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光已万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做自己的光

星光已万里 菠萝蛙蛙君 3883 2020.03.20 19:34

  给梁子仪伴完舞,周舟坐在镜子前自己卸妆。

  每次和这些人一起伴舞,总免不了要被酸几句,虽然不能说丝毫不在意,但周舟也没无聊到去跟她们争论,只是加快了自己手上的速度。

  卸了妆周舟直接乘地铁回公司,虽然知道去了公司也接不了什么工作接,但为了不让范文丽担心,周舟还是会每天准时从家里出发。

  从回来到现在,她也搭过很多次公交、地铁,但偏偏今天,好像一切都不顺利。

  一个女孩子盯着周舟看了好几眼,终于出声:“诶,你是周舟吧。”

  她的声音不小,周围的人都朝周舟看去,旁边一个微胖的女生道:“还真是诶,原来明星也会做地铁呀。”

  “她现在可算不上明星了,我听说呀,她现在除了给别人伴舞,好像什么工作也接不到了。”

  “是吗?可真惨。”

  “惨什么惨啊,还不是自找的,现在谁还敢找她做节目呀。”好像回到了三年前,那种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你贴上各种标签,然后走到哪里都被别人指着鼻子骂的日子,周舟往后退,想换个位置,但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她退无可退。

  一些不知情的大妈好奇的向身边的人打听着,旁边的人热情的给不知道的人“科普”着,看着大家越来越激烈的行为,那一副副仿佛自己就是正义楷模的嘴脸,周舟觉得周围的气温好像又下降了,明明是吸进肺里的空气,却偏偏像刀一样刺的心疼。

  正巧到站,周舟拼命的挤出讨伐的人群,低着头一口气跑到那小小的休息室。

  一路上不小心撞到了人,惹来别人不耐烦的咒骂,但周舟丝毫不在意,她只想快点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躲起来。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周舟顺着门滑到地上,她用手死死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不懂,明明大家平时都是挺好的人呀,可为什么能说出那么多恶毒的话呢?

  为什么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但错的总是她呢?她也才十七岁呀,为什么那么多人巴不得她去死啊?

  这几个月积压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可是你看,她就连崩溃都得小心翼翼、悄无声息。

  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特别早,十一月就中旬就下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路上有环卫工人在铲雪,周舟到公司的时候,总感觉哪儿不对劲,为什么那些人看她的眼神都那么奇怪?

  看到她,有些人不但没有回避,反而谈的更起劲,是不是的还给她一个眼神。

  周舟一头雾水的往自己休息室的楼层走去,始终不知道大家到底在笑什么,在电梯里遇到好久不见的叶思萌,周舟看了她一眼,两人谁也没搭理谁。

  现如今的叶思萌可不是四年前的叶思萌了,现在的她背后有势力,资源各方面都不是一般明星能比的,通盛现在可是很重视她的。

  直到电梯打开,周舟正要出去,叶思萌才叫住她:“周舟。”

  周舟侧头看向她,叶思萌从包里掏出一部手机,递给周舟,对她说:“手机没有密码,里面有个视频,你拿去看一下吧。”

  周舟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下还是接过手机,电梯门再次合上,叶思萌没再看她半眼。

  进到休息室,周舟好奇的打开手机,找到叶思萌说的视频,点击中间的播放键,那是昨天她在休息室里哭的视频。

  这是室内拍摄,心里一紧,手机掉到了地上,她迅速的环视四周,心里直发毛。

  这是回国时公司分给她的独立休息室,并且上头并没有告诉过她要在里面装监控。

  “滴滴滴”,地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周舟吓了一跳,捡起手机,一个陌生号码发的一条消息:找人检查一下你的手机和电脑吧。

  有人看到周舟提着电脑风风火火的跑出公司,但根本没人在意。

  “哎呦喂,撞死我了。”那人抬头:周舟?你走那么快干嘛呀?”周舟刚进楼就和邻居家的儿子撞了个正着,怀里的电脑可把余正冬给撞得实在,一边揉着胸口一边叫。

  周舟见是真把人给撞疼了,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要不要紧?”

  余正冬也没想为难她,道:“没事没事,倒是你,急急忙忙的要干嘛呢?”

  周舟:“我找你。”

  余正冬看她一脸认真,没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好奇的问:“找我?找我干嘛?”

  周舟把电脑抱在胸前,道:“你能不能帮我检查一下我的电脑?”

  “哟,那你可真会找人。”二十一岁的余正冬就是一枚完完全全的屌丝青年,啥也不会干,但从他坑了周舟好几次来看,周舟倒是发现了他不一样的本领,这货就一被埋没的黑客高手呀。

  “还有这个。”周舟把手机也递上去。

  余正冬看了看手里的电脑,招招手道:“看在蹭了你这么多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你吧,但帮不帮得到我可不知道。”

  周舟:“你就帮我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我不会弄。”

  余正冬:“明星混成你这样儿也真够惨的,去我家还是你家?”

  周舟瞪了他一眼,明明长的挺帅的人,偏偏这么毒舌,想到范文丽还在家,于是说:“先去你家吧。”

  “这电脑还有手机是你的吗?”捣鼓了一会儿,余正冬问从进门就一直紧紧盯着他的周舟问。

  周舟点点头:“我的。”

  余正冬咂了一下嘴,道:“怎么说呢,就是你的手机和电脑一直都被人监视、窃听着。”拍拍她的肩:“报警吧。”

  周舟回到自己的家,和范文丽打了声招呼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用被子裹着自己,心慌得厉害,好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那里都不自在。

  她居然一直在使用公司配的手机,这几个月她的一言一行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舟舟,舟舟。”范文丽突然敲门,周舟赶紧起身去开门,看见周舟光着脚,范文丽责怪道:“怎么不穿鞋,赶紧穿上。”

  看着周舟把拖鞋穿好,范文丽才道:“来,我熬了汤,你先喝一碗。”

  “谢谢妈妈。”喝了一小口,“真好喝。”其实她并没有胃口。

  “喜欢就多喝点,还有好多呢。”自从周舟回来,她就不让范文丽再去工作,她现在闲着没事,最开心的事就是变着花样的给周舟做吃的。

  看着又开开心心回到厨房的范文丽,周舟醍醐灌顶,自己为什么要害怕?

