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望与寻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望与寻记 我本唠叨 3284 2019.11.01 11:04

  “他们!”向一一的脑袋里浮现出抢救室里被望舒的闪电打成了焦糖爆米花的两个凡人,“他们就算了吧!估计没被吓死也得吓疯掉,您还是发发善心,饶了他们吧!”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要不咱们就分手吧!你找你的男朋友,我去找那个医生去,我看他刚才的样子,好像并不怕我!”

  “我,我才不想找他呢!”想起回到冷清的须弥海底,还要每天喝那该死的两生神水,向一一心中就莫名的厌烦,哪怕是最爱她的武毅陪在身边,向一一依然更向往自由的生活。

  “算了,我还是跟着你吧!”向一一嘟着嘴,“我暂时还不想回去呢!”

  “这才对嘛!走,咱们找他们去。”

  “好,让他们请我们吃饭!”向一一哈哈笑着,心中却叹道:“也不知道那两人前世修的什么功德,这世要这样的被折磨。”

  刚踏入医院,便听见一阵的喧嚣,只见一群穿白色衣服的人朝着抢救室涌去,还大呼小叫的说着什么。

  “完了,望舒,你不会给那两个凡人电死了吧!要是死了,咱们可就真的没路可走了!”

  “不会吧!我动手的时候特意给他们手下留了情的,大部分的功法都打在那个死了的苏法斗身上。”望舒心里也没了底,伸长了脖子朝抢救室看去。

  “万一是那两个凡人身体太差,承受不住你的威力呢!”

  两人正分析着,只听见一声惊叫,抢救室里窜了一个人出来,步履蹒跚,浑身焦黑,顶着一头冲天的乱发,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只剩了架子的听诊器。

  “等一下,我有话想问你!”那人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小公鸡似的喊道,通红的双眼瞪着站在门外看热闹的两个女妖。

  “陈俊生!”

  “成这样了!望舒,你动手的时候是不是太用力了,你看他的眼睛,红的跟电灯泡一样。”向一一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

  “我哥呢!我哥呢!”抢救室外的人纷纷避到了一边,只见苏法门以同样的模样,同样的姿势冲了出来,大声嚷嚷着。

  “你哥!”向一一的眼珠滴溜乱转着,似笑非笑的说道:“不是在抢救室里面吗!”

  “我没看见啊!”

  “你哥,好像成了灰儿!”陈俊生吞吞吐吐的说着,在他晕过去前的那一刹那,陈俊生看见了被蓝色的电流轰成了飞灰的苏法斗。

  “应该到处都是你哥,如果你现在回去的话,还能收集到一部分。”望舒说着,眼睛朝着抢救室那里看去。

  苏法门转身看去,已经有人走进了抢救室,“不,等等,别进去!我哥在你们脚底下啊!”苏法门凄厉的叫着扑了过去,吓的刚踏进去的人又连忙退了出来。

  “你们,你们刚才是怎么做到的!”陈俊生清醒了些,虽然心中满是疑虑,但是,自己被苏法斗掐住喉咙,身体里的热量被抽离而变得冰冷的那种恐怖的感觉是他永生也不会忘记的。

  “干嘛!”向一一扬起下巴,“你什么态度啊!对你的救命恩人就是这个样子吗?”

  “不,不是,我!”见向一一冲到面前,陈俊生下意识的退了几步,“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太匪夷所思了,我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苏法斗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会活过来?”

  “他并没有活过来,只是那一刻,他的躯壳被操控了!”望舒回答了陈俊生,“操控他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喂!陈俊生!”向一一早已是口干舌燥,见陈俊生傻了叭唧的站在那里问个不停,向一一没了耐心,“有什么问题能不能先把我们安置了再问啊!”

  “安置你们!”

  “对呀!我们还没吃饭呢!哪有力气回答你的问题!”

  “好,好!也对!你们,你们跟我来!”陈俊生定了定神,朝不远处一个穿着白大衣的男子招了招手,男子过来与陈俊生讲了一会儿之后,离开了。

  “大家都散了吧!刚才抢救室里的插座漏电,这会儿已经没事儿了!大家散了吧!”陈俊生感觉脑袋有些发晕,手脚关节处还发着麻,估计是被电击的后遗症,但还是撑着去安抚了周围的人们。

  向一一走到抢救室门口,苏法门正流着眼泪,脱下衣服小心翼翼的收集着满屋子的黑灰,嘴里还念叨着,“本想着让你死的体面点,好让爸妈别被吓到,这下好了,直接火化了,唉!哥啊!哥啊!”

  “苏法斗死了至少十年了吧!是什么在操控着他呢!”望舒走到向一一身后看着伤心的苏法门。

  “而且能让苏法斗死后尸身不坏,这可是不得了的功法啊!”向一一摇头晃脑的说着。

  “有什么了不得的,都是些恶毒的法子,要是被我找到施法的人,定不轻饶!”

