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望与寻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望与寻记 我本唠叨 3262 2019.09.11 11:46

  “谁!”陈震睁开眼,茫然的看着满当当围在身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哦!我是不是来的时候不对呀!”陈震自言自语着,环顾着周围的人。

  陈震的突然醒来惊着了病房里的人们,何华文呜咽了一声,说道:“阿震啊!你怎么了,说醒就醒说晕就晕的,你妈我年纪不小了,你可不能这样吓妈妈啊!”

  “嗯!”陈震,不,应该说是帝释天才对,他把投生在陈震身上的药仙赶回了须弥山,占据了这个身体,帝释天望着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又看了看周围的人,松了口气,“还好都是些凡人,咦!不对!”

  帝释天看到何梦寻时愣住了,“妖!不对,是他身上有妖气!”

  在常人眼中,何梦寻是个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的老人,手脚利索,口齿清楚,没人能猜到他已经年过百岁了,可在帝释天的眼里,何梦寻却是另一幅样子。

  一层淡淡的青绿色的妖气在这个老人身周围绕,透过老人的衣服,帝释天可以看见,老人的手臂上,有着两股草叶般的经络,随着手臂一直蜿蜒到胸口,而周围的人,却都是普通的土黄之气。

  “这妖物生的好奇怪!”又将视线回到何梦寻身上,帝释天眯了眯眼睛,青绿之色中居然夹杂着淡淡的金气,“居然有了功德力了,看来这小妖在凡间做了不少好事啊!”

  “阿震!你要什么啊!怎么就只说要,又不说要什么啊!”听着儿子小声的嘀咕,何华文心中没了底,难道儿子的身体好了,脑袋又有问题了!

  “我说了要吗!”帝释天疑惑着。

  “说了,一会儿说一个要字,一会儿又说一个要字!你要什么啊!”何华文关切的看着儿子,生怕有什么不妥。

  “啊!啊!”几声喊叫响起,原来是钟翠捂住脑袋又捶又打,然后又指着陈震,嘴里喊叫道:“陈震!你到底要怎样!要死就快些死!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

  帝释天看也不看钟翠,掀开身上的被子,穿上床边的鞋就走了出去,“你去哪里!”众人齐声喊道,帝释天理也不理,朝着楼外奔去。

  武毅站在房间里,看着帝释天的身影渐渐的暗淡下去,知道他找着可以占据的身体了,哧笑了一声,说道:“干嘛总是要装作一幅正义凛然的样子,关键时候不是一样的要干坏事吗!我先走着,你慢慢来吧!”

  在家中休养了两天,陈俊生要去医院上班了,母亲心中百般不愿,又是担心又是害怕的,想要给儿子请几个保镖带在身边。

  “妈!您别害怕,他陈九也不是第一次对我动手了。”陈俊生站在门口穿着鞋,母亲提着包紧跟着,想要和儿子一起去医院。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么多年来,在我身上发生的绑架,失踪的事儿还少吗!虽然不能明确的知道是他们母子俩做的,但也差不了多少,只是这次的事儿!”陈俊生皱着眉,对于那晚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的,如果不是正巧遇上了那个怪异的人,陈俊生是绝对在劫难逃。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跟着你,他如果再要伤害你,那就先杀我吧!”母亲情绪激动着走到门口,一副你不同意我就不让你出门的样子。

  “妈!”见母亲像个小孩子似的耍起了赖,陈俊生笑着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是他干的,那我就去找他谈谈。”

  “什么!你还要谈,你这孩子真是,难道不怕吗!”

  “那怎么办!我能躲到什么时候啊!再说了,我觉得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几次危险都转危为安,放心吧老妈!”陈俊生拉过母亲,打开了房门。

  “什么运气不错啊!那几次你出事情,都是妈去找的你家的老祖宗,你有什么运气啊!被绑架,被黑打的运气还差不多。”母亲别着头,看着脚下的拖鞋,半是气恼半是无奈的说着。

  “什么!你,你去找何梦寻了!妈,不是跟你说了,不许再和陈家人有来往,你为什么不听!”陈俊生最听不得和陈震有关系的事,也不想母亲再和那个男人有瓜葛。

  “我能怎么办!我只有你了,你如果有什么意外!你让我怎么活!”陈母不依不饶的说着。

  “哎呀!行,行,行!你和我一起去上班,可以了吧!”时间已经不早,陈俊生放心不下医院的工作又拗不过母亲,只好同意,母子俩走出了家门。

  陈俊生驾着车朝着市中心的私人医院开去,驶出小区门口时,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悄悄跟了上去。

  车里坐着的是陈九,手里正拿着电话说着,“喂!你上次推荐的那伙人不行啊!拿了我的钱,事儿却没办!”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着什么,陈九的脸色阴晴不定,冷哼了一声打断了电话那头,“我陈九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这世上还没有人敢拿我的钱不办事儿的,再给你一次机会,除掉陈俊生,剩下的余款我就给你,否则,我连你一起除掉,你信不信!”

