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光已万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借一束光向阳生长

星光已万里 菠萝蛙蛙君 4226 2020.03.01 19:35

  傅易衡总是很忙,他只能抽出时间问问周舟冷不冷、饿不饿?其余的,都只能由佣人接手,当他发现周舟和所有人越走越远时,早已失去了挽回的机会。

  已经快入冬了,难得今天阳光明媚:“哎呀,千商,你又把球踢跑了。”看着飞到对面灌丛里的足球,齐莫扬无语的对陆千商说道,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把球踢飞了。

  陆千商毫不在意的边跑边说:“别吵,我这就去把它捡回来。”陆千商好不容易捡到被他踢飞的足球,一回头,就看见不远处正坐在台阶上看书的周舟。

  他恍然想起,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了,鬼使神差的,他抱着足球走到周舟旁边:“原来你还在这里呀,我还以为你已经回自己家了呢。”

  听到声音,周舟把头从书本中抬起来,她乖乖的喊了一声:“千商哥哥。”

  她记得,陆千商和陆梵行是这几个月以来没怎么参与捉弄她的两个人。

        哦不,准确来说是陆梵行没有参与捉弄过她也没有帮过她,而陆千商这个人比较难捉摸,他有时候欺负她,有时候又会帮她。

  陆千商:“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不去和我们一起玩儿吗?”

  周舟其实很想说:你们不记得欺负我就已经是万幸了,我还敢往你们跟前凑?那不是找死吗?

  但话还是不能说的这么明显的,不然她就是真傻了:“我要看书呢。”

  诚然,陆千商也就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邀请她去和他们一起玩儿,他看到周舟手里的书,好奇的问:“你看的是什么书呀?”

  “哦,这是我们学校一个哥哥借给我看的,他是学武术的,我每天放学都能看见他们练习,很厉害的。”因为傅芊芊的原因,周舟后来上下学都是坐一段公交车再走路回家的。

   她也因此认识了和她同校并有同一段路要走的姚野。姚野偶尔也会带着她去看他们的训练,这一来一往,她居然和那里的几个人全熟了起来,而她每天最期待的也就是放学的时候可以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

  而也正因如此,让她和舞蹈与娱乐圈结下了不解之缘。

  陆千商对她说的武术没什么兴趣,顺手把书还给周舟说:“那你慢慢看吧,我要继续踢球去了。”

  傅芊芊看着半天才抱着足球跑回来的陆千商,像是看叛徒似的对他道:“陆千商你居然主动去和周舟说话。”

  “她又没惹我,我为什么不能和她说话?”陆千商反问道。

  傅芊芊一下子被堵的说不出话,这个讨厌的陆千商,最烦了,从来不会因为她是女生而让着她,就连宁暮雪也不会在他那里讨到好,真是气死人了:“哼,不和你玩儿了。”

  陆千商对她做了个鬼脸,继续和几个男生踢球去。

  宁暮雪见她生气了,赶紧上前拉着她的手道:“好了,别生气,千商就是这样的,他可能觉得以前欺负周舟不对吧。”

  一提到周舟,傅芊芊就更来气:“怎么不对了,她什么都用我们家的,难道我还不能欺负她了吗?”

  宁暮雪就是这样的善解人意,以前她也经常帮周舟说话,不过好像每次她说完之后,大家又更加讨厌周舟了,尤其是齐莫扬。

  傅芊芊越想越气,直接跑到周舟面前把她手里的书抓过来撕扯着。

    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周舟给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干什么?不许撕,你还给我。”周舟上前去抢她手里已经被撕坏了的书。

  对面的几个男孩子听见喊声,下意识的以为又是周舟在搞鬼,赶紧都往这边跑了过来。

  傅芊芊把已经彻底坏掉的书扔在地上,踩了几脚才算解气。

  看着地上稀稀落落的纸片,周舟的眼泪一下子掉了出来,这次,傅北辰都觉得有些过了:“芊芊。”

  望着蹲在地上一边捡纸片儿一边哭的周舟,陆梵行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旁边的陆千商先开了口:“傅芊芊,你干嘛又欺负人家啊?”

