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光已万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前半生注定的风景

星光已万里 菠萝蛙蛙君 4234 2020.03.03 08:09

  一万个美丽的未来,也抵不上一个温暖的现在;每一个真实的现在,都像是曾经幻想的未来,愿都能够爱上现在,梦见未来。

  感觉听力变得格外敏锐,那雪粒子砸在万物身上发出的“簌簌”声响,周舟感觉就像是砸在自己的耳边一样,扰的人心慌。

   没事没事,等天亮了,就好了。

  ——

  “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放假你都不开心呀?”看着一直低着头专心等车的周舟,姚野好奇的问。

  听到姚野的话,周舟摇摇头说:“没有,就是要好久不能和大家见面了。”

  姚野:“害!这有什么好难过的?你想去不就随时可以去吗。”

  公交车朝着他们驶来,周舟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握紧书包的带子,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爬上车。

   姚野紧随其后。

   大概是天气太冷的原因,今天车上的人格外的少,周舟偏头看着玻璃上的雾气,又走了神。

  一块玻璃的间隔,里外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车内空调暖气融融,车外寒风凛冽,车内的暖永远也体会不了车外的寒。

  “周舟?周舟。”

  “啊,怎么了?”周舟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恍然问道。

  姚野无奈的道:“到站了,我们该下车了。”

  “哦哦!好。”

  周舟回到傅家的时候,又见到了再次聚齐的六个人。

  大家坐在客厅里吃着水果零食,看到周舟背着书包进来,都不约而同的噤了声。

  宁暮雪坐在傅北辰的左手边朝僵在门口的周舟招手道:“周舟回来了,快过来我们一起吃零食啊!”

  宁暮雪的声音总是带着一股子珍珠落玉盘的感觉,让人听了甚是舒畅。

  “不了,不了,你们吃吧我先上楼了。”

  吃一堑,长一智,这句话周舟没听说过,但这个道理她还是深有体会的。

  “怎么感觉你不开心呀,是期末考试没考好吗?”

  宁暮雪再次发问。

  见周舟不回答,而是继续往楼上走,傅芊芊跑过去挡在她前面说:“问你话呢,怎么这么没礼貌?”

  书包突然被人扒了去:“来,让我们看看嘛!”

  又是陆千商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少爷。

  “哇哦!两门一百分欸。”陆千商快速的从为数不多的几本书里找出了周舟的卷子。

  齐莫扬从陆千商手里夺过卷子:“来来来,让我也来瞻仰一下。”

  “你们还给我。”

  看着自己的卷子被几人像笑话一样传来传去的玩,书包被随意的扔在地上,散落的书本上印着几人大小不一的脚印,周舟的眼眶变得通红。

  “好了,千商,别闹了。”听到陆梵行突然开口,陆千商赶紧把卷子塞到傅芊芊的手里,假装刚刚跟着做坏事的不是自己。

  宁暮雪也跟着道:“好了,大家别玩了,周舟要生气了。”

  傅芊芊抬眼看了一眼站在楼梯边要哭不哭的周舟,手不自觉的握了一下。

   她本想走过去把卷子还给她,最终却是把卷子揉成一团扔到周舟面前说:“拿去吧,小气鬼。”

  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终于被忍住了。

  周舟蹲下去把地上的书本、文具一件件的捡起来装进书包里。

  陆梵行本想帮她把地上的最后一本书捡起来,不料周舟却抢先一步捡起,塞进书包里,低着头快速离开。

   陆梵行收回僵在原地的手,脑海里却始终印着书页上那幅算不上好看的简笔画。

  画的是三只小熊,代表着一家三口。

   十二月十六日这天,傅家上上下下都笼罩着一股喜悦的气息。

  因为今天是傅家小公主傅芊芊九岁的生日。

  周舟也早早的被佣人叫起来,换上了漂亮新衣服。

  晚会很隆重,来了很多大人物,不过周舟一个也不认识。

  这里的豪华、热闹都是周舟从未见识过的。

  傅芊芊戴着耀眼的水晶王冠,穿着漂亮的公主群,踩着昂贵精美的水晶皮鞋走进大家的视野。

  周舟站在台下,看着在台上说话的傅芊芊,由衷的赞叹:真漂亮啊!

