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光已万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悲伤的距离

星光已万里 菠萝蛙蛙君 3106 2020.03.23 18:39

  一大早花家的佣人就战战兢兢的忙碌着,不止是因为后天将是二小姐的生日宴会,更是因为一向很少回来的大小姐此时正坐在餐厅用早餐。

  家里所有人都知道,大小姐和家里人的关系向来糟糕,每次见面都免不了一番争吵,搞不好还有可能要殃及无辜,所以大家是能不说话决不开口。

  花信华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往外走,路过餐厅的时候看见正在餐厅专心吃着早餐的花絮,叹了口气,他的这个大女儿真是从没让他顺过心,什么都和他对着干。

  摇摇头,准备离开,花絮却开口:“爸。”

  花信华记不清花絮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叫过他了。

  花信华停住脚步,看着花絮说:“你去退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和思凡没有缘分,强行绑在一起也只有痛苦,你能想开这点爸爸很开心。”

  “荞荞也很感谢你,她和思凡是真心相爱的,你不要怪她,爸爸以后一定给你找到更好的。”

  “你就在家里住几天吧,后天就是荞荞的生日了,你作为姐姐如果不参加的话她会很难过的。”

  花絮看着对面那个男人,脸上依旧云淡风轻,而心却在滴血,爸爸,你可知道你这番话有多伤人啊?你总怪我这些年叛逆、不懂事,但你的心可曾偏向过我半分?我也是你的女儿啊。

  这天阳光特别好,花絮穿了一套黑白相间的休闲服,称得她肤色更显白皙,不得不承认,花絮长的和她妈妈更像,都一样的美丽,一样的灿烂,也一样的忧伤。

  花絮用餐巾擦了擦嘴,拿起桌上的东西径直走到花信华面前,把手里的东西递到他面前,道:“你给我的银行卡和车钥匙都在这里了,花你的钱买的东西我一样也没拿,谢谢你养了我二十年。”

  这一刻花信华是懵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他有点听不太明白:“你什么意思?”

  花絮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爸爸,我不要你了。”

  直到花絮走出大门,花信华也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叫她不要他了?

  “扣扣”,周舟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花花?”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周舟担心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花絮没有回答她的话,上前抱住她,周舟轻轻拍着她的背,没再追问。

  周舟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花絮毫无形象一口气咕嘟咕嘟的全喝掉,她放下杯子,一把抓住周舟的手,可怜兮兮的道:“亲爱的,我能不能在你家住几天?”

  周舟在她旁边坐下,道:“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吧,正好还有一间空房间。”

  门锁被转动,两人望向门口,范文丽提着菜站在门外:“哟花花来了,正好买了菜,等会儿一起吃早饭吧。”

  “阿姨,我想麻烦您一件事儿。”花絮赶紧站起来接过范文丽手里的菜,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范文丽。

  周舟不禁汗颜,这还是刚刚那个可怜巴巴的望着她的那个花絮吗?

  范文丽:“什么事儿?”

  据她所知,花絮家可是开大公司的,她家都不能解决的事她能帮得上什么忙呢?

  花絮:“我现在无家可归了,您能不能收留我一段时间?”

  花絮的事她也有所耳闻,基本都是些不好的传闻,但和她相处了几次,她并不觉得那些传闻可信,她笑道:“害,这有什么麻烦的,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你就尽管在这儿住下,住多久都没问题。”

  花絮笑的更灿烂:“我就知道阿姨您最好。”好像也没那么伤心了,去他的花家大小姐;去他的股份继承权;去他的前未婚夫,她花絮才不稀罕呢。

  吃过饭,花絮见周舟背了包在准备出门,她好奇道:“你要干嘛?”

  她扬了扬手机,说:“扬哥告诉了我一个试镜的消息,虽然就是个跑龙套的角色,但我想去试试,总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吧。”

  花絮:“哦,放心去吧,我会在心里为你加油的。”

  周舟白了她一眼,道:“我从来没演过戏,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花絮握紧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姿势:“那必须成功,我嘴可是开过光的。”

  周舟:“是是是,那我先走了。”

  花絮:“加油。”

  试镜的地点在一个茶楼的小包厢里,周舟一上来就有人给了她一张表格,填好表交给负责人,那人看了她一眼,她知道,这人认出她了,周舟略显尴尬的舔了舔嘴唇,那人也没说什么,只道:“先等着,到你了会叫你的。”