  傅芊芊丝毫不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反对陆千商吼道:“哼,说的跟你没欺负过她一样,我就欺负她怎么了?谁让她赖在我家不走,还跟我抢东西。”

  “赖在我家不走”这句话周舟已经听了无数次了,她真的不想再听了:“我才不会赖在你家不走呢,等我爸爸回来我就会回自己家了。”

  傅北辰想阻止:“芊芊……”

  但已经来不及了。

  傅芊芊对她翻了个白眼:“切,你这个小傻子,你爸爸早就死了,他才不会再回来了,你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你说谎,我爸爸才没有死呢,我爸爸他是去工作了。”周舟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傅伯母亲口告诉她的,她爸爸是去出差了。

  傅芊芊觉得周舟可真傻:“我才没有说谎呢,我妈妈亲口说的,你爸爸死了,出车祸死的。”

  周舟慌了,到底傅伯母说的那句话才是真的?不行,她要去问傅伯母,让她告诉傅芊芊,她爸爸是去出差了,而不是死了,她是有爸爸的。

  不再与傅芊芊争论,拔腿向客厅跑去。

  苏漫早上便和傅易衡出门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傅芊芊瞧着急得在客厅瞎转圈儿的周舟,心里突然有些后悔了,但她又不好意思开口道歉,硬着嘴道:“找什么找,难道在我家住着你还亏了不成啊?我家要什么有什么,不知道比你家好多少倍。”

  傅北辰虽然对周舟没什么好感,但他毕竟是知道事情原委的,而这段时间以来,周舟又都安分守己,没再做过什么坏事,他难得的皱着眉道:“够了,芊芊。”

  “你也别哭了,安心在这儿住下吧。”最后一句话是对周舟说的。

  宁暮雪上前挽着周舟的胳膊,安慰道:“周舟,你别哭了,以后我们大家都会和你一起玩儿的。”

  周舟才不想和他们玩呢,他们总是欺负她,她想把手臂从宁暮雪手里抽出来,但宁暮雪抓得紧,周舟一用力,宁暮雪居然就摔倒在地上了。

  宁暮雪:“啊!”

   齐莫扬站的离周舟近,见宁暮雪被她推倒,他也下意识的推了周舟一把,责备道:“你有病吧,她好心安慰你,你居然推她。”

  对于齐莫扬的举动,宁暮雪非常满意,她才是永远的焦点,没有人可以和她争抢哥哥们的关注,特别是她的北辰哥哥。

  大家把宁暮雪从地上扶起来,一回头,只见血顺着周舟的左额角不停的涌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坏了,管家于妈赶紧吩咐道:“晓雪,快去把药箱拿来,快。”

  晓雪:“是。”

  而周舟却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似的,随手抹了一把有些遮住视线的血,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门外跑。

  见状,大家也赶紧拔腿跟了上去。

  刚跑到大门口,便差点和刚好从外面回来的傅易衡的车撞到一起。

  司机急忙踩下刹车,满头大汗的回头叫道:“董事长。”

  傅易衡和苏漫下车,便见到这样一副场景:周舟半张脸上都是血,还哭的惨兮兮的;后面跟着一大群人。

  傅易衡火冒三丈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佣人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这在场的,每一位都是小祖宗,没一个是她们敢得罪的呀。

  看见苏漫,周舟立刻扑上去抓住她:“伯母,我爸爸去哪里出差了,你快告诉我,姐姐说我爸爸死了,你快告诉她不是的,我爸爸没有死。”

   这会儿傅芊芊有些怕了,她妈妈当时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过,不可以告诉周舟的。

  听到周舟的话,苏漫和傅易衡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半响之后,傅易衡才开口:“周舟,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们……我们……”

  他该怎么和她解释,你爸爸是真的死了,而且是因为我而死的。

  在得到最终的答案之后,周舟的情绪一反常态的安静了下来,那是一种不符年龄的安静,静的叫人心里感到不安。

  傅芊芊也受到八年来的第一次惩罚。

  傅易衡罚得狠,狠得旁边的苏漫在心里直为她不平,但又不敢在这个时候去劝,那无疑会是火上浇油。

  傅芊芊的哭声响彻整幢别墅,不但开始那点儿对周舟的愧疚烟消云散了,而且还又在心里给她记了一笔。

  快到晚饭时间时,佣人晓雪慌慌张张的从楼上冲了下来:“不好了,先生、太太,周舟小姐不见了。”

