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光已万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瞬间与永恒

星光已万里 菠萝蛙蛙君 3276 2020.03.12 12:15

  周围的一切声音好像都离她很远,她拼了命的往前冲:“唐绪!”这是有史以来她第一次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唐绪的名字,也是最后一次了。

  “周舟,别过去。”所有人都拉住她,手腕被拽的生疼,但她依旧像没有知觉一样,想要甩开所有束缚,奔向那摊已经模糊了的血肉。

  “大家好,我是唐绪,这两年承蒙大家都关注,真心的感谢大家,但我们是人不是神,无法做到让大家都喜欢我们,天使也有恶魔憎恨着,不是吗?”

  “可能我们这两年的成绩没能配得上大家都喜欢,真的很抱歉,但即便如此,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再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就去人肉我们的家人了,实话告诉大家吧,我们其实都没有家人,我们六个就是一家人。我们每天都坚持练舞六个小时,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能做主的,我们也想唱歌跳舞,可人家连词都不给我们播,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它不会让你如意的。”

  “可能有的人觉得他从一开始就是我们的粉丝,所以他就可以对我们做出任何他觉得对的评价,可你始终不是我们,你也永远都不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请不要轻易给一个人下那样恶毒的定论,想想大家也有儿女和兄弟姐妹,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善良一点。”

  这条提前录好的视频被设置成定时发送,在唐绪踩上天台护栏的那一刻,视频就被发送到网络上,短短一分钟,就达到上万的转发量。

  唐绪这已死为媒的做法打的通盛措手不及,尽管公关部第一时间封锁了所有媒体和视频,但依旧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请问唐绪在直播中透露的公司打算雪藏ASH是真的吗?”

  “请问通盛对ASH做了什么?唐绪用这样激烈的方式来反抗?”

  “请问今后的ASH将何去何从?”

  “……”

  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祝邵权掌心里全都是汉,但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清了清嗓子,他道:“对于唐绪的离开我们都很难过,在年前,他就已经查出了抑郁症,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来自外界的压力。”

  他一脸心痛,好像对唐绪的离开真有那么不舍:“我以个人的身份,想让大家反省一下,我们是不是都需要善良一点,不要总是把自己的私欲强加给别人,艺人也是人,他们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这是我个人想说的。”

  几句话就把罪魁祸首变成了粉丝和众人,而公司变成了一个痛失人才的角色。

  祝邵权:“ASH六人从小一起长大,相互扶持一步步走到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仍处在悲伤中,公司也表示十分理解,所以双方商量决定,公司会将他们送到国外继续深造,让我们共同祈祷他们能早日走出悲伤,回到我们的视野。”

  几人被分开,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听说眼泪会迷了逝者的路,周舟蜷缩在沙发角落里,捂着嘴告诉自己别哭,大师兄应该和师父、师娘在天堂团聚了吧。

  可是眼泪怎么那么不听使唤呀?偏偏就大颗大颗的砸下来。

  公司并没有那么多伤感,各自依旧在忙碌着自己的事,忙着给马上新出道的男团做宣传、排新舞,好像已经没人记得曾经火得谁都想蹭点流量的ASH。

  “思萌姐。”看到叶思萌,大家都笑着跟她打招呼。

  叶思萌笑着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

  现在的叶思萌只是比以前稍微红了些,但人家毕竟是有人捧的,所以大家对她都还是比较热情的,说不定人家哪一天就真的大火了呢。

  叶思萌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经纪人给她泡了杯咖啡,又给她说了下行程,就被叶思萌打发出去了。

  等经纪人离开后,她拿过左手边的一本书,翻开里面夹着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男孩子本来就瘦,黑色的西服把他称得更加削瘦,旁边穿着红色拖地礼服,笑靥如花的女孩正是叶思萌本人。

  盯着照片,她思绪有些恍惚。

  “前辈。”

  叶思萌:“我有那么老吗?不许叫我前辈。”

  “那我叫你什么?”

  叶思萌:“思萌、思思、萌萌都可以。”

  “……”

  “你生病了?”

  叶思萌:“没事。”

  “不行,我送你去医院。”

  那是第一次有人逼着她去医院看医生,明明是个温柔的人,却固执的跟头牛似的。

  叶思萌伸手摸了摸照片上男孩子温柔的脸,自言自语道:“真没想到你这么温柔的人,居然会选择以这种方式与这薄凉的世界说再见。”

  好像照片里的人能听懂她的话一样,道:“怎么就选了用生命来做了断呢?你不知道这才是最傻的方式吗?”

