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光已万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物是人非

星光已万里 菠萝蛙蛙君 3749 2020.03.18 15:24

  费扬把车停在楼下,周舟刚好从楼梯口出来,她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和小白鞋子,一瞬间,费扬觉得她真的不该进娱乐圈,而是应该坐在教室里为明天的考试而烦恼,为下次约会穿什么更好看而烦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为怎么撑起生活的柴米油盐而烦恼。

  上车之后,周舟把手里拎的东西递给他,费扬接过问:“这是什么?”还是热的。

  “给你打包的早餐,你应该还没有吃早餐吧?”周舟示意她先吃完再开车,“本来想让你上去吃的,但做早了,怕它冷了就装起来了,听到你车子的声音,就把它带下来了,没有电梯,四楼怕你懒得爬。”

  费扬有点意外,她在解释为什么不请他上楼,想到之前看到的新闻和前一个艺人对比,周舟他对周舟瞬间就没那么多偏见了。

  费扬:“没事儿,在哪吃不是吃啊,还要谢谢你给我带早餐呢。”

  两人都不适合聊天,气氛一度尴尬,周舟可以想象费扬之前带的艺人估计可能关系也好不到哪去吧;当然,她也能预见公司是有多没把她当回事了。

  看来她的路比想象中的更艰难啊。

  但自己这次是拿着成绩回来的,公司再怎么不待见她,应该也不会太为难她吧。

  见费扬一直通过后视镜打量她,周舟问:“你是有什么事想和我说吗?”

  费扬有些尴尬的开口:“那个什么,你暂时没有通告,公司让你先给歌坛新晋小花旦梁子仪伴舞。”好像急于证明自己的话,费扬转过头看着周舟:“但你放心,这只是暂时的,我有点会给你争取到好资源的。”

  周舟吓了一跳,赶紧指着前面道:“哎哎哎看路看路,你先看好路。”

  险些追尾一辆玛莎拉蒂,司机也没骂人,两人都松了一口气,费扬更尴尬:“真不好意思啊,吓着你了。”

  周舟安反过来慰他,道:“没事的,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我们相信彼此,你以后会成为很了不起的大经纪人,我也会有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我们现在是战友,我们要一起努力。”

  费扬:“对,我们都会成功的。”

  费扬握着方向盘,嘴里说着豪气的话,但他又哪里不知道,周舟不过是在安慰他,她现在的处境比他都不好,也真难为她还有力气给自己灌鸡汤。

  说去公司报到,但到了公司根本没人管他们,只有一个跑腿的小助理给他们拿了两份文件,剩下的就都由他们自己看着办了。

  周舟的组合曾经也是娱乐圈很火的组合,所以公司上上下下认识她的人还真不少。

  但认识也未必就是好事。

  又是拥挤的集体化妆间,周舟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周舟本没想说话,但刚坐下就被人点到。

  “哇,大家快看,是周舟前辈诶。”特意呀重了“前辈”两个字,满满的都是嘲讽的意味,但周舟也没打算开口,依旧静静的让化妆师给她上妆。

  可这帮人也没打算就这么收手,见周舟不搭话,反而更变本加厉:“对呀对呀,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周舟前辈,听说前辈还是法国S116大赛的冠军呢。”

  旁边的人附和道:“是吗?这么厉害,前辈你怎么不通知我们去给你接机呢?”

  化妆间里笑声一片,“前辈可真是了不得啊,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伴舞居然还有经纪人呢。”

  看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周舟仔细回忆了一番,却始终想不起来自己何曾招惹过她们,竟会让她们这般落井下石的嘲笑。

  化妆师看着周舟握紧的拳头,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这样的事情他们见多了,尤其是那些从来没有享受过成功的人,你风光的时候,即便她们与你再无关都想奉承你几句,但当你落魄时,即便是你当初未曾伤害过的人也会踩你几脚。

  这个圈子里有太多不得志的人,他们无法将不满发泄到那些大明星身上,而像周舟这样的存在自然就成了发泄的对象。

  “周舟前辈,你以前用得都是单独的化妆间吧?现在还用得惯这种集体化妆间吗?”

  “有时间在这里挖苦别人还不如多学点东西,好好提高一下自己,免得一辈子都不知道单独化妆间长什么样子。”费扬在门口把她们说的话都听到了耳里,虽然他不是什么大经纪,但自己的艺人怎么能让别人欺负呢。

  看到费扬进来,大家都自觉的不再说话,谁知道有一天他会不会成为在坐的经纪人呢?

  费扬拍拍她的手,让她别在意她们说的话,周舟对他轻轻摇了下头,示意他必要计较。

  一个是已经过气到沦为别人伴舞的艺人;一个是失败到只有一个艺人的经纪人,两人撇撇嘴,都有些无奈。

  “好了,马上该你上场了,加油!”费扬给她打气。

  周舟点点头,开始做准备工作。

  看到新闻的时候,周舟真有些无奈:曾风光无限的女星现沦落为歌坛新星伴舞,到底是时间无情还是没有真本事?

  这是谁呀?对自己这么念念不忘,居然现在都还要嘲讽自己一番。自己是该说这人对自己太专一了呢?还是该说这人想红想疯了呢?

