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星皇争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星皇争霸 closeads 4779 2005.03.12 12:48

    海盗船忽然飞到了阎罗分基地的高空上,放下了两三个分裂网,把防空塔罩住,再然后,阿飞的一辆运输机飞了过来。

  阎罗的防空塔造的很密,虽然有分裂网,可是在旁边仍然有一些防空塔在零星地攻击阿飞的海盗船。

  看起来,阿飞并没有准备把海盗船飞走,而是要用海盗船硬挡子弹,掩护运输机的空投。

  可是阎罗的反应也很快,立刻指挥防空塔群一起攻击钱飞的运输机。

  那辆运输机瞬间就已经通红,在堪堪飞到攻击之外时,顺手把里边的东西放了下来。

  那是一只金甲虫。

  现在的情形,看起来一目了然,阿飞想强行空投金甲虫屠农,却因为阎罗的指定攻击,被迫在未到达目的地前把金甲虫放了下来。

  最要命的是,这只放下来的金甲虫正好在三辆坦克的射程范围内,它一炮都没发,就被打成了青烟。

  而在同时,有一架海盗船,也被防空塔击落。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观众都发出了惋惜的声音,只有两个人,忽然笑了起来。

  阎罗在笑,因为这一次他终于占到了便宜,无论如何,能够击落敌人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坏事。

  阿飞在笑,是因为他刚刚已经做了一件事,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件事居然没有任何人看到,这让他不能不得意。

  在白花花的分裂网里,又有防空塔遮蔽,确实没有人看到曾经有一个红影闪过,事实上,也根本没有人想得到,那只倒霉的金甲虫根本就没有打算屠农,它连子弹都没有加,根本就是第一个落下来吸引坦克火力的。

  阿飞用金甲虫而不是狂战士来吸引火力,其实也只有一个原因:他要误导阎罗的思维,他不愿意让阎罗发现他的意图。

  无论如何,阿飞现在已经用九架海盗船掩护着那辆红通通的重伤的运输机回航了。

  在地图某个偏僻的角落里,钱飞的运输机里降落了一个人族农民。

  * * *

  阎罗已经打消了退出的念头,在看到那个金甲虫被消灭的时候,他重新找到了信心。

  有时候,信心确实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阎罗原本已经被阿飞神迹般的操作打击得完全失去了信心,可是在看到钱飞这次失败的空投后,他忽然想通了一个道理:阿飞也是人,他也会犯错误,他也会输。

  前后不到一分钟,心情却天差地别。

  阎罗的头脑活泼地运转起来,手在键盘上一阵弹跳,又是四架运输机从主基地里呈辐射状四个方向飞了出去,飞到家门口时成地毯状散开,顿时散布了周围广阔的方圆。

  紧接着,四道雷达波闪过,环绕人族主基地的四个小叮当立刻暴露在机器人的火力之下。

  伴随着“噗噗噗噗”四声炸响,神族的斥候部队全军覆没。

  “现在,看你还怎么侦察我运输机的去向!”阎罗恨恨地想着,四架运输机仍然分四个方向飞了出去。

  他的目标,换成了钱飞的某个分基地。

  这一次,钱飞果然只截住了他的三架运输机,剩下的那架运输机,带着四个机器人,光临了钱飞的分基地。

  阎罗发现,神族分基地里有两个地堡。

  阎罗熟练地指挥着机器人围杀地堡,然后将受伤的机器人拉开,在几秒之后,成功地零损失干掉了两个地堡,可是这时,却有一个龙骑从钱飞唯一的兵站里走了出来。

  这个龙骑很狡猾地跑到一边去,把被两个地堡打成重伤的机器人先杀掉了,然后再来挑战阎罗剩下的两个机器人。

  阎罗冷笑着,他不信这次钱飞还有什么办法抵挡他的空投。

  可是他的机器人刚刚站好,一块分裂网凌空飘了过来,正好把他们罩在里边,顿时被龙骑白打了两炮,阎罗马上把机器人拉出来,可是刚站好,又是一块分裂网罩下来,正好又把他的机器人罩住了。

  当阿飞又一次完美地守住分矿后,阎罗这么沉静的人,也几乎想要吐血。

  他还在拼命进攻,观众们却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打到现在,他们才发现,阿飞根本就是在玩,他们早先的担心,根本没有必要,这一仗的胜负,其实早已注定。

  若非如此,他为什么放着整整大半队航母不用,而要这么辛苦地跟阎罗捉迷藏呢?

