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找茬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7226 2019.09.07 21:14

  玉燕是个急性子,等瑾瑜姐进去休息,立马就前往郑廷扬的公司找他质问。

  她对这里简直就是轻车熟路,上到顶层直接推了门进到办公室。里面路野、许修修、王清林都在,他们正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谈着什么。几人扭头看到她一脸气势汹汹的样子,俱是疑惑又吃惊,许修修率先问道:“小燕子,你这是咋了?”

  玉燕并不理会他,直奔主题质问郑廷扬:“哥,你和瑾瑜姐怎么回事?”

  郑廷扬眉头一皱,示意让他们几个离开,然后皱着眉头对着玉燕说道:“我俩的事不需要你来管。”

  路野路过玉燕身边,轻轻拽了拽她,示意她不要在办公司吵闹。玉燕积着对他哥气,看到路野更是火大,一把甩开他:“我不需要你管。”自从因为那封暧昧邮件与路野吵架之后,她现在对路野的一切行为都产生了质疑。

  路野看她又是这副不可沟通的样子,眉毛紧皱,就此放手,她就是这样,生气的时候难以讲道理。

  许修修连忙拽了路野出了门去,这是人家兄妹的家事他俩最好别掺和。

  随着办公室的门合上,玉燕迫不及待地质问出来:“瑾瑜姐那天跟着你出去的两天一夜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瑾瑜姐回来就说要搬走?”

  郑廷扬起身坐到办公桌椅子上,揉揉眉头平静的说:“她愿怎样就怎样。”他现在一想到赵瑾瑜以及昨天发现的种种,就很烦躁。

  “什么叫愿怎样就怎样,你俩都要结婚的人了!”玉燕几步走到郑廷扬的面前。

  “她需要钱我给,结婚不行,我不想。”

  “她是要你钱的人吗?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忘了她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怎么帮你了,你需要钱,她给你,那钱挣着有多不容易你知道吗?起早贪黑,有时候还要受人欺负。这么多年了,你说不结就不结吗,那可是一个女孩的十年青春啊!”说到动容处,玉燕替她委屈的眼睛发酸。

  玉燕说的这些,郑廷扬无力反驳,但他勉强不来,哪怕说他忘恩负义也好。

  看着他这个毫无反应的样子,玉燕又进一步逼问:“哥,你是不是打了瑾瑜姐?”

  他并非故意,事实却是如此,郑廷扬再次不语。

  一切明了,玉燕忍不住叹了口气:“为什么?哥你怎么这样了?瑾瑜姐哪点不好,就是你不想和她在一起,你也不该打她呀?对她来说,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们就是她的亲人啊?”

  不可否认,玉燕说的这些让他羞愧又烦躁,他对赵瑾瑜是很复杂的情绪,烦躁到自己觉得即使对不起她也不想和她再有瓜葛,尤其有了桑榆之后,这种想法越发强烈,越想越烦,郑廷扬微叹了一下终于回复玉燕:“我真的不喜欢她,我不想勉强自己跟自己不爱的人永远在一起,我俩并不适合。。。。”说到此处,郑廷扬忍不住有说出了那句话:“钱上我不会亏待她,那个别墅也可以给她,只要。。。。”算了,不说了。

  玉燕听完有点泄了气,他说不爱瑾瑜姐,这话她听着都更伤人:“不爱她,你为什么给她期望,不爱她你为什么什么亲密的行为都做了?”越发质问,玉燕脑子越发清醒:“你有了别人,所以你要抛弃瑾瑜姐。”

  郑廷扬顿住了,其实算是这样。

  如预想真的一样了:“她是谁?”见郑廷扬不答,玉燕又继续说:“你不告诉我,我早晚也会把她拎出来的。”

  “你不要去找她,听到没有?”郑廷扬立马维护。

  “要你管!”玉燕看她哥现在是越看越烦,拎包离去。

  推门出来许修修和路野具在门边,尤其是许修修,还一副偷听的样子。玉燕置气并不理会路野,拽了许修修去到楼梯间。

  许修修刚才好奇心在门口听到大概,现在又被玉燕拽着,顿感这个姑奶奶今天要是不从他这里套出来点话,不会放过自己的,连声拒绝:“玉燕,别这样,别拽我。我还有一大推工作要忙呢,我一会有会,听话,美女。唉,别拽了别拽了。”

  到了楼梯间关了门,玉燕开口问起来:“跟我哥那个女的是谁?”

  “啊,我不知道啊,没听说过啊。”

  “再装!”