  不管报什么心态,周舟只能怪他打错算盘了,现在的自己可不是四年前的自己,一举一动都能惹人注目。

  费扬从她手里把手机拿过来反扣在桌子上,“别看了,这就是那些狗仔吃饱了撑的乱写的。”

  周舟耸耸肩,“可他写的是事实啊。”

  费扬:“你别往心里去,这只是暂时的。”

  周舟:“扬哥,你去带其他人吧。”回过两个多月,她连伴舞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费扬:“你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是呀,就是因为知道你和其他经纪人不一样,所以才不想耽误你的时间呀。

  但周舟并没有这么说,她拢了拢风衣的领子:“你应该知道的,我和公司有过节,还不小,他们让我回国,给我安排经纪人,只不过是在应付法国那边,他们是不会真让我复出的,带我只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和精力。”

  “周舟,你相信我好吗?我一定会给你接到通告的。”费扬看着周舟,无比坚定的说道。

  周舟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天雨下得很大,下了车,费扬把伞尽量往周舟那边倾,周舟想把伞推过去些,却被费扬制止:“你别淋湿了,等会儿还要见导演呢。”

  周舟点点头,加快了脚步,这是费扬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可不能让她给弄丢了。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费扬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走,我们过去吧。”

  “不好意思,你们不能进去,现在张导不方便。”小助理拦下两人。

  费扬也没生气,耐心的跟她解释:“你好,我们跟张导预约过时间了,我们是过来签约的。”

  小助理有些为难:“那个不好意思,张导现在正在会客,要不你们现在这边等一下吧,我先去跟张导说一声。”

  费扬:“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小助理把两人带到一间办公室,就去找导演张泽维。

  没过多久,小助理又回来,“张导现在正在谈事情,你们先稍等一下吧。”

  费扬:“好,你忙。”

  等助理走了,费扬又看看周舟,对她道:“你别紧张,我都跟张导谈得差不多了,这次应该可以敲定了。”

  周舟笑道:“没事儿,我不紧张。”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张泽维从外面推门进来,费扬和周舟赶紧迎了上去:“张导……”

  张泽维伸出手示意他们先别说话,做到椅子上:“节目的人选我们已经定好了,你们请回吧。”

  费扬愣了一下,继续赔着笑脸道:“张导真会开玩笑,我们前天不是说好了的吗,我今天把周舟带过来签合约呀。”

  张泽维一脸不耐烦,他指着周舟:“你觉得她和梁子仪我会选谁呀?”轻呵一声,又道:“人呀,得看得清形式。”指了指门口的方向:“不送了。”

  费扬有些生气,周舟拉住他的手臂,对他道:“扬哥,我们先回去吧。”

  在公司门口遇见梁子仪和祝邵权,早就知道祝邵权现在是梁子仪的经纪人,但回到公司这么久,这还是周舟和他第一次见面。

  费扬知道他们抢了自己的工作,本不想理他,但梁子仪却挡在他们面前。

  周舟:“有事吗?”

  梁子仪个子不高,但穿的鞋子却也不矮,她看着周舟的眼睛,“你现在是不是很生气,我抢了本该属于你的东西。”

  周舟没想跟她多谈:“你喜欢就拿去好了,反正这又不是多大的合同,我没什么好生气,你也没什么好炫耀的。”

  梁子仪很瘦,穿了一件红色的毛呢大衣,没有显得娇小,反而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

  她道:“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但你现在却连这种合同都签不到呀。”

  费扬把周舟往后面拨,站到她面前:“这么咄咄逼人可不像镜头前温婉柔弱的你呀。”他看着祝邵权,道:“权哥,我们还事,先行一步了。”

  祝邵权笑了一下,没搭理费扬,而是看着周舟说:“周舟,还在生气呢?子仪不懂事,非要这个合同,我也没办法,只能宠着,你作为前辈就不要和子仪计较了嘛!”

  梁子仪凑到周舟耳边:“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你给我伴舞,还要和你抢这么个小合同吗?”

  周舟看着她,没说话,梁子仪抬头,扬了扬下巴,道:“你知道吗?四年前我刚出道,还什么也不是,但那时的你多风光啊,所有人都拿你和我比,用你贬低我,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难过、有多恨你吗?”

  她把手揣进兜里,呼了一口气,笑道:“不过现在好了,看着你比我当初还惨,我就很开心啦,哈哈哈。”

  周舟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女孩子,忽然想到一句话,当我们千辛万苦爬到高处后,最想做的绝不是发誓不再践踏他人,而是将自己承受过的,百倍千倍的践踏回去,践踏那些和你曾经一样卑微的人。

  所以梁子仪在公司从来都是嚣张跋扈,而周舟,很幸运的成为了她所以憎恨的最大受体。

  周舟也笑了,她看着梁子仪,道:“我扪心自问,我曾经从未欺压过任何人,我问心无愧。”她又看了祝邵权一眼,“忘了提醒你了,好好回去了解一下他手下艺人的下场吧,哦~我曾经也是他手下的艺人。”

  见梁子仪变了脸色,祝邵权上前,但周舟不再搭理二人,招呼费扬:“我们走吧。”

  看着雨中上车离开的两人,梁子仪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么快乐,回过头去看,自己真有网上写的那样厉害吗?

  她是三本院校毕业的,不是澳大利亚留学生;她只是小康家庭出生的,并不是豪门贵女……会不会有一天,这些谎言全被戳穿?要是到了那步她该怎么办?

  无数的恐惧占满心头,梁子仪崴了一下脚,祝邵权扶着她:“没事吧?”

  她摇摇头,继续走的飞快:“我没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