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望与寻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望与寻记 我本唠叨 3247 2019.11.29 11:07

  “咚”像是打在了铁板上,握着发麻的手腕,陈俊生惊疑的看着陈九,“你,你!”

  “我什么啊!”陈九嬉笑着,一把捉住了陈俊生的手腕,“咱们做笔交易怎么样?”

  手腕被捉住,陈俊生的脸色都变了,陈九的手掌像是一把铁钳,将他的手腕紧紧夹住,动弹不得,疼痛不已,“你要什么交易!”陈俊生徒劳的挣扎了几下,无奈的说道。

  “我要你家的秘方,你交出来,我放你们母子一条生路。”

  “秘方,什么秘方!”

  “别装了,没有秘方的支撑,你凭什么开医院!虽然你只是陈震在外面偷着生的,但只要是陈家的种,何梦寻都会关照。”

  “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陈俊生奋力收回了自己的胳膊,“我知道你们陈家和何家,能开药厂都是仗着有秘方,可我开的是医院,不需要什么秘方,你找错人了!”

  “没有秘方?怎么可能!”陈九抄起双手,吊起眼角看着陈俊生,“或者,你的确不知道这事儿,不过,阮玉立肯定知道,我去找她要秘方去!”

  “你敢!”

  “那你给我秘方,不然我就找阮玉立去,陈俊生,今天你是遇上我了,如果今天是我妈来,那你们母子俩会有什么下场,我想,不需要我多说了吧!”陈九笑着,嘴唇上的伤口裂得更大,也更显得脸上狰狞可怕。

  “陈九!”陈俊生抓着陈九不放,连声说道:“我真不知道什么秘方,我妈也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不大对劲,我带你处理一下伤口,做做检查。”

  “少岔开话题。”陈九手臂一挥甩开了陈俊生,“你不说我就找你妈去。”

  “不许去!”陈俊生见陈九甩开自己朝着门口走去,急的追上去将陈九推到了门边的墙上,死死的压在他的身上,“告诉你了没有秘方,你不要去骚扰我的母亲,她什么都不知道!”

  “你给我让开,老子做事儿不需要你来教。”陈九吊着眼睛,手指着陈俊生的脑袋说道。

  “秘方没有,你也不能去找我母亲,陈震失踪对她的打击很大,她现在的精神已经很脆弱了,你去找她,难道是想要把她逼疯逼死吗?”

  “她是死是活与我有什么关系!”陈九突然变了声调,变的疾言厉色起来,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张着变了型的嘴巴,将陈俊生掀到了一边。

  “啊!”陈俊生只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般,身不由己的飞了出去,撞翻了电脑桌,摔的眼冒金星的陈俊生捂着脑袋,惊讶的说道:“你,你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了。”

  “是吗?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陈九哈哈笑着两步窜到了陈俊生旁边,伸出一只胳膊就把他拎了起来,“你不是说,我杀不了你吗!”

  陈俊生奋力挣扎着,手脚胡乱的打在陈九身上,却像是打在了铁板上,毫不在意的陈九哈哈大笑着,阵阵血腥气喷在陈俊生脸上,陈俊生的脑袋里忽然闪过了一丝念头,“你,你不是陈九。”

  “嗯!我不是陈九,那我是谁!”陈九收起了笑容,盯着陈俊生的眼光慢慢的变得呆滞,空洞,黑色的眼珠渐渐的在整个眼眶中扩散,阵阵浓黑的雾气从眼眶中溢出,将陈九的脑袋包起来。

  看着陈九突然间不打个招呼就开始变身了,陈俊生连忙屏住呼吸,奋力一扯,“嘶啦”,将身上穿着的白大衣扯成了烂大衣,这才脱离了陈九的控制。

  “哈!”满头满脸被黑雾笼罩的陈九突然大吼一声,将周围的雾气通通吸进了张开的大嘴里,转身抓住了陈俊生。

  “别想跑!”陈九说着,声音嘶哑的像是树杈上的乌鸦,“我饿了,我要吃掉你。”

  “放开!”陈俊生怒吼着,朝着陈九的脸上打去,每打一拳,陈九脸上的五个孔洞里便会冒出黑烟,但他很快就会将黑烟吸回去,将变形的脸撑回原样。

  “天啊!救命啊!”陈俊生拼了命的击打着陈九,可惜并没有什么用,生死关头,陈俊生奋力扬起头狠狠的撞在陈九的鼻梁上。

  “唔!”陈九痛呼一声,双手松开朝着脸上摸去,只见他的鼻梁被撞的凹了进去,连门牙都掉了两颗。

  暂时得了自由,陈俊生顾不得额头的疼痛,连忙操起角落里的衣架和一切能够扔得动的东西朝陈九扔去。

  “啊!”陈九痛的惨叫一声,瞪着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看着陈俊生,狂喊道:“我要吃了你,要吃了你!”

