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望与寻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望与寻记 我本唠叨 3254 2019.08.14 19:26

  “你真的要进镇子去啊!别去,快回来!”银浦大声喊着,引得胸口一阵闷痛,“哎哟!”银浦捂着胸口弯下了腰,半跪在地上咳嗽起来。

  阿寻停下了脚步,转回头看着银浦,想要过去扶起,却又恨银浦的话说的太伤人,“你,你活该,痛死你,吐血吐死你,我才懒得管你呢!”

  “别这么狠心嘛!”银浦咳了几声,站起走到阿寻面前,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阿寻,“抱抱就不生气了!”

  阿寻睁大了眼睛,耳朵里像是开过了轮船,轰隆隆的响成一片,浑身软的像根面条似的,唯一还有力气的便是心脏,跳的比庙会的开场锣还要快,阿寻紧紧的闭着嘴,她怕一张嘴心就会跳出来跑掉了。

  “别生气了。”银浦拍着阿寻的背,“你的头发呢!怎么短了这么大一截!”

  “姐,银浦哥!你们在干嘛!站在路边抱成一堆,羞不羞啊!”毛蛋的声音很不和时宜的响了起来,打断了阿寻心中的旖旎。

  一把推开银浦,阿寻强撑着摆出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你干嘛要抱,我!”

  “我们那里,女的一生气,男的抱一抱就没事了!难道你们这里不是吗!”银浦很无辜的说道。

  “我们这里不能乱抱的。”毛蛋跑了过来,一脸你们有故事的表情,“抱了就要娶回家的。”

  “什么!”银浦惊讶的瞪着眼睛,心中暗道:“在善见城的时候,总看见有男仙抱女仙,抱了就开心的很,可也没听说这抱了就要娶呢!”

  一抬头,银浦便撞见阿寻满脸受伤的表情,银浦心中咯噔一下,暗暗念道:“这下子完蛋了,闯大祸了!我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吧!”

  “贼眉鼠眼的在寻思啥呢!”阿寻站在一边,早将银浦心中的想法猜了个差不多,“想跑是吧!你要是真的能提起一口真气跑的我都追不上,那我就饶了你!”

  银浦按住还在隐隐做痛的胸口,苦着脸说道:“我现在哪里还能跑啊!能走就不错了,你要觉得我占了你便宜,你就打我一顿吧!我不还手,反正也还不了手。”

  银浦一幅低眉顺眼的听话样子,哪里还有往日的嚣张跋扈的讨厌劲儿,阿寻心中一软,暗暗叹道:“是我几辈子前欠了你的吗!怎么就派了你来折磨我!”

  “姐!你看天上,怎么比锅底还黑!”毛蛋站在阿寻身旁,望着头顶的天空问道。

  此时的天空像是变了脸,四周的黑云正四面八方的汇集过来,将天空压的低低的,一道道赤金的闪电穿插在云中,带来震耳欲聋的声响,在黑云的中心位置有一个漩涡正在缓缓的转动,漩涡的中心向天空中延伸着,这异相吸引了众人,连连惊呼着,“龙吸水,是龙吸水!”

  “什么龙吸水啊!那叫龙卷风!”何先生是有文化的人,看着天空中漏斗形状的黑云,不解的说道:“龙卷风不是应该下小上大吗!这个怎么反了!不像是要吸走什么,倒像是要掉什么出来似的。”

  “快跑啊!有妖怪要出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人们纷纷收拾了东西,扶老携幼的往大路上跑去。

  “毛蛋!快去找何先生。”阿寻推了推毛蛋。

  “姐,你不走吗!”

  “你先走,姐随后就来!”阿寻拉着毛蛋送到何先生面前,“何先生,刘大嫂,你们带着毛蛋先走!”

  “好,好!”刘大嫂收拾着东西,“我们在前面等你们,你们要快些来啊!”

  “姐!咱们一起走吧!那云好奇怪,我害怕!”毛蛋瘪着嘴,拉着阿寻的手。

  黑云越来越低,仿佛要挨着地面一样,阵阵雷声像是炸山的火药,轰隆隆的震的整个河床都在摇晃,“咚!”一声巨响传来,阿寻回头看去,一大堆脚板落在了河床上。

  “天啊!这是什么!”大家被这突然出现的怪东西吓了一跳。

  银浦就站在这黑云的边上,脸色凝重,当看到这堆脚底板从黑云中踏出来时,银浦的脸色都变了,转身朝着阿寻等人跑了过来,“刘大嫂,你们快走,这来的可不是什么善茬!”

  “是什么!妖怪吗!”毛蛋搂着阿寻的腰,脑袋藏在阿寻的腋下,看见这堆脚底板动了动,原来除了脚底板,还有一堆大腿,一堆粗壮的如同大树根茎一样的大腿。

  “不是妖怪,是妖怪的祖宗来了!快走吧!阿寻,你送他们走,我来挡着。”银浦将阿寻推到了刘大嫂身边,“快走!”

