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光已万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指尖花已凉

星光已万里 菠萝蛙蛙君 3666 2020.03.07 14:21

  “你钱是从哪儿来的?”唐绪捏着周舟送来的银行卡,里面有三万元,见周舟不回答,唐绪又道:“说话。”

  看到唐绪是真的快生气了,周舟这才支支吾吾的道:“是学校给的。”

  唐绪:“学校为什么给你这笔钱?”

  周舟错开唐绪的眼睛,道:“因为我以全校最高分被录取,学校奖励的。”

  唐绪:“什么学校?”

  周舟的声音更小了:“东平卫校。”

  “你……”唐绪抬起了右手,周舟仰起脸已经做好了被打的准备,但唐绪的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这是他们从小宠到大的小师妹呀,他怎么舍得碰她一下。

  唐绪:“你怎么这么傻?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周舟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她哽咽着说:“大师兄,没有师父我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我只是想让自己也帮上忙,我们说过的,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要一辈子在一起。”

  唐绪弯腰抱着她:“对不起,舟舟,对不起,都是大师兄不好。”

  医院已经来了电话催了两次,只等着交钱了。

  从前有唐霆锐撑着,他们再不富裕也没这么窘迫过,而现在,十万块居然就把他们难得手足无措了。

  连一次都筹不齐,那么后面呢?

  不行,他们不能就这么放弃,周舟忽然想到什么。

  再次乘上记忆中的这趟公交车,曾经最不愿意回到的地方,如今却变成了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周舟抬手按了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啊,周舟小姐?”开门的人是周舟以前比较熟悉的晓雪,四年时间不见,周舟多多少少都有了些改变,看见突然出现的周舟,晓雪显然很惊讶。

  “晓雪姐姐。”周舟。

  晓雪:“你快请进,先生和太太出国了,要过几天才回来,小姐在客厅呢。”一边领着周舟往客厅的方向走,一边道:“少爷在楼上,我去告诉他一声。”

  客厅内

  “你先坐着,我哥在楼上练琴,我去叫他。”傅芊芊对宁暮雪说。

  宁暮雪下个月要去参加钢琴比赛,需要一个男伴,傅北辰自然会是她的第一人选。

  宁暮雪:“嗯,好。”

  喝了一口果汁,宁暮雪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听见动静,她转过身,看见晓雪正领着周舟朝她这边走过来。

  “周舟。”宁暮雪叫她的名字。

  晓雪笑着说:“你们先坐,我上去叫少爷他们。”

  “等一下。”宁暮雪叫住正准备往楼上走的晓雪。

  晓雪:“还有什么事吗?暮雪小姐。”

  宁暮雪优雅的笑一下,道:“你先下去吧。”

  晓雪看了看两人,最后还是退了下去。

  宁暮雪抱着手打量扎着规规矩矩的马尾,一件白色T恤,有些褪色的牛仔裤,一双普通帆布鞋的周舟,和她比起来并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但就是那一双眼睛,好像落入了星辰一般,总有一种让人想要亲近她的魔力。

  宁暮雪:“你是来找傅伯伯的吗?”

  周舟:“嗯。”和宁暮雪独处总是让她一如既往的不自在。

  宁暮雪伸了伸白皙的脖项:“苦日子过不下去,想回来了?”

  一向走好人路线的宁暮雪忽然说出这种夹枪带棒的话,周舟惊了一下,道:“我……”

  “你觉得你待在傅家合适吗?傅伯伯只不过是因为你爸爸的原因,不得不让你待在傅家,怎么?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贵小姐了。”宁暮雪不给周舟说话的机会:“别傻了,以傅伯伯的能力,当初他要真想把你接回来会难吗?”

  她凑到周舟耳边:“我要是你的话,就滚的远远儿的,而不是跑到这里来丢人现眼,而且,你觉得你现在回来伯母会让你捞到半点儿好吗?”

  不得不说宁暮雪真狠,几句话都向着周舟的心窝子戳:“你有病吧?走开,我要见哥哥。”周舟推开她往楼上跑。

  宁暮雪哪里肯让她去找去找傅北辰,她跑上去抓住周舟的手:“呵,你脸皮可真厚,人家都那么讨厌你了,还眼巴巴的往上凑,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周舟本来就很着急,哪有心思跟她废话,她使劲儿掰开宁暮雪的手,道:“你放手。”

  宁暮雪余光中出现两个身影,她把周舟往上推了一把,而自己一瞬间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就一瞬间的事情,周舟还没反应过来,两道身影已经从她旁边穿了过去。

  “暮雪。”

  “暮雪姐姐。”

  周舟看着眼前的场景,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她认识的宁暮雪。

  等家庭医生确定只要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之后,傅北辰和傅芊芊才把目光放到周舟身上。

  傅北辰:“周舟,我真的不明白你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有这么恶毒?”

  周舟:“不是我,我真的没有。”

  傅芊芊把她推得离傅北辰更远一点,道:“你以前也是这样,做了坏事还不肯承认,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死不承认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呀?”