  “没装啊,我真不知道,要不你去问路野,他备不住知道。”许修修急忙祸水东引。

  “你就是不说,我也能查到,就是早晚的问题。再说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把你和亚丽谈恋爱的时候脚踏两条船的事告诉她。”

  许修修有点着急:“你可别胡说,我和亚丽在一起就没和别的女的联系过,怎么就脚踏两条船了。”

  “这个可以有。反正我这有一堆你和女的搂搂抱抱的照片。”说完玉燕拿出手机翻了两下就给他亮出了一张照片。

  许修修定睛一看:“这是之前的,我现在可是一身正气,清白无比。”

  玉燕憋憋嘴:“说是现在也有可能啊,你看照片里面你的发型和现在都一样。我记得亚丽说上周你和客户吃饭来着,哦,这就是那时候的照片,嗯对,是这样的,我就给亚丽发过去。”

  “姑奶奶别,我好不容易追上的亚丽,你这样太不地道了。”

  “那和我哥的那个女的是谁?”

  许修修心一横,反正这事玉燕也早晚会知道:“一个艺术系的大学生,我也就那次吃饭扬哥带过来才知道的。”

  靠!玉燕心里默骂了一声,他哥真行。又继续问道:“叫啥,什么学校的?”

  “这个我真不知道,时间有点久,记不清了。”这就打死不能说了。

  “我还是发给亚丽吧。”见到玉燕又开始威胁,许修修马上拦住:“这个真不知道,我当时喝的比较多都记不得了,当时清林在,你去问他吧。”

  算了,清林哥和他哥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人,能问出个屁儿。玉燕也不跟许修修拉扯:“哼,我总能知道。”

  许修修急忙拉住玉燕:“美女,求你把照片删了呗,你和亚丽那么好,万一哪天让她看到了,我就完了。”

  “行行行,我这就删,行了吧。”玉燕气嘟嘟的删完,又不解气的说:“男的真的没一个好东西。”他哥这样,路野也这样。

  许修修急忙争辩:“我不是,我还算男人里好很多的,玉燕你可别一棒子打死哦。”

  玉燕瞪了他一眼,抬脚就走,刚要开门又回来叮嘱许修修:“你也老实些,别对不起亚丽,别像我哥学。”

  许修修终于送走了玉燕,暗自咂舌:这丫头就欺负他,气死个人。

  ——

  玉燕下楼就给郭彩云打了电话:“妈,我哥劈腿了,在外面有了个女学生,听说是学那些花里胡哨的艺术。”

  “什么时候开始的?”郭彩云预想到了,只是不太敢相信。

  “我再问问,之后告诉你。”玉燕挂了电话马上和亚丽联系了一下,让亚丽和许修修套套话。

  许修修这个大嘴巴,晚上回去和亚丽聊了几句就交待了。玉燕和郭彩云获知了桑榆的画室,立马趁赵瑾瑜外出时去围堵,可惜桑榆不在,画室紧闭,玉燕就买了彩喷,在门上大大的写了几个字:小三儿,马上离开姓郑的!。

  玉燕生气的点是他哥要是和个清白的也就算了,她在她的学校稍微打听了一下,桑榆也算学校内的风云人物,流水席的男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换,在她的校园论坛还扒出含沙射影说她被包养的事,更有甚者说她堕过几次胎。不过这其中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别的女生出于嫉妒造谣夸大的,桑榆因为绝美的美貌确实有前赴后继的男生相继追求,她看的上眼的就无聊地处处,可没传言一个星期换一个那么夸张;另外如果郑廷扬的行为算是包养的话,桑榆这是头一次,更别提堕胎了,在桑榆身上,她分得十分清楚,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受到一丝伤害的,她也没蠢到为哪个男人生育。

  但是玉燕对这些真假可不愿辨别,她对她已经默认戴了有色眼镜,是来自于内心的厌恶,也恼怒她哥因为美色迷障了自己的眼睛,分辨不了好坏,也分辨不了谁才是真心付出。

  郭彩云听了玉燕的讲述,只知道廷扬找了一个妖艳的只认钱的狐狸精,所以想着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拦他们在一起,然后赶快和瑾瑜重修于好。虽说郭彩云也是教师出身,可是如今到了年纪,她想到的只是鼓动玉燕去找狐狸精大闹一场。而玉燕性格有时冲动,加上她有为瑾瑜姐出头的心思,二话不说开了她哥给她的车,三天两头拉着郭彩云前往桑榆的画室吵闹。

  一开始,桑榆以为是他那个所谓的未婚妻在她画室弄的这一出,她当时想起前几天的争吵心里有愧,就没有把这个事跟郑廷扬叙说。可是没想到现在变本加厉,他的妹妹和他的母亲总过来大吵大闹,桑榆本身也是一个爆裂的脾气,碍于长辈的面子一直忍着气没有反驳,任这二人在画室吵闹和肆意破坏。她们说她是狐狸精、第三者,她都憋着气忍耐,直到郭彩云指着她的鼻子说:“你爸妈没教你怎么做人吗?我看你就是你爹妈养,没爹妈教的,你做小三儿你爸妈知道吗!”