  挂断了电话,陈俊生盯着前面不远处的那辆BYD,嘴里喷出一口浓烟,打开窗户扔出烟蒂,朝着开车的小弟说道:“走,回医院!我那老爹也不知道死没有,烦死人了!”

  话音刚落,陈九的手机又叮叮咚咚的唱了起来,“谁呀!”陈九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接起了电话,“喂!妈,什么事!”

  陈九听着电话,不一会儿脸上的神情变的古怪起来,“什么!你说陈震那个老家伙从医院十楼上跳了下去!”

  “然后就不见了!开什么玩笑,他是在表演超人归来吗!十楼啊!跳下去肯定摔成饼了。”陈九扬着眉,瞪着眼,一脸的无比精彩,激动的拍着小弟的肩膀,“快点快点!陈老头跳楼了,我要赶着去给他送终。”

  市中心医院,住院大楼下的平台上,平台下,出动了医护人员和保卫人员搜索着,何梦寻站在一楼外的停车场上,望着四处寻找的人们,心中又是震惊又是疑惑。

  何梦寻震惊的是,陈震突然毫无预警的冲出病房,不走楼梯也不走电梯,却从走廊的窗户处冲了出去,何梦寻想不明白,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外孙为什么要寻死,可让他疑惑却是,明明看见跳出了窗户,可大家冲过去看时,却不见陈震的踪影,常言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事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大家把楼上楼下里里外外的找了个遍,警察来了一拨又一拨,监控调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这陈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般。

  何梦寻皱着眉头,望着陈震跳出的地方出着神,陈震冲出病房时,自己是第一个跟在他身后的,跳出窗户时,何梦寻隐约的看见了一团蓝光闪过,像是有什么东西撞上了陈震,等自己跑到窗边时,陈震已经不见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时,何梦寻有过不少奇遇,对有些超乎常理的事情不陌生,这次的事情忽然让何梦寻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阿震!你去哪里了!唉!”何梦寻叹着气,“要是姐姐在,就好了。”

  先前在病房里发着疯癫的钟翠,这时也正常了过来,守着晕了过去的何华文,又给陈九打了电话,陈震这一跳,铁定死的透透的了,虽然没找到尸体,但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在钟翠母子的心中,陈震是必死无疑了。

  没了顾虑的钟翠走到陈震跳出去的窗户边,那里已经被警察拉上了警戒,远远的可以看见何梦寻老人站在一楼,正出着神,“哼!你有天下最好的灵药又怎么样!一样救不了陈震!”钟翠心中嘲笑着,“活了一百多年了,亲手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晚辈,也不知你活这么久干嘛!累不累啊!”

  楼下的何梦寻出了会儿神,从衣服里拿出了一部手机,拨了号码后,何梦寻静静等待着电话接通,“喂!”

  电话很快便通了,并没让何梦寻等多久,“朱曦哥!我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想见你。”

  苏法门是个热心又细心的人,将两个女孩接到了一个私人会所里,会所里的设施齐全,吃住也很方便,安排好阿寻和向一一,苏法门又约了些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年轻人总是容易相处的,没用多少时间,大家都玩在了一起。

  吃饱喝足,玩乐尽兴后,大家便分别了,有的回家,有的干脆便住在会所里,会所里的工作人员也当然是见怪不怪的,准备好房间便是,阿寻和向一一自然是住一起,苏法门特意准备了两套衣服放在房间,一套休闲的运动服,另一套是长裙细纱的汉服。

  两套衣服的尺码都不大,向一一是绝对穿不上的,自然这衣服是为阿寻准备的了,看着整齐的摆放在床尾的衣服,阿寻皱了皱眉,不知怎么,阿寻有些排斥苏法门,看了看身上不太合身的衣服,阿寻还是拿起了那套汉服。

  “唉哟!吃撑着了。”向一一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倒在床上,“武毅总不让我吃这些东西,说吃了会生病,可是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哪里生病了,他就是这样讨厌!”

  阿寻进到卫生间换了衣服,将长长的头发挽了一个发髻,随手在腰带上抽了一根彩带扎在发髻上,对着洗漱台前的镜子看了看自己。

  “这个时代不知是什么时代!东西都很奇异,手机,汽车,还有这个镜子!”阿寻感叹着,伸手摸了摸冰凉的镜子,“我从没有这么清楚的看过自己,清楚的连一根头发一根睫毛都这么的清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