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极品系统在线捉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意外

极品系统在线捉妖 小便宜儿 3068 2020.01.16 07:57

  山下连根野鸡毛都没有看到,肖美华逐渐就往山里走去,山里没有现成的路,走起来不是很舒服,找了一刻钟的时间,只找到残破不全的野母鸡的毛,毛灰沉沉的,小妹一定不会喜欢。坐在一块石头上,摆弄着毛,观察周围的环境,倾听山林中的声音,分别哪里有野山鸡的叫声,过去碰碰运气,能不能找到几根像样的毛,回去让小妹开心。

  山林中的绿色来的比别处的要早,温暖的环境,树林间稀稀疏疏洒落的阳光颗粒,让人昏昏欲睡。不时传来的鸟鸣声,更像是天然变奏的音乐,细微的声响都在耳边慢慢放大。肖美华闭眼舒服极了。

  可惜她不是来感受大自然,睁开眼睛朝着野山鸡鸣叫的方向迈开脚步,却感觉周围空气有一种淡淡的血腥味,不由得放慢了脚步,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

  往前走了几步,果然闻到血腥不是偶然,地上有褐色的血迹顺着枯草往前蔓延,和野山鸡鸣叫的方向一致。

  肖美华站在原地,有些犹豫。按照故事的套路,她往前走大概的程度会碰上一个昏迷而且俊美的男人,利用浅薄的医疗技术救了他一命,从此展开了纠缠不休的故事,最后不是虐恋情深要不就是大团圆结局。这种艳福她要不要接受呢,这真是一个令人为难的决定。

  肖美华没有犹豫多久,她听到了野山鸡惨烈的喊叫声,下定决心往前走,什么艳福都是假的,只有眼前的肉是真的。迅速的小步往前跑,注意前后的情况,和想象中一样,眼前出现一个昏迷的黑衣人,一点惊喜都没有。

  肖美华一步一步挪到黑衣人前面,眼睛一直盯在黑衣人的右手中的剑,生怕自己像旁边的那只野山鸡横死现场,这样就不划算了。

  黑衣人的身体除了喘气的微弱起伏,没有其他任何的动静,看来刚才斩杀野山鸡已经精神混乱,解除警报后,肖美华先上前拿起野山鸡,运气不错,是一只公的,小妹那里可以交差了。

  走到黑衣人身边蹲下,好奇的摘下他的面具,一张很普通的男人脸,小说果然就是小说,哪里来的那么多好看的男人。

  黑衣人身上左胸被人狠狠划了一刀,鲜血已经透过黑衣染红了身下的草地,看来失血很久了,没有救的必要,也是好事。站起来肖美华的眼睛被右手的剑吸引了,上面的有一块很特别的符号,按照小说的套路,这一定是什么组织的记号,果然能在野外要死的人都会有一段故事。

  她没有动剑,那种有特别符号的东西都是招来厄运的前奏,本来的问题都没有解决,不想节外生枝。围绕着黑衣人转了一圈,这样的人出现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也是一件不合理的事情,既然遇到了也许就是有缘。

  她发现黑衣人怀里露出一角鲜艳,扒开看是和剑上同样符号的牌子,绑着五彩的绳子,看起来很不错,可以留作纪念。

  将牌子在怀里收好,用路边的野草编成一小块将将能盖住脸的大小放在了黑衣人的脸上,之后带着死山鸡就往回走。

  太阳渐渐往中央移动,小衡和小妹站在院门口望眼欲穿,好不容易将肖美华盼了回来,等她走进的时候,看见手里的野山鸡,小妹兴奋的跑到肖美华身前,围着她跳来跳去。

  “姐,你真行,说给野鸡毛就有。”小妹没有注意野山鸡怎么死的,眼睛都长在完好无损鲜艳鸡尾巴上。

  “大姐,我们没有带镰刀。”小衡看到有野鸡肉吃很高兴,但他注意到那处致命伤口是用刀砍的,大姐手里却没有刀。

  肖美华将野山鸡交给欢乐的小妹,腾出手在小衡的脑袋上摸了摸,没有说话。带着他们往院子里走,让小妹把鸡放到厨房里等娘回来处理,蹲下身子和小衡平视。

  “小衡,有些事情看出来也不能说出口,知道吗?”温柔的看着小衡,有这份敏锐很好,但也容易招来灾祸,她不知道今天的行为会不会按照套路走,但不希望小衡因此出事。

  “我知道了。”小衡看出大姐眼中的认真,这件事她不希望自己关注。“大姐,那晚上的鸡腿我要。”

  肖美华笑出声,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弹了小衡的额头:“少不了你的,看看你的肚子,都快成球了。”

