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望与寻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望与寻记 我本唠叨 3228 2019.10.09 16:40

  “对,对,安全第一啊!咱们走吧!”

  “我想找苏法斗聊聊了!”

  “什么!”阿寻觉得这向一一肯定是脑子有问题了,正愣着神,只见向一一两腿微分双手叉腰,气沉丹田,运着气的大喊了一声。

  “苏法斗,给我滚出来!”

  “哎呀!我的天啊!你疯了。”阿寻吓的一哆嗦,赶紧去拉向一一。

  “别拉我,我今天倒要看看,那斗牛犬到底有多厉害!”

  向一一发起了人来疯,任凭阿寻怎么用劲,就是不走,见会所里没有动静,向一一索性挣开阿寻,推开会所的大门,朝里喊道。

  “苏法斗,出来,快出来!”

  “谁啊!吵什么啊!”

  “苏法门!你在啊!”

  阿寻一听这声音,连忙跳进了门外的绿化带里,找着一棵树后躲了起来。

  “哟!这不是小黄人向一一吗?这么快就好了!”苏法门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了下来,还退后了几步,指着向一一问道:“你那天是怎么了!是不是急性肝炎,我告诉你那病要传染的啊!”

  “你才急性肝炎,你才传染呢!”向一一鼓着小眼睛瞪了苏法门一下,猛的想起那晚自己的外壳夹着的刘丽莎,向一一又心虚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你哥在吗?”

  “在啊!找他干嘛!”

  “他欺负了我姐们儿!我找他谈谈,让他出来!”向一一瞬间又理直气壮起来,叉着腰,昂着头,右脚点地不时的抖几下,十足的小太妹儿样子。

  “你姐们儿!谁呀!”

  “你,你管谁啊!快去叫!告诉你,我看在那天你送我去医院的份上,才跟你讲讲道理的,不然我早就打进去了。”

  “别提那晚,你像个打翻了的潲水桶似的弄我一屋子都是,那个刘丽莎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找人打扫都花了两天时间,你还敢跟我提那事儿!”

  两人在门口相持不下,一个男人走了出来,站在门边看着斗鸡似的两人,男人笑嘻嘻的说道:“呵!这是要干嘛,杀气好重,苏法门,我先走了,江湖再见!”

  “喂!银浦,你先别走,我还没说完呢!”

  阿寻躲在树后,伸着半个头看着门口的三人,当最后那人走出来的时候,阿寻惊呆了,不停的在心里喊着望舒,“望舒,你醒醒,你快看看,那人好眼熟啊!好像我梦里经常看到的那个人啊!”

  “吵什么啊!哪儿来的小孩儿,大下午在这里闹什么闹,老子好好的瞌睡都被闹醒了。”三人正说着话,苏法斗穿着拖鞋走了出来。

  “苏法斗,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呢!”向一一三步并做两步的跳到了苏法斗的面前,几缕诡异的黑气从苏法斗的衣领里钻出又快速的缩了回去,正被向一一看了个清楚,成天都想着降妖除魔的向一一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伸手就想去抓。

  苏法斗打着哈欠,心头正恼火着,见一个小孩儿冲了过来,便不问青红皂白的一脚踢了过去。

  “哥,别动手,她是我朋友!”苏法门赶紧喊道,想要挡住向一一。

  谁知道向一一的动作快的惊人,一扭身便躲了过去,顺便又回敬了一脚,“呯”向一一感觉自己踢到了石头,震的脚尖发麻。

  “咦!有点本事啊!”苏法斗清醒了些,眯着鱼泡眼看了看正瘪着嘴想哭的向一一,手指一张朝着向一一的衣领子抓去。

  “哥!”苏法门拦在了二人中间,“她是我朋友,年纪又小,看我的面子,别跟她计较了。”

  “我哪会计较啊!”苏法斗扯着嘴角笑了笑,推开了苏法门,说道:“我是想请她进会所玩,你不是来找我,想和我谈谈吗?进来吧!”

  银浦站在边上,早看出了这两人的不同寻常来,苏法斗明显是习了什么邪门的功法,浑身散发着邪气,而那个向一一也是来者不善,身上始终罩着一层护罩,估计是带了什么仙家的法宝,才敢这么有恃无恐。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银浦心中叹道,“今年是什么好年生啊!妖魔鬼怪都来凡界了,难道是组的团吗?”

  “哥,谈什么啊谈!她一小孩子,能谈什么!”苏法门将向一一拉到了身后,低声说道:“快走吧!别在这里呆着了。”

  向一一哪里会走,刚才那一脚没占着便宜,倒把自己给踢痛了,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向一一推开苏法门,指着苏法斗的鼻子说道:“我是要找你谈谈,你是不是欺负了阿寻!”

  “阿寻!”

  “在哪里!”银浦和苏法门齐声问道。

  “她在哪里关你们什么事!”向一一看了一眼银浦,好奇的问道:“你也认识阿寻!”

  “认识,认识!”银浦连忙走了上去,“你认识的阿寻也是苏法门认识的那个阿寻吗?”

