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如果这是恋爱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3185 2019.07.21 13:31

  赵瑾瑜和郑廷扬算是建立了恋人关系,不过和原来并没有什么变化,更没有做过一丝和情侣之间应有的互动,没有亲吻过、没有拥抱过、甚至没有牵过手。

  赵瑾瑜是出于羞涩,而郑廷扬则是因为排斥。直白点说,他有些后悔了,并附有自己因为金钱出卖自己的羞耻感。倒不是他讨厌赵瑾瑜,只是他心高气傲并没有看上赵瑾瑜,但他又不能改变现状。

  可怜的赵瑾瑜并不知道郑廷扬的心思,她对爱情的理解只是付出,尽自己最大努力对他好,为他好。每天无论卖菜到多晚,她都要跑到医院来看一下。一方面是出于关心,另一方面则是私心的趁着郑廷扬送她回家的路途上争取和他多一点时间相处。随着郑廷扬开学的日子迫近,赵瑾瑜越来越不舍,也越来越恐慌,这种倒数算日子真不好过。

  由于郭老师生病住院,郑廷扬的去B地的很多东西都准备的不充分,赵瑾瑜自觉的承担着这份责任——新被子、新衣服、新鞋子……。

  转眼间,郑廷扬就到启程的日子了。

  郭彩云虽然已经出院了,但是腿脚还未康复,只能在家门口目送郑廷扬离开。郭彩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一点点离去且双眼泪光点点,她说“你爸一定特别为你骄傲。”“你在大学好好学习,和同学好好相处”“儿子,照顾好自己……”玉燕在旁边也是哭的稀里哗啦的。

  王清林看看时间,实在是有些紧了,骑在摩托上不得不催促启程。

  等到了车站,乌央乌央的人群嘈嘈杂杂的说着旅程与送别。王清林竟觉得有些伤感,郑廷扬开学比他早,他要跟这个多年的兄弟告别了,心里涩涩然。两人就那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唉?那个赵瑾瑜竟然没送你?不应该啊?”

  “嗯。”郑廷扬听到了也有些无精打采,是不应该啊?难道是她觉察到自己后悔了吗?

  正想着,火车呜鸣着就进了站。郑廷扬拎着行李开始了排队上车,不时回头望望。

  突然间,貌似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顺着声源看了过去,果不其然,赵瑾瑜拎着一提包跑了过来。在郑廷扬面前气喘吁吁的站定,忙把提包递给了他:“里面有衣服和鞋,你在那边用的上。”

  郑廷扬愣愣的接过来,看着赵瑾瑜满头大汗的样子,欲言又止的咕噜出一句:“你还是来了。”

  赵瑾瑜今天早上才突然想起来郑廷扬还缺一双球鞋,紧忙跑到商业街去买了。赶回去听说他们已经走了,又急忙赶到这里。

  看着郑廷扬的眼睛,赵瑾瑜莫名的涌出了一种冲动的勇气,踮起脚尖快速的向郑廷扬的嘴唇吻了一下。郑廷扬就那么看着赵瑾瑜突兀的过来,湿湿软软的一下,快的好像不曾发生,又听见赵瑾瑜说:“照顾好自己,记得常打电话回来。”

  郑廷扬心情复杂的“嗯”了一声,就听见乘务员催促着,拎着大包小包就去上了车去。一边向座位走去的时候,一边看着窗外的赵瑾瑜和王清林站在那里望着自己,眼睛有些湿润的明亮。

  列车徐徐离开,郑廷扬又开始有些怀念这个自己厌烦的城市了。。。

  经过20来个小时的奔波,到达B地正是凌晨3点多。豪华的B地留给郑廷扬的第一感受竟是“冷”。等到7点多校车来接新生的时候,郑廷扬累的已经有些浑身乏力。算是在车上短暂的休息了一下,学校就到了。

  等到他们这些新生菜鸟下了车,看到热闹青春的大学时,无一例外的是都萌生了浓浓的向往之情。广播站里传出来清脆温婉的声音,混着校园里三五成群的欢声笑语,还有体育场里长短不一的哨声,都回荡在他们这些新生耳中,不可避免的,差不多每一个人心中的都萌生了一丝:“自己仿佛是个土鳖”的认知。

  郑廷扬就这么蓬头垢面的狼狈的被安排进了宿舍,简单清洗了一番。思考了一阵,最后还是换上赵瑾瑜给的新衣新鞋,看到镜子里白衣笔挺、体面的自己,狼狈的郑廷扬仿佛找到了一丝自信来。是的,赵瑾瑜的白衬衫没有选错。

  这样的郑廷扬在新生办手续等一系列过程中,也算是吸睛无数,立马赢得了文学院的一大批女粉丝。

  再来说一下郑廷扬的室友,一个带着金丝眼镜长相清秀、物品摆放一丝不苟的北方男孩儿路野;一个是本地话痨,有俩虎牙的许修修,属性和王清林差不多。另一个就是乖乖的小胖子李舒,长相不特别,据说在游戏界还算是小有名气。