  凭借娇小的优势,周舟灵活的退出人群。

   转了半天,周舟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

  对于新奇的一切,周舟根本提不起一点儿兴趣。

  望着琳琅满目的美食,让她想起了几个月前项姨给她煮的那碗长寿面。

   陌生的地方总是让人觉得很无聊。

   迷迷糊糊间,周舟听见了爸爸在叫她的名字,慌忙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是傅伯伯在叫她。

   “周舟,我们该回去了。”

   周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脸,自己居然睡着了。

  苏漫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别太不懂事,总是给别人添麻烦,这是什么场合你知道吗?”

  “好了,小孩子懂什么?”

  傅易衡皱着眉道。

  苏漫轻轻呵笑一声:“是呀,她可是比芊芊小了两岁呢,是小孩子,她什么都好,我们芊芊就得什么都让着她。”

  傅易衡一直以来对她的偏爱终于引发了苏漫的所有不满。

  周舟脸颊发烫,低着头不敢看苏漫。

   可能是女孩子天生就稍微敏感些,又或者是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比一般的小孩子更会察言观色,苏漫对她的不喜欢,她自始至终都十分明了。

   傅易衡:“苏漫,你知道自己说什么吗?”

   “呵!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倒是你傅易衡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她偏头盯住站在傅易衡旁边的周舟:“别人的再好,也终究不是自己的。”

  拉起傅芊芊的手:“我们走。”

  后来,周舟觉得苏漫这句话说的实在太对了。

  别人的再好,终究不是自己的。

  傅家再好,终究成不了自己的家;傅易衡对自己再好,始终比不过亲生的啊。

  都是凡人,谁还没有七情六欲、没点私心呢。

  ——

  除夕之夜,京市的夜空被纷繁的烟花映的五颜六色,甚是好看!

   傅家上上下下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团圆饭,气氛其乐融融。

  都是人精,你一句我一句,照顾到每一个人的情绪,即不会有人显得太突出,也不会冷落了谁,除了周舟。

  没人理会,周舟就专心的吃自己的饭。

  香酥鸭很好吃,周舟忍不住又夹了一筷。

  菜还没夹进碗里,空气却突然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周舟的手上,愣了一下,她才惊觉自己犯了什么错。

  傅家平时吃饭都是很讲究的,尤其是所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夹菜用的都是公筷,而就在刚才,她居然就直接把自己的筷子伸进了菜里。

  手就僵在原地,伸出去、缩回来都不是。

  隔了一会儿,苏漫才笑着道:“这孩子,平时给惯坏了,也没在意这么多,大家别介意啊!”

   傅易衡道:“没事儿,别紧张,快吃吧!”

   “没事儿,没事儿,小孩子嘛,不讲这么多。”

  周舟他们虽然不太熟,但周睿诚的事大家还是知道的,自然不会在这种小细节上讨没趣,都笑着附和小孩子不用太约束。

  但却再也没有人动过那盘菜,后半顿饭自然是吃得不自在的。

   **

    “妈,你怎么那么慢呀,能不能快点儿?”宁暮雪在车内不耐烦的叫道。

  古艳霞拎着包慢悠悠的爬进车里说:“着什么急呀,别给我毛毛躁躁的尽显小家子气。”

  “新曲子练熟了吗?”

  宁暮雪露出自信的笑容:“那还用说,那么简单的曲子,我闭着眼睛都能弹。”

  听到女儿的回答,古艳霞伸了伸脖子,她的女儿就是她的骄傲,也是她全部的希望:“等会儿到了傅家要好好表现,我可是听说有个什么周舟很得傅易衡的喜欢呢。”

  前排的宁超听着妻子给女儿灌输的思想,不禁皱了皱眉道:“女儿还小,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给她灌输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

  古艳霞瞥了一眼前排的宁超,没好气的说:“呵,你我指望不上,我指望我女儿怎么了?”

