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星际特战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拜师学艺

星际特战旅 没有桥的河 2218 2020.03.26 19:49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夏天。花草比去年生长的更加繁茂。比起去年,花园向南边延伸出了一段,这是南娜·贝巴特带着两个地球奴仆在春天新开辟的园区,里面种植了一些药草,如今,这些药草都已发芽,有些都长到人的脚踝高了。

  塔菲·贝利夫不管刮风下雨,天寒地冻依然一如既往的前往湖边。

  时光如梭,当大自然这个调皮的精灵把第一片雪花洒在湛蓝湖面之时,塔菲·贝利夫敲响了南娜·贝巴特的房门。

  开门的是南娜·贝巴特,这次她没有再穿那套没有军衔的军装了,而是一件宽大袍子,袍子的颜色十分接近她那金黄色的头发,与这个星球大地的颜色一致。开门的一瞬间,冷风刮起了她那秀美的头发,整个脸颊毫无遮挡的显露出来,皮肤白皙嫩白中透露着淡淡的蓝色光晕。

  南娜·贝巴特礼貌地请塔菲·贝利夫进入屋内。这是南娜·贝巴特的房间,简单的用木质板分割为两个房间,一间住宿、一间起居。

  屋内摆设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一张床铺着极其简单的军用被褥、一套书桌上摆放几只笔几本书、三个书架摆满了整齐的书籍、挂着三件主人衣服的衣柜,然后就是他们现在席地而坐的草垫,草垫之下是一席蒿草制作的卷席。草席与卷席都是南娜·贝巴特自己在夏天采集森林里的鲜草凉晒后编织而成。

  整个房间见不到任何金属和电子电器类生活用品,基本全是由各种廉价木材制作而成,就连屋内夜晚照明所用的都是一种利用花草树木腐败以后产生的气体经过点燃产生光明,能被点燃的气体从屋外进入屋内的导管也是一种本身在生长过程中就是中空的植物拼接而成。房屋采暖主要依靠草席边的壁炉,壁炉里燃烧的则是经过无烟处理的木炭。

  壁炉火焰的上方有一个由粘土烧制的支架平台,橘红色的火焰正好触碰到平台上的一个水壶,壶中的水正冒着徐徐热气。塔菲·贝利夫与南娜·贝巴特盘腿席地而坐,他们中间有一张小小的案几,案几上没有任何装饰与雕刻,只是简单的束了腰线,这一简单的腰线,却使得案几凸显了几分典雅。

  其实屋内的所有摆设,仔细观看以后,就会发现,虽然这些摆设用料十分廉价,但细节处理却十分考究,都是主人在日常生活中慢慢修正而成;考究不是纯为装饰而做,是与物品实用性联系在一起的。比如这个案几,经过束腰处理,盘腿而坐的时候,腿就无需抵靠在案几边,造成不舒服的感觉。

  南娜·贝巴特拿出二个杯子。杯子同样是一种经过高温处理的黏土制作而成,但显然与壁炉中支架所采用的粘土不一样;粘土杯上圆下方,内外均是洁白无瑕,没有一点杂色;杯壁很薄,似乎只要塔菲·贝利夫稍微用力就可以把杯子捏碎。

  从案几边小小的边柜里,南娜·贝巴特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密封罐,用小木勺分别给每个杯子里倒上两勺密封罐中的蓝色物质。密封罐口小腹大,是用一整块木料凿空而成,没什么特殊之处,只是经过主人悉心打磨,经过多年使用,木材的自然纹路显得十分漂亮。

  蓝色物质是一种二价铜化合物。二价铜离子是凯隆星人不可缺少的,凯隆星人的血液是蓝色,他们离不开二价铜离子。就跟地球人离不开要补充钠离子一样,地球人常用的钠离子化合物是氯化钠,俗称食盐。

  南娜·贝巴特伸手把壁炉上冒着热气的水壶拿了过来,轻轻将沸水导入杯中。水壶跟杯子是同一种材质,水壶周身有一圈一圈的凹痕,是用来在清洗水壶时,防止手滑的。但简单的凹痕也凸显了一种简单的流线美。

  进入杯中的沸水,在遇到蓝色物质后,立马全都变成了蓝色,透过杯子那薄薄的杯壁是可以清晰的看见的。同时看见水中还有一些白色的物质混在里面,跟着水一起旋转。那些白色物质没有什么,只是说明刚才那个蓝色物质十分廉价而已。

  南娜·贝巴特把其中一杯,用双手推到塔菲·贝利夫面前。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南娜·贝巴特首先开口;

  “你为什么收留我如此长的时间?”

  塔菲·贝利夫问道;

  “因为我想帮你!”

  南娜·贝巴特说到;

  “你能帮我什么?”

  塔菲·贝利夫问道;

  “帮你见到你想见的人,帮你挽回你后悔的事情!”

  南娜·贝巴特回答着;

  “真的?”

  “真的!我不说谎话!”

  “那你要怎么帮我?”

  “我帮你能自己帮自己!”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要向见到你想见得人,挽回你后悔的事情,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到,而我只是帮助你如何去做到!”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而是你自己愿不愿意去做?”

  “如果真如你所言,我愿意去做!”

  “这个过程很艰辛,而且什么时候达到目的,关键在你,不在我!”

  “只要能实现你说的,多艰辛,多长时间我也愿意!”

  “你真的认为你能做到?”

  “能,为了我所爱的人,一定要做到!”

  “做到可能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你也愿意?”

  “愿意!”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我学习。不可反悔?”

  “绝不反悔!”

  于是南娜·贝巴特与塔菲·贝利夫达成一致,塔菲·贝利夫跟着南娜·贝巴特学习。

  “首先,你要跟我一样双腿盘坐在草垫上,背部挺直,脊椎必须在一条线上!”

  南娜·贝巴特没有多余的客套话,说定后就开始了!

  塔菲·贝利夫听话的跟着南娜·贝巴特的样子学了起来。

  “轻轻的闭上眼睛!”

  南娜·贝巴特慢慢的说着,让塔菲·贝利夫跟着她的指示做。

  “把全身放松,在放松!背部挺直,脊椎要在一条线上!”

  “然后深深呼吸,大大的吸一口气,直到自己吸不动了,慢慢的吐出来!吐到吐不动为止!”

  “再来一次!”

  塔菲·贝利夫听从着照做。

  “让后,你把一切都放下,不要去想。把工作事务放下、把生活烦恼放下、把过去放下、把未来放下,回到此时此刻的自己,回到只属于自己的这片空间。”

  “不要去在意自己现在感受到的热、冷、声音。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呼吸上,也不要跟着呼吸进入体,也不要跟着呼吸走出体外,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呼吸的鼻尖上,感受呼吸的存在!”

  “呼吸每一个活着的人都会,但是你感知呼吸存在的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我们无时无刻都在呼吸,只是我们一直忽略它的存在,要觉知呼吸的存在,根本不需要什么造作,也不需要什么刻意,只需要去尝试一下就知道,去关心一下一直都存在的呼吸就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