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星皇争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星皇争霸 closeads 5376 2005.03.14 18:27

    阿飞在艰难地抉择,阎罗却已不给他选择的时间。

  屏幕上,人族新出来的几辆坦克肆无忌惮地向前推进,阿飞在阎罗的坦克进入自己的射程边缘时,手忙脚乱地取消了自己坦克的攻城模式,让阎罗安全地走了过来。

  再然后,阎罗毫无顾忌地架起了炮管,“轰”的一声大响,阿飞的五六架坦克炸成了粉碎。

  阎罗的鬼兵以同样的节奏紧紧围绕在坦克周围,就这样把自己的阵地向前推进了两步。

  满场的观众莫名其妙,看着皇帝阿飞步步后退,居然始终不敢去攻击阎罗的部队,阿飞的航母因为害怕被锁定,居然远远地避在一边,如此行径,不但荒诞不堪,而且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一个王者。

  阎罗的嘴角,又重新露出了笑容。

  他并不在乎如何去赢,虽然全国的玩家都看到他被打得那么狼狈,可是结局他毕竟是胜了,如果他们要质疑自己胜得蹊跷,至少,也该先追究一下皇帝阿飞的责任吧?

  把阿飞的名声搞臭,岂非正是他的目的之一?

  所以,当他的坦克第二次前进的时候,由于刚刚在生死线上走过一回,此刻的得意,比十六颗原子弹羞辱白飞时,还要强烈得多。

  他万万没有想到,钱飞并没有束手就擒。

  * * *

  钱飞天生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天门用纤纤和柠檬都没能胁迫住他,阎罗用石虹飞同样无法胁迫他。

  在他看来,与其瓦全,不如玉碎。

  他的第一次退避,是因为他还在考虑,却不代表他已经决定退缩。

  必须承认,他的思维和想法,都与普通人不太一样。

  就在那短短的一分钟间,他脑海里已经转过了无数念头,这无数个念头转完之后,最后只剩下两个结论:

  第一、即使我今日妥协了,阎罗也绝不会轻易放过石虹飞,这是一条没有休止的路,这样的例子,古往今来简直不胜枚举。

  第二、以师傅的神通广大,他既然在这里出现,就绝对不会不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退缩?我为什么不把羞辱进行到底?

  所以,阿飞第二次放下坦克炮管的时候,并不是打算让阎罗继续前进,他只是在做一件叫做“请君入瓮”的事情。

  现在,阎罗既然已入瓮,渔夫自然该收口了。

  阿飞出手!

  阎罗的微笑还浮现在脸上,他的六辆坦克已经走进了阿飞的射程范围,看着阿飞不敢架起的一队坦克,他的手正轻巧地落下去,想要把阿飞的部队轰成粉碎,阿飞的手,却比他快了半秒,落在了键盘上。

  而此刻,阎罗正心情愉快地命令自己的鬼兵走到了阵地前沿。

  十二辆坦克齐射的威力有多大,爆炸的波及范围有多广,我不能精确描述,可是就这半秒的间隔,让阎罗的坦克和鬼兵灰飞烟灭。

  阎罗英俊的脸庞还来不及布上阴云,就又听到了一阵清脆悦耳的系统提示音。

  这赫然又是原子弹发射的前兆!

  虽然只听到了一个声音,阎罗尚在运转的三个分基地里,却同时出现了六个鲜红的小点。

  这一瞬间的形势逆转,就连阎罗这样深沉的人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本能地用雷达波扫描了基地周围几乎全部的区域,第一时间发现了六个小小的鬼兵,再然后,他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坦克了。

  没有坦克,代表自己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消灭敌人的鬼兵。

  鬼兵放原子弹的射程其实并不远,不过阿飞已经升级过放弹的射程,现在鬼兵所在的位置,固然还在坦克的射程范围之内,却远远地避开了机器人的攻击。

  最要命的是,“相思”是一张全部由小块地面拼凑起来的地图,阎罗要去杀这几个鬼兵,就一定要用运输机。

  他现在又哪儿还有运输机呢?

  这一刻的情形与一两分钟前十分类似,同样是看得见鬼兵,也同样是眼睁睁地看着鬼兵放出了原子弹,虽然现在的鬼兵连掩护都没有了,对阎罗而言,却仍然是“等死”的结局。

  雷达波唯一的作用,是让阎罗知道了自己的死期,这岂非是一种比几分钟前更加强烈的讽刺?

  阿飞眯着眼睛,静静地看着阎罗的基地化为废墟,忽然想到了若干年前美国投在日本的那两颗原子弹。

  那时候中国人的心情,或许与今日皇帝自己的心情,有一些相似吧?