   周舟走累了,就随便在路边蹲下。

   原来她的爸爸真的死了;原来她现在真的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原来她真的要赖在别人家了,怪不得所有人都那么讨厌她。

  往后,她再也没有亲人了。

  “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是不是被爸爸妈妈说了?”周舟抬头,一个阿姨端着一碗面站在她面前,笑得很温柔。

  面的香味儿引得她肚子咕咕直叫,阿姨把面递给她,笑道:“来,快吃吧,吃完快回家,爸爸妈妈说你都是为了你好,你看你头上还有伤呢,你不见了他们该有多担心呀。”

  周舟的泪水又冒了出来:“我没有爸爸妈妈了,大家都不喜欢我,他们都讨厌我。”

  听到她的话,阿姨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说:“没关系,孩子,不要恨,等你长大了,有能力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来,快把面吃了吧,现在天都快黑了,还这么冷,生病了可就不好了。”

  周舟紧紧的盯着那碗散发着香味儿的面:“可是我没钱。”

  阿姨笑着说:“不收钱,你吃完就快回去吧,阿姨也要回去给我儿子做饭了。”

  周舟接过面,道了一声谢谢后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阿姨苦涩的笑笑,便推着不远处的小推车离开了。

  吃完面,周舟把塑料碗放进垃圾桶里,但是她不想回去,因为那里始终不是她的家。

  走着走着,居然走到了姚野他们的训练馆。

  天已经黑了,小房子里晕黄的灯光显得暖意融融,周舟忍不住又靠近了些。

   “周舟?”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周舟回过头去,是这武术馆老板的儿子唐绪。

  唐绪笑道:“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唐绪哥哥。”周舟小声的向这个一直都很温柔的小哥哥问好。

  比她大不少的唐绪当然知道她肯定是有心事,也没问,而是直接对她说:“这外面怪冷的,我们进去说吧。”

  进去的时候,大家正在准备晚饭,看到周舟,先是惊讶,接着就是笑着欢迎:“呀!是周舟啊。”

  没人问她为什么会来,而是先直接招呼她上桌子,像是习惯一般。

  唐霆锐擦着手打趣道:“你这小丫头还真是会挑时间啊!正好,来尝尝你项姨的手艺。”

  周舟接过程冬闵递过来的饭和筷子,丝毫不记得自己不久之前才吃过一碗面。

  ——

  项素云看着坐在凳子上摸着肚子的周舟,笑问:“吃饱了吗?”

  周舟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扯得伤口有些疼:“呀!”她捂着头上的纱布傻笑道:“饱了。”

  兰栋问道:“你额头怎么受伤了?”

  问到这个,周舟心里的难过又涌了上来,眼泪吧嗒吧嗒的砸在桌子上。

  项素云的心都快化了:“哎哟,不哭不哭,来,告诉阿姨发生什么事了好吗?”

  唐霆锐:“咱们先说发生什么事了,再给你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好吗?不然他们该着急了。”

  周舟哽咽的道:“我没有妈妈,他们说我爸爸死了,我没有家了。”

  听周舟断断续续的讲完整件事后,项素云眼眶都红了。

  兰栋拍着她的肩膀说:“别难过了,我们这里除了大师兄和姚野以外,我们也没有爸爸妈妈,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你以后可以经常来这里找我们玩啊,我们都不会讨厌你的。”

  “对,我们都很喜欢你呢!”

  郑凡羽:“你来这里我们都会跟你玩、会教你做作业,你还可以吃到师娘做的饭哦。”

  唐霆锐蹲下,拉起她的小手:“周舟呀,哥哥们说的对,但是呢,你现在应该先回去跟你的伯伯报个平安,他现在肯定很担心你的。”

  “这样吧,你以后随时都可以过来玩,但现在我们先送你回去,好不好?”

  周舟也觉得对,她乖乖的点了点头。

   唐霆锐让唐绪带着三个师弟在家里,他和项素云负责送周舟回去。

  四个高矮不一的男孩子站在门口朝着周舟挥手,周舟望着门口青木武馆四个字,眼神暗了又亮,终是扬起了笑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