  这是桑榆的软肋,她的爸妈在她不到10岁的时候离婚了,之后就将她随意丢在姥姥家,很少对她过问。桑榆直接跳脚,怒视郭彩云:“你TM再说一遍!”

  玉燕见她竟敢对自己母亲凶,上前就把郭彩云护在身后,用手指指着她:“你个狐狸精,自己能做不要脸的事,还不让人说了?”

  “哼,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想要耍泼找他去,他愿意上赶着找我。”桑榆说完直接就拨打郑廷扬的电话,待郑廷扬刚接起就气势汹汹的对着他说:“我们两个你情我愿,麻烦你把你妈和你妹请回去。”说到最后,桑榆开始咬牙切齿。

  郭彩云上前一把就把她电话夺了过去,扔在一边:“什么你情我愿,明明就是你勾引我儿子,廷扬和瑾瑜谈的好好的,就因为你才导致现在这个样子。你赶快离开我儿子,不要再出现在我儿子的面前,你出现一次我闹一次,你放心,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休想成为我家的儿媳妇。”

  桑榆也不甘示弱:“我偏要,我倒要看看你能活到什么时候,我还年轻,我有的是时间和你吵,就是不知道你还有几年活头儿。”她一向是尖酸刻薄,出口毒辣,只是这几年她开始转变的温和一些,收起了一些刺。

  “你咒谁呢?”玉燕听到她竟敢这么说她妈,怒气值一下冲破一百,上前推了一下桑榆。桑榆不甘受委屈,与玉燕相互推搡,慢慢地,推搡变成女人间的拉扯衣服和薅头发。

  郭彩云看到俩人打起来,急忙拉扯。她其实也就是想闹一闹,并没有想要打架。这屋子里的画板的边边角角这么多,也怕两人中有任何一个伤到。好不容易拉扯开玉燕,郭彩云也知道自己这两个孩子有时候脾气都大,急忙把骂骂咧咧的玉燕拽离了这里。

  等到郑廷扬赶到,看到的就是桑榆坐在地上委屈的抱着膝盖哭泣,画室里面一片狼藉,很多装裱好的画都被弄破不堪,这都是她画了很久的心血。想到她遭遇的一切,郑廷扬十分心疼,过去轻轻抱住桑榆:“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

  桑榆并不吃他这一套,挣脱他的束缚:“我不想看到你。”

  郑廷扬知道她受了委屈,继续搂住她:“宝贝,我带你回去休息休息。”

  虽然桑榆并不配合,但是被郑廷扬带回了酒店安顿睡去。郑廷扬现在也很头疼,趁着桑榆睡着,驱车回到了远洋别墅。

  一进到屋里,就听见里面声音吵闹。他现在听到她们三个任何一个的声音都烦躁,郑廷扬这么多年从没像现在这样烦躁过,心里就像麻绳缠绕一样。

  郭彩云率先见他回来,好像见到希望一样,急忙对着他说:“廷扬你终于回来了,你快来劝劝瑾瑜,瑾瑜要搬出去。”

  赵瑾瑜和玉燕见到他,均停下手里的动作。赵瑾瑜这两天在外面物色了一个合租次卧,不想再在他的房子里逗留了。今天和房东谈好交了定金,回来收拾东西要搬走,可是玉燕和郭老师死活不让她走,就这样僵持到现在,外面雇来的搬家车辆等了好久。

  未曾想他会回来,赵瑾瑜好不容易平静的心,一下又开始波动起来。

  郑廷扬就在大厅门口停住,并未脱鞋进去,见她们都在看着他,又开始烦躁想要逃避,整个空间他都觉得莫名烦躁,想起来下午见到桑榆的遭遇,终于开口:“你们不要再去骚扰桑榆,即便不是桑榆,我也不会和她结婚。”

  寒心。真的很寒心。

  郭彩云简直不敢相信:“廷扬,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那个桑榆根本不是一个好女人啊。”