  若非如此,他为什么这么悠闲地在那边不知从哪儿搞了个人族农民,居然开始造总部了呢?

  若非如此,凭他此刻的经济条件,为什么不顺便多造点兵,或者多造几个地堡呢?

  一直在静静观看比赛的冷风和白飞,下意识地互相看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飞说:“这不是师傅的风格,师傅一向是最快速度解决战斗的。”

  冷风道:“这一仗打到现在,阎罗居然还不退,难道他还没发现差距吗?”

  傲慢如我摇摇头:“那可不对,阿飞故意牺牲一条金甲虫,又故意把家里的防御弄得这么破,就是为了让阎罗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否则,阎罗早就退了。”

  何婷婷也笑了:“不错,阿飞是要为你们出气呢,如果不能给阎罗点希望,他又怎么会坚持打下去呢?”

  * * *

  阎罗确实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并不是因为他不知道阿飞有航母,而是他认为阿飞一定会玩火*。

  他跟阿飞打了几年的对抗,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钱飞,所以他始终不认为钱飞会比他强多少,虽然自己始终撵不上钱飞,可是按照师傅当年的话说:“也只不过差一筹而已。”

  他认为,钱飞的实力,还远不到可以戏弄自己的地步。

  他要戏弄自己,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航母虽然可怕,却并非不能破,对于一个把克隆的操作手法玩得比吃饭还熟练的高手来说,鬼兵的锁定绝对是航母的克星。

  他忘记了,师傅说这番话时,其实是只针对钱飞的右手的。

  * * *

  钱飞又憋了十分钟,这十分钟,他凭借自己无与伦比的经济优势造了八个人族兵站,八个坦克厂,还有八个人族主基地,基地全部加上了附件,每个人都知道,他是在出原子弹。

  再然后,钱飞就出兵了。

  十二艘航母、一架仲裁者,拉开了最后决战的序幕。

  它们在人族的第三个分矿处,遭遇了顽强的抵抗。

  阎罗的兵力非常强盛,无数的机器人把密密麻麻的火箭炮向天空倾泄,压得钱飞的航母几乎发不出小飞机来,除了机器人,阎罗居然还有一队多的鬼兵,整齐地排列在机器人后边,只要航母敢稍近一步,就会第一时间进行锁定。

  场面上,虽然神族占尽优势,可是仓促之间,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打进去。

  钱飞绝对相信阎罗对鬼兵的操作,这也是他的航母不敢开过去打游击战的原因。

  那么,怎么办呢?

  阿飞自己笑了一笑,他认为,真正羞辱阎罗的时刻已经到了。

  所以他出招了。

  最精彩的一幕就此来临。

  * * *

  航母群黑压压的一片,所以谁都没有看到,航母下边的地面上还隐藏着一些东西,那是钱飞早就造出来的、已经可以隐身的鬼兵。

  它们隐身,是为了避免阎罗地面上坦克的轰炸。

  现在,在所有人都以为陷入僵局的时候,航母身下的空地上忽然凭空飞起无数枚导弹,准确地落在阎罗的大部队中,居然在一刹那,以一对一的方式把阎罗的十多个鬼兵全部锁定!

  鬼兵锁鬼兵,千年难遇的情景,就这么呈现在众人面前。(鬼兵不能锁鬼兵,本细节只求一爽罢了,为免误会,特此声明)

  阎罗在那一刹那,慌了手脚。

  钱飞却在那一刹那,开始行动。

  航母终于开了过去,顶着机器人多得骇人的炮火,将基地边缘寥寥的五辆坦克秒杀,然后迅速退了回来。

  就这么一会,航母的小飞机几乎损失了一半,阎罗的炮火之密集,由此可见。

  “他怎么会有人族兵的?他什么时候弄走我的农民了?”阎罗只来得及这么闪了一个念头,就看到了让自己头皮发麻的情景:远方的仲裁者忽地闪了一闪,来了一个瞬间移动,顿时,一大群黑压压的坦克出现在前方的土地上!