  “咚咚”声中,怪物挪动着巨大的脚板,一双小山似的巨手露了出来,挥舞了几下便将黑云托上了天空,露出了身体,“哇!这是什么啊!怎么有这么多的腿,还有这么多的脑袋!”阿寻瞪大了眼睛惊呼着。

  怪物站直了大山一般巨大的身体,抖了抖宽阔的肩膀,肩上顶着一个硕大的脑袋,脑袋上两个黑洞洞的眼睛,冷漠的看着河床边的人们,一张巨口大张着,两根长长的尖牙伸在外面,模样很是恐怖,再加上周围环绕着八个一模一样的脑袋,这模样已是大大的超出了阿寻姐弟的认知范围,“姐,这妖怪好丑,他的脑袋好像风车啊!”毛蛋吓的瑟瑟发抖,上下牙不停的打着架。

  身边还没来得及离开的难民们早已吓的又哭又叫,哭爹喊娘的没了章法,有胆子小的更是屁滚尿流的瘫做一团,连动也不能动了。

  一道闪电从天际划过,映出一个正端坐在妖怪肩上的身影,赤金的闪电盘旋在她的身边,衬得她美丽又邪魅,“是罗刹女!她居然找救兵来了。”银浦望着妖怪肩上的身影说道。

  “银浦,这是什么妖怪,是大山成了精吗!”

  “这是阿修罗王手下的神将之一,毗摩质,居然被罗刹女控制了。”银浦心中叫着苦,“有罗刹女已经不好对付了,还把毗摩质给招来,今天怕是我银浦归位的日子了哦!”

  “银浦!这个妖怪是不是很厉害!”阿寻心中忐忑。

  “废话!十个你我都不是他一个的对手,还又加上了罗刹女!我们俩能不能逃过一劫都是未知,再加上这一群的凡人,你还不快走,愣着做什么!”银浦将阿寻用力一推,转身朝毗摩质走去。

  阿寻反手将银浦捉住了,“你不是说罗刹女不会回来了吗!”

  “我怎么知道,早知道就把她送远点,直接送回娘胎就对了!”银浦心急火燎,一把甩开阿寻。

  “你别去,你受了伤,怕是挡不住,我去!你的动作快,把这些难民送走了再回来帮我。”阿寻紧紧的抓着银浦的手,“你快去!趁着他们还没有过来,快,别再耽误时间了!”

  “你去!别开玩笑了,你会死的!”银浦睁大了眼睛,脖子上的青筋直冒。

  “你去难道就不会死了吗!”阿寻大睁着眼睛,朝银浦大声喊道,“我去,虽然不是对手,但比你强,至少能给大家争取逃命的时间,运气好的话,还能等你回来救我!”

  毗摩质站在河床上,摇摇晃晃的四处环顾着,不知是不是从云里出来的时候太挤,挤着头了,被罗刹女扯着耳朵扭了好几转,才又摇摇晃晃的朝着河边难民聚集的地方走了过去。

  “快走!别逼我用绝招,我要是把你定住了,以你现在的法力怕是解不了,到时候你别怪我不给你救我的机会啊!”阿寻推了银浦一把,朝着毗摩质跑了过去。

  “你!”银浦气的跺脚,见阿寻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银浦眼圈一热,一滴泪水在眼里打了个圈,银浦转过头,将毛蛋甩在后背,强行提起一口灵气,左手扯着何先生夫妻俩,右手拉起两个被吓晕了的难民,朝着众人大喊着,“妖怪来了,快跑呀!”

  阿寻回转身,见银浦拉扯着五六个难民朝着大路边跑去,心中默默念着,“你一定要回来救我啊!”

  毗摩质大睁着空洞的双眼,大张的嘴里不断的有唾液流出,巨大的脚板踏过河床,粗壮的手臂一挥,便将不远处,镇子外的围墙打成了碎渣,镇里镇外的人们吓的惊叫连连,抱着头在毗摩质的脚边乱窜着。

  “别乱跑!都朝着大路那边去,小心这怪物的脚啊!”阿寻大声提醒着。

  毗摩质可能是饿了,伸长了手朝着几个吓的腿软的难民抓去,阿寻见状,顾不得自己的安危,催动着头发朝毗摩质的手腕而去。

  “啪!”一团头发拧成一股搭在毗摩质的手腕上,逃得一劫的难民们连忙念着阿弥陀佛跑开了,阿寻使着力气,头发绷得笔直,将毗摩质的手腕朝自己这边拉着。

  毗摩质见到嘴边的吃的就这么跑掉了,大张着嘴不甘的厉吼着,摇晃着手臂想要摆脱阿寻的束缚,阿寻的头皮扯的生疼,几次想要放开毗摩质,但看着不远处还在奔逃的人们,阿寻又狠下心肠来,拼命的催动着头发,将毗摩质的手臂牢牢的缠了起来。

  “吼!吼吼!”毗摩质早已失了心神,又叫又跳的转动着庞大的身体,罗刹女坐在毗摩质的肩上,微微笑着望向阿寻,“小妖精!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吧!别在白费力气了,就凭你们俩儿,想要打过毗摩质是不可能的,你乖乖听话,我就放那些凡人一条生路。”

  阿寻瞪了罗刹女一眼,双手紧紧的拉住头发,不许毗摩质朝难民奔逃的方向去,“哼!冥顽不灵!”罗刹女冷冷的笑着,伸手拍了拍毗摩质的大头,俯下身子在毗摩质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