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光已万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鲸落

星光已万里 菠萝蛙蛙君 4051 2020.03.11 13:22

  宁暮雪饶有兴趣的看完整场直播后,若有所思的挑挑眉,打开电脑输入一个网址,查了会儿资料,想到什么又重新退出页面。

  十二点半,几人下班回到住处,周舟门口有一个像包裹但好像又不是包裹但东西,周舟疑惑的捡起来,皱着眉想了一下,道:“我什么时候买过东西吗?”

  兰栋笑道:“年纪大了,记性这么差,自己什么时候买过东西都忘了。”

  周舟转头对他吐了吐舌头,打开门走进屋,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直接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周舟没什么睡意,想起桌上的包裹,她拿起一把小刀,把外面的包装拆掉,心想:这打包的也太粗糙了吧。打开内包装的一霎那,发出一声尖叫“啊!”,盒子被扔出几米远。

  地上散落着几只被开膛破肚的大老鼠,因为周舟用力把它们甩出去的原因,老鼠的内脏都摔了出来,血已经干了,但那明晃晃的内脏在白色的地砖上格外的显眼。

  缓了好一会儿,周舟才敢把目光重新落在那几只生前曾经历了她难以想象的酷刑的几只老鼠身上。鼓起勇气把几只老鼠弄进垃圾桶,又回卧室换了身衣服,周舟直接连同垃圾桶一起拿起,送到楼下的垃圾桶里。

  回到屋里,又把地拖了一遍,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接近两点了,把屋里所有的灯都亮着,才敢缩进被窝里。

  迷迷糊糊间,周舟又梦见了在傅家时被傅芊芊放进她被窝里的那个血淋淋的布娃娃,血娃娃忽然掐住她的脖子,周舟满头大汗的从梦中惊醒,猛地做起身把被子掀到地上,没有看到梦中的血娃娃,她才松了一口气。

  “叮铃铃…”床头柜上的闹钟突然想起,又把她给吓了一跳,按停闹钟,赶紧起床洗漱、换好衣服,连早餐都没吃就急急忙忙的往公司赶。

  这几天睡眠比以往更差,工作也不顺心,趁着毕业和护士资格证考试的机会,周舟跟公司请了四天假。

  现在的他们比起刚出道的时候,人气和各方面的资源都下降了很多。

  刚开始火起来不久,祝邵权就开始安排其他一些一直半温不火的女艺人来跟他们几个男生搞绯闻,给他们设各种人设,过度消费他们的颜值和人气,而没有注重在他们的作品上下功夫,导致对他们实力表示怀疑的质疑声越来越大。

  几人也试着向公司反应过,但却一直没收到什么成效。

  离开考场,周舟戴上口罩,想四处走走却又想起祝邵权的警告,叹了一口气,准备回公寓。

  江昔缈看着周舟离开教室,也立马跟了出去,找了半天终于在去后门的林荫道上找到了她。

  “舟舟。”江昔缈叫她。

  周舟回头,见是她,问:“昔缈?怎么了?”

  江昔缈跑到她面前,看她已经出了很多汗还带着口罩,拉着她悄悄进了一家小店,随便点了两份凉粉,江昔缈替她摘下口罩,说:“谢谢你替我找了这份工作,康培姐对我很好,我本来早就想谢谢你了,但后来打不通你电话,你每次回来又都很忙,就一直拖到现在了。”

  周舟终于凉快了点,她摆摆手道:“我只是推荐了你,能留下是你自己的本事。”

  凉粉上来,周舟喝了几口,江昔缈道:“要不是你的话,我现在可能都辍学了。”

  江昔缈做了康培的助理后,康培一个月付她四千块的薪水,结果全被韩宗林没收了,看着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被继父拿着给自己的亲儿女挥霍,而自己却一分都没留下,她偷偷哭了好几回。

  有一次被康培知道后,没想到平日里温柔的康培还是个狠角色,直接带人到韩家闹了一番,还放话要是他们再敢欺负江昔缈就直接把他们都送牢里去。

  康培发现江昔缈在化妆方面挺有想法和天赋,有意要培养她,当然会护着她。

  两人随便聊了会儿就分开了,周舟忽然记起有挺长时间没去看过周睿诚了。

  挑了一束天堂鸟,付款的时候,老板娘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忽然开口道:“你是周舟吧?”她压低声音:“没事儿,我是你粉丝,我记得你来我这儿买过好几次花呢,我看你也不像其他明星那么有架子,我相信你们是有实力的,加油!”