  看着唯一的三块分矿,在原子弹面前化为废墟,阎罗的手指都颤抖起来,他打出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过去。

  这一次,阿飞的回答很痛快,他打了四个和阎罗刚才一模一样的字:快意恩仇。

  不错,快意恩仇,该爱就爱,该恨就恨,我阿飞原本天下无双,可是这一年多来,处处制肘,左右为难,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实在已经郁闷得太久,从今往后,也该到我快意恩仇的时候了!

  机关算尽的阎罗,若是知道阿飞这一番微妙的心理变化,恐怕会连肠子都悔青了。

  阿飞的整个布局和心理摧残,到此为止,终于完美落幕!

  * * *

  阎罗 has left the game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天下第一战队的替补席位上,有三个人正兴高采烈的讨论问题,眼看着他们的东家大老板被打成了猪头,这三个人根本恍如不见,他们已经完全被阿飞这一战给倾倒了。

  只不过,让他们赞叹迷醉的,并不是阿飞神乎其神的操作和判断,也不是阿飞一抑一扬的心理布局,而是......

  “蚊子的微笑”正在毫无保留地倾泻他的景仰之情:“高人!真正的高人啊!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一直以为皇帝只不过游戏水平天下无双,没想到他的羞辱之道也是如此出神入化,绝对是我羞辱流派的创始人物,天才!绝对是天才!偶像!从今以后,他就是我蚊子心目中最崇高的偶像!”

  “种猪”眨巴着小眼睛,显得很是迷惑:“师傅,你昨天还跟我说你是羞辱流派的创始人,怎么今天就变成皇帝阿飞了?”

  “蚊子的微笑”啪地拍了他一巴掌:“胡说八道!你给我记好了,从今天开始,皇帝阿飞就是我们的掌门人,我蚊子愿意追随在他老人家座下,做牛做马,肝脑涂地,只要掌门人有令,不管前边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不会有丝毫退缩!”

  “你说得不对,应该是‘不管前边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会奋不顾身,一往无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的家伙认真地道:“如果你要引用名人名言,就一定要引用准确,不然,就是对名人的侮辱和亵du,这是我身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绝对不能容忍的。”

  蚊子的微笑惊讶地看着这个人:“你是谁?”

  眼镜男笑了,笑得高傲而矜持,他道:“我是一条狼。”

  种猪眨巴着眼睛,迷惑的神色更浓了:“你明明是一个人,怎么会是一条狼呢?”

  眼镜男扬起头来,道:“你也是人,我也是人,既然你可以叫种猪,他可以叫蚊子,我为什么不能叫一条狼?”

  种猪又眨巴了一下眼睛,终于反应过来:“啊,原来你叫‘一条狼’呀!”

  “不错,”一条狼的眼睛看着天花板,语气忽然间沉痛起来:“我是一条狼,不过很多时候,我的朋友们都喜欢叫我‘天花板上的狼’。”

  “为什么”,蚊子的微笑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羞辱流,问道,“你很喜欢爬天花板吗?”

  一条狼叹了口气,忽然道:“我平生有两大嗜好,一是玩星际争霸,二是看星际小说,而在我看来,前者又远不如后者有趣。”

  “星际小说?那是什么东西,很好看吗?”

  “不错,”一条狼道:“做人要厚道,看帖要回帖,所以我平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在看到新的小说章节后,第一个回帖。”

  “你说得不对,应该是做人要厚道,看书要投票。”种猪愤愤不平地反驳他。

  一条狼瞪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沙发么?你知道什么叫板凳么?你又知道什么叫天花板么?”

  种猪摇摇头,满眼都是茫然和敬佩,他觉得这位一条狼兄,实在是渊博得很,绝不是他这样的人所能理解的。

  一条狼瞪了他半天,才慢条斯理地道:“第一个回帖的,叫做坐沙发,第二个回帖的,就叫坐板凳,而落到最后一个回帖的,当然只能叫蹲墙角了。”

  种猪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天花板......”

  一条狼发出悠悠的叹息声:“所谓天花板,是指我发的帖子总是比作者还要早,而等到作者更新完毕,沙发、板凳都不是我的,连墙角都没得蹲,可怜我天天上网去蹲点,居然从来没抢到过沙发,万恶的作者,他总是在我刚刚离开的时候更新,我真苦啊我......”

  种猪和蚊子的微笑都瞪大了眼睛:“哇!哪个作者,写的什么小说,居然这么心狠手辣?”

  一条狼摇摇头,看了看面前两位仁兄,嘴角动了动,似乎是要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来,沉默了半分钟,最后一声长叹,充满了深深的无奈:“唉,我不能说,我不能说,他是作者,我得罪了他,不会有好下场的......”

