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纸醉金迷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7102 2019.10.06 15:21

  赵瑾瑜和玉燕带着郭彩云兴奋的从冲绳一路玩到北海道,她们跑去奈良喂了小鹿,还在富士山脚下拍了半日的雪景,继而去了东京银座血拼一场,行程的最后是去北海道吃遍海鲜,又在露天的室外温泉里跑的血脉通畅。

  郭彩云开心的像个孩子,见到什么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感觉跟在自己两个闺女后面敞开了心。她们仨人玩的十分随意,不计较,不赶程,在干净清洁的异国沉静下来,直到春节临近才回到家中。

  今年的春节比以往冷清一点,玉燕就呆了两天又飞回了欧洲,郑廷扬也就是除夕晚上吃了个饭就走了。恢复了清净的赵瑾瑜没事就是窝在沙发上看看书、写写东西,郭彩云就是捧着电视看着小品和肥皂剧哭哭笑笑。悠哉悠哉的假期结束了,赵瑾瑜又开始了学校上课,公司工作两头跑的奔波,人像齿轮一牙扣着一牙运转。

  不过乏味的生活中还是有点八卦奇闻存在,比如沈总的前夫突然时不时来公司献殷勤,再比如听说王清林刚结不久的婚姻又离了,整个人又恢复了夜店、美女的浪人模式。还有就是听到玉燕隐晦的讲述他俩分了,还是女方抛弃了他凭空消失,这个消息可是彻底高兴坏了郭彩云,又开启了郑廷扬和郭彩云的复合大计。

  现在的郑廷扬比以往更加不喜欢接到他妈的电话,听着她在那头一副预言者的姿态陈述桑榆的不堪,就像在他的伤口上撒盐一样。

  郑廷扬找遍了桑榆的所有联系方式,都不见了她的踪影,彷佛一夜之间她把她存在的气息一下就整理干净了。原本,郑廷扬计划着等到桑榆今年毕业结婚,却迎来了她的当头棒喝,一下打空了他的规划。

  那天郑廷扬照例回到他在龙湾酒店包下的长居套房,等待桑榆周五下课的到来,心里还想着一会儿怎么修理这个几天都不回他消息的妖精,直到午夜十分,桑榆都未出现。郑廷扬打电话过去,那边一直是关机状态,他是纵容她的叛逆,不代表她要这么对他摆谱。

  大概是凌晨一点,暴躁的郑廷扬突然收到了一个越洋电话,迟疑中接起来那边传来桑榆的声音:“我要走了?”

  “什么走了,你要去哪里?为什么不接我电话?”郑廷扬第一次暴怒地冲她喊。

  桑榆觉得头皮一紧,她这次应该是真正惹怒他了:“我已经离开中国了,抱歉,我想要追寻我想要的生活。”说完这话,桑榆的内心一阵叹息,越知道他的真心有时候她越害怕,如果只是一场交易多好?如果爱情没有先来后到多好?没办法,为了陈科,她能疯狂的倾注一身热勇,即便他表现的像个懦夫。

  郑廷扬平复了很久怒气,才终于说出来:“你敢!”你敢离开我,你敢对不起我。

  “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勉强自己的内心。真的对不起。”

  听着这句话说完,那边响起了嘟嘟的忙音,桑榆的声音像一瞬而过的电流,一下消失了。郑廷扬反复的拨回去,均是无人接听,最后他终于气急败坏的将手机摔向了地上,四分五裂。

  桑榆对郑廷扬决然、果断,她明明什么都没带走,但就像什么都带走了一样,郑廷扬的爱情被丢弃进了一个枯井,他曾喜欢的女人一个又一个的背叛他、离开他,他内心愤怒的声音在就像枯井里来回回荡,缠绕着他。

  搜寻桑榆无果,郑廷扬转向了戒酒消愁,和着王清林、路野流连于Mclub。新来的领班知道他们都是年轻有为的小开,为了维系客户关系开始讨好的给他们领来一个个妖艳的陪酒女孩儿。郑廷扬为了释放变得来者不拒,碰到合意的直接领了上楼。

  路野算是比较洁身自好的,顶多也就是和扑在身上的女郎唱唱情歌喝喝酒,其他越矩的事都未曾做。但他没想到扬哥会这么放纵自己,那个桑榆的离开看来对他打击很大,他仿佛换了一个人,高傲轻蔑的看着一切事物,不再是之前禁欲严肃的样子。