  穿着拖鞋跑到楼下垃圾桶,看着还在原地的电脑和手机,周舟赶紧捡起来把上面的雪拍掉,或许,这是一个机会,她才十七岁,她的人生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童秀兰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费扬就一直忙进忙出的守在医院照顾了两个星期,等他再回去的时候,所有事情都变了样。

  一直没太在意娱乐圈的消息,也可能是根本没人在意这件事,连狗仔都不愿浪费半点心思,所以费扬直到回到京市才知道,通盛总负责人收到了法院的律师函,而原告正是周舟。

  一个过气的小艺人去告一个娱乐圈鼎鼎有名的大公司,尽管你的理由是那么合情合理,但实力相差太大,你依旧是一个笑话。

  周舟打开门,看着半个月不见的费扬,愣了一下,道:“扬哥,你怎么来了?先进来吧。”

  费扬:“事情我都听说了。”

  周舟笑了一下,给费扬倒了杯热水,说:“你也觉得我很不自量力吧?”

  “为什么要这么觉得,法律的存在的意义不就是让我们可以在某个点上一样平等吗?”话虽这么说,但这份平等的难度可不小。

  周舟:“要是所有人都能这么想,那该有多好。”

  周舟,你要挺住,不管多难都要挺住。

  十二月初,事情越来受关注,周舟站在绝对有利的位置,但支持她的声音少之又少。

  通盛很轻松的解决了这件事,代表给出的结果是:周舟的粉丝丧心病狂为了能够更了解周舟才做的这一切,而这些责任将由这位粉丝一人承担。

  范文丽看着又瘦了一圈的周舟,眼里泛起泪意:“孩子,累就别干这行了,咱们不要有出息了啊。”

  周舟忽然想到四年前,范文丽瞒着他们出去摆摊,被城管追着大街小巷的跑,不小心摔断了腿,在医院住了好久才出院,一想到这件事,心就疼的厉害,她怎么舍得再让她为了生计被人满街追着跑啊。

  她不会就这么算了。

  周舟去公司收拾东西,一推开门,就看到正坐在她位置上的祝邵权。

  “私吞赔偿金、骗签违法法合同。”祝邵权念着标题,嗤笑道:“你还真是锲而不舍啊。”周舟并不想理他,看着他脸,她会忍不住有把他揍成猪头的想法。

  祝邵权:“但那又有什么用呢?你不会觉得你能斗得过公司吧。”

  周舟握紧拳头,克制自己不要被他激怒。

  “她斗不过那加上我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长发微卷,一身白色大衣,身材高挑,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好一会儿,周舟才敢确定,眼前这位要用女神两个字来形容的女生真的是当初那个假小子花絮。

  祝邵权看着并不眼熟的花絮说:“你又是哪路神仙?”

  对祝邵权的轻蔑花絮并没恼怒,她道:“纯泽集团大小姐花絮。”

  这么一介绍祝邵权倒是知道了来人的身份,但他们通盛还不是纯泽想打压就能打压的。

  祝邵权:“我看花小姐还是回家多跟令尊商量一下,再想想要不要出这个头吧。”转着手里的钢笔:“俗话说得好,枪打出头鸟呢。”

  “呵。”花絮轻笑一声,道:“与不与我父亲商量就不劳祝大经纪人操心了,不过我来之前倒是已经同顾氏集团总裁商量好了。”

  祝邵权在脑海里回想了一番,京市姓顾的小公司总裁倒是有几个,但跟通盛比都不值一提,能让花絮搬出来威胁通盛的,难道是松蓝市的那个顾氏集团?

  祝邵权正准备套点儿有用的信息,花絮开口打断:“够了,你是事件负责人吧?,本小姐现在没功夫在这儿跟你浪费时间,咱们下次开庭见吧。”

  转头看着一边还在打量她的周舟,道:“有什么要带走的赶紧吧,收拾完我请你吃饭去。”

  周舟:“好。”

  没什么好收拾的,周舟就带走了几张照片和两本书。

  两人从通盛出来的时候,对面路口听着一辆灰色的卡宴,里面坐着一个二十三四左右,长相俊朗风逸的男子,顾思凡不动声色的看着从门口出来的两人,食指轻轻敲着真皮的座椅。

  他想起自己昨晚前脚刚到酒店,花絮后脚就跟来。

  她说进门的第一句话是:“顾思凡,我同意去跟爷爷说退婚的事情。”

  顾思凡手里的动作连停都没停一下:“条件。”

  花絮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她说:“帮我打赢这个官司。”

  顾思凡瞥了一眼茶几上的资料,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宋瑞,让张律师带几个得力助手到京市来一趟。”

  宋瑞:“好的,顾总。”

  看到顾思凡高效的办事效率,她心里五味杂陈,最后说了声谢谢,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店。

  助理打开车门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宋瑞递给顾思凡一个文件夹,道“顾总,这是周舟的所以资料。”

  接过文件打开,说:“走吧。”

  灰色的卡宴汇入车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