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八门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竹林陷阱险环生

八门风云录 安拾叁 2648 2018.05.17 01:25

  这丈八长的大竹竿“唰唰唰”的呼啸而来,劲道十足,不算走空的也足有三十来根插在马车之上。梅才晏一瞥眼间,看到这两匹白马已经断气,两马原是机灵的双眼,现已黯淡下来,空洞无神,回望的马头流露出恋主的凄凉之色。

  他便想到了这些时日皆是乘坐这两匹白马所拉之车,千里南下还乡,更是朝夕不离,两马的机灵和通晓人性让他十分喜爱。本是有意此次回到小梅庄之后,便差人专门隔离悉心饲养照料,不料却于此处丧于奸人之手,想至此处他便胸口一股热血上涌,激发了英雄肝胆,一声长啸,随后喝道:“火门,爵门今日你们暗地里设陷伤人,算什么本事,你们大可一拥而上,梅某何惧?”他恼恨这两门手段阴毒,狼狈为奸。

  此时竹林深处两波人任他如此数落却也不敢言语,依旧大气不出的观望着这被扎成蜂窝的马车有何动静。

  梅才晏话语落下,便已经凝气,丹田之处翻涌激荡,内息一提,虎躯一震,大手一挥,只听得“呼”的一声,眼见这数十根碗口粗的竹竿,登时便拔地而起,“呼啦啦”作响四散而去。

  就在竹竿四散而去时,梅才晏也已起身。他挺身而立,浑身散发的真气包裹着五人,如丝如波般在五人的周身游动。

  这竹竿四散而飞自是极快,但梅才晏从小习武又是奇才,每日勤加练习,体内自然而然生出了极佳的反应,加以运功更是快似逐电。

  就在竹竿被四下崩开之际,他便又使绝技,脚步一诺,身子一拉,诺拉之际便用左右两手分别拍向了两根还在浮空的竹竿,竹竿受了刚才的气力已经在飞,这又分别吃了一记掌力,便是如同强加上了破敌千军之力,单看飞出的速度就已非同小可。

  虽说竹竿的这头儿是斜削的切口,但若细看之下不难发现他推竹竿而去的双掌均是以内力形成的罡气罩护手,所以这一推即是全力也不至于伤了自身,两根竹竿“嗖嗖”两声飞往竹林深处而去,就如同两头发了疯奔跑的犀牛,一路不知拦腰冲断了多少根竹子,但仍是没有丝毫受阻,更没有丁点的减速。

  两掌之后他也不容细想,练武之人到了紧迫关头,本身蓄积着的功夫自然而然的使将出来。当下又左手一翻使了一招右钩,抓住了浮在左身旁的一根竹竿,右手手掌挽花使了一招左撇,也抓住了右方漂起的那根竹竿,左右手同时用力一掷两根竹竿便也如前两根一般也向着竹林深处冲撞而去。四根竹竿虽有前后,但也并排而行,竹竿本就看着扎实坚韧,再有加持如此精妙内力的凌空一掷之势,更是非同小可。

  打出的四根竹竿就如同强弩射出去的一般,眨眼间便消失于竹林深处,开始只有噼里啪啦的破竹之声,不时之后便又夹杂了那鬼哭狼嚎的惨叫之声。

  林中深处那“玉面娇娘”葛花看到身边几个手下被这打来的几根竹竿给穿成了糖葫芦,登时被竹竿带走丈余,还是前一秒的动作便已绝气而亡,便心中暗怒,“看来这次暗算要无功而返了,这姓梅的还真是个难缠的主儿。”眉头一皱后,她便转身对身边那个独眼瘦子问道:“下一地的陷阱可设好了?”

  那瘦子一恭腰道:“放心吧,门主,一切妥当,伤不了姓梅的也得拉两个人下水。”

  “那找两个机灵点儿的兄弟去看着,这小梅庄果然名不虚传。”葛花道。

  “尊法旨。”瘦子一转身指着身后人群里两个机灵的瘦汉道:“你们两个快去盯着,机灵点儿,早回来禀报。”

  竹林之外,梅才晏听到竹林深处这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传来,便已知自己猜测的方向没错,于是直接又闪电般的踏前两步,当即凝运内力,此时便见那些外放的真气在五人周身的流转越来越快,真气快速周旋却是产生了向内的拉力,那些本是飞出的竹竿登时便被这股子拉力所牵引,此间这几十根的竹竿便分布在前后左右各个地方,竹身之上有真气流转,真气托着竹竿悬浮在空中就如时间静止了一般。