  此刻的郑廷扬喝的脸色发红,解了衬衫扣子翘着二郎腿倚在沙发上,一手搭在沙发后背上,一手揉着眼睛,听着臂弯里的女郎甜腻的唱着歌,莫名的烦躁,起身敛了西服外套就要往外走。

  最近比较清心寡欲的王清林喝着酒间看着他面色不善的起身,心道他这是又烦躁了,默默叹了口气也跟着撤离了,叫了个服务员代驾准备回去。

  酒精倒是把他刺激的人异常清醒,王清林在后座开了窗,吹着夜晚习习微风。这些日子他被自己儿戏的婚姻搅得一团糟,孩子没保住,父母伤心一团,他觉得太累了,工作都从没让他这么心累过。

  此刻已是晚上十点多了,繁华的市中心还依旧堵着。看着前面水泄不通的路况,王清林觉得和自己的心绪一样,堵得发慌,为了分散注意力他百无聊赖的看着此刻还在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便开始猜想每个人下一步的动向。看着看着,王清林竟发现赵瑾瑜正坐在公交站的椅子上听着音乐等车,与自己也就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于是他拿出手机给赵瑾瑜拨了电话过去。

  见她对来电迟疑了一阵才接起,接着传来她客气的声音:“喂,有事吗?”

  “你向左看。”

  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赵瑾瑜还是照做向左好奇的望望,然后就见王清林从车窗外半伸着脑袋,挥了挥手。接着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你过来,我送你回去吧。”

  “啊,太麻烦了,公交车马上就来了。”她不太愿意麻烦他。

  “过来吧,顺路。”

  行吧,赵瑾瑜于是向他的车去,从他开着的车后门做到他原来的位置,还有一点他之前的余温。刚等赵瑾瑜坐下,路面堵着的车辆慢慢有点往前移动了,王清林笑着说:“你上来的真是时候。”

  赵瑾瑜也跟着笑笑:“是啊,好巧。”

  “你。。。。”王清林顿了一下继续:“你今天怎么这么晚?”

  “哦,今天有晚课,所以晚些。”

  “现在工作学习两头跑,累不累?”

  “还好,课程没有那么多。忙一点也好,就不会想太多。”赵瑾瑜轻飘飘的说完,就觉得自己多话,一不留意就说了心里话,尴尬的扯着别的话掩盖:“晚上夜景还挺好看的啊。”

  王清林整了整身子问起她:“你觉得B地哪里的夜景最美?”

  “嗯?”赵瑾瑜有些疑惑,想了想:“好像都是差不多的。”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的夜景一绝。”王清林突发奇想,有美景共赏的心意。

  “啊?”他的思维有点跳跃,赵瑾瑜想回家,刚要提议:“我还是…”未等说完,就被王清林的声音打断了:“兄弟,麻烦你帮我把车开到国泰大厦,今天代驾费我给你双份。”

  赵瑾瑜不知所措的跟着王清林到了国泰大厦,有点徘徊不定,她不知道为啥对她平时还算比较冷淡的王清林怎么一下热情起来。

  王清林倒是一下来了兴致:“我带你去顶层,这里是B地最高的楼,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色。”

  赵瑾瑜跟着他上了电梯,随着楼层节节升高,渐觉有点高度升高的压迫感。到了楼顶电梯打开,一股清新的空气铺面而来,有点微凉的触感。赵瑾瑜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果然不错。

  “赵瑾瑜,你过来,看这里。”

  赵瑾瑜跟着王清林的召唤过了去,站在顶部的围栏处向下张望。一片万家灯火星星点点铺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五彩缤纷,同时存在着静谧和红火两种状态,她忍不住享受的感叹:“真好。”

  听见她的微叹,王清林转过头看着她,只见微风拂过,吹动她及肩的发丝,光洁的面庞显露在顶头的白炽灯下,瘦下来的五官和轮廓更加立体,深邃的眼睛显得明亮又温婉。王清林不由得说出口:“赵瑾瑜,你变漂亮了。”

  这夸奖,接不动啊,赵瑾瑜内心腹诽,羞涩的掩饰:“啊,可能是因为烫了头发看着不一样吧。”

  王清林说完,也觉得自己这个话说的有点油腻和孟浪,急忙扭过头说:“来这里不亏吧。”

  “嗯。”

  然后两个人都安静了,俱是趴在围栏上看着下面的一切变化,尤其是车辆的灯光划过,有一种《重庆森林》中快慢交错镜头感,赵瑾瑜突然觉得这里眼下的B地有种优雅的姿态,她发自肺腑的感慨:“站的高了,真觉得自己的不开心不值一提。”

  “是啊,我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过来这里。”王清林接下她的话。

  听到他如此,赵瑾瑜转过身背靠围栏:“你不开心的时候多吗?”