  虽然郑廷扬不太愿意交流,但是总体说来四个人的关系还算是较为和谐。不过四个人的行动生活轨迹除了上课、睡觉这部分比较统一外,每个人都各有自己的生活。路野被许修修拉着进了各种各样的社团进行社交活动,效果不太理想是大部分女生表现了对路野的好感;李舒呢,沉溺于校外新兴的网吧不可自拔。而郑廷扬则开始了自己紧锣密鼓的兼职生活,仅仅三个月多就做了10来份兼职,算是可以达到自给自足还能积攒一点。

  ——

  赵瑾瑜这边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仍是起早贪黑的忙着卖菜,因为家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张罗,所以家里的菜店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意,主要靠她在市场的摆摊盈利。不过生意还算是比较兴隆,一家人吃穿用度不再拮据。

  但是无论她怎么忙都会抽空写一封长长的信给郑廷扬寄过去,给他讲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还偷偷给郑廷扬寄点日常花销。每次给郑廷扬打电话,但是因为是长途电话,郭彩云和玉燕与郑廷扬说完,自己也不好意思说太多,通话就结束了。

  她想他。不知道他想不想自己。

  怕他辛苦,总想替他分担些。

  每天都在盼着郑廷扬春节回来的日子。

  好不容易盼到临近春节,郑廷扬却告诉他们他要兼职,晚回来一个月。

  当郑廷扬风尘仆仆的归来,郭彩云已经开始张罗了好几天。郑廷扬累的不行,回家倒头就睡了下来,迷迷瞪瞪的听见玉燕说:“妈,我去叫瑾瑜姐他们家一起来吃饭喽?”郑廷扬一时间有点恍惚,一直反感赵瑾瑜的玉燕什么时候开始管赵瑾瑜叫姐了呢?

  郑廷扬饿坏了,风卷云涌的吃完,看着面前赵瑾瑜一家和自己的家人边吃饭边唠家常,突然意识到在他不在的半年中,她们俨然将两家人过成了一家人的样子。

  赵瑾瑜看着郑廷扬在旁边吃饭,心理小鹿乱撞吃的并不消停。想跟他说点话,但是碍于其他人在,更是羞于开口,只能趁大家不注意向他碗里多夹点好吃的。实在找不到什么时机开口,最后有点沮丧的和家人回了家。

  郑廷扬躺在床上看书的时候,玉燕就推门进来了:“哥,妈让给你端来点茶水。”

  “行,放那里吧。”

  郑廷扬看玉燕放完茶水又犹犹豫豫的想说话,遂开口说:“有什么话说。”

  “哥,你说你和瑾瑜姐都成男女朋友啦,你怎么吃饭都不和瑾瑜姐说话,你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这样是不道德的。”

  “你怎么知道我俩在一起了,她和你说的?”

  “傻子都能感觉的到,还用说啊。你可不能做陈世美啊!”

  郑廷扬沉默了一下说:“我俩自有我们的相处之道,我也不是陈世美。”顿了顿貌似不经意的问道:“你怎么叫她姐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是我以前不懂事。”

  ……

  赵瑾瑜收摊时没想到郑廷扬就过来了。

  “你怎么来了?”

  “找你。”

  赵瑾瑜有点脸红心跳:“哦。”

  “我帮你推回去。”

  赵瑾瑜不想弄脏他衣服,但又有些渴望他的接近,就随了郑廷扬。

  冬日的夜晚不只是稀少的行人显得静谧,还是寒冷了空气,结住了他们与外界。

  “你瘦了。”赵瑾瑜率先打怕安静。

  “是吗?”

  “嗯,比走时瘦了,学习很累吧,每次听你声音感觉都很疲惫。”

  “还好,习惯了就好。”

  “我有给你写信。”你怎么都不回我,会像钟晴说的变心了吗?

  “嗯,我看到了。我有话要跟你说。”

  是要分手吗?郑廷扬看着赵瑾瑜突然落寞担忧的眼睛,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这是之前借你的钱和你寄的钱。以后不要再给我寄钱了。”

  这是真要分手了,赵瑾瑜一下绷不住眼泪就下来了:“我不要。”

  “不行,你必须拿回去。”

  “那我们还是男女朋友吗?”赵瑾瑜泪眼婆娑的看着郑廷扬的眼睛哽咽问道。

  郑廷扬被问住了,爱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他也从来不会想他和赵瑾瑜的问题,但是既然赵瑾瑜问了,那么……现在就她吧:“是。”回答后她看到了赵瑾瑜的欣喜,继而紧紧抱住了他。

  郑廷扬回赠的拍了拍赵瑾瑜的后背,有些无奈的说:“钱你都拿回去吧,我堂堂男子汉,不能做靠女人的小白脸。”

  赵瑾瑜闷在郑廷扬的怀里不回应,郑廷扬又补了句:“听话,听到没。”

  “……嗯……”赵瑾瑜又蹭了蹭郑廷扬越发宽厚结实的胸膛,“你变黑了,算不上小白脸。”

  ……

  时光匆匆,过完春节,郑廷扬又要开学了。最后总结一下郑廷扬和赵瑾瑜的互动,很平常,没什么特别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