  范文丽给煮了六碗面,按照顺序端给程冬闵之前在旁边的空位上放了一碗,后端给郑凡羽,之后是兰栋,然后给姚野,最后给周舟,这是他们身份的排序,从大师兄一直到小师妹。

  姚野:“妈妈,公司决定让我们去国外接受更专业的训练,训练是封闭式的,接下来可能跟您联系的时间比较少了。”

  范文丽看着五个人,道:“没事儿,你们五个在一块儿能相互照应,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我现在身体也恢复的很好,你们好好做自己的事就好了,不用担心我。”

  去年她做了一个小手术,以后她一个人在家,也没个照应,大家都挺担心的。

  姚野把一张银行卡塞进她手里,说:“妈,卡里有些钱,您不要拒绝,我们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您留着我们也安心。”

  卡里的钱是五个人一起存进去的。

  范文丽笑着说:“好,我给你们留着,等你们要花钱的时候,就管我要。”

  程冬闵:“阿姨,我们是给您花的,不是让您给我们保管着。”

  范文丽:“阿姨知道。”

  眼里有泪,但大家都在努力往回逼。

  范文丽:“开心点,你们是去学习的,学好了就回来了,小唐也会替你们开心的。”

  大家点点头,公司派来接他们的车已经到了,范文丽把给他们煮好的鸡蛋拿给他们:“平平安安的,要相互照顾,我和大家就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眼泪终于溃败。

  程冬闵上去抱抱她:“阿姨,谢谢您。”

  郑凡羽擦擦眼泪,抱着她说:“我们一定会早日回来的。”这是承诺,也是决心。

  兰栋哭着说:“阿姨,我好想再吃您做得饭。”

  范文丽也忍不住泪流满面:“等你们回来,阿姨一定天天给你们做。”

  姚野看着范文丽夹杂在黑发中的白头发,他抱着范文丽,在她耳边道:“妈妈,我爱您。”

  范文丽:“我的好儿子,妈妈也爱你。”

  终于到了周舟,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在她面前哭的泣不成声的小丫头,如今都已经长成了这般亭亭玉立的模样了。

  周舟:“阿姨,……”

  范文丽拍拍她的后背:“没事,我们一直都在。”

  看着五人上车,直到车影消失不见,范文丽才哭的撕心裂肺,他知道唐绪的离开对他们来说是何种打击;她知道此去不过是另一种封杀;她也真的他们现在有多绝望,她都知道。

  但她不知道的是,他们五个被送往的却是不同的国家。

  当车子跑出很远后,几人才陆续在装着鸡蛋的袋子里发现了范文丽不知何时偷偷放进去的钱。

  不多不少,刚好每人一千。

  尽管知道这并帮不上什么忙,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着后面泣不成声的人,莫名的也跟着红了眼眶。

  他们从公司赶过来的时候,公司正一片祥和,刚捧出的A舞少年团特别受欢迎,公司正在为他们筹备演唱会的事。

  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曾经的ASH也曾是娱乐圈很受欢迎的组合。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看到旧人哭呐,不知道这新起的五位少年又能火多久。

  司机叹了一口气,加快了速度奔向机场。

  三辆车往三个不同的方向开去,这次的分离,何时才是聚首时啊?

  程冬闵即将踏上飞往美国的飞机,这是一场单枪匹马的旅程,拳头不自主的握紧。

  郑凡羽和兰栋要去的是韩国,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郑凡羽对兰栋说:“我们会回来的。”

  兰栋:“一定会的。”

  站在诺大的机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周舟再次回头看了看这个她生活了十五年的城市,好像什么也没留下呢。

  过安了检,周舟再次回头,姚野牵着她的手,他说:“没事的,我们会回来的,我会带你回来的。”

  周舟:“嗯,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我们呢。”

  这是一趟开往法国的航班,所有乘客脸上好像都带着笑容,空姐也带着甜美的笑容在为大家讲述这这个浪漫的国都,一切好像都是美好的样子,除了姚野,除了她。

  中途遇到气流颠簸,姚野紧紧握着她的手,告诉她:“别怕。”

  经过长长的旅途,飞机终于落地。

  没有人接机,只有一个地址,可见这里的人也并不欢迎他们。

  两人语言不通,搞了半天才找到一个能听懂英文的司机。

  两人英语也磕磕巴巴的,但好歹表达了他们要去什么地方,也万幸司机听懂了。

  后来,没人知道周舟是怎么把英语和法语也说的那么溜,好像就在忽然之间,那个带着婴儿肥的小女孩儿不见了,变成了一个作风凌厉、处事周到和能踩着恨天高跳各种高难度动作的前辈。

  当记者问她是怎么在这个年纪就做到这样的成就时,她半开玩笑的说:因为大家只看到了我的光鲜亮丽。

  你们只看到了我的光鲜亮丽,却忽视了我那狼狈不堪的摸爬滚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