  王清林深呼一口气:“最近还挺多的。”说完摸出烟来点燃在嘴中吸了一口,看着赵瑾瑜说:“我有时候觉得你挺坚强的。”

  “我吗?”赵瑾瑜有些吃惊,她一点都不坚强,她有一颗脆弱不堪的心:“我一点也不坚强,可能是因为我失去的太多了,但依旧还在活着的缘故,给你一种错觉吧。”

  “不是这样,我还挺佩服你的,还有扬哥,你们都不容易。”王清林敲敲烟灰说:“我上学时候还挺不喜欢你的,慢慢觉得你还挺不一样的。”

  赵瑾瑜扑哧一声笑出来:“你表达不喜欢还挺直白的,因为收作业?”

  “不止吧,你以前真的不算好看,还挺土的。我又是个外貌协会。”这么看来赵瑾瑜还算是潜质美女。

  尼玛。赵瑾瑜满脸黑线:“我给你个机会再重说一遍。”

  看见赵瑾瑜半笑着瞪着他,王清林马上改口:“美女,我说错了,你那时候是淳朴。”

  不得不长叹一声:“你伤害了我心律不齐的心。”

  王清林没忍住扑哧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又互相逗趣了几句,王清林又开始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和扬哥怎么样了?”

  赵瑾瑜微微一顿,幽幽地说:“就那样呗,你都看到了。”

  “那以后。。。。”

  “没有什么以后吧。”赵瑾瑜觉得今天被他插了好几刀,也马上笑着回击:“听说你离婚了?怎么回事啊?”

  “感情不和呗,俩人不搭。”王清林回想起有点伤感:“可惜了那个没出来的孩子,摊上我们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

  这。这。这。赵瑾瑜有点无措:“对不起。”她没想到孩子不在了。

  “是我该。”

  赵瑾瑜拍拍他的肩膀:“不要有太大压力,可能孩子也没想好要不要来到这个世上,等他想好了,你也准备好了,他自然会回来的。”

  王清林定定地看着她没有说话,又掏出第二根烟放在嘴上,准备点燃时就听见赵瑾瑜说:“少抽点烟吧,对身子不好。”

  “赵瑾瑜,你不觉得你太乖了吗,太乖了就会让人觉得没有个性。”王清林皱皱眉。

  他这话让赵瑾瑜竟不觉得生气,微笑着问他:“什么样算是个性?”

  王清林说不清,至少他接触的桑榆就是有个性的,扬哥也喜欢这样的。王清林想了想说:“张扬,大胆,骄傲勇敢,无所顾忌,任性?”

  赵瑾瑜听明白了,倚着围栏仰起头看着天,微微叹息:“你说的都是我没有的,我也没办法活成他喜欢的样子。越怕失去,就越不敢任性吧?不过说实话,我觉得我在他面前是最勇敢的,现在看来却显得很卑微。该怎样就怎样吧,我现在想为自己好好生活。”

  她的一席话音落下来,王清林所有所思的看着赵瑾瑜,她确实不是他们的审美上喜欢的女人,但不可否认,她是一个好女孩儿,但是太懂事儿的女生总会被人忽略她们的感受。

  俩人便谁都不继续开口说话了,又是静静的站着不再说话,直到夜晚的凉意吹来,王清林才开口:“我送你回去吧。”

  到了地点,看着赵瑾瑜下来车,王清林有点抱歉的开口:“赵瑾瑜,我今天要是有冒犯你的话,对不起。”

  “没有,也希望你能释怀,人生很长,别为难自己,回去早点休息,再见。”赵瑾瑜和王清林告别后,进到屋里看见郭老师就坐在沙发上等着她,见她回来马上说:“瑾瑜今天这么晚啊,赶快回房间睡觉啊。”说完有点开心的紧忙回了自己的房间。

  赵瑾瑜被弄的一头雾水,今天郭老师怎么了?准备换上睡衣洗漱一下睡觉,刚打开灯就看见床上突然一个人暴露在灯光下,登时吓了一跳:“啊!”