  三人一时神思飞扬,感慨万千,浮想联翩,却听台上阿飞正朗声道:“既然天下第一战队两大高手都已经败了,现在,该轮到谁下场了呢?”

  阎罗的脸色一片灰白,轻轻垂下头去,低声道:“不用了,今日我们已经败了。”

  钱飞却并不罢休,手一扬,已经指向替补席上的三人,大声道:“这里不是还有三大高手吗?”

  这句话,绝对出于许多人意料之外。

  连白飞和冷风都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可是转瞬之后,两人心里就流过一股暖流。

  师傅绝对不是这么恶毒、咄咄逼人、赶尽杀绝的人,师傅今日此举,若说不是为了他们,恐怕没有人会相信的。

  阎罗蓦地抬头,死死地盯住钱飞,低声道:“不要逼人太甚,莫非你真不顾惜石虹飞的安危了?”

  钱飞微微一笑:“既然师傅来了,你以为事情还会在你的控制之中吗?”

  阎罗从电脑前站起来,心情就一直很乱,此刻听他提醒,目光才扫向观众席,不远的地方,自己的师傅正微笑地看着他。

  在师傅的旁边,赫然竟是天下战队的所有队员!

  天下战队的人很清楚石虹飞的事情,既然天下战队跟师傅碰上头了,师傅就绝对不会不管石虹飞。

  阎罗可是仔细调查过了,天下战队的队长志在天下,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队长,那是一个背景深厚的世家子弟。

  而自己的师傅,他更清楚得很,那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物。

  每一个scer都知道一句话:有人烟处必有YY。

  有人的地方就有星际,有星际的地方就是江湖。

  若说天门地府曾是江湖中的少林武当,那YY战队就是江湖中最大的帮派:丐帮。

  丐帮虽然没有少林武当那么财雄势大,可是丐帮帮主想知道的事情,还从来没有查不出来的,丐帮帮主想要的东西,也绝没有拿不回来的。

  阎罗与阿飞的师傅,正是这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

  既然如此,那石虹飞现在到底在哪里,恐怕自己是绝对不知道了。

  一念及此,阎罗郁闷得几乎要呻吟出来。

  他挥一挥手,大声道:“我们走!”

  他以为迅速地离开,就可以避免目前的尴尬,他却不知道,一个人倒霉的时候,确实是喝凉水都会塞牙缝的。

  天下第一战队的替补席上,蚊子的微笑已经飞快地站起来,喜滋滋地道:“阿飞大哥,你真的要和我打比赛吗?”

  钱飞诧异地看着他:“当然。”

  蚊子的微笑大喜,一步跨上前来,大声道:“老大,我对你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您就是我们羞辱流的开派掌门,从今天起,我蚊子的微笑就跟您混了!”

  阎罗的脸色铁青,大声道:“蚊子,跟我走,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蚊子的微笑根本听如未闻,一转头,对着替补席上又喊了一嗓子:“乖徒弟,快来拜见掌门人!”

  于是阎罗就双眼冒火地看着种猪屁颠屁颠地跑了上去,对着阿飞大叫:“掌门人好!”

  钱飞本来满身杀气,倒被他们弄得凶不起来了,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蚊子的微笑满脸惊愕:“您还不清楚吗?我们要投靠您呀!”

  钱飞道:“可是你们是天下第一战队的啊。”

  种猪乐呵呵地道:“那有什么关系,师傅说了,追求真理最重要,既然您是我们掌门人,我们当然不会再呆在天下第一战队了。”

  蚊子的微笑一挺胸,大声道:“不错,我们要退队!”

  这绝对是一幕闹剧,演到这里,简直让人啼笑皆非,阎罗看着台上两个活宝,忽然觉得手痒痒的,很想揍人。

  柠檬咬咬银牙,暗暗皱了皱眉,后悔得要命。

  天下第一战队建立之初,就没有想过要培养什么新人,他们招三个人进来,只是因为组队的需要,她当然万万想不到,招来的居然是这么两个活宝。

  她第一眼看到蚊子的微笑时,蚊子的微笑正在用她刚才对付冷风的方法羞辱别人,也是在那一刻,她觉得此人委实是个天才,这才下了招揽之意,而在她用同样的方法干掉冷风之后,她还刚刚为自己的慧眼识人而小小的骄傲了一把。

  她若是知道有目前这一变,打死她也不会把这蚊子的微笑招进来了。

  “还好......那个一条狼看起来是个好孩子”,柠檬悄悄地安慰自己。

  然后,他就看到一条狼慢吞吞地站了起来,用一种读书人装腔作势的气派说:“唉,良禽择佳木而牺,忠臣择明主而仕,既然两位兄弟都要高就,那我也同去吧。”

  柠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条狼走下场去,忽然有一头撞死的冲动。

  她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一败涂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