  周舟:“好,谢谢。”

  这部戏叫《橙光》,导演是圈内很有名的张遇安导演,所以即便是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配角,也有不少小明星抢着来试戏。

  看着前前后后的人,周舟瞬间感觉压力山大,虽然这些来试戏的都是一些没什么名气的小演员或艺术学院的学生,但人家好歹是有功底的人啊,反观自己呢,连个半吊子都不是。

  见其他人手里都拿着一张台词,而她什么也没得到,心里的担忧不禁又高了几分。

  耐着性子等了半天,终于叫到她的名字。

  虽然是第一次试戏,但她曾经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自然不会太怯场。

  看着主位上坐着的人并不是张遇安,她知道,主角早已经是定好了的,现在选的不过是些不重要的角色,可能连台词都没几句,所以大导演是不会过来的。

  副导演再次挑眉瞟了一眼她的资料,对表演可谓是一片空白,不过他还是饶有兴趣的看了好几眼,毕竟前不久这可是热搜人物呀。

  副导演:“你没有任何表演经历对吧。”

  表上不是写了有吗,周舟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是的。”

  副导演:“表演这东西也讲究天赋,圈子里也有半路出家现在却很有作为的演员,所以我们也不是要一竿子打死人,但我们也不会跟你浪费时间,一次机会,你自己看着办吧。”

  副导演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有工作人员递了一把吉他给她,副导演道:“不会弹你可以随便拨几下,记住,你喜欢的人是个大学音乐老师,他从你面前经过,你要想办法吸引他的目光。”

  周舟抱着那把黑色是吉他,她拨了一下,不禁心悦,是把好琴。

  虽然副导演让她可以随便弹几下,但她的专业素养可不许她糟蹋了这样的好琴,她挑了一首叫《秋叶》的指弹曲子,深吸一口气,对副导演点点头,然后左手在琴弦上拨弄,悦耳的声音在包厢里荡开,她没秀才艺,把握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抬起眸子望向前方,眼里似有星辰般明亮,手上接着拨错一个调,然后琴声戛然而止。

  她看向副导演,对他点头示意。

  显然副导演也是一个会玩吉他的人,他问:“说说看,为什么要弹错一个调?”

  周舟:“因为他是音乐老师,所以我挑了一首很普遍的曲子,确保他有很大可能很熟悉,那么他便能一下子听出我弹错了,这样他就会看我了。”

  副导演点点头,道:“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是个办法。”

  一般人的思路都是会努力将曲子弹的更完美一些,但她却逆其道而行,而不是一味的当成才艺展示,更显的她为了能吸引仰慕之人的目光而煞费苦心。

  但副导演也只是点点头,并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他对周舟道:“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好的”,周舟将吉他还给工作人员,离开包间,副导演把头转向身后,看着角落里的男人。

  刚来不久的张遇安笑着问旁边的人:“凌云,这能吸引你吗?”

  凌云也笑道:“这星辰大海般的眸子,不弹曲子都已经够吸引我了。”

  虽然剧本里要吸引的并不是他,但他却是真的被吸引了。

  张遇安笑着站起身,对副导演道:“陈白就她了。”戴上墨镜,张遇安和凌云一同出门离开。

  副导演将周舟的那张表做好标记收到一边,心里松了一口气。

  张遇安对演员选角是出了名的要求高,所以才每一部作品都深受观众喜欢。

  这部戏里陈白虽然是个戏份并不算多的角色,但却是一个关键的角色,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试了很多人了,但没有一个合张遇安的意。

  刚才他问凌云,好像是在征求意见,但他早已认定了周舟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年龄、样貌和性格,这可不就是那不甘却又无限隐忍,到最后绝望爆发的陈白吗?

  周舟回到家,范文丽和花絮都紧张的问:“怎么样?”

  周舟耸耸肩:“回家等消息。”

  花絮拍拍她的手臂,安慰道:“没事的,让等消息嘛,也没说绝对不可以。”

  范文丽:“别想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给你们做好吃的。”

  周舟把外套脱下放到沙发上,笑道:“没事儿,以后还有机会,我不累,我们帮您打下手吧。”

  范文丽:“好。”

  三人一起进了厨房,说是帮忙,但实际情况却是花絮捣乱另外两人收拾烂摊子。

  经历了好几次失败,花絮终于明白,原来她真的只适合洗碗、打扫卫生,做饭这种事她是真学不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