  郑廷扬闭着眼小憩,被灯光和惊吓声弄醒了,看见赵瑾瑜不耐烦的翻个身,闷声说:“你回来了。”他实在不知道去哪里,就回来了。

  赵瑾瑜没回答,两米远的位置就能闻见他身上香水和酒气混合的味道,转身到柜里拿了睡衣去卫生间洗漱,之后就去到客厅的长沙发上睡了。

  郑廷扬睡得舒服了出来,就看到赵瑾瑜趴在沙发上劈里啪啦对着电脑在敲着字,听到他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就继续转回电脑屏幕上。郑廷扬见对他又是这副样子,也不管她,洗漱妥当直接拿了车钥匙准备走了,刚走到门口就见郭彩云提了早点回来:“儿子,你这是要出门?”

  “吃了早饭再走吧,你看我买了这么多?”

  “不了。”郑廷扬没心情,直接拒绝,扬长而去。

  自始至终,赵瑾瑜都没有回头看一眼,郭彩云见他俩这个样子,微微叹气。

  郑廷扬走后,又继续是工作、夜店的生活模式,另外一边是继续打听桑榆的去向。

  整天这样的生活,也让郑廷扬很疲惫,也没有更好的消解方式。

  郑廷扬忍受不了包房的嘈杂,出来抽个烟透口气。就看见一对男女撕扯着扭扭捏捏的样子,男的还上下其手,郑廷扬见惯了这种场合,扫了一眼也并未多多关注。慢慢发现男子有点急切,女子有点不情愿一直推搡,男的便开始有点愤怒,直接一个巴掌拍了过去,叫骂了一声“表子”,然后提起被打倒在地的女子衣领就要拖走。郑廷扬这才来看清女子的面貌,有点像是桑榆,本来就酒精上头的他扔了烟直接过去对着男子就是一拳把对方打了个趔趄直接流了鼻血。

  “妈的,你干嘛的。”男子捂着鼻子嚷着,见对方比自己高大,气势略怂。

  郑廷扬蹲下看着女子,微微失望,不是她,只是长得相像几分。

  男子不知道他干什么,继续嚷嚷:“你打我干嘛。”

  “没看见她不愿意吗?”郑廷扬起身看着这个比自己低了一头的男生说到。

  “她怎么不愿意,我花了钱包她的,你说是不是!”男子指着从地上起来的林盈盈质问。林盈盈满脸委屈,让人柔弱心疼:“不是这样的,你弄错了。”只是让她陪酒,没有其他的。

  郑廷扬突然不想理了:“你们去找保安说一下吧。”转身要走时,就被女孩儿拽住了衣袖:“求你帮帮我,我害怕。”

  见她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还有着类似桑榆一样的面庞,他还是从了她的意思,攥住她的手腕带着她离开并送到外出的门口说:“早点回家,这里不适合你。”

  那天的小插曲郑廷扬并没有记在心上,未曾想到一个星期后领班带了她过来。林盈盈确实漂亮,在几个女郎中最为突出。她的出现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有点吃惊,大家频频回首看着郑廷扬,许修修扭头悄悄对路野说:“那个长得很像那谁呀。”

  郑廷扬坐在那里打量了一下林盈盈,并未动作,算是想清了那晚是什么起因,见她不住的往他的方向看,郑廷扬也不接着她的目光,低下头翻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过了一会儿,那个女孩儿径直坐到他身边,主动开口:“那天谢谢你。”

  “嗯。”郑廷扬头也没抬继续专注手机上的资讯。

  “郑总,我敬你一杯酒,表示感谢,”林盈盈讨好地举杯。

  “放那里吧,我今天不想喝酒。”晚上他还要处理一堆事情,不能喝酒,跑这里来纯属因为自己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林盈盈表现乖巧,看他对自己不是很热情,就静静的坐在他旁边,样貌清纯。她确实漂亮,但是没有桑榆那种清冷的气质,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郑廷扬翘着二郎腿一下一下地晃动,专注看着今天的财经资讯,不觉皱眉,想着把AGAME拆分独立上市的事。思考间伸手去够茶几上的水,没想到手指碰到一双纤细润滑的手,郑廷扬抬眼看去,自己取水的手正覆在她的手上。

  林盈盈本是看他有喝水的需要急忙服务,未曾想有这种插曲。她抬眼羞涩的望着他,但是眼睛带着期待的光,不躲闪。

  真的像,真的像桑榆,尤其这双眼睛,像猫儿一样。郑廷扬停住了,抽回手,半笑不笑的扫视着她,“要不,去楼上?”