  “是呀!是我带阿寻认识的他们,你又是谁!”

  “我说那个小白脸子,你在这里凑什么热闹啊!这小丫头片子,还有那个阿寻,都是你法斗哥的人,要没什么事儿你就回吧!”苏法斗晃着外八字走了过来,朝着银浦推了一把。

  “嘿!”银浦没动,苏法斗斜着退了好几步才站稳,龇着牙瞪着眼的看着银浦,“今天是中邪了啊!看来不拿出点真功夫,你们都当我好欺负是吧!”

  “小妹妹,哦!你叫向一一对吧!你说的阿寻是不是瘦高个子,皮肤白眼睛大,有一头墨绿色的头发。”银浦连正眼都没瞧一下苏法斗,全副心神都在向一一的身上。

  “是呀!她的头发是有点奇怪,看来你也认识阿寻啊!可没听阿寻提起过你呀!”

  “她在哪里!向一一,阿寻在哪里呢!”

  “她呀!刚才都在来着,这会儿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向一一四处看了看,只看见阿寻躲在树后的一片衣角。

  “向一一不要出卖我啊!”阿寻躲在树后低声念叨着,突然身后有寒意袭来,望舒急切的声音从意识中传来,“阿寻快躲开!”

  阿寻来不及考虑怎么躲了,直接打了个滚冲出了绿化带,滚到了银浦的脚边。

  “阿寻!”

  这声音满是欣喜和激动,阿寻诧异的抬起头,银浦的眼里满是自己的倒影,“你,是!”

  “别动!”

  银浦的手腕从阿寻眼前划过,带起了如水纹般的波动,“你是谁!”

  没有等到银浦的回答,阿寻的双眼被温热的手掌遮住了,指缝间透出些微光,阿寻看见一蓬细如牛毛的针飞了过来。

  “禁”银浦气定神闲的吐出一个字结,那牛毛针停了下来。

  “哟!时间灵童,许久未见,功力见涨了啊!”一个甜美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众人都闻到了一股芳香,紧接着四周围的景物开始变的模糊起来,阿寻只觉得像是陷入了泥浆,动弹不得。

  “师傅!”苏法斗完全没有其他人的异样感受,欣喜若狂的朝着空中胡乱的喊道:“师傅,您来了!那个阿寻就在这里。”

  “着什么急啊!小小的时间灵童而已,不值一提!”那个声音说着,停顿在空中的那蓬细针猛的扭曲了一下,挣脱了银浦的控制,聚拢在一起成了一根骨刺。

  “罗刹女!你怎么这么的阴魂不散啊!居然追到这里来了!”银浦脸色凝重,手掌离开了阿寻的眼睛,不知用了什么办法,阿寻便觉得身体一轻,被银浦拉起推到了身后。

  “哈!上次轻敌了,让你们跑了,这次可不行了哦!先捉你们俩儿,剩下那个一会儿再去!”浑身僵直的苏法门两腿颤栗着,非常想要倒在地上晕死过去,可脑袋发着晕,身体却动不了,“银,银浦,你在和谁说话啊!别吓我,我胆小!”

  “咻”有破空声传来,是那根骨刺,打着转的朝银浦刺来。

  银浦轻呵一声,纵身跃起,骨刺顿了顿,银浦踏在那根骨刺上轻轻一点,手中连连结印,繁复的手势看的苏法门眼花缭乱,只见银浦去势未减,借着一踏之力,身体推着结好的印朝着空中打去。

  “嘭”

  像是打中了什么!苏法门张口结舌的看着像是钉在空中的银浦,和一团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黑雾。

  “师傅!让我助你!”苏法斗喊道。

  “哼!你是什么东西,一边儿玩去!”黑雾中踏出一双鲜红的高跟鞋,鞋上镶着无数的钻石,映着日光闪烁着,可仔细看去,又像是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恐怖。

  罗刹女威风凛凛的站在半空中,浓烈的寒气夹着腥气不断的从黑雾中渗出,依然走的性感妖娆路线的罗刹女穿着一条黑色薄纱的裙子,裙子的布料节约的要命,紧紧的包裹在傲人的身姿上,透过日光,半空中的罗刹女迈着若隐若现的两条长腿走了出来,正迎上银浦的结界。

  “呵!小灵童,这三界中敢在我罗刹女面前用结界之术,也只有你们哥俩儿了,知不知道班门弄斧的意思啊!”罗刹女笑着,手指轻扬,一团虚影便迎了上去。

  银浦结的手印一遇上罗刹女的法术,便慢了下来,而那团虚影却清晰起来,化成了一根纤细的手指,指尖猩红,手指在银浦的手印周围轻弹,带起了一道道血红的残影,银浦的手印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模糊,眼看就要消失了。

  “百年不见,你的结界之法越发的精进了。”银浦偏着头,躲过了追击而来的骨刺,手腕一抖,一把长剑出现在手中,“当年你借毗摩质与我们三人打成平手,不知百年之后,你的术法是不是和结界一样的精进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