  大约一队半的坦克同时架起,炮管挥舞,高台边缘的机器人顿时就死了一大片,阎罗忙不迭地指挥自己的部队向后退却,同时新出的坦克也远远地架了起来,跟钱飞对峙,只是这次,他的阵线已经被迫后移了,钱飞的坦克,只差一点,就能攻击到他的总部了。

  就是在这样的局面下,阎罗看到了让他吐血的一幕。

  航母慢吞吞地退却了,让身下的一队多坦克和一大团鬼兵完全裸露出来,两个鬼兵正好整以暇地走到了最前边那辆坦克的旁边,同时举起了手里的长枪,做了一个射击的动作。

  当这个动作定格下来时,清脆悦耳的系统提示音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在半个多小时以前,阎罗刚刚充满喜悦地听到过,当时,那个声音在一瞬间摧毁了“完美虫族”白飞的所有信心。

  阎罗的心在一瞬间抽紧,连血液都快要凝固,他居然在神族选手的手里遭遇了原子弹!

  原子弹终于出现了,不过不是偷偷摸摸地放,而是当着他的面,在无数机器人的环饲下,在他的坦克远远的威胁下,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地放了出来。

  最讽刺的是,他明明看得见危机,却无法解除危机,在号称陆地上射程最远的坦克群的护卫下,除了空军,他不认为有任何办法可以杀掉那两个该死的鬼兵。

  可是,他的空军又岂能是神族的对手?

  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这绝对是阿飞为白飞报仇的最佳方式。

  当分基地眼睁睁地被炸成平地时,阎罗心里的恨意已经达到了极点!

  偏偏阿飞还打了一句话过来:“滋味怎么样?估计没有十六颗原子弹一起爆炸那么痛快吧?”

  阎罗的眉头猛地皱起,恨意中居然透出了浓浓的杀气。

  屏幕上,阿飞用同样的方法,正在摧毁阎罗的另一个分基地。

  到了这个地步,败局已经注定,便是神仙也无法挽回了。

  阎罗的手指蓦地停顿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落在键盘上,打出了三个字母:“shf”

  阿飞的手指也在看到这三个字母后蓦然停顿。

  * * *

  全国的观众都看到了这两个人的对话,也都感受到了对话中剑拔弩张的味道,可是他们都不明白shf是什么意思。

  只有阿飞明白。

  shf,石虹飞,一个被自己当做最亲的亲人的、虽然不够漂亮却绝对值得去爱的女孩,现在,她还不知道躺在医院的哪张病床上,接受哪些人的外科手术。

  他当然不会忘记,五月十九日,也就是昨天,自己和阎罗刚刚把这个女孩送到了一家医院,准备进行手术。

  他更不会忘记,昨天阎罗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这家医院跟我的关系很好,他们一定会用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药物来治疗石虹飞的。

  他刚才一心在想教训阎罗,根本没有考虑其他事情,可是现在想来,这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一念及此,阿飞的冷汗涔涔而下!

  阎罗却又打了四个字出来:“快意恩仇。”

  阿飞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快意恩仇的意思,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自己和阎罗自然不会有恩,可是有没有仇,就取决于自己现在的动作了。

  继续打下去,固然可以大大的羞辱阎罗,羞辱整个天下第一战队,可是这个仇却结下了,这个仇阎罗一定要报,可是他并不想报在自己身上,而想报在石虹飞身上,试问,这怎么可以?

  阎罗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当然不会赤裸裸地在万千观众面前威胁阿飞,可是这三个字母四个汉字,已经把他要说的话,表达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忽然之间,一场简简单单的星际比赛,是胜是负,已经不取决于战争本身,而取决于战场之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