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不想你辛苦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5209 2019.08.03 19:52

  自从郑廷扬春节火急火燎的赶回去处理公司的杂事,现在已经一个来月了,赵瑾瑜天天担忧的睡不好觉,生怕郑廷扬这次失败让骄傲的他再一蹶不振。她连电话也不敢打,生怕他着急。心理暗暗做着最坏的打算,要是真到那一步失败了,他愿不愿意回来和她一起做着烧烤摊,虽然辛苦不体面,但是只要努力,收入还是可观的。

  钟晴放假回来找她,赵瑾瑜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吐露内心的人,满面愁容的对钟情说:“他最近生意遇到了困难,我每天都特别担心他,可是我不敢问,我怕他更加着急上火。”

  钟晴坐在板凳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跟宽慰赵瑾瑜:“你别老为着他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多想想自己。你就是心眼太实了,对谁好就掏心窝子。”钟晴一直不看好郑廷扬,还创业,净瞎折腾。她的思考完全是从自己好友的角度出发,生怕赵瑾瑜在这个情感关系中吃亏。

  钟晴吧嗒吧嗒磕着瓜子突然又想起来一个事:“同桌,郑廷扬创业遇到问题,有没有回来跟你借钱。”

  赵瑾瑜被问的心虚的假装忙活择菜,“没有,他才不会跟我借呢。”是我主动给的,赵瑾瑜没敢把后面这段话说给钟晴,怕钟晴骂她傻。

  “没有就好,你挣钱不容易,每天起早贪黑那么辛苦,千万别被男生花言巧语给骗了去。他要是跟你借,你就说没有。”钟晴马上提点赵瑾瑜。

  赵瑾瑜“嗯”了一声,咽了咽口水,比较心虚。

  看着赵瑾瑜小媳妇的样子,钟晴又想起同桌这么可爱的女孩,有没有被郑廷扬糟践,小声凑到赵瑾瑜跟前:“同桌,你跟那谁有没有那个?”

  “哪个?”赵瑾瑜一脸狐疑,

  “诶呀,就是那个?”钟晴两手伸出食指碰触比划了一下,“就是有的男女做的那个?”

  赵瑾瑜听明白了,腾的一下感觉血流充到脸上,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赵瑾瑜想起那次亲密而不舒服的接触,又再次心虚的否认:“没,没有。”

  “没有就好,这方面你得保护自己。这个事对我们女生一点都不公平,说点不好听的男生自己爽完了,根本不管女生,很多男的还计较女生是不是第一次,你要是跟他那样耽误你俩分手找男朋友。”钟晴开始苦口婆心的告诫赵瑾瑜。

  “嗯,好的。”赵瑾瑜也觉得自己之前对这块坚守的脆弱,她也觉得自己当时应该自尊自爱些,尤其经历过那次以后,她心理上有些百分之百依附他,不自觉坚定了自己独一而衷的决心。

  “他要是在这块儿诱骗你,你也别答应。”钟情从心底里觉得他们这个异地恋不能长久。

  “唉,他才不会骗我,他们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骗女生。”每次钟晴都提点她提防廷扬,她都不自觉地维护他。

  钟晴恨铁不成钢地点着赵瑾瑜地头:“又是这副傻样子,这么大年纪还不如我班里的学生机灵。”

  赵瑾瑜知道她是为自己好,好笑地用手拍她:“我看你是训学生训惯了,开始用在我身上。”自从钟晴去了中学当老师,见到一点事都想思想教育一下。

  正在两人玩笑逗趣地时候,玉燕就打来了电话。

  钟晴离座机近,顺手就接起来:“喂,哪位?。。。。小燕子呀,同桌在呢,我叫她。小燕子叫你。”

  赵瑾瑜擦擦手接过来:“喂,玉燕。”

  “姐,好消息,我昨天到这边就去我哥那里了,我哥他们融到资,公司这回没事了。”玉燕兴奋给赵瑾瑜报道好消息。

  赵瑾瑜一边高兴,一边失望,要是他能亲自告诉自己这个好消息就好了,他一定是忙没有时间吧,但仍是开心地回应:“太好了,过去了就好。”

