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上品寒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夜坐吟

上品寒士 贼道三痴 2197 2009.10.22 00:53

    此次陆府惜园花木绘画雅集,以顾恺之的《道院山茶》为第一品、陆葳蕤的《寒雨茶花图》为第二品、陈操之的《墨兰图》为第三品——对于前两位,在场的吴郡画师是心服口服、不服不行,顾、陆系出名门,又有名师教导,但第三品的陈操之他们就看不懂了,出身钱唐寒门,说是卫协弟子,但之前并没有听说过,而且画的这幅《墨兰图》,大多数画师认为画得粗疏,就几片叶子,如何比得他们精心描绘的茶花、梅花、寒兰?但陆太守坐镇,卫协、张墨两大名家定评,这些画师们虽有异议,也只敢腹诽或者交头接耳、小声埋怨而已。

  当晚,太守陆纳在府中大宴宾客,侍女歌《鹿鸣》——“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我有旨酒,燕乐嘉宾……”

  灯火通明,婢仆往来,年方及笄的吴郡第一名媛陆葳蕤在竹帘后看着厅中热闹景象,一颗心浮浮跃动、不肯安静,有很美妙的事不敢去细想,生怕一凝想那美妙之事就如晨雾见日一般的消散了,所以,究竟是什么美妙的事她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心里既浮躁又快活,那种快活仿佛荷叶上的雨珠滴溜溜转动,晶莹、澄澈、圆润旋转、聚聚散散——

  笙歌吹罢,酒筵散去,那如切如磋、如圭如璧的少年郎已没有了踪影,耳边似有婉转的竖笛声缭绕不散,依稀是石舫栏边、山茶花下,陆葳蕤痴痴如醉。

  ……

  痴郎君顾恺之虽然不去参加惜园雅集,但对他的画作《道院山茶》能不能获第一还是很在意,自午后就在真庆道院等着,院主黎道人知他是画痴顾氏公子,便备晚餐,并索画。

  顾恺之道:“此时无心作画,若那幅《道院山茶》得了此番雅集的第一我便送你,不得第一我就一把火烧去。”

  黎道人道:“烧去可惜,就送给小道。”

  顾恺之一听,不悦了,眉眼一分,说道:“道人是说我肯定得不了第一了!”

  黎道人赶紧道:“顾公子高才,肯定第一,肯定第一。”

  顾恺之道:“既然肯定第一,我又何必把画烧去,你又道什么可惜?”

  黎道人目瞪口呆,无言作答。

  夜里戌时,陆府宴散,陈操之与卫协、刘尚值等人乘牛车出城,两个顾氏家僮在西门外等得浑身哆嗦,见到陈操之等人,如见救星,牙齿打战道:“卫先生、陈郎君、刘郎君,你们回来了,我家小郎君在道院等候多时了。”

  陈操之笑道:“快去告诉你家痴郎君,雅集品画他第一。”

  两个家僮飞奔着去了,不一会,从真庆道院那边挑出两盏灯笼,顾恺之大步在前,几个僮仆跟着,院主黎道人也跟在后面,连声恭喜顾恺之。

  顾恺之过来向卫协施了一礼,对陈操之道:“子重,我那幅《道院山茶图》带回来否?我要送给黎道人。”

  陈操之道:“入品画作全留在陆府,要在郡署廨亭悬挂三日,供郡人欣赏,三日后才归还。”

  顾恺之便道:“黎道人,那幅画就三日后再送你了。”

  刘尚值笑道:“长康兄,赠人以画,不如赠人以钱,你送三千文五铢钱给黎道人,黎道人保证更欢喜。”

  顾恺之便问黎道人:“此话当真?”

  黎道人比较质朴,觉得刘尚值话实在入心,笑道:“若顾郎君肯赠画,又肯施钱,那小道就是欢天喜地。”

  顾恺之大笑,说道:“道人诚实,好,三日后连画带钱一并送到道院来。”说罢,登上牛车,与陈操之等人往小镜湖而去。

  顾恺之今夜兴致勃勃,大声说他要吟诗,刘尚值见势不妙,硬拉陈操之到桃林小筑,准备一个上半夜、一个下半夜对应付顾恺之。

  到得桃林小筑,卫协颇感疲惫,自去歇息,这边顾恺之、刘尚值、陈操之坐在草堂厅室,掩上木门,两只火盆燃着,阿林奉上烤热的鹿脯,阿娇斟上秫酒,肉香飘逸、酒气薰人,在这冬夜,分外让人感到温暖。

  陈操之与顾恺之讲惜园雅集之事,顾恺之听说还有奖品,忙说要看是什么奖品?

  陈操之便让冉盛将顾恺之获得的雅集第一的奖品搬出,笔墨纸砚一大堆,还有一幅后汉蔡巨的画作《小列女图》。

  顾恺之展画赏看,喜道:“蔡巨文史书画皆有名,画作流传甚少,颇为难得,陆使君倒不会悭吝。”又问二品陆葳蕤、三品陈操之奖品是什么?

  陈操之道:“陆葳蕤是一幅张衡的《八方神兽图》,我是杨鲁的《高士图》。”

  “啊!”顾恺之叫道:“我要张衡的《八方神兽图》,《八方神兽图》比《小列女图》更稀罕,我就想学学张衡画的神兽——这实在不公,哪有二品的奖品胜过一品的!”

  刘尚值笑道:“长康,张衡的《八方神兽图》是陆府的珍藏,奖励给女儿就依然是陆府的,给了你岂不是损失重大?”

  顾恺之便道:“这陆纳还是悭吝,悭吝至极!”

  陈操之笑道:“长康,你真要看那幅《神兽图》,改日我可以去陆府借出让你观摩几日。”

  顾恺之大喜,心中诗意蓬勃,便又开始用晋陵方言咏叹起他的诗作来,自上次吟诗吟得嗓子沙哑后,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彻夜吟诗了,今夜寒风呼啸,室内温暖如春,知交好友围坐,能不吟诗乎?

  刘尚值没走成,只得陪坐着,侍婢阿娇表示一起陪他。

  冉盛跪坐在陈操之身后,大嚼鹿脯,这时附耳低声道:“小郎君你自去睡,我来赞他。”

  陈操之失笑,低声道:“可一不可再,今夜我自来赞他。”对顾恺之道:“长康,你现在吟的都是旧作,可有新作?”

  顾恺之道:“这一月来忙于绘画,未有新作。”

  陈操之道:“长康今夜诗情勃发,若只吟旧作,殊为可惜,应趁此良宵,作几首新诗才好,题目就叫《夜坐吟》或者《咏怀》如何?”

  顾恺之深以为然,说道:“竹林七贤的阮步兵有《咏怀诗》八十二首,我顾长康不能少于他。”便独自写诗去了。

  陈操之、刘尚值又得以睡了一个好觉。

  ——————————

  感谢书友们的推荐和打赏,让小道时时感到温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