  心里暖暖的,她在口罩下露出一个微笑,向老板娘鞠了一个躬,道:“谢谢您!”

  把花放在周睿诚的墓前,她道:“爸爸,我来看你了,我挺好的,只是有点不敢去看师父跟师娘。”怕他们失望。

  “这一年真的发生了好多事,外界骂我们没有实力,骂师兄他们渣,这些都不是真的,那些人都是公司安排的,我们写的新歌公司一直没通过,但是没关系,说不定再等几天就好了呢。”

  “师兄他们把我保护的很好,我不会有事的。”

  “……”

  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讲了一遍,周舟重新把口罩戴上:“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次再来看你。”

  回到公寓,打开电脑,周舟看到一条跟自己有关的消息,点进去一看,她有点无语:

  ASH唯一女成员与男粉丝笑容暧昧,举止亲昵,关系值得推敲!

  看了这个标题,周舟有些想笑,这都能写的出来,是当别人有多傻。

  没再管这些事,周舟洗完澡就早早的休息了。

  半梦半醒之间,周舟总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她,突然睁开眼,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带着口罩的女生竟然握着一把水果刀站在她床前。

  周舟吓了个半死,但还是反射性的挥出一拳,女孩子没想到周舟会突然醒过了,被砸了个实在,刀被她扔出去了两米远,周舟跳下床抓住女孩子,想摘下她的口罩,却被女孩子用头撞了一下,等她回过神来,女孩子已经跑了出去。

  这件事惊动了不少人,公司许多住在那里的人第二天就搬了出去,公司也引起了高度重视,但下午事情却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昨晚周舟还不当一回事的那条新闻,一夜之间在网络上传的沸沸扬扬,大家对她的语言攻击也比之前对唐绪他们的要猛得多。

  祝邵权把平板丢在她面前,道:“公司开会决定,压下昨晚的事情。”

  唐绪:“什么,压下?意思是不管了?权哥,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舟舟发现的早,那是会出人命的?”

  祝邵权:“管?那你教教我怎么管?你知道她现在处在什么局面吗?如果这件事被媒体知道了他们会怎么写吗?他们不会说有人企图伤害她,而是会说她的作风引起了众怒。”

  “这是公司的意思吗?我们要向公司反应。”程冬闵听到祝邵权的话,沉着脸对他道。

  祝邵权却笑笑:“向公司反应?你以为你们还是以前的ASH吗?真是太幼稚了。”他弹弹烟灰:“从今天起,我将不再负责你们了。”

  唐绪:“你什么意思?”

  祝邵权:“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们已经没有价值了,现在的你们只会给公司带来麻烦,我们准备用新培养出来的A舞少年团来接替你们的位置,所以,你们被—雪—藏—了。”

  临走前,祝邵权又说了一句:“哦,对了,他们的第一首歌叫做《等天明》。”多熟悉的名字,这是明明是他们写的作品啊。

  前几天还说着公司对他们挺重视,今天就告诉他们被雪藏了,自己的作品也变成别人的了,呵,果真是无情啊。周舟仰起头把眼泪逼回去,那红红的眼眶里似有数不尽的委屈。

  公司的沉默让大众的猜忌更甚,周舟发了一条微博,下面立刻有一百多万的留言,基本上全是骂她的话。

  她是中专学历的事情也被翻了出来:怪不得这么不要脸,原来是有根源的。

  周舟笑出了声,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多现实啊,红的时候她的中专学历就是一个励志故事,现在不火了就成万恶根源了。