  又和玉燕唠唠叨叨说了一阵,赵瑾瑜挂了电话,转身开心地和钟晴说:“廷扬他们公司现在好转了,听说融到资了。”

  “好吧,他要是能挣钱养你也行,也把你接到繁华的大城市生活。”钟晴不屑道:“省得你天天累成这样。”

  赵瑾瑜继续择菜,幽幽地说:“大城市生活也是苦的,他现在压力很大的,听玉燕说他现在要养100多口人工作生活。”去B市,赵瑾瑜是动心的,其实只要和郑廷扬在一起,她就觉得甜蜜。她也盘算过,摆摊再挣几年钱,攒够玉玦上大学的花销,她要不也带着奶奶和郭老师也转到B市做点小生意吧,大家才算团聚。不过也只是内心想想,她从未和别人说过自己的想法。

  看见同桌处处这么维护他,钟晴也没意思继续呛郑廷扬,顺手拿起菜帮起忙来:“不说他了,还得说你一点,我给你买的化妆品记得用,天天日晒雨淋的对皮肤不好,年轻得好好保养自己,变回你以前肤白貌美的样子,才能吸引优质男生,知道不?”

  赵瑾瑜吐吐舌头:“知道啦。”同桌给的化妆品太贵,她都舍不得,再说她也不用吸引谁,他喜欢她就行啦。

  一天的时间就在俩人一来一往的家长里短过去了大半。

  赵瑾瑜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可以开始收拾一下,往夜市那边去了。还未等张罗一半,玉玦的高中班主任于老师就来了。

  赵瑾瑜平时比较忙,没有去过玉玦的学校,并不知道来者何人,以为是普通来菜店买菜的客人,便招呼:“您要买点啥?”

  “你是赵玉玦的姐姐?”于老师听说赵玉玦的爸妈没了好几年,她姐姐在买菜供他念书。

  “是的,你是?”

  “我来看赵玉玦,他开学来总是生病请假,我看看他好点没?”

  赵瑾瑜狐疑的对她说:“生病,什么生病?他一早就上学去了呀?”说完很是疑惑的看着钟晴。

  钟晴作为老师的直觉一下就嗅出了不对:“好小子,竟然敢翘课!”

  于老师也觉得有这种可能,但又觉得按理说像赵玉珏这样的好学生不至于翘课呀?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个孩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从上学期就三天两头的请病不来,期末考试也说自己有病不来参加了。高三这几天开学也这样,我问跟他玩的好的王天硕怎么回事,他也告诉我赵玉珏生病不能来,我寻思是不是得了什么大病。”

  赵瑾瑜也才意识到,自己天天回来都是后半夜了,根本没注意玉珏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包括有时候他回没回来都不是很清楚。想到一向懂事的玉珏竟然做这样的事,她立马气的火冒三丈,拎起了墙边的笤帚气冲冲的就往外冲:“臭小子,竟然敢不学好。”

  张清听见外间的动静,扶着墙摸索到门口问:“是不是玉珏惹祸了?”

  “奶,你别担心,我去找赵玉珏,你在家等我回来。”

  钟晴看同桌不管不顾的气势汹汹的冲出门,转身看看于老师说:“老师,您先回学校吧,我们一定好好教训玉珏哈。”又转身对什么都看不见的张清唤道:“奶奶,你进去吧,放心,没啥大事。”

  钟晴追出去,就看到同桌和郭老师在交流,急忙跑过去:“同桌,等一下我也跟你一起。”

  郭彩玉也附和:“玉珏这孩子最乖了,应该不会这样的,我跟你们一起看看什么情况。”郭彩云主要是看着瑾瑜带着笤帚,担心待会儿找到这孩子瑾瑜生气教训他。

  但三人都跟无头苍蝇一样,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玉玦。钟晴思索了一阵说:“现在我们班男生有的翘课都出去网吧打游戏,或者去桌游吧,我们从这里开始找,先从学校附近的网吧看看。”

