出乎秦王杨绍瑜的预料,他本以为只是几名阴险杀手,最多不过十余人,可杀手未见倒是横空出世了一波凶悍无理的响马,关键之处在于他并不知道这伙响马的来历是否与京城有关。

  秦王杨绍瑜怒发冲冠,他自幼在皇家别苑修习文武,那里可都是闻名天下的大家宗师,日夜悉心调教,将这些皇子、世子们教的个个出类拔萃。

  杨绍瑜见那些响马掩杀至近前,便激起他年轻好胜之心,故而不退反进,挥起长刀便迎了上去。那些甲兵见秦王一骑当先,也纷纷调回马头紧随其后冲杀了过去。

  将对将,兵对兵,满空黄尘飘扬,杨绍瑜久居京城安定之地,何曾这般痛快,将一柄长刀舞的寒光团团,凡触到之人,铁甲崩裂,血如泉涌,转瞬间便有十余名响马身首异处。让杨绍瑜感到惊诧的是,任他如何凶猛厮杀,这伙响马始终不退,依旧死死将他们围在其中。

  百余人缠斗在一起,终于是那魁梧汉子接住了杨绍瑜的王威,二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虽响马人多,但对手尽是精兵,所以一时间难分伯仲。战阵中,件件是凌霜利刃,赛雪新锋;飘飘絮舞,漫漫青光;滚滚刀花,处处血影。

  两伙人直杀到正午,日头高高,秦王因念着后面的囚车,便想冲出阵来。但那伙响马却不依不饶,尤其是那勇猛大汉,死死缠住这位刚猛秦王。他杀到东,这伙人便卷到东,战到西,这伙响马又拥到西。虽不被伤,但也脱身不得,不知不觉便已在危难时候了。

  留下的沈青梧与护卫,又以囚车为重,不敢轻易接应,只是暗暗焦急。也诚是秦王命不该绝,他先前带来的那猎户张仲夫向沈青梧请求道:“秦王殿下越发危机,在下愿去接应!”

  沈青梧却惊诧道:“你孤身前去只怕难以起到肱骨之力!”

  张仲夫行了个叉手礼,“女侠勿忧,俺有擒虎搏豹之力,殿下于俺有伯乐之恩,此去定然将殿下救出!”局势危及,四下人烟稀少,沈青梧也并无其它办法,只得让张仲夫去试上一试,于是沈青梧便首肯了。

  那张仲夫赫然起身,向身旁一名甲兵伸出手中阔刀,“兄弟,这阔刀太轻,着实不趁手,俺想借你铜瓜锤用上一用!”于是张仲夫提了铜瓜锤,打马奔上了黄土岗。

  张仲夫出身猎户,时常需要呵斥虎豹豺狼,因而他的暴喝比杨绍瑜有过之而无不及。猎户冲上黄土岗,打马前冲,而后快接近战阵之时,猛然勒住马缰,那骏马吃痛,一声长嘶,张仲夫高举铜瓜锤和着骏马嘶鸣一同暴喝,宛如魔主入世,雷公下凡。

  恰巧落在战阵后方的响马均是胆小之人,冷不防被张仲夫这一声暴喝吓到,当即便有两人耳孔轰鸣,落到地上,被踏做肉酱。正在死斗的两伙人被这一震之威嚇住,便暂且罢了刀兵。杨绍瑜毕竟是机警人物,他趁着这个空隙,呼哨一声,虚晃一刀,回马便走,居然带着众人冲了出来。

  那大汉反应亦不算慢,他见走脱了杨绍瑜,也重整旗鼓准备再战。

  张仲夫自然是那不肯由得对方拿捏的人物,他抡起铜瓜锤,劈头盖脸就将身前的两名响马打飞,几乎连同胸膛都被打了个透心凉,两名响马又重重地撞在后来人身上,巨力之下,连人带马一同撞翻,刹那间前方便有了一小片空档。

  张仲夫一手控马,一手持铜瓜锤,杀气腾腾,横眉怒目,好似天兵神将临凡,虎目精光灼灼,重枣般的面堂狰狞万分,又像虎豹出山,又何曾有素日里的和善。

  那为首的魁梧汉子见了这般猛人也是心中一惊,他抬眼看了看日头,不知为何便呼哨一声,“儿郎们,可以回了!”言罢居然带头折返,很快消失于密林之中。

  杨绍瑜见敌手已退,便伸了伸腿脚,舒展了一下筋骨,向张仲夫伸出大拇指,“真是好本事!”

  张仲夫倒握着锤柄抱拳憨厚应道:“殿下谬赞,虽然俺自幼练得一身力气,但只因跟随殿下才得以有了用途。”

  杨绍瑜率军勒马而归,厮杀了半日,也有些人困马乏,两部分人马离得也不远,故而脚程不算快。一队人马走下黄土岗,又前行了约莫数十步,杨绍瑜忽然想起那大汉离去之时说的话,心中陡然一惊,便说道:“方才那强人离去之时说的是“可以走了”?”

  “是!属下也记得!”周牧答道。

  “不好!”杨绍瑜浑身一震,“囚车遇险!本王中了调虎离山计!”说完便打马飞奔而去,其余人也紧紧跟上。

  果不其然,他们回到囚车之时,此处已经是横尸满地,留下的护卫多是步军,难以挡住那些凶悍响马的冲杀,剩余的甲兵和沈青梧依旧死死护着囚车。

  杨绍瑜见沈青梧左手持剑,心头一跳,定睛看去,沈青梧右臂已经中了一箭,因不曾拔出,所以鲜血只能不断渗出,但是依旧染湿了半截衣袖,其余甲兵也各自负伤,只有两名人证瑟缩在囚车中,不敢动弹。杨绍瑜怒火中烧,带着骑兵便拼杀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