  又来了。

  宁超无奈的摇摇头,不想继续和她争论。

  宁超与傅易衡是初高中同学,年轻是也有过几次创业经历,但都以失败告终,并欠下债款。傅易衡继承家业后,聘请他在总公司某部门担任总经理。

   凭借着这一层层的关系,再加上古艳霞又有意与其交好,所以两家关系自然比旁人要好上不少。

  周舟隐约听到一阵优美的钢琴曲,她轻轻的打开房门,趴在走廊的栏杆边上往下看。

  宁暮雪纤细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跳动,一个个美丽的音符从指尖泻出,交织成一首动听的曲子。

  看着大家脸上毫不掩饰的欣赏,周舟承认,她嫉妒了。

   心里闷闷的,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她悄悄的又退回房间,不敢下去打扰那份和谐,她的出现,永远都是那么突兀。

  “先生,可以用餐了!”于妈走进客厅通知道。

  傅易衡:“好!”

  众人落座,举杯!

  “爸爸,周舟还在楼上呢。”傅芊芊突然开口,空气有一秒钟凝固,傅易衡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瞧我这记性,快,快去把周舟叫下来。”

  “是,先生。”

  对面的宁暮雪抬眼看了傅芊芊一眼,没说什么,却慢慢收紧了放在桌子底下的手。

  ……

  郑凡羽和兰栋拎着刚从超市买的东西正要进门,却听到旁边立牌后面传来动静,两人对望一眼:“谁?谁在那里?快出来。”

  “凡羽哥哥,兰栋哥哥。”周舟从立牌后面冒出一个小脑袋。

  两人见是周舟,显得有些惊讶:“周舟?”

  周舟解释:“我这次不是离家出走,我是有事想找唐叔叔。”

  兰栋把她牵过来:“那你干嘛不进去?”

  “我不知道怎么说。”周舟低着头,小声道。

  两人把周舟领进门,大家招呼她坐下。每次和他们在一起,周舟总觉得很轻松,在门外蹲着时摇摆的心忽然一下子坚定了,她望着唐霆锐:“唐叔叔,我有话想和您说。”

  ……

  “周舟回来了,今天玩得开心吗?”周舟回来的时候,傅家人全都在家。

  周舟捏着衣服的下摆,轻轻的点点头。

  苏漫一见傅易衡对周舟的态度就气不打一处来:“哼,也不知道是我们家亏待了谁,还是别人家比我们家好,这新年里都不消停。”

  周舟很清楚苏漫说的是谁,她看了苏漫一眼,咬咬下唇对傅易衡道:“傅伯伯,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

  坐在沙发上的傅北辰和傅芊芊抬头看着周舟,这还是她到他们家里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提出要求。

  傅易衡笑道:“好呀,有什么事尽管和伯伯讲。”

  周舟:“我想去唐叔叔的青木武馆学武术。”

  傅易衡略微沉默了一下,道:“学武术呀?那挺好呀,不过到时候你来回会不会有点不方便呢?”他想了一会儿,道:“要不这样吧,我给你请位师傅到家里来一对一教你好吗?”

  自从上次唐霆锐送周舟回来后,傅易衡就让人去查过了包括青木武馆在内的所有人,所以他知道,青木武馆说好听点是个武馆,说难听点其实就是一个收容所,那里上上下下也就七个人而已,根本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武馆。

  听到傅易衡的回答,周舟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说:“伯伯,我只想在青木武馆学,唐叔叔说了,我可以放学后跟着他们学一些基础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话已经说到这个分上了,傅易衡自然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傅易衡拍拍她的手,道:“那好吧。”

  一个星期后,傅易衡特地腾出时间把周舟送到青木武馆,他道:“唐师傅,真是对不住,上次麻烦了你,这次又来麻烦你。”

  唐霆锐笑道:“别说什么麻烦不麻烦,我们没有女儿,这孩子又跟我们特别投缘,她愿意来就尽管来好了,她今天叫我一声师傅,我也就认定她这个徒弟了,至于学费也没必要说了,相信我们这里的情况你也了解。”

  唐霆锐起初也是在别人武馆做教练,后来因为收留其余三个徒弟却又无法领养的原因,他便自己开了这青木武馆,收三人为徒,平日也有教过一些学生挣钱,偶尔也会因为一些关系被请去表演,挣到的钱也全都用到武馆和孩子们的身上。

  最后,傅易衡拗不过他,再三感谢之后,周舟最终成为了唐霆锐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女徒弟,也是她师兄们的小师妹。

  长大后,周舟才明白,她的师傅虽是一个平凡人,但于她,却是一个永远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伟大存在,他太清楚她的处境了,所以才会义无反顾的收她为徒,尽他所能为她遮风挡雨,而他们几个月前还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