  林盈盈一下就脸红了,她自然知道楼上是什么地方。要抓住这次机会的,一个年轻有为的帅气的有钱人,有谁不爱呢?她妈妈总说她要努力钓个有钱的金龟婿,这是个机会吗?那天他帮着自己摆脱那个猥琐的男人,今天又遇到他,这算不算是一种缘分呢?

  思维略一挣扎,她羞红着脸点点头。过了一会儿二人在其他人的注视中相携离去。

  后面偶尔得知郑廷扬来,林盈盈都主动申请过来,一来二往中,俩人渐渐成了固定的关系。林盈盈并不满足于此,她得到他的电话之后,也开始不断给他发些短信联系,郑廷扬的态度就是不搭理不排斥的默认。原因很简单,这个林盈盈除了外貌上和桑榆比较像,别的方面也有相似的地方,她也是艺术生,不过学习跳舞,难怪她。。。。,她说她家庭困难才做陪酒的,在林盈盈若有若无的透露中,郑廷扬不自觉把她当成了桑榆的替代品。但是如果说投入,郑廷扬确实没有,他对于她和她分的还是很清的。

  为了显示自己对他的一往情深,林盈盈和他关系稳定了一点,马上辞了夜场的工作,专注在他的身上。

  就这样,没了桑榆,来了林盈盈。

  这天是宋元的生日,他们几个老爷们聚在一起给他庆生。不过男人的话题,说着说着就到了女人身上。喝到憨处,许修修突然八卦问起路野:“我觉得小燕子挺好的,你咋还跟人家分了,我觉得你的初恋也挺一般啊。”

  郑廷扬听到说自己的妹妹,也维护说:“我妹长得也是数一数二的漂亮,我看她之前追你追的挺紧的,没想到你小子始乱终弃。”当时知道他俩分手这个事,郑廷扬还找路野理论过。是啦,玉燕是他的亲妹妹,别人对不起她他作为哥哥自然挺身而出,但是他对赵瑾瑜不也是做着同样的事吗,只是他竟不觉得恶劣。

  路野将面前的白酒一饮而尽,双眼通红地说:“我对不起她。”

  宋元深有感触:“人这一辈子,能遇到那个陪你一生的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修修你算是我们几个中幸福的啦。”

  许修修连连擦汗,他这个表哥婚姻失意后的状态就像一个老妈子,说点话就是肉麻的伤春悲秋,不过细想也是,这一桌的几个男人,离的离,女朋友跑的跑,只有他还在甜蜜的供着家里的女菩萨。气氛一下被宋元推到娘们唧唧的氛围中,许修修赶忙圆场:“诶呀,我错了,我不该提燕子哈。我自罚一杯。”咕咚咕咚喝完,又开始继续问起郑廷扬:“扬哥,我发现你挺喜欢黑长直这款啊,就像最近的盈盈,哈哈。”

  “我不喜欢这款。”郑廷扬擦擦手回答:“只是她恰好像桑榆。”他聊起桑榆并不避讳。

  “我一直没看出桑榆的魅力是啥?”王清林在旁边突然说起来。

  “桑榆她像小野猫,又骄傲又率真,浑身带刺,特别能激起人的挑战欲。”郑廷扬玩世不恭的说出来这话,竟能听出认真的情绪。

  “那赵瑾瑜呢?”

  听到王清林这么问,路野和许修修都顿住了,郑廷扬的感情有点复杂,赵瑾瑜对他们来说像是嫂子,又不像,位置比较尴尬。

  郑廷扬显然也没想到问及她,不假思索的回答他对她一直的印象:“她啊,她像狗,老实忠诚。”

  忠诚?对谁忠诚,对他吗?

  郑廷扬说完,全场顿时尴尬起来,其他人面面相觑,许修修硬着头皮活跃氛围,适时的反应一下:“哈哈哈哈”后面的“哈”音未落,就看到王清林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马上抿嘴闭了回去,这是怎么了?

  王清林头一次为赵瑾瑜觉得不值得,也突然觉得他们这几个男人都很让人一言难尽,忍不住对着郑廷扬说:“你最该知道,她并不容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