  赵瑾瑜带着她们就从学校的网吧桌游吧开始一家家的搜查,连续找了六七家都没有找到,此时外面已经通黑,赵瑾瑜原来还想着找到玉珏教训教训他,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越来越慌张,一会寻思他估计在哪里玩,一会又开始胡思乱想他别出什么事,一会又想他是不是已经回家了。赵瑾瑜在附近的电话吧打回去问奶奶玉珏回去没有,听到奶奶焦急又否定的声音,自己也越发着急,又想起自己的爸妈没的时候,心里害怕的要命,生怕玉珏出什么事。

  郭彩云也很着急,但还是安慰她:“瑾瑜,应该不会有事的,我们往江边南城那里看看,之前路过的时候我看那里也有几个网吧。”

  赵瑾瑜又燃起希望,要是能在网吧找到他就好,三人又顺着福元路走了4公里左右到了南城,又开始挨家网吧桌游吧找了一圈,还是没有玉珏的踪迹,向家里打电话询问玉珏也还没有回来。

  时间指向午夜,赵瑾瑜越来越慌,不自觉的眼泪就铺满了脸,咬牙支撑自己克服内心的恐惧。

  赵瑾瑜不知道下一步去哪里找了,停在路边十分茫然无措。看看郭彩云和钟晴,他们也是一样迷茫。

  刘明阳开车看到好似赵瑾瑜着急的四处张望,身边同样站着两个神态焦急的女人,他便驱车停在了他们面前。摇下车窗,看清赵瑾瑜双眼通红,泪流满面,未干的眼泪在路灯反射下十分晶莹。刘明阳于是问道:“丫头儿,你这是怎么了?”

  赵瑾瑜看清来人,用袖子擦擦眼泪,抽抽鼻子说:“我在找我弟弟。他不知道去哪了?”

  刘明阳皱皱眉下车走近她们,问道:“你弟弟怎么了?”

  郭彩云认识刘明阳,在旁答道:“瑾瑜的弟弟今天没去上学,到现在没有回家,我们从北城找到南城,不知道这孩子去哪了。刘总,你认识人多,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找找,我们都急坏了,现在还没回家,担心出什么事?”

  “弟弟?”刘明阳思索了一阵问道赵瑾瑜:“是不是上次去菜市场,站你旁边的那个男孩儿,眉梢有个痣。”

  钟晴马上应道:“眉梢是有痣来着,你见过吗?”

  刘明阳点点头,看着赵瑾瑜说:“我刚在新源饭店吃饭好像看见了他,总觉得有点熟悉。”他当时不记得他是谁,只知道有些印象,当时一时想不起来是谁,还觉得有点像赵瑾瑜。

  赵瑾瑜一听见过,马上燃起希望:“新源饭店在哪里?”

  “新城玉阳路附近。”刘明阳答道。

  赵瑾瑜听完,立马拎着笤帚就要往那个方向走。刘明阳一下拉住她的胳膊,“那里离这里有六七公里,你打算靠脚走过去吗?你们坐我车,我带你们去。”说完就把她拉到车门附近,打开门对她们说:“快的话二十来分钟就到了。”

  刘明阳带着她们刚进到饭店,大堂经理就迎了过来,笑容满面的说道:“刘总,您是落了什么东西吗?刚走没多久怎么折回来了?”

  “我朋友的弟弟好像在你们这里上班,我带她们找他。”刘明阳笑笑回答,“一个眉梢有个痣的小伙儿。”

  “哦,知道了,他在后厨,我带你们过去。”

  赵瑾瑜进到后厨一下就看到赵玉珏了,他正带着围裙坐在地上刷碗。赵瑾瑜走过去声音平淡的说:“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赵玉珏身子一震,抬头就看到他姐伤心的看着他,双眼通红。赵玉珏急忙站起来,局促害怕的叫了声“姐”,之后并不敢说话,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站在一边。

  赵瑾瑜仿佛所有情绪都爆发了,又隐忍的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打工赚钱。”赵玉珏声音细微的回答。

  “我平时给你的钱不够吗?”