  一边流着泪一边固执的翻着留言,只要是为她申辩过半句的,她都把他们的ID一一记了下来。

  在走廊里遇见了叶思萌,叶思萌拦住她:“啧,哭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公司特别无情呀?”她看着眼睛红红的周舟,继续说:“其实是你们太天真了,以为有几百块万粉丝自己就是大明星了?别傻了,娱乐圈儿像你们这样的组合、男团和女团多了去了,要一直捧着一个组合多费劲啊,你们火一把公司就可以从中赚很多很多,可一旦你们没了利用价值就会被公司放弃掉。”

  “这是娱乐圈的规则,所以艺人也会趁着有名气的时候为自己找好后路,我也不知道你们怎么会连那种一点儿退路都没有的合同也会签,真是可怜啊。”

  她伸出食指挑起周舟的下巴,道:“你的眼睛真漂亮,是不属于这个圈子的纯洁,但太纯洁的东西,也特别容易过期。”

  她拍拍手:“虽然你们前面有很多例子,但我也没见公司做的这么绝过,所以呀,好好想想你们得罪了谁吧。”叶思萌踩着恨天高离开,留周舟愣愣的站在原地。

  事情比想象中的要严重更多,周舟连都不敢出门,这么明显还看不出其中有人操控的话,他们就真的是脑子有问题了。

  “大师兄?”看到唐绪站在自己门口,周舟准备开门让他进去,他却把周舟带到天楼上。

  城市的灯光湮灭了星星微弱的光芒,唐绪爬在护栏上,看着远方:“你都十五岁了,没想到一晃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比了比腰的位置,笑着说:“你刚成为青木一份子的时候是七岁,才到我这里呢。”而现在,他的小师妹都长这么大了。

  “你好久都没有这么笑了。”看着唐绪温柔的笑容,周舟也跟着开心的笑起来。

  他习惯性的摸了摸周舟的头:“真抱歉,让你跟着受苦了。”

  周舟:“说什么呢,我们说过我们是一家人,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在一起的,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你以后找男朋友可要长点儿心啊,别跟现在一样傻乎乎的。”唐绪看着她说。

  别总是那么容易相信一辈子。

  周舟:“等我找男朋友的时候就让你们帮我掌掌眼呗。”

  两人笑笑,又站了一会儿,唐绪对她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周舟点头,她永远相信他们。

  周舟离开后,唐绪一直在楼顶站到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他会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白村衫,那模样,曾让多少少女怀春啊?

  唐绪来到公司,还没有人到,他径直乘电梯来到公司楼顶。

  以晨昏的光线为背景,他打开手机录了一段视频。

  视频录好了,他看了看时间,九点钟。

  上班时间已经开始了。

  他打开直播,不一会儿直播间就来了不少人,弹幕上基本也没什么好话,看来这几天关注他们的人还真不少啊。

  不管那些难听的词汇,唐绪自顾自的讲着这两年在公司的事情,从大火、被公司安排绯闻、节目上的安排、不合理的合同等。

  听着听着,骂的人越来越少,终于有人意识到不对劲。

  歌颂者:喂,你要干什么?不会想不开吧?

  公司内,有人大喊道:“快去楼顶,唐绪在那儿直播呢。”

  显然,大家都看到了直播。

  周舟按时起床,收拾好一切,站在窗前想了一会儿,她给唐绪发信息告诉他,自己打算去公司一趟。

  唐绪仰起唇角,那笑容如春阳般温暖,他说:“如果可以,请大家还我师弟师妹们一个公道吧,他们和你们大多数人一样,还只是个孩子,谢谢大家!”

  周舟乘车到公司,发现公司楼下围了很多人。

  她抬起头,看着那抹飘扬的白衬衣在风中扬起衣角,鲜血在地上开出妖曳的形状,旁边绿化墙上的爬山虎荒芜了谁的青春。

  嘴角最后扬起的那抹笑,在肉体与水泥地接触的那一刻,终于成了永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