  “嘻嘻。”吃进肚子里才是福气,胖点又如何,小衡想的很开。

  这件事在姐弟俩之间到此为止,三个人高高兴兴的将小衡送回来的麻雀开始拔毛,用几块笨重的石头搭起来一个简易的烤架。用镰刀将木棍的前端削尖,将处理好的麻雀串在上面,肖美华到厨房里将盐罐和剩下的干辣椒拿了出来摆在一旁。

  小衡看到干辣椒,眉头皱在一起,想了一会儿,站起身往后跑,搬回来两块石头,一块很平,另一块是不规则尖锐石头,将干辣椒放在平石头的上面,用尖锐的石头在上面来回摩擦,干辣椒很快就肢体分离,变成细碎的辣椒块。

  准备烧烤的肖美华看到小衡的“作品”,再一次感叹,他在吃上面的天赋,这些不应该被抹杀。

  “小衡,你在干什么?好好的辣椒怎么就这么白活,家里可没有多少。”小妹手里拿着用心设计好的鸡毛扇。“姐,这下怎么才好?”

  肖美华笑了笑,说:“小衡这样做对,他不做,等会我也要磨得。”

  “哦。”大姐都这样说了,她没有意见。“姐,你看好不好看?我给你说这其中……”

  小衡将干辣椒都弄好了,二姐和大姐的对话还没有结束,看看摆在一旁处理好的食材,大胆走到两位姐姐中间,扯了大姐的衣袖,严肃的说:“大姐,我饿了。”

  “去去去,一边去。”小妹讲在兴头上,没有注意小衡的话,只想夺回大姐的注意力。“你看这个排列……”

  小衡可怜兮兮的看着口若悬河的二姐,默默将分好的三份食材变成两份,走到一旁站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肖美华。

  “好了,我们先烤麻雀,要不爷奶回来就吃不成了。”肖美华看到小衡的小动作,没有阻止,这么好看的戏怎么可以错过。

  肖美华将火点上,将串好的食材放在上面,来回打量,小妹蹲在旁边,看到原来三份的食材变成了两份,惊诧:“怎么就剩两份了,小衡等不及了吗?”

  “胡说什么?”肖美华训斥,“还不是你惹了小衡,他不想给你吃了。”

  “什么,这小子胆肥了,懂不懂得孝敬长辈?”小妹将手里珍贵的鸡毛扇放到肖美华的身边,像一只战斗的公鸡,气呼呼的冲向小衡,两个人就分食材的问题,进行了了亲切而热烈地讨论,最后以小衡的妥协作为结束。

  烤麻雀的香气逐渐散发出来,吸引了在房间里无聊至极的涧衍,一点点小心翼翼的从房间走了出来,看见肖美华他们在烤麻雀,立马靠了过来。

  “你们从哪里弄得?”涧衍问。“你们这样烤不会好吃的。”

  “为什么?”肖美华脱离家乡好久了,确实记不得如何烤麻雀了,现在只是在摸索。

  “就知道你们没有经验,这就要看你哥的。”涧衍好不容易在肖美华面前占了上风,忍不住嘚瑟起来,但背后的伤叫他好好做人。“呜,疼,你们这样香气不够,去到小胖家后面有一个长着一串串豆豆的草那,摘点回来,那玩意能弄上,麻雀更好吃。”

  “你说的是花椒?”肖美华根据描述的样子猜的。“小衡,小妹,去弄点。”

  “好。”两个人乖乖的应道,让涧衍看的好气愤,作为大哥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哼,小恩小惠。”涧衍看着两个当做自己不存在的弟弟妹妹从面前走过,不服气的小声嘟囔。

  “你要不要小恩小惠?”肖美华拿起一串半熟的放在涧衍的鼻子前。“小衡抓麻雀的时候,还记得给你带一只。”

  “算他有良心。”涧衍有些别扭,看到放在一旁的鸡毛扇。“你去山里了,没受伤吧。”

  “嗯,没有。”肖美华看表面的油脂已经出来,在上面洒下盐,调一下味。“你背后的伤还好吧。”

  “嗯,就那样。”涧衍无所谓的说,“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你好了,还要去镇上赌博?”肖美华歪着脑袋,有些好奇问道。“真的一次都没有赌错?”

  “去啊,为什么不去,就是每次收获太少,有些不值得。”涧衍肯定的点点头,金灿灿的小钱钱多么的可爱,怎么可能割舍的下。“那是当然,怎么可能会错。”

  “怎么说?”肖美华真的好奇了,谁能肯定自己不会赌错。

  “他们出老千是有规律的,抓住规律怎么会错,再说只要赢得不过分,赌场也不会管,他们还指望我这样的人帮忙多吸引一些傻子那。”涧衍的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这么好的买卖爷为什么就看不出呢?”

  “啊!”后院的方向发出一声尖叫,是小妹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