  玉珏听见姐声音颤抖,急忙回答:“不是,我想挣钱。。。养你们。”

  赵瑾瑜半天不说话,就那么仰头看着玉珏。如今他已长大,比她高出了一个多头儿,已经像一个小伙子了,内心又气又酸,平复了一下,才对玉珏说:“跟我出来。”

  钟晴和郭彩云在旁边都不敢出声,看着玉珏跟着赵瑾瑜身后出了饭店,他们又紧忙也跟了出去。

  等到出去才看到赵瑾瑜一边哭着拿笤帚打着玉珏的屁股,一边训斥:“为什么不去学校,为什么撒谎?家里哪里需要你挣钱了。”

  玉珏被打也不出声,就硬生生的挨着。郭彩云看不下去了,急忙拉住赵瑾瑜,劝到:“别打了,瑾瑜别打,这孩子也是好心。”

  钟晴也抱住赵瑾瑜的腰,一同劝着:“同桌别生气,现在人找到了就好。别打了。”

  赵瑾瑜哭着对玉珏喊:“挣什么钱,家里哪里需要你挣钱,你这样对的起爸妈吗?”

  玉珏听到这里,情绪也爆发了,冲着赵瑾瑜喊道:“为什么你养家就是对的起爸妈,我挣钱就对不起,为什么要你养我,我已经长大了,我也能养得起你们?”

  “你怎么养,不上学靠在这里刷盘子当服务员吗?你辛苦学习这么多年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想念了,读书没意思。”玉珏性子也犯倔起来。

  赵瑾瑜彻底崩溃了:“读书没意思,什么有意思,我辛苦供你这么多年,就要听你觉得没意思吗?那我天天起早贪黑为了什么?”

  “就是不想你辛苦!”玉珏青筋暴起的喊道:“不想你受欺负,不想你一个女孩子天天风吹雨淋,不想你为了我为了家放弃自己的梦想。”看到她每天到家疲惫到声音沙哑,看到她忙活的不能停歇,看到她每次生病也要挺着出摊,他心疼,他也自责,为什么他不能给姐姐撑起一片天。

  赵瑾瑜听完,眼泪控制不住扑束束的下来,看着玉珏声音颤抖的说:“你和我不一样,你应该选择更好的生活,而不是一辈子拿个高中文凭在这里做着刷盘子,你有很多机会,可以在实验室里做研究,也能坐在舒服的办公室当白领。也不要总觉得我这些付出就是完全牺牲,我也不会一辈子只混成这样,我在等,等你实现梦想,也在等,我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

  “姐,我也能供你上大学。”

  赵瑾瑜支撑不住了,蹲在地上扶脸放声大哭,声音从手缝间闷闷的传来:“你不懂,你也不知道我多盼望你成才,给爸妈看看,我把你带的很好,也给所有人看看,我弟多有出息。我不想你像我一样,没有文凭就干些脏活累活,你知不知道啊!”

  玉珏也早已满面泪水,他走过去蹲在地上抱住赵瑾瑜说:“姐,对不起,我不该让你伤心。”

  郭彩云看着这一对姐弟,自己也早已动容的涕不成声,使劲抽抽鼻子拍着玉珏的肩膀说:“好孩子,明天回去上课吧,别让你姐担心,你姐今天找了你一晚上,生怕你出什么事,吓的一直哭。”

  “恩。”玉珏闷声回应,把头窝在赵瑾瑜的脖子处说道:“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刘明阳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这对姐弟的声嘶力竭,他说不清内心是何种感受,总觉得她坚韧,现在又觉得她很柔弱。

  ——

  当刘明阳将他们送到家,已经凌晨3点来钟。看着赵瑾瑜下车时神情还是木然的,本能的叫住她:“丫头,好点没。”

  赵瑾瑜走到门口听到声音木然混沌的回头看着刘明阳,呆呆傻傻,软软糯糯。

  刘明阳刚要抬手,看到周围人就又继续保持原样,变为笑笑说:“你们都早点休息吧,再见。”说完又是有点吊儿郎当的摆摆手,算是作别。进了车,引了发动机离开。

  愿她今夜好梦无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