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星皇争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星皇争霸 closeads 4371 2005.01.03 04:22

    七点半钟的时候,钱飞一行人重新走进了星城电竞馆。

  有一个细心的工作人员发现,这次皇帝进场,身边多了一个人。

  一个三十不到的、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却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他还注意到,天门的幕后老板田堂,居然带着他的儿子一起来到了比赛现场。

  代表中国乃至世界最高水平的七番决战,打到了决胜局,无论是远道而来的外国玩家,还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土高手,都已经被这十个小时里的一连串战斗调动起了所有的好奇心,大厅里的气氛,犹如绷到了极限的弓弦,让很多观众都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钱飞走上赛台的时候,底下居然鸦雀无声,观众们连热烈讨论的情绪都被紧张的心情冲淡,只是一个个安静地盯着台上的选手,从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里推断即将到来的最后一战。

  几乎在钱飞上台的同时,如来也从另一个方向走了上来。

  陪在如来身边的,还有一个人——天门少主田轩。

  主持人例行公事地又宣布了一遍比赛规则,正要宣布双方选手进入比赛房间,钱飞忽然对他招了招手,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看着钱飞拿过话筒,田轩悄悄露出了嘲讽的笑意。

  钱飞的眼睛扫了一眼台下,整个观众席上,已经坐得满满的,他先镇定了一下,才道:“各位,我想借这个机会,宣布一件事情。”

  冷风本来坐得好好的,忽然站起来,飞快地整了一下衣领,顺了顺头发,擦了擦嘴角的饭粒,看着旁边白飞莫名其妙的眼神,得意地道:“哈哈,师傅一定是要向大家介绍他的两个徒弟了。”

  只听钱飞道:“打完今天的七番决战,我决定进入职业星坛,做一个职业选手。”

  这次比赛的主持人也是国内经验丰富的游戏主持,乍听这个消息,只微微楞了一下,立刻问道:“那么您准备国内的哪一支战队呢?天门,还是地府?”

  在他看来,或许也只有这两只战队,可以入得了钱飞的眼睛。

  钱飞摇摇头,说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答案:“星皇战队。”

  主持人又是微微一楞:“中国有这么一支战队吗?”

  钱飞微微一笑:“以前没有,以后就会有了。”

  主持人看着他的笑容,忽然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

  “不错,”钱飞道:“我自己建立的职业战队,星皇战队,取星际之皇的意思。”

  这个消息,在星际届绝对可以算是重镑炸弹,钱飞的话音刚落,底下立刻就喧闹起来。

  主持人果然立刻就捕捉到这条消息的的价值,追问道:“那您的战队现在已经注册完毕了吗?有队员吗?”

  钱飞道:“目前只有三个队员,除了我之外,还有我的两个徒弟。”

  主持人果然又吃了一惊:“您居然还有两个徒弟!”

  钱飞笑得很有些骄傲:“不错,我的两个徒弟,一个叫白飞,一个叫冷风,虽然还没有得到过任何荣誉,可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已经有很多世界级的高手注意到他们了。”

  他说完这句话,目光自然而然地向冷风和白飞射去。

  冷风早已把全身整理妥当,见到师傅目光射来,立刻十分配合地挺直腰杆,雄赳赳气昂昂地四面环顾,看起来倒很有几分精神。

  白飞被逼无奈,也只能站了起来。眼见无数的目光射了过来,顿时就满脸通红。

  却听身后有个人在用不太标准的中国话不停地喊:“冷风,白飞,冷风,白飞......”,两人一转头,就看到一个染了一头黄发的年轻人正坐在后边隔了两排的位置上叫他们。

  年轻人见他们转过头来,立刻开心地挥了挥手,道:“嗨,我是jimyoohoo,还记得我吗?”

  冷风立刻裂开嘴笑了:“靠,哪能不记得呢,等会我们再去杀几盘怎么样。”

  jimyoohoo原本也是个战争狂,立刻就点头道:“好,等会我跟老大一起去!”

  坐在他旁边的,当然就是lastslayer,当今韩国的第一高手。

  * * *

  台上,田轩一直静悄悄地看着钱飞的表演,看他介绍完毕,忽然走过来,道:“阿飞,你的战队真的注册完毕了么?”

  钱飞道:“当然。”

  田轩又道:“你可知道,注册一个战队,至少需要两千万的启动资金,请问,你有么?”

  钱飞道:“我有。”

  田轩笑了起来,笑容显得十分恶毒,又十分轻蔑:“我知道,你全部的身家是有四千万的,可是,你不要忘了,你的钱早已全部给了柠檬......”

  他的话还没说完,钱飞却立刻就接了下去:“而柠檬,却早已把钱交给了天门,所以,我根本没有办法注册战队,是吗?”

  田轩的表情忽然一滞,良久,才点点头:“不错,看来你也知道,柠檬是我天门的人。”

  钱飞冷笑道:“不错,第一局一打完,我就已经知道,是柠檬背叛了我,可笑你们居然到最后时刻还要拿柠檬来威胁我,你们天门这个局,也设计得太粗糙了一些吧。”

  他们两人这一番对话,并没有用话筒,所以在台下众人看来,只不过是比赛双方的人在互相打招呼,互相问候而已,却不知,两人这寥寥几语的对话,包含的却是一个计划了将近半年的阴谋。

  钱飞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我拿四千万出来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收回去,那只是我给自己下的一个赌注,赌的是柠檬对我的感情,只可惜......”

  田轩显然有一些意外,皱眉道:“既然如此,你拿什么注册战队?”

