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遇见你,眉上风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去到你身边

遇见你,眉上风止 苦小羊 2153 2019.03.20 15:35

  木小言最近的精神真的恍恍惚惚,一会儿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可是一会儿又坠入海底。

  苏菘蓝刚陪了她一会儿,她就以累为借口,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让他先离开了。

  没办法,他知道她心里的苦涩,看着她躺在那里,安静的小脸上没有一点活泼,他也跟着揪心。

  接着,轻轻的走了出去,带上门。

  关上门的那一刻,瞬间整个人就开始迷茫起来,他最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明明把中医学的那么好,什么拿了无数个奖,各类人称赞他,可真正要用的时候,竟然一无是处,这类疾病无从下手。

  他靠在医院走廊的墙壁上,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叹了一口气,继续的寻找着很好的解决方法,以及合适的骨髓配型。

  他身上的儒雅气息搭配如今的无力感,格格不入的同时,看起来尤为颓废。

  ——

  木小言一个人在房间里,根本就睡不着。

  她闭着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想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寻求一丝平静,让自己别在胡思乱想。

  刚有些迷迷糊糊的,手机振动的声音就把她给吵醒了。

  拿过来一看是白贤的视频通话。

  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好,随后就挂断了。

  可,白贤像是不知疲惫一般,打了一次又一次。

  最后没办法,木小言还是接通。

  白贤清透的声音传来“木小言,你怎么了?”

  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开着玩笑责问木小言,而且他突然间觉得有点不对劲。

  平时,木小言怎么可能会挂断他的电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看向屏幕里。

  木小言没有把摄像头对准自己,所以,现在他这边的屏幕里,也就只有天花板,白贤能看见的也就只有一片白。

  等了半天对方没有动静,白贤又再一次问了一句“怎么了,木小言”

  他像是很着急,可是,两个人隔得这么远,他又什么都做不了。

  木小言最后缓慢的张开嘴,轻声说了句“我在呢”

  声音细如蚊蝇。

  “怎么了,让我看看你”他的声音充满磁性,像是有着一股魔力一般,木小言没办法,就把摄像头对准自己,强扯出一个笑容,她现在真的笑不出来。

  “笑的真丑,你还没出院?”

  刚想逗逗木小言一句,白贤就发现了她竟然还在医院里。

  “我……还没……”木小言结结巴巴的。

  如果白贤这个时候还没有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那未免也太没用了,急声的问着“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告诉我”

  霸道又强势。

  木小言没有开口,只是眼巴巴的看着他。

  他应该很累吧,整个人无骨一般躺在那里。

  他最近的行程应该很赶,可还有时间和她视频通话,但她貌似不能陪他多长时间了呢。

  她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最近流的眼泪太多了,又一次哭,她觉得自己的眼睛都酸酸涩涩的。

  白贤看着她,一下子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从来没有安慰过哭的女孩子,而且眼前这个女孩子的情况应该还没有那么的简单。

  “你,你……等我”

  他没有任何的经验,也没有什么捷径或者是轻言软语能安慰她,他唯一的想法就是现在想立刻马上的出现在她面前,把她抱在怀里。

  他这样想了,也就这样做了。

  挂断了视频通话,就去和经纪人公司沟通,给自己放假。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也没成功,不欢而散,可是他没有办法了,赔礼道歉的事情只能安排在以后,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这边,挂断了电话之后,木小言就呆住了。

  她听清了白贤刚才说的什么,他刚才说“等我”

  等他?什么是等他?难不成他又要跑过来?

  她不想那样,那样太当误他了,太浪费他的时间了,她不想因为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还要妨碍他的发展。

  可是,等她反应过来拨打过去的时候,无人接听。

  她靠在床头,之前菘蓝哥说有他,有周嫂,还有苏奶奶会在乎她,她现在觉得,好像白贤也很在乎她。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而且,很强烈。

  ——

  最后,已经很晚了,医院的门被一阵风推开。

  白贤喘着粗气看向又一次傻掉了的木小言。

  旁边的周嫂首先反应过来,问“你好,请问你找谁,是不是走错了房间”

  木小言眼睛仍然盯着白贤,她总算是明白了他刚才说“等他”的意思。

  说“周嫂,今天晚上你去隔壁睡吧,不用守着我了,那里更舒服些,你也能睡得好”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把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给表达了出来。

  周嫂点了点头,只能听话,接着走了出去。

  白贤整理了一下已经凌乱的头发,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她。

  他一步一步的就想是踏在了木小言的心上。

  一个不顾一切跑来你身边的人,让她怎么不感动。

  头发虽然已经被风吹乱了,可是,天生丽质的人无论怎么样都是好看的。

  灯光闪烁着,这个时候的白贤就像是一个天使,一个王子,一个守护公主的骑士,就这样的来到了木小言的身边。

  白贤边走心里边责怪自己,竟然这么久了都没有发现她的病不一般。

  他慢慢走过去,在床边停下。

  木小言抬头看向他,精致的锁骨露出来,在白炽灯在尤为显眼。

  白贤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搂过木小言。

  下巴放在她的头顶上,闻着她的发香,感受着她骨瘦如柴的轮廓。

  两个人之间的体温相互传递。

  木小言就这样被他搂在怀里,感受的到温暖,听得见他清晰有力的心跳声,感觉格外的充实,像是有了一个靠山一般。

  白贤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沙哑,颤抖说“你哭的把我给吓死了,知不知道”

  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木小言笑了,靠在他的怀里莫名安心。

  似乎什么病,什么木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在他的面前都不算什么了。

  感受到怀里的人似乎在笑,他开口“告诉我,怎么了”

  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木小言拖拖拉拉的说着“嗯……说是……很严重的一种病”

  “多严重”白贤像是上了瘾,舍不得撒手。

  “过一段时间和你说好吗”

  她不想让他跟着不开心。

  “好”

  白贤想都没想就答应,他尊重她,也尊重她所有的决定。

  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无论如何他都会陪在她身边。

作者感言

苦小羊

苦小羊

更晚啦,没办法,最近太忙了!

2019-03-20 15: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