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上品寒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四、叔嫂问答

上品寒士 贼道三痴 2216 2009.10.29 19:35

    陈操之听嫂子说得郑重,不知何事,危坐等待。

  丁幼微望着灯下小郎俊美的容颜,心里有话却不知从何说起,纤手轻轻摩挲青铜暖炉上镂刻的兽纹,半晌方问:“操之,你没有话要对嫂子说吗?”

  陈操之一愕,看着嫂子丁幼微关切忧虑的眼神,一时不明白嫂子要他说什么?

  丁幼微道:“春秋说你曾为陆太守之女治过病,是否就是那个花痴陆葳蕤?”

  说这话时,丁幼微沉静地凝视着陈操之,见小郎英挺的双眉轻扬,目光却垂下,就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这样俊美的少年郎本来就极易让少女动心的啊,更何况小郎又是如此的温雅和多才——

  陈操之微窘,嫂子绝不会无缘无故重提陆葳蕤名字的,不明白嫂子怎么瞧出他掩藏心底的情思?当下十指交叉,压在膝上,说道:“回嫂子的话,正是陆葳蕤。”

  丁幼微便问:“操之,你喜欢她吗?”

  陈操之郑重地点了点头,同时应道:“是。”

  丁幼微“嗯”了一声,又问:“那陆葳蕤可喜欢你?”

  陈操之答道:“应该是喜欢的。”

  丁幼微点点头,微微而笑,十年前她初见陈庆之,庆之在观澜台上辨析义理、才情飘逸,她不也是一见倾心吗,当时根本就没想到门第般配之事,只是喜欢?操之才貌不在庆之之下,陆葳蕤喜欢操之并非不可想象之事,便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对嫂子说说了。”

  陈操之便将去年四月初八佛诞日在明圣湖畔初遇陆葳蕤、九月赴吴郡在华亭道上再次相遇、然后因救治***玉版而结识、真庆道院赏山茶、徐氏草堂食韭叶水引饼、惜园作画、百花阁探病……原原本本都对嫂子说了,感觉心里无比轻松,这些话他对母亲都不敢说,怕母亲担心,但在嫂子丁幼微面前却能毫不保留地说出来,他觉得嫂子完全能够理解他,嫂子是个有勇气又聪慧的不俗女子。

  丁幼微含笑倾听,说道:“陆葳蕤是个极好的女孩儿啊,执著纯真,我真想见见她。”

  陈操之道:“我与她说起宗之、润儿的趣事,她也说想看看可爱的润儿呢,嫂子记得吗,润儿说要做吴郡第一名媛的?”

  丁幼微笑了起来,过了一会,笑意敛去,问:“操之,那你是如何考虑的呢?”

  陈操之道:“嫂子,我才十六岁,我不想那么早谈婚论嫁啊。”

  丁幼微点头道:“操之是想着继续努力,有朝一日光耀门楣,再向陆氏女郎求婚是吗?”

  陈操之面色微红,赧然道:“嫂子是仙子吗,总能看透我的心思!”

  丁幼微嫣然一笑:“我知道小郎的努力,所以这些事也就猜得出来嘛。”停顿了一下,柔声道:“嫂子总是支持你的,可是操之,你千万要注意,在你获得大名声之前,一定不能让世人知道你对陆葳蕤的情意,众口铄金、人言可畏,在你尚无地位、声望之前,在这件事上只要你稍有差错,世俗风议就会象暴风骤雨一般将你淹没——你明白嫂子的担心吗?”

  陈操之深深感动:“嫂子,我明白的,如果实在阻力太大,会损害到陈氏家族的利益,那我——也许会放弃,我不会让母亲、宗之、润儿受到连累。”

  丁幼微含泪微笑道:“不用放弃,嫂子相信你和陆葳蕤一定会有好结果,你这样苦心勤励,上天都会帮助你的,汉高祖做亭长时谁又料到他能开国平天下?娶陆氏女郎再难也难不过打天下吧。”

  陈操之沉郁了一个多月的心情豁然开朗,与上次嫂子为他分析谋升士族的种种关键问题一样,嫂子总能给他指点迷津,而最重要的是,嫂子让他坚定了信心。

  陈操之回房歇息后,丁幼微独自在双鱼灯下坐了一会,按理,她应该劝小郎放弃追求陆葳蕤的,因为这实在是太难,比她当初嫁给庆之难上百倍,钱唐陈氏虽是寒门,但也是几代仕宦之家,在本县的地位不低,丁氏是二等士族,族中并无高官,影响力不出郡县,论声望不比陈氏强多少,所以当年在她矢志不渝地坚持下,最终得以与庆之成婚——

  而陆氏就大不一样了,陆氏是江东一等士族,是可以与庾、桓、王、谢抗衡的顶级门阀,陆氏家族的一举一动举国瞩目,操之想要娶陆氏女郎,无异于挟泰山以超北海,难到了极处,即便操之不懈努力取得了士族资格,那也只能是末等士族,要与陆氏高门联姻,希望也很渺茫。

  但丁幼微不忍心阻止操之,因为她自己嫁给庆之之后,虽然饱受族人冷眼,而且庆之也早逝,但她从没有过半点后悔,假若时间可以倒流,回到她十六岁那年的齐云山观澜台,她,丁幼微,依然会喜欢上那个俊美倜傥、有才有情的陈庆之,依然会义无反顾地嫁入陈门,她会照顾好庆之,不让庆之过度操劳,这是唯一需要改变的……

  丁幼微心想:“但愿陆葳蕤也有我当年的决心,唯有这样,她与操之才有可能在一起。”这样想着,合什默祷:“皇天后土,共佑小郎。”

  ……

  小婵和青枝带着宗之、润儿到达丁氏别墅时,陈操之已站在门前枇杷树下等候多时了,风冷,他劝嫂子不用在这里等。

  小婵见到陈操之,悄声赞道:“操之小郎君真有能耐,现在一年能来三次这里了,看来娘子回陈家坞的日子也不远了,真期待啊。”

  陈操之微笑,他已经叮嘱过雨燕和阿秀,不提丁幼微患病之事,免得宗之、润儿知道后回去又告诉祖母,丁幼微服用了茯苓莲子羹后没有再呕吐,长期服用,胃寒之疾一定能痊愈的。

  宗之和润儿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娘亲,两张小脸笑得如两朵莲花一般,宗之带来了他的小玉笛、润儿带来了小箜篌,陈操之教宗之吹奏竖笛,丁幼微手把手教润儿弹箜篌,欢日时光易逝,三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丁幼微依依送别小郎和一双可爱儿女。

  陈操之道:“嫂子多保重,我下月初就要再赴吴郡,端午之前我会赶回来的。”

  丁幼微道:“操之学业要紧,不要为了下次送宗之、润儿来见我而急急赶回来。”

  陈操之道:“不专为此,五月间我另有事,本来就是要回来的。”

  陈操之没有忘记去年葛洪临去罗浮山前,曾嘱咐他今年五月之后莫要再外出,葛师的话应该是有深意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