  “两位!”陈俊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可以了,跟我走吧!”

  陈俊生不知在哪里洗了把脸,勉强可以看出原来的样子,望舒释放的电流产生的火花将陈俊生的头发烫的焦黄一片,连眉毛睫毛都被烧掉了一些,剩了些黑灰贴在脸上,配上满是孔洞的衣服,很是滑稽。

  “噗!”

  两女妖没忍住,笑了起来,“你的眉毛都烧没了,以后是不是要画眉毛啊!”

  “唉!”陈俊生大糗,伸手搓了搓脸,“我让人在办公楼里收拾了一间套房,你们可以住下。”

  “好!一会儿你劝劝苏法门啊!”向一一拉了拉望舒,小声说道:“你好歹说点什么啊!咱们现在的身份可是不一样了!座上宾,拿出点架势来!”

  “哦!嗯!”望舒愣了一下,想了想,严肃的朝陈俊生说道:“你记得请我们吃饭啊!”

  “好!”这次换陈俊生愣住了,“这是小事儿!”

  “你笨不笨啊!”向一一翻着白眼,“想点儿高要求的东西嘛!”

  “什么高要求啊!”望舒不解,“让他送一百个鸡蛋来吗!”

  “停!您还是专心的当您的小仙女儿吧!这些事儿还是得我来!”

  陈俊生走在前面,听着身后一路小声嘀咕着的两个不明生物的声音,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慌乱,激动的是遇上了只有科幻片里才有的生物,慌乱的是,万一这些生物是外星球派来打探消息的,以后要是来攻打地球该怎么办!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陈俊生不就成了全人类的公敌了吗?

  五月,全国大部分的城市还是初夏时分,细密的小雨常让人觉得春天还没离开,花城却已踏入了盛夏,三十五度天天有,三十七八也正常,太阳炙烤着大地,绿化工人每日早晚两次浇水作业,勉强维持住了城市的绿化,可山区间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半个月的暴晒下来,将半数青绿绿的小山头都变成了黄山头,朱曦站在自家的小别墅门前,忧心忡忡的看着山下枯了半截的炳草,密密麻麻的剑麻因为炳草的枯萎纷纷露了出来,犬牙交错的甚是狰狞。

  别墅后的山间有一股泉水,水流大的时候有小瀑布大小,日夜流淌着滋养山间草木,这几日那股泉水也渐渐的枯竭,成了小溪流,如果这天气再这样下去,朱曦摇了摇头,看着山腹间几棵因为缺水而提前盛放了的凤凰花树,心中叹道:“要再持续高温,估计山火很快便要到来,山中无辜的生灵草木又要遭殃。”

  “朱曦!朱曦!”

  朱曦寻声看去,银浦脚下生风的跑了过来。

  “你做什么去了这么久!”

  “遇上点麻烦,朱曦,我见到阿寻了!”银浦停在朱曦面前,呼了口长气,说道:“还是山上凉快,下面的城镇温度可高了,我是一天都不想呆下去了。”

  “今年的天气有些古怪,热得早温度又升的快!我几次都预见到了有雨,可不知为什么,雨下到城边上就消散了,不知是什么原因。”

  “朱曦,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我说我见到阿寻了!”银浦瞪着圆眼说着,“你怎么听不出重点来啊!”

  “是!”朱曦笑了,“阿寻回来了!除了阿寻,你有没有碰到另外的人呢!”

  “另外的人!”银浦看着朱曦探究的眼光,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原来你早知道阿寻回来了,居然不告诉我!”

  “不是不告诉你,是没来得及,你这次下山的运气不错嘛!居然能遇上阿寻,她怎么样!百年未见,可还记得你!你怎么没把她带回来。”

  “她都把我忘了,我怎么带她走!而且,我这次下山,还遇上了咱们的老仇人,罗刹女!”

  两人说着话回到了别墅里。

  “除了罗刹女,还遇到了什么人!”

  “是还有个人!”银浦惊疑的看了朱曦一眼,“但那人很奇怪,反正我是看不透他,他的修为很高,可以徒手撕裂虚空,可看他的样子又很年轻,我是想不出这三界中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是阿修罗王!”

  “什么!”银浦一口茶水喷了出去,“阿修罗王,他,他怎么换了这么个小白脸子的皮囊,这可不是他的喜好和风格啊!”

  “他不是以前的那个阿修罗王,所以不喜欢过去的样子也是正常。”朱曦擦掉茶几上的茶水,有些心疼的说道:“你这一口茶水喷出去,就像在喷我的血一般。”

  “啊!”银浦听不明白,“这灵茶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让你这么的心疼吧!”

  “你!”朱曦忽的变了脸色,指着门外说道:“你难道就没看见门口少了什么吗!”

  “少了什么!”银浦起身走到门口,拉开大门看了出去,“青山,有点焦,绿草,有点黄,还有什么啊!咦!朱曦,你啥时候把噬魂草给拔了啊!还拔的挺整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