  “我自会分辨,你们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好不好。赵瑾瑜,你也不用要挟式的动不动就说要搬走,这个别墅都给你,我明天就让助理着手过户。”郑廷扬本来带着气愤说完这些话,内心又开始不自觉有点自责。

  说完,郑廷扬转身就想离去,说出了堵在心理的话,竟觉得还是压抑。

  玉燕在背后叫住他:“哥,你都忘了吗?你忘了瑾瑜姐在你上大学的时候拿钱供你上大学了吗?当时妈病着,你头几个月的花销都是瑾瑜姐挣来给你寄过去的,你知不知道?还有你公司缺钱,也是瑾瑜姐帮你度过难关的,你都忘了吗?你现在为了一个狐狸精,伤害瑾瑜姐,还对我和妈这样说话,你不愧疚吗?”

  郑廷扬转过来青筋暴起:“我欠她的钱,我都还完了!还要我怎样,把自己的爱情和我这个人也全部压上吗?我做不到,我就是不爱她。我不需要你们一遍又一遍的强调,我曾经是怎么为了钱和一个女人妥协。”终于说出来,憋闷在他心里十多年的话终于说开了。

  玉燕还要反驳,赵瑾瑜一把拉住她。她看着瑾瑜姐满脸绝望和焦急,不知道怎么办。

  “算了,就这样吧。”安静的赵瑾瑜终于说话了,她的心酸涩又疲惫,感觉心脏窝在胸腔里皱成一个团。说完这些,赵瑾瑜转身上楼回到了卧室,关上门靠坐在门边,涕泪横流,原来他这样看自己的付出。

  赵瑾瑜不知道郑廷扬何时离开的,怎么的离开的。她把自己圈在屋子里呆了一宿,内心的难受无处排解,大哭发泄之后的想法就是逃离,准备打包行李明早去车站买张老家的车票。

  第二天一早,将衣服简单打了个包就要走。没想到楼下郭老师就窝在沙发上睡着,听见动静,急忙醒来:“瑾瑜,你要去哪儿?”

  赵瑾瑜拿着行李站在门口半天没吱声。

  看见她的包,郭彩云急忙问:“你怎么还拿着包?你还要去那个租的房子?瑾瑜你就住在这里,那小王八羔子不是说这房子给你了吗?咱就住在这儿,哪都不去,好孩子,听老师的话。”她在这个城市,不,在这个世界,除了玉珏再没有别的亲人了。如今出现这个事,她担心瑾瑜离了她的身边再想不开。她愧疚了整整一晚,她对不起赵家哥哥嫂子,也对不起瑾瑜。廷扬这样,是她没有管教好。

  赵瑾瑜舒了口气:“我想回趟老家,顺便参加钟晴的婚礼。”

  郭彩云半信半疑:“回老家?”

  “嗯。”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

  “我一个人就行,不用担心。”

  “不不不,一起一起。”郭彩云坚持要去,否则拽着瑾瑜不让出门。最后无奈,赵瑾瑜终于妥协了。

  到了老家,她们先是回到了原来的巷子看看老房子。几年发展,巷子的老邻居七七八八搬走了大半,巷头巷尾的墙上用红笔写了一个又一个拆字,还有一些房子已经拆的就剩下一两面墙壁。

  落了锁的门几年时间就觉得有点微晃破旧,推门而进,铺面而来的是灰尘气息。瑾瑜和郭彩云看着房子里的各个角落,都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亲切中又带着一种陌生感。时间过的太快了,老巷子人搬去了高楼大厦,玉珏也马上就要保送出国了。

  赵瑾瑜觉得内心有点悲凉,即使回到了住了十几年的家,她依然觉得没有归属感。

  老房子太多灰了,难以住人。她们就在附近找了酒店住下。

  第二天去了离了世的亲人坟前祭拜。

  第三天赵瑾瑜带着郭彩云第一次去了游乐场,坐上了传说中的摩天轮。

  第四天赵瑾瑜又和郭彩云去了松花江大桥逛了又逛,坐着渡轮在水上吹了一天。

  这几天,赵瑾瑜的心慢慢沉静下来,不再想着她与他的情情爱爱,原来放空能让人这么舒服。郭彩云这些年头一次领受了作为游客的放松,也开始不再眉头紧皱慢慢享受起来。

  第六天,赵瑾瑜终于来找钟晴了。

  钟晴一副要尽地主之谊的样子,她们的衣食住行全都开始要重新打点。赵瑾瑜不想她既要筹备婚礼又要在她这里分心,几次三番的制止。

  太久不见,两人甚是想念,钟晴非要和她们挤在一起睡。听见郭老师在隔壁床鼾声响起,赵瑾瑜终于对着钟晴说出了口:“同桌,我和他分了?”