  周舟的眼泪不停的掉下来,她道:“为什么你们从来都不相信我?”她指着沙发上的宁暮雪道:“你敢发誓说真的是我推你的。”

  宁暮雪抱着受伤的腿往后缩了缩,一副害怕周舟会再扑上来的样子,傅芊芊见了,直接把她往门口的方向推:“滚出去,离开我的家。”

  周舟这才记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她甩开傅芊芊的手,抓着傅北辰道:“哥哥,哥哥,我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求你们的。”

  傅北辰没甩开她的手,问:“是吗?说说看。”

  周舟仿佛看到了希望,她道:“我师父他病了,需要很大一笔钱,你帮我给伯伯打个电话好不好,钱就当我借的,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傅北辰难得的笑笑,他说:“周舟,你还记得你曾经说的话吗?你问我你为什么要跟我回来,那我现在问你,我们又为什么要帮你?”

  周舟僵住了,她没想到,自己当初的一句话竟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她赶紧道歉:“对不起,哥哥,我给你道歉,我不该那么说,你帮帮我吧。”

  傅北辰挣脱她的手,不再看她,对旁边的佣人道:“把她请出去。”

  被吩咐的两位佣人对视一眼,上前架起周舟往外面走。

  “哥哥,求求你了,帮我一次吧,我求你了。”周舟被带出门外,但她仍不愿离去,因为这是唐霆锐最后的希望呀。

  她跪在大门口,不停的求着傅北辰和傅芊芊,她多希望自己能够打动他们。

  慢慢的,周舟的声音渐渐哑了下去,后背和头顶被太阳考的火辣辣的,脑袋也晕乎乎的,但她就是不愿起来。

  “舟舟!”

  她回头,看见了唐绪、程冬闵和兰栋,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想站起来,却因为跪了太久,腿早已失去了知觉而摔倒在地上。

  三人跑上前去把她扶起来,唐绪看着脸被太阳考得通红的周舟,又是生气又是心疼:“你在干什么?”

  看到自己的师兄,所有的委屈都爆发了出来,但她没有抱怨,而是自责的说:“师兄,对不起,我……”

  “舟舟,你知道我爸妈当初为什么要留下你吗?”唐绪打断她的话,看着她说:“因为他们希望你活能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自信、善良,而不是一辈子都觉得低人一等,你明白吗?”

  闭着眼睛点点头,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到锁骨上,她明白啊,所以她现在才会这么难过,他们给了她一切,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别哭了。”程冬闵和兰栋帮她把眼泪擦干净,唐绪把她背到背上,他说:“走,我们回家。”

  太阳的余晖把四道影子拉的很长,周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幢豪华的别墅,那明亮的色彩竟让她觉得那么冰冷。

  “少爷,周舟小姐走了。”于妈的声音突然响起,傅北辰那在琴键上不停跳跃的修长的手指顿住了,过了半晌,他才开口道:“她会回来的。”

  傅北辰以为,求他会是周舟唯一的出路,但他却不知道,周舟再回到这个地方时,她早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她了。

  万鹏接到唐绪的电话时,没有显得很惊讶,他声音很平静,一如当初的唐霆锐。

  唐绪:“万先生,您说的话还作数吗?”

  万鹏:“那当然。”

  唐绪:“好,但我们有一个不情之请。”

  万鹏挑了挑刚修过的眉毛,问:“说说看。”

  唐绪:“我们想先预支五万块钱。”

  万鹏:“可以,你把账号发过来。”

  唐绪:“谢谢。”

  万鹏:“我把公司地址发给你们,后天早上九点,会有人接待你们,合作愉快!”

  说完很干脆的挂掉电话。

  没等多久,唐绪就收到了银行的提示消息。

  事情进展出乎意料的顺利,唐绪把唐霆锐拜托给范文丽,六个人便打车去到手机上的地址。

  大家对合同都不太懂,也没太在意,就按照通盛给的合同签了十年的合同。

  通盛和环球娱乐在娱乐圈基本是各占半壁江山,他们办事效率也很高,合同签订,一切迅速进入流程。

  不久,唐霆锐也出了院,而他们被各种训练和课程一占满了日常生活,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公司,每天都是早出晚归,虽然苦点累点,但一切好像都在慢慢进入正轨。

  公司也放出消息,等他们训练完成,通过考核,明年这个时间就官宣他们以组合的形式出道。

  周舟之前学过跳舞,她的嗓音也很特别,没多久就在所有同批的新人中脱颖而出,而她又是六个人之中唯一的女生,公司很快就决定以她为中心,以最快的速度打造一个唱跳全能型组合。

  一切都顺利的像是一个梦一样,而这个梦却没能持续多久,就被一通电话打破。

  这天,六人训练快到尾声时,唐绪的手机响了起来,连续响了四次,指导老师才对唐绪道:“去接吧。”

  唐绪:“谢谢老师。”

  是范文丽打过来的,唐绪接通电话:“范阿姨,发生什么事了吗?”

  范文丽在电话那头焦急的道:“小绪,你爸爸不见了。”

  向公司请了假,几人赶紧去和范文丽汇合。

  商量过后,大家决定两人一组,分开去找。

  郑凡羽带着周舟去了几家他们之前表演过的地方询问,但却一无所获。

  接到警局电话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众人赶到警局,看到盖着白布的人,唐绪小心翼翼的揭开白布一角,等看清那张脸,心理那丝侥幸被击得粉碎,全身力气好像被抽走。

  “大师兄!”几人快步上前接住踉跄了几步的唐绪。

  这时一位警察递过来一个信封,道:“这是死者的遗物,你们先拿着吧。”

  周舟看到唐霆锐的鬓角已经有了白头发,她眼泪一下子掉得更厉害了,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师父那么善良、自信的一个人,怎么就落到这种结果了呢?

  老天爷,你真的好残忍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