  “吃,吃个屁!你个怪物,从你进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你已经不是人了,你个怪物!”陈俊生也豁出去了,一边庆幸着之前和阿寻的遭遇,一边拉开墙角文件柜,陈俊生拿到了两把手术刀,“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才送走了两个外星人,又来个伏地魔,哼!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呀!今天我就算是死,也要死的光彩,看看你的样子,牙都撞掉了,你还怎么咬我!我倒要看看是你先咬死我,还是我先弄死你。”

  陈九张着大嘴,鼻血混着牙血滴滴嗒嗒的落在地上,毫无生气的眼里看不见光彩,只有黑色的雾气纠缠在一起,“吼”陈九狂叫一声,像是被激怒了,张着嘴朝着陈俊生扑了过去。

  “来呀!”陈俊生手拿双刀,不去顾忌陈九那没了门牙的大嘴,两把锋利的手术刀朝着陈九的心脏扎了过去。

  “噗”手术刀准确的扎进了陈九的心脏位置,而陈九却并没有停止,大张的嘴动了动,可以清楚的听见,陈九的上下颌骨那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

  陈俊生惊讶的抬眼看去,陈九停在自己头顶的嘴变大了许多,而且是越来越大,居然可以清楚看到陈九的智齿和扁桃体了,这场景让陈俊生觉得自己像是一颗鸡蛋,而陈九则是那只吃蛋的蛇。

  “为什么还不死!”陈九的嘴已经张开到了极致,快要翻过头顶了,头皮都在发麻的陈俊生简直要吓尿了,陈九的手死死的按在自己肩上,肩胛骨传来钻心的疼痛,陈俊生顾不上那么多,双手抓着手术刀在陈九的胸膛上一阵横七竖八的乱切。

  “噗”几股黑血从伤口处喷出,冲了陈俊生一头一脸,陈九抖了抖身体,两只被挤到了耳朵上的眼睛费力的朝下看了看,长叹了一声后,陈九朝着陈俊生的脑袋合上了嘴。

  “啊!”在这关键的生死之间,陈俊生猛的扯出了手术刀,竖着抵在了陈九的上下颌骨间。

  “吼!吼!”陈九怪叫着,手术刀刺穿了牙床,渐渐的落下。

  “不!”陈俊生不甘的吼叫着,曲起双臂撞击着陈九,想要将刚刚被陈九咬住的脑袋拔出来。

  “嘭”房门被撞开了,一个声音颤抖着喊道:“俊生,快跑!”

  苏法门提着两个灭火器冲了进来,一步跨上桌子高高跃起,苏法门的灭火器重重的打在了陈九的脑袋上。

  “乒乓”重击之下,陈九的脑袋变了型,趁着这些微的松动,陈俊生从陈九的嘴里逃了出来,连滚带爬,狼狈的朝着门外跑去。

  “苏法门,快跑!”冲出门前,陈俊生喊道,眼角的余光看见苏法门扔出了另一个灭火器转身而来的身影,陈俊生松了口气,朝着医院外的门诊冲去,“大家快跑,快跑!小李,小李,快报警,快!”

  喘着粗气,陈俊生停在医院门前,看着排着队挂号交费的病人们,焦急的喊着,“大家快离开,这里有紧急情况,小李,小李!”

  收费窗口里,一个年轻的男子看着满头污渍的陈俊生,满脸的茫然,不知所措,“院长,您,您刚才说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要报警吗?”

  “对,快,快!要特警来啊!苏法门,苏法门,你快报警,我来疏散人群,大家快跑啊!”

  年轻男子愣愣的看着陈俊生,收费处的病人们也看着陈俊生,大家的脸色和眼神明显是不大对了,那表情,那眼神仿佛在说,“玉立医院的院长疯了吗!”

  “苏法门,苏法门!”陈俊生喊着,回转头看去,哪里有苏法门的影子,“苏法门!”陈俊生崩溃的大叫着,又朝着自己的办公室冲了过去,“苏法门,你给我出来!”

  望舒领着向一一,还有新加入的成员,阿休,三人来到了市立医院干部病房外,这里是陈俊生提供的信息里,最早发现陈震出现异常的地方。

  三人乘着电梯来到十楼,这里是市立医院的VIP病房,能入住的病人都是市里有头有脸的达官显贵,电梯门开时,正对着的是护士站,里面站着两个电影明星一样的女护士,笑盈盈的朝三人说道:“您好!请问是来探视几号病房!”

  走在前面的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番后,无语的看着两个漂亮女护士。

  “我们看病!”

  “我们找人!”

  “噗”阿休忍不住笑出了声。

  两个护士笑容不减,只是脸色明显不好看了,“对不起,看病请去门诊,找人的话,请出示您的证件和单位证明。”

  “走吧!”阿休在后面小声说道。

  “什么破地方?还得开证明!”向一一心中小小不爽,转回身时狠狠瞪了阿休一眼,“笑什么笑!”

  回到电梯里,向一一有些泄气,看着还算镇定的望舒,向一一说道:“你这次坐电梯还不错,没有头发大暴动!”

  “大暴动!”望舒好奇的看着向一一,“怎么暴动的!”

  “就那样了,差点把电梯撑开。”向一一张牙舞爪的做着动作,没料到阿休又在身后笑出了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