  钟晴听着急忙坐起来,声音急忙拔高:“什么时候?不是要结婚呢吗?”

  赵瑾瑜急忙用手比了一个小点声的手势:“小点声。”

  “不是,怎么回事?”

  “他不喜欢我呗。”赵瑾瑜假装无意的耸了耸肩。

  “靠,真不是男人,我就说他不靠谱。凭什么不喜欢你,我看他就是个大傻X!”钟晴说到后面开始气哄哄的:“什么时候分的?老娘我非得教训教训他,真是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听见她为自己打抱不平,赵瑾瑜觉得很暖心,将头靠在她柔软的肩膀轻轻说:“有你真好,我难受了很久,看到你骂他我好受多了。”赵瑾瑜叹了口气:“这段感情让我谈的觉得很丢人,感觉就像跳梁小丑。”

  “你才不丢人,他以后有的后悔的。不跟他也挺好,这世界男的多的是,他鸡毛算老几。”

  赵瑾瑜听她骂的爽快,闷声笑起来:“你不是为人师表吗?怎么骂人这么娴熟?”

  见她还能笑出来,钟晴松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哎呀,我平时也挺文明的。那个,同桌,现在还伤心吗?”

  “伤心,不过,没了前些日子心抽抽疼的感觉。偶尔想起来会难受那么一会儿。”

  “乖,别为这种男人伤心,他就是个屁儿。郭老师怎么也跟来了?”

  “她担心我出事,就要和我一起。”

  钟晴看着背着她们睡着的郭老师叹息着:“郭老师是个善良的好人,我一直觉得有个这样的婆婆婚姻生活得很幸福,可惜郑廷扬这个人不行。”

  “是啊,她真的太好了,不敢让她伤心。”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还没想好,先回B地把学上完,再找个工作让自己有点事做,挣点钱,玉珏也要毕业出国上学了,听说国外花销大。”

  听完同桌说完,钟晴连忙感叹:“玉珏是个有出息的,我要是能教出这样一个学生,我得烧高香,前一阵碰到他以前的班主任,还跟我夸他呢。玉珏跟我电话,说他这次出国留学可以是有奖学金的,不需要你担心。”

  赵瑾瑜听完,会心一笑:“同桌,你没发现玉珏特别喜欢和你聊天吗?”

  “有吗?”

  “嗯,他其实偷偷暗恋你呢。”

  钟晴一听有点吃惊:“啥?”

  “我去年看到他在书里夹了张你的手画像,还写着晴子姐姐。”

  “哎呀,你咋不早说,我想谈姐弟恋很久了。”

  听着钟晴一副可惜的语气,赵瑾瑜也展颜开起玩笑:“你现在悔婚也来的及,做我弟媳妇。”

  “那不行,不能祸害祖国栋梁,再说我现在挺喜欢我家寸头的。”钟晴说到后面想起“寸头”,又开始有点甜蜜起来。

  “你们怎么把婚礼提前了?”

  “他突然被派去执行任务,我希望早点结婚,让他有个牵挂,可别像以前那样傻傻的冲。”

  两人窃窃私语了很晚,直到不自觉地睡过去。

  一早醒来,赵瑾瑜觉得精气神爽快不少。这世上真的没有一个难以迈过的坎,时间能修复心里所有的凹凸不平。

  接下来就是帮着钟晴筹备着婚礼。没想到幸福的背后有这么复杂,可看着钟晴幸福的表情,一切显得那么值得。

  钟晴是她见过的、最美的新娘,看着她穿着婚纱,拿着手捧花缓缓走上台,赵瑾瑜内心满满当当,有种自己女儿出嫁的感受,钟晴就该如此,善良美丽的她值得拥有一切美好。

  台上的钟晴站在制服笔挺的“寸头”先生旁边幸福的又哭又笑,而她寸头先生满眼溢着热爱的光芒。钟妈妈在台下也陪着哭的稀里哗啦,女儿出嫁总是很难让家人舍得。如果自己的爸爸、妈妈、奶奶都在,看着自己出嫁,他们会不会也在台下泪光盈盈,赵瑾瑜坐在台下闪着泪光大力的鼓掌,开心又酸涩。

  祝福同桌永远都能拥有这份肆意的开心,也愿她的寸头先生能守护她一生不受伤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