  钱飞神秘地一笑,却不回答,只道:“等到星皇战队成立之后,你就知道了。”

  田轩的脸有点发白,在那一刹那,忽然觉得有一点惊慌,这种惊慌来得十分突然,也十分莫名其妙,就好象是一个挖好了陷阱,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的猎人,忽然之间,发现猎物居然从另一个地方出现一般。

  还好......还好......还好即使它从任何地方出现,也逃不过猎人那必杀的一枪吧!

  想到最后的一步棋,田轩才算安心了点。

  * * *

  田堂的耳朵里插着耳麦,所以田轩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当然也包括刚才的对话。

  田轩在台上发呆的时候,田堂却在台下静静地思考:钱飞自己的钱已经被骗走,那么他要注册战队,就一定要找人出资,有可能给他出资的会是谁呢?

  湖南境内的财团虽然不少,可是有兴趣插手电子竞技的却不多,唯一两个参与的,也是扶植的洞庭战队和湘江战队,现在,更是已经被天门和地府抓在手心里了。

  YY战队是个业余战队,虽然整体实力雄厚,却不是一个能够集中财富的组织,而更多地倾向于无数个体的集合,要他们提供这么大笔的资金,肯定是不大可能的。

  那么,要找出这个出资人,就一定要在钱飞身边寻找了。

  这半年来,钱飞并没有什么大的举动,一直都呆在天堂高中,教了几个学生,收了两个徒弟,他身边唯一一个有点分量的,大概就是无影手宫正了,可是宫正一个小小的业余选手,天门还真没放在眼里。

  那么......哎,不对,有问题,刚才钱飞说他的两个徒弟中,有一个叫冷风么......

  白飞没有任何背景,冷风却是个奇怪的人,自己也曾派人查过一次,却没查出什么东西来。

  湖南境内,有什么姓冷的人物么?

  想到这里,田堂心里忽然就亮堂起来。

  原来,给钱飞提供帮助的,居然是冷氏财团!

  原来那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小丑样的冷风,居然就是冷氏财团那个出了名不争气的独子!

  没想到千算万算,居然在这个地方留下了破绽!

  幸好......幸好今天的七番决战,阿飞还是非输不可!

  * * *

  台上,钱飞大占上风,田轩灰头土脸,话已经说到冷场,似乎双方都没有再谈下去的兴致。

  钱飞刚一转头,就听后边田轩很有点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阿飞,你不要得意,告诉你,即使你能成立星皇战队,至少今天你是非输不可,我们天门这一次下注,至少也能赚上五十亿!”

  “哦?”钱飞的眉毛一扬:“你凭什么说我输?”

  “因为阎罗,”田轩想起阎罗,忽然又趾高气扬起来:“我不妨告诉你,阎罗也是我们天门的人,他才是我们的最后一步棋。”

  “至于柠檬,只不过是你们掩饰真相的一个方式而已,对吗?”钱飞似乎并不吃惊:“那你现在又为什么告诉我这个,难道你不怕我防范吗?”

  “防范?”田轩第一次在口头上占据上风,哈哈大笑:“你防得住吗?我告诉你,你喝了那杯酒,你就已经输定了”

  “那杯酒不是从刚启封的瓶子里倒出来的吗,怎么会有问题?”

  “蠢材!”田轩鄙夷地看了眼钱飞:“天门这么大的产业,要弄这么一瓶酒,简直太容易不过了。我不妨跟你明说。就连那个酒店,都是天门的产业!”

  “那酒里到底有什么?”

  “也没有什么,”田轩得意地道:“不过是一些慢性的安眠药、麻醉药和迷幻药而已。”

  这些药倒是没什么副作用,只不过会让选手在比赛的时候精神失控、睡意朦胧、产生幻觉而已。

  田轩紧盯着钱飞的脸,想看到他露出沮丧的表情,可是钱飞始终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平静地问他:“如果我和如来公平比赛,lost temple,谁胜?”

  田轩道:“当然你胜。”

  “可是现在我喝了那杯酒。”

  “那你就输定了。”

  “也就是说,输与赢的分别,全在于那一杯酒,对么?”

  “不错。”

  “柠檬和阎罗,原本就是一伙的,却偏偏以完全不同的面目出现在我面前,甚至还不惜互相怀疑,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故意把水搅混,让人想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无论我选择相信哪一个,都会掉进你们的陷阱中去。”

  “当然,我们计划了这么久,又岂能让你轻易地识破。”

  “这就是天门真正的阴谋?”

  “不错!”

  话说到这里,钱飞忽然就笑了起来,笑的那么旁若无人,那么肆无忌惮,就连台下的观众,都开始觉得有些反常了。

  一个一向温文尔雅、沉着镇定的人,居然忽然发出这样放肆的笑声,实在是足以让任何人奇怪。

  连田轩都在惊疑不定地想:“难道是他的药力提早发作了,或者是他感到绝望,所以精神失控了?”

  可是接下来,钱飞做了一个动作。

  这个动作,让田轩、如来,还有坐在台下的田堂,忽然之间脸色就完全惨白!

  对于天门来说,这一天中或许有过很多紧张的时刻,有过很多不满意的时候,却绝对没有象这次一般,感到绝望,绝望到脸色惨白。

  其实钱飞也没有做什么,他只是举起双手,露出了两只湿漉漉的袖子,然后转身大跨步走进了比赛房间。

  那袖子泛着微微的红色,显然是被一种金红如琥珀色泽的液体染红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