  而后梅才晏双臂展开一震,左臂轻起向右上方划去,右臂轻落向左下方划来,左右两臂同时而动。在他弄招之际,一根根浮在空中的竹竿发出“嗡嗡嗡”的低鸣声,然后骤然开始慢慢转动,当梅才晏双臂行至上下对齐之际,而后便左手下沉,右手上升,左右手腕放置在了一起,随后左臂便朝左方轻拉,右臂向右方轻拉,之后又继续走招。

  他的双膀臂就如在面前画圆,走架松柔沉稳,自头至尾椎,从肩至指梢,从胯至脚趾,上下均能一概放松,使其节节松开,又能处处合住,毫无僵硬出现。动作不似太快却愈来愈看不清楚,仿佛有面前有了无数只膀臂在画着圆圈。同时这浮着的竹竿也是根根不停转动,由慢至快,甚至转出了“呜呜啦啦”的低鸣声。

  待他双臂停止了转动的同时膀臂向外展开一拉,双肩同时猛地向前,对空发了一记铁山靠。这时只见那根根飞速旋转着的竹竿吃了内力,便如同数十头发狂的野兽,一齐向竹林深处席卷而去,这几十根竹竿比那前面的几根威力大的太多了,就如山崩海啸,威力撼动了几丈开外的竹林。所行之处竹林直接被催倒一片,看的安修远张目结舌,从胸腔之处“啊”出了一声。

  这时只听竹林深处那些正要撤退的火门,爵门弟子一通乱叫:

  “快跑啊!”

  “这姓梅的真是恐怖如斯!”

  ……

  ……

  待到竹子的噼啪声静了下来,五人前方的竹林赫然已被开倒了一片,顺着被开倒的竹林望去,里面皆是血肉模糊的一片尸体。

  “乌合之众,到底还是乌合之众!”梅才晏道。

  此时在一旁回过神来的安修远,心中默道,“我何时才能如到他这般境界。”

  其实安修远本来不喜练武,他觉得打打杀杀实在是没有太多的意思,只想练得绝顶的轻功和一些行走江湖的旁门左道便好,因为年纪尚轻便觉得那种“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便是极好玩的一件事情。

  只因他父亲带他游遍大江南北,养成了他这股贪玩的性子。不过贪玩归贪玩,他却是挺喜欢读些四书五经,诗词歌赋的,因为他觉得江湖儿女就应如李白,苏轼,辛弃疾那般豪放不羁游历,诗词歌赋傍身。

  但今时今日他经历了如此浩劫,眼见了梅才晏以一人之力保他们四人无恙,双臂一挥间就逼退了两门人马的伏击,他又觉得这更是男儿大丈夫行走江湖的傍身资本。若是武功稍有不济,今日几人怕是皆已命丧这竹林之中了。

  “可惜了小黑,小红不能随我们回庄上了!”梅青小童道出一语,几人皆是伤感万分。

  梅才晏没有说话缓缓走向了刚才那股用内力催倒的竹林之处,挑了一片空旷点的地方,然后便又提息上气,右臂往后放一拉而后便重重的打在了地上,霎时地面便打出了一个三尺深两尺宽的深坑,而后他便用这种方法一锤锤的打出了一个能容下两马的大坑,就算是它俩的墓穴了,接着他走向了这两匹白马,用手刀斩断了贯穿着它俩的竹竿,之后便将两马分别移至那坑中给填土埋葬了,然后他便道:“小黑,小红此处依山傍水,你俩便好好的安歇吧!”

  伤感之余,梅才晏一转头道:“我们走吧,争取不赶夜路。”

  一行人慢慢行走,但也行至天色黯淡下来,这时梅青小童却从怀中掏出了那马车之上的大夜明珠,刚才一战马车尽毁,临行之际他却瞥眼瞧见了这珠子,便随手塞进了怀里。

  一阵阵凉风从小道瑟瑟而过,顾水微衣衫单薄,过了一会,渐渐抵受不住,不禁微微颤抖。安修远低声道:“顾姑娘,你冷了吧?”顾水微道:“还好。”安修远便除下长袍,道:“你披在身上。”顾水微便大是感动,说道:“不用。你自己也冷。”安修远道:“我不怕冷。”将长袍递在她手中。顾水微接了过来披在肩上,感到袍上还带着安修远身上的温暖,心头甜丝丝的,忍不住在黑暗中嫣然微笑。

  安修远便是在心中盘算,这葛花心机迫重,怎会一路就埋伏一个陷阱呢!内心便暗自警惕起来,不顾几人的说笑打闹,自己观察着四周看着是否有其他异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