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羞涩着(二)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1291 2019.07.10 09:54

  或许之前赵瑾瑜没想过这方面的心思,突然间被钟晴点破,赵瑾瑜心理上仿佛背了个重担无法轻松。赵瑾瑜一直似有似无的把郑廷扬与其他男生区别对待,但是她并没有把这种诡异的多愁善感当做男欢女爱的情谊,而这种心事被戳穿,赵瑾瑜整个人都不淡定了。首先是她没有气势反驳钟晴,其次是她不敢正视郑廷扬,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父母的事。

  赵瑾瑜确实太老实了,老实的习惯压抑自己,老实的很少自作主张。在叛逆的孩子眼中,这是蠢人的做法,而在父母的心中,这才是好孩子的标准。

  正是这种冲击与压制的情绪下,赵瑾瑜有点心神不宁。首先是对于“喜欢”一词的过度敏感,好像每次都是特意针对自己。再就是在郑廷扬面前坐立不安,甚至有时语句混乱。

  她发现自己和郑廷扬每晚回家时更是紧张不安,有时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该迈哪只脚了,或是突然不知道把目光放在哪里更好。

  在白雪覆盖的地上,一向话多的赵瑾瑜变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只知道跟在郑廷扬后面伴着昏暗的灯光慢慢前进,听着鞋子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脆响,像钟鼓一样一点点敲打心房。

  赵瑾瑜走的实在太慢了,郑廷扬一回头就看到赵瑾瑜穿的圆滚滚的在后面蠕动,于是停下来等待着。

  而赵瑾瑜抬头看到的就是郑廷扬站在散漫的灯光下向她看着,最里面呼出一片白气,明明是缭绕中,倒显得人立体可观。最重要的是他在看着她,等着她。

  她心慌了。

  慌乱的已经木住了。

  她想起补课时一低头看到的郑廷扬浓密的睫毛和眉毛,还有那隐隐青碴的腮边,又想起郑廷扬葬礼时孤冷的背影,还有他不经意的不屑一笑。

  赵瑾瑜觉得没有人比自己更加了解郑廷扬了,他的自负以及自卑,他的冷峻还有不羁,他的努力和责任。

  或许郑廷扬在钟晴的眼中不好,甚至坏,但是他会变的,变得好,变得强大。

  对于这种折磨人的心事,以至于赵瑾瑜根本无法入睡,在交接的月光下,她睁着晶亮的眼睛过滤着他们的一幕幕,扰得她心神不宁,越是强烈控制越是蔓延滋长。

  对于赵瑾瑜来说,这注定是自我欣喜的暗恋。

  是明明他近在咫尺的站在那,而她却要领会偷偷欢愉的哀愁;是他明明呼吸在旁的坐在那,而她却要假装无事的掩饰激荡;是他明明语字清晰的对你说,而她却是欲与无言的静静听着。

  赵瑾瑜只能掩饰,但是她又期待郑廷扬同样在日积月累的日常中会渐生情愫,他们会考上一个大学,或者一个城市,然后爱情就这么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与赵瑾瑜不同的是,郑廷扬一心学习,已经将情爱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放在一边,任王清林的女友更来换取,任王清林怎样唏嘘女孩子的柔软,他都由老僧入定般笑笑了之。

  说实话,谈恋爱的成本很高的,如今女孩儿想要的多,男孩儿还要假装大方阔绰,以前这些对郑廷扬不成问题,而如今郭彩云照顾一家渐渐吃紧,这些男欢女爱的意淫只能暂且滞后。

  但是毕竟是荷尔蒙旺盛的青春身体,暗自鼓动着躁动嚣张。

  而如今他身边只剩下一个赵瑾瑜。

  赵瑾瑜,呵呵。

  赵瑾瑜的心思很好猜,她看自己的眼神太过羞涩,可想而知的羞涩。只是赵瑾瑜太平淡,无趣也没有新意。

  看,即使当下,郑廷扬还保持着心高气傲的挑剔。

  不过,赵瑾瑜的喜欢让他变得自信和有趣。离得近了,她紧张,相互对视,她紧张,不小心碰了,她更紧张。

  郑廷扬在学习之余,无聊之下就